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7章 大婚

落枫翻窗而出,回到王府,辗转难眠。
还有那他从未见过的母亲,正是定远王的妹妹,虽说落枫不知道她的相貌,但从偶尔偷听到的话语当中,落枫知道,那是一个绝美女子,不会比定远王妃差丝毫。
“心婉,我能感觉到,你刚刚在想我!”
他看中的,是她的人,还是她的这具身体?
这个登徒子,又翻窗户!
定远王府,皇上亲临,坐在上首。
前世的经历太过悲痛,落枫所做的一切虽然极易让心婉动心,但心婉却也是异常敏感。
不过,到底是九五之尊,皇上面色不变,开口道:“今天,枫儿大婚,朕十分高兴,就在这里,认枫儿为义子。”
他的母亲,正是被皇后陷害,结果被皇上冤枉,打入冷宫,难产而死。
看着自己的儿子,却每天只能装作不认识,皇上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
这高堂,该怎么拜?
落枫沉默的拉着心婉一起跪下,恭敬扣头。
“一拜天地!”
定远王冷哼一声,没和-图-书有说话。
皇上笑的欣慰,只感觉,这么多年,是第一次如此满足。
定远王妃知道的很多,无论发生什么,一直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即使皇上占据了她的位置,也没有丝毫不虞。
而在皇后寿宴上,送一口大钟,也是如此。
虽说这只是小萌为他安排的身份,但……生活了二十年,落枫可以感受到皇上对他的关心与纵容,这份感情,他无法视而不见。
“心婉,我们明天出去约会吧?”
“送入洞房!”
落枫呼吸急促,出嫁这一天,心婉穿的,可是开裆裤啊!
心婉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渐渐收紧,落枫所做的一切,温柔而又细心,只是……她不敢相信。
心中突兀的就有些疼痛,他只不过是想和她多多相处,身边不要带着电灯泡,为何,她反应如此剧烈。
床上,放满了一层花生、红枣之类的物品,坐在上面,不会舒服,落枫也只能多铺一层棉被,不让心婉太过难受。
落枫与心和-图-书婉转身,却是突然看见皇上正坐在高堂之上,而定远王坐在皇上一旁,根本没有定远王妃的位置。
落枫愣住,不明所以,“心婉,你为什么生气?”
那张清淡的脸颊,绝美冷艳。
一众前来恭贺的官员满头冷汗,敢这样和皇上说话的,也只有定远王吧?
他来到这个世界,不是真正的婴儿,所以即使当初是婴儿的身体,但对周围的一切都看的分明,听的清楚。
“你走,你走,去找你的通房,不要碰我!”
“二拜高堂!”
做完这一切,落枫才走出房间,去应付前厅的宾客。
定远王看向皇上,冷声道:“皇上,枫儿要叩拜父母,还请皇上移驾。”
心婉戴着大红盖头,落枫看不清她的表情,与她一齐跪地,叩拜天地。
落枫轻柔的话语重重击在心婉心田,让她心跳都仿佛漏了半拍,声音有些磕磕绊绊的反驳道:“鬼……鬼才会想你!”
落枫大婚,整个街道都围满了百姓,热闹非凡和-图-书
对饮交杯酒,心婉眸光朦胧,这一切,仿佛做梦一般,前世的种种不断滑过脑海。
落枫赶走了房中的丫鬟,在床上再次铺了一层棉被,才让心婉坐下。
落枫手掌落在心婉平坦的小腹之上,心婉陡然面色大变,脑海中满是那刺目的鲜血,还有孩子一点点流逝的感觉。
这样一个动作,心婉身下的风光顿时没有了遮拦。
落枫脸上的温柔一点点消失,笑容僵住……
心婉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窗户,又看了看落枫,心中充满了惊喜,却是随即又被无边的羞怒取代。
大红肚兜被心婉胸前小巧的丰盈撑起一个微微的弧度,而那细嫩的腰肢光滑平坦,异常诱人。
落枫开始解开心婉身上的衣服,心婉身体微微颤抖,面色发红。
“心婉……娘子……”
“心婉,怎么了?”
“不,不要!”心婉陡然剧烈的挣扎起来,身体蜷缩在一起,背对着落枫。
落枫之后没有再去找过心婉。
稍微的刺激,便和*图*书会让她胡思乱想。
“约会?”
新房之内,落枫轻轻放下心婉,开口道:“不必拘泥于那些规矩,若是饿了,便吃些东西。”
初八,大婚之日。
“就是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你不要带丫鬟,我也不带暗卫。”
原来,所谓的约会,只不过是私通,明明下月初八就要结婚,落枫便如此迫不及待吗?
前世有过一次嫁人经历,心婉对于如今这一切都能忍受,不同的是,前世,她是妾,婚礼简陋,这一世,她是定远王府明媒正娶的正妻,十里红妆。
炸药包威力虽强,但他体魄强横,那点威力,伤不了他丝毫。
皇上气的浑身发抖,定远王这个混蛋,明明知道枫儿是他的儿子,竟然还故意赶他走。
落枫可是风云人物,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几乎无人不知落郡王。
落枫言语调侃,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
心婉脸色涨红,随即却是充满恼怒,眸中还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痛,突然之间便大发雷霆,“你滚http://www.hetushu.com,滚啊!”
这样一来,皇上便是落枫的义父,自然可以接受落枫的跪拜。
落枫轻笑,心婉此刻明显颇为心虚,伸长了雪白的脖颈,声音虽大,却是底气不足,一张小巧的脸颊涨的羞红。
也正因如此,落枫知道皇上才是他的父亲。
看着落枫满脸的无辜,心婉突然笑的嘲讽,“没事,只是……我们再过不久便要结婚,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这不是赤裸裸的赶皇上走吗?
落枫轻轻抱起心婉,放在新床之上,身体随之压了上去,脑袋有些迷糊。
落枫与心婉皆是大红衣衫,面对面,互相看不见表情,弯腰对拜,脑袋相碰。
直至深夜,落枫才满身酒气的走了进来,拿起秤杆,掀开心婉的红盖头,看着那张画着淡妆的娇媚脸颊。
落枫皱眉,“好,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古代女子,十五岁及笄,所以,心婉此时,也只有十四岁而已。
“夫妻对拜!”
看着那小巧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肚兜,落枫眸光渐渐变得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