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8章 被赶出新房

落枫轻拉心婉小手,带着她绕过君远,渐渐远去。
一个月后,皇后寿宴。
落枫,真的想要放弃了。
落枫轻笑着捶了赵二胸膛一下,心中的郁闷消散了许多。
最终,心婉的母亲也没能逃脱厄运,安胎药被人动了手脚,结果心婉早产,而心婉的母亲,也在生产时血崩而死。
新婚儿媳,去向公婆敬茶,是规矩。
落枫本以为,他做的一切,可以打动心婉,但现在看来,有些痴心妄想。
不用想,这一定是皇后哀求皇上做的,看来,去年送钟事件,对于皇后,阴影不小。
君远也看见了心婉与落枫,停下脚步,脸上笑容消失,眼睛死死盯着心婉。
武安侯喝了许多酒,饭后,武安侯有些醉醺醺的拉着落枫,走到花园中,坐在凉亭里,断断续续的说着心事。
见状,武安侯脸色稍霁。
落枫脸上的僵硬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温柔的环过心婉娇小的身体,柔声道:“怎么了?”
只是,这个世界,女m.hetushu.com子一旦出嫁,又怎能反悔。
房顶,落枫一身大红衣衫,仰头望月,嘴角挂着自嘲的笑容。
落枫牙关紧咬,起身,为心婉盖上被子,转身离开新房。
傍晚,落枫带着心婉前往皇宫,参加晚宴,而在落枫的手中,牵着一头猪。
落枫嘴角勾笑,不送寿礼,就能够安宁了吗?
饭桌上,落枫的故作恩爱让武安侯更加满意,只要心婉幸福,他对落枫也就不再摆脸色。
从头到尾,要娶心婉,都是他一厢情愿。
但,心婉的母亲偏偏爱上了武安侯,不惜与家人决裂,嫁武安侯做妾。
所以,落枫所幸闭嘴不言。
“落枫,你要是敢对心婉不好,就算你是王府世子,我也要杀了你!”
“落枫,我不想坐马车,可以走着回去吗?”
当然,关键是心婉只是一个庶女,老夫人对她不是太过在意。
“是。”赵二躬身行礼。
狭小的空间之中,颠颠簸簸,落枫与心婉距离http://www•hetushu•com极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彼此身上的温度,但……两人一路无话,气氛尴尬。
回定亲王府,坐的是马车。
落枫心底叹息,他很想找些话来说,只是每次想要开口,都感觉有些不妥,似乎,有些太过暧昧与冒犯。
后院中的手段,防不胜防,武安侯对于心婉的母亲如此偏爱,心婉的母亲自然成为众矢之的。
三日前,心婉出嫁,武安侯在外办公,并未回来。
第二天一早,落枫走进房间,心婉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桌前。
“岳父……”对于武安侯的心情,落枫也能了解一些,当初是他让父亲将婚期早日定下来,因此没有考虑到武安侯的事,而武安侯府老夫人也不敢反驳。
“等等!”落枫看向赵二,“对不起……”
长伯候世子,君远。
赵二突然笑了,“被爷骂,也是赵二的荣幸!”
落枫按压住微微抽痛的心脏,小萌,这就是所谓的练心吗?
一个黑影突然出http://m.hetushu.com现在落枫身边,赵二担忧道:“爷,你没事吧?”
落枫甚至有些后悔,若是当初没娶心婉,心婉现在已经嫁给心上人,每天一定十分开心。
确实啊,在这个世界,虽说父母之命,女子嫁人没有自己掌握的权利,但,她们有是否喜欢的权利。
陡然间,落枫感受到心婉身体有些僵硬,低头看去,心婉脸色煞白,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眸光紧紧盯着一个方向。
就是修为没有封印,面对这种情况,落枫依旧无可奈何……
落枫看去,前方,一个俊逸儒雅的男子一袭白衣,风度翩翩,走在街上,正与身旁的好友说笑。
落枫面上一片平静,只是,手掌紧紧攥在一起,眸底布满血丝,差点忍不住心中的杀意。
“滚!”
纠结、痛苦、无奈……
心婉想做什么,落枫都答应下来,就算是没有叫他相公,落枫也没有纠正。
虽说商人地位不高,但只要有钱,心婉的母亲不愁嫁一个好人家。
落枫看着床上m•hetushu•com那一方洁白的元帕,沉默着割破手掌,将血液洒在上面,一滴滴,好似盛开的梅花。
泪水一滴滴滑落,心婉身体蜷缩紧了几分,“我不想嫁给你的,是你,是你要娶我……”
这可不是寿礼,而是他养的宠物,极其宠爱,不愿离开片刻,因此,参加寿宴也要带在身边……
“放心吧,岳父……”落枫做了保证,只是……他都不能确定,是否能让心婉爱上他,又何谈给心婉幸福,照顾心婉一辈子。
落枫没有转头,淡淡开口,“我想静静。”
这样的话,心婉应该会不高兴吧!
落枫淡笑,“我不会勉强你,之前,是我的错……走吧,去敬茶。”
只是……
今天是郡王妃回门的日子,那么,落郡王身边的娇俏人儿,应该就是郡王妃了吧。
心婉瞪大着眼眸,“你……”
“好。”
落枫与心婉出门后不久,便有下人走进房间收拾,满脸笑容的取走了染血的元帕。
楚心婉,当初差点嫁给他的女子,竟然如此的清秀可人和_图_书
当初,心婉的母亲也是一个大家闺秀,家境富裕。
而在寿宴这一天,皇上特意颁布圣旨,让落枫不得准备任何寿礼。
落枫想这么做,只不过还是忍住了冲动。
心婉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没能送女儿出嫁,武安侯心中自然憋屈,所以即使落枫是落郡王,武安侯对落枫也没有好脸色。
所以,此刻见到武安侯,落枫只是笑的一脸灿烂,没有丝毫不虞。
落枫:“……”
嫡庶有别。
武安侯府,落枫见到的,是武安侯黑沉的脸色。
大街上,心婉一身淡粉衣裙,身姿娇小,脸蛋可爱,走在落枫身边,仅仅达到落枫胸口,随意一揽,便能抱入怀中。
原来,当初心婉做妾,心甘情愿,是他,插手破坏了这段姻缘。
微微掀开车帘一角,落枫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那一对对夫妻,亲密挽手,令人羡慕。
落枫眸光暗沉,这就是心婉喜欢的人吗?
说着,武安侯突然哭了起来,“是我对不起她,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三日后,心婉回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