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3章 夜闯,翻窗

“那我的亲事怎么办?”心婉觉得,他若是可以帮自己退了亲事,那是再好不过了。
“我不要。”心婉努力的压下心底的冲动,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只是,那目光,怎么也无法从银票上挪开。
“那你又为何上门送了周御史一口棺材?”
想起前世落郡王那鼎鼎大名,那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偏偏他有一个手握军权的爹,皇上也对他一再容忍,让人无可奈何。
心婉恼羞成怒,满面羞红,“丑死了。”
“那是她活该。”
不过,心婉这一幅表情放在落枫眼里,那就是委屈撒娇了,落枫的一颗心,顷刻间便软化了,双手抚上心婉娇嫩的脸庞,细细摩挲着,歉声道:“对不起,我不该语气这么冲的。”
看着心婉通红的脸蛋,仿佛熟透了的水蜜桃,落枫很想将之咬上一口,尝尝味道,只是落枫还是忍住了,将银票塞到心婉手里,“你迟早要成为我娘子,我的便是你的,这点银子算什么。”
落枫的脸黑了,“口是心非,女人。”
想到这里,心婉想起了前世落郡王唯一一件想做却没做成的事,m.hetushu.com“那你还拦住别人的花轿,掀新娘盖头呢?”心婉悠悠问道。
心婉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随风便能飘远,一颗臻首微微扬起,莹白如玉的纤细手指伸出,仿佛要随手抔起窗沿内照射进来的清冷月光。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你又怎么帮我退亲?”
“你还敢提你的亲事?昨天你便说你已经许人了,可是你的娘亲,昨儿下午,才为你张罗亲事吧!而且,亲事根本就没有定下。”
有权,有钱,有相貌,浪荡不羁还不花心,多少大家闺秀心中的完美夫君形象啊!
心婉:“……”
落枫眸中满是细碎流火,仿佛想将心婉烧成灰烬。
见心婉愤愤的瞪着自己,落枫的脸也有些红了,咳嗽了一声,落枫开口道:“你缺银子?”
心婉一脸鄙夷,“皇后寿宴,你送了一口大钟,气的皇后险些吐血,这是什么?”
想到这里,心婉醉了,自己第一次见他便被他调戏了啊啊!
压抑而低沉的笑声,仿佛有一股魔力般,让心婉的心随之颤动,看着面前那张妖孽的脸,心婉呆了呆。
m•hetushu.com婉:“……”他这是在炫富吗,这货绝对是在炫富,一万两还叫少?
心婉的眼眸再次瞪大,我放心,放心什么?说的好像谁非你不嫁似的。我和你没那个感情好吧。
这身份是不是很牛?呃……虽然这郡王的身份有些水分。
只见心婉此时一身丝白睡衣,于皎洁的月光下仿佛散发出阵阵光晕,不着一丝胭脂水,清雅淡洁。
听到心婉的话,本来还面带笑意的落枫,那张俊脸,即刻黑了,仿佛晴空万里瞬间黑云密布。
看着落枫一脸的骄傲与自豪,心婉声音悠悠的传来:“落郡王?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纨绔?”
关于落枫落郡王的传闻千千万万,却从未传出他去过青楼妓院或是调戏大家闺秀。
心婉一双眸子瞪的更大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别喊,是你,就是因为是你才要叫的好吧?而且,这混蛋刚刚做了什么?他竟然恬不知耻的摸了自己?
肌肤光滑如玉,莹白似雪,仿佛可以与月光的洁白一较高下,小巧的脸颊,精致的五官,还有透着小可爱的淡淡粉红双腮,无一不吸引着落www.hetushu•com枫的眼球。
“越多越好。”
银票,落枫身上自然还有,只是再多,怀中明显装不下,就要从戒指中取,心婉只是一个普通女孩,落枫还不想让她怀疑。
落枫闻言险些摔倒,随即满脸气愤,“纨绔爷认了,可爷哪里臭名昭著了?”
“为什么?”
落枫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递给心婉,“我不知道你缺那么多,我身上也不喜欢带太多的银子,这一万两银票你先拿着,明儿我再多拿些来。”
心婉好想说一句,大爷,您可真是神推理啊,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可怜呢!
心婉瞪大了一双明眸,这混蛋,又趁机占自己便宜……
心婉:“……”
说到这里,落枫也有些脸红了,狡辩道:“我那是祝他升官发财。”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渣,前世不知俘获了多少大家闺秀的心。
只是,护着我,爱着我,疼着我,这些,可不只是说说的……
心婉:“……”谁信啊!
好吧,落枫的纨绔,在她们眼里,瞬间变成了不羁。
听到落枫的话,心婉的俏脸再次布满红霞,心跳也仿佛漏了半拍,这个男人和图书……
落枫意气风发的挺直腰杆,只恨手里现在没有一把折扇,“我乃定远王府世子,落枫,皇上亲封落郡王。”
“……”
看着心婉纠结的小眼神,落枫嘴角勾起,弧度越来越大,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缺多少?”
“那……我是事先知道了消息吗,这门亲事本来就是要定下来的。”心婉语气有些喏喏,颇有些底气不足。
“别喊,是我。”落枫说完,飞快的在心婉的脸上捏了一把,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将双手背到身后。
纤细的不盈一握的腰肢,透出心婉的娇柔,让人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疼惜……
心婉很认真的点了点可爱的小脑袋。
“瞧爷好看不?”落枫凑近心婉,看着她娇嫩的皮肤,甚至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
想起赵二说心婉在侯府里受苦,落枫心里不禁充满怜惜,“心婉,你放心,你只会是我的妻子。”
“你当真不认识我?”落枫语气中充满惊讶,仿佛不认识他便是世间罕见的奇葩一样。
正想着,面前的窗户突然被推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心婉刚要惊呼出声,嘴巴便被捂住。
“我……我和_图_书看她不爽!”
“是。”
没办法,谁让落枫虽然纨绔,但从不风流呢?
落枫看着此时如月下仙子般的心婉,不禁痴了,醉了……
要说心婉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只是,前世的痛,让心婉不敢动心,回忆起前世的种种,心婉心中的悸动顷刻间消失。
只是,这其中的原因,落枫实在是不能说啊!
落枫感受到手掌传来的嫩滑,看着心婉惊慌的大眼睛,手指再次抽搐了一下,好想捏一捏。
入夜,心婉让绿柳休息,独自坐在窗前,手托香腮,思索着雪崩的事情,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伤亡呢?
落枫自然不会因为看皇后不爽便故意做出那种事来,要知道,在喜庆的生日宴上,被人大摇大摆的送了一口钟,这要是心态差一点的,当场就能气死。
前世心婉对哪些女子颇有些无奈,这样一个纨绔,到底哪里好了?
好似要回答心婉心中的不解,落枫继续道:“我知道,你在侯府里过的不好,你不愿意与人做妾,但却无力反抗。但,今后我会护着你,爱着你,疼着你,不会再让你受一丝委屈。”
“谁让他弹劾我把大东珠当弹珠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