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9章 惊世之舞

飞雪玉花台之上,雪花飘落,一首白雪,一曲舞蹈。
一个黑衣人冲向心婉,落枫想要前去阻止,但其余黑衣人悍不畏死的阻拦,只有百年内力的落枫,一时根本无法脱身。
太美了!
“不想去便别去,我来为你解决。”
皇上面容严肃,众人提心吊胆,皇上这是要重罚落枫了吧?
心婉想要说些感谢的话语,落枫却是面容严肃的走下马车,“外面有些麻烦,待在里面,不要出来。”
“枫儿,皇宫中,是可以随便带宠物进来的吗?下次不准再犯!”
落枫站起身来,一步步走上台,口中轻念:
“哎呀,我的猪猪,我最爱的宠物猪猪,不要乱跑啊!”
皇上捏着鼻子,身形后缩,“皇后还是先下去洗漱一番的好。”
因此,许多闺秀都借着为皇后祝寿的名头,上台表演才艺,吸引眼球。
心中担忧,心婉忍不住掀开车帘,向外看去。
全场愣住,听着落枫的诗句,众人脑海中不由自主便出现一个女子身影,恍若谪仙。
落枫眼帘低垂,在和-图-书看见心婉的时候,他竟然想起了锦年,是因为,对心婉的爱不够吗?
车外,落枫正一人面对着数十名黑衣人,险象环生。
每一个动作,轻柔至极,赏心悦目。
一声惨叫,宠物猪开始四下乱跑,而且因为落枫打中了穴道的原因,宠物猪屎尿乱飞。
皇上率先出声打破这寂静,期待的看向落枫,他的儿子,一定是个文武全才,这武,他早就见识过,只是,不知这文如何。
众人纷纷献上礼物,口中说着贺词。
而且,这件事情的重点,不在于皇宫能不能带进宠物好吧?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这是本郡王的宠物,怎么,你们想要对猪猪意图不轨?”
“娘娘小心!”
上一世,她为君远苦学舞蹈,却是没想到,会在今天派上用场。
至于宠物猪,落枫没有带回来。
“此舞甚美,没想到心婉竟能跳出如此惊世之舞,枫儿,不如你为此舞作诗一首,让朕看看你的文采!”
“不敢!”www.hetushu.com
听到落枫的话语,心婉微微摇头,“没关系的。”
她自然知道,心婉是武安侯府庶女,才艺怎么可能惊人,会不会都是一个问题。
路上,马车内一如既往的尴尬,见到落枫不开口,心婉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马车却是陡然停下。
宴会继续,皇后的寿宴,已经不单单是寿宴,许多王公大臣的女儿,也想借此机会觅得一位如意郎君。
一群宫女拦在皇后身前,但宠物猪身形似乎异常灵活,在宫女腿间钻来钻去,最终扑在了皇后身上,而后一声哀嚎,屎尿喷了皇后一身。
“恭祝皇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皇上知道我穷,所以特意恩准我不用准备礼物,正好我也没打算为皇后娘娘准备礼物,所以违心说些好话,就当寿礼了。”
对于落枫,她心中自然是爱慕的,只是因为落枫的送钟事件,所以她没办法求皇后赐婚。
落枫大喊:“好好对待我的猪猪啊,这是我最喜欢的宠物,一会我还要带走呢!”
一首洛神赋,被m.hetushu.com落枫轻念而出。
台下,一个角落中,君远眸光深邃,目光紧紧落在心婉身上。
落枫一连串话语脱口而出,语调极快,根本不容人反应,下一刻,落枫手中的绳子松开,手中一枚石子砸在猪屁股上。
众人:“……”所以说,处罚就是告诫一番?
“落……落郡王,您这是?”皇宫的守卫见此,知道落枫恐怕又要将皇后气的半死,只是,实在又不敢拦下落枫。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久久没有传来,心婉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被落枫抱在怀里。
“没事吧?”
乐声起,心婉随之舞动,轻盈的脚步好似浑然不着力,细嫩的腰肢韧性惊人。
“皇上,你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皇后痛哭流涕,只是那一身屎尿,实在让人生不出半丝怜悯之心。
心婉点头,然后便听见了外面传来的金铁交鸣之声,只有刀剑碰撞,才会发出如此清脆的声音。
“枫儿,你也不小了,有些规矩应该知道。”
落枫安然无恙,只是这一句,却是让心婉成为了黑衣人的http://m.hetushu.com目标。
而就在这时,落枫牵着一只猪,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郡王妃,落郡王没有为皇后准备贺礼,难不成你也不打算上台为皇后祝寿吗?久闻郡王妃才艺惊人,不会不给皇后面子吧?”
落枫口中一边大喊,一边追赶着宠物猪,然而,原本漫无目的的宠物猪,在落枫的追赶下,跑向了皇后的方向。
心婉身影不受控制的向前摔去,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陡然间,心婉看见一个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刺向落枫后背,慌忙大喊道:“落枫小心!”
心婉莲步轻迈,走上莲花台,翠绿色的衣裙,将她的腰肢勾勒的极为细嫩,青翠娇艳。
落枫眸光渐渐有些朦胧,这舞蹈,让他情不自禁便想起了锦年。
陆心凌绣帕紧扭,为何,心婉一个庶女,竟然有此才艺,竟然还得到皇上的夸奖。
一把长剑,刺向心婉的胸口,落枫,却根本赶不过去……
落枫故意迟到了片刻,所以当他到时,人早已到齐,皇后也已经到场。
被落枫目光看来,陆心凌目光下意识的躲和_图_书闪,脸上也爬上一抹红云。
“是!”
“没……没事!”
皇上无奈扶额,命人将猪带下去。
心婉脸颊布满红云,美不胜收。
如此女子,本应属于他!
落枫回过神来,发现心婉动作渐息,娇俏站立,对着台下行礼,而后走向他。
皇后被一群宫女扶了下去,今年的寿宴,绝对比去年更加记忆深刻。
“啊~”皇后失声尖叫,哪还有一丝母仪天下的仪态。
宴会结束,落枫带着心婉返回定远王府。
台下一片寂静,皆被舞蹈震慑心魂。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皇上看向落枫,众人皆好奇皇上到底会怎么处置落枫,一个个眼眸瞪大。
落枫冷哼一声,牵着猪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皇宫。
心婉在身后嘴角憋笑,哪有人养猪当宠物的,而且猪猪这个称呼,真是……可爱!
落枫转头看去,说话的,是皇后的侄女,陆心凌。
如今,落枫娶了心婉,她此时为难心婉,为的,不止是皇后,还有心中的嫉妒。
皇上让落枫为舞赋诗,落枫说的,却是心婉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