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0章 心婉与君远的相遇

君远仔细看着心婉,发现她脸色更加苍白,身体忍不住颤抖,不由问道:“这一切都发生过,对不对?”
所谓通房,实际上也就是落枫的贴身丫鬟,只不过,关系更近一步,随时为落枫解决需求。
吹灭蜡烛,落枫躺在地上,良久,开口道:“心婉,我们生一个孩子,好不好?这样爹他也不会再提纳妾的事情。”
心婉去向定远王妃请示,想要去玉锦阁看看。
但,百年内力,强行催动空间之匙,实在太过勉强,即使是落枫现在的体魄,也不堪重负,险些崩坏。
“你给我……住手!”
整个王府的暗卫都是定远王的,赵二自然也不例外,落枫新婚之夜被拒之门外的事情,根本瞒不过他。
落枫嘶吼一声,不顾四面刺来的长剑,脚步重重踏地,青石板面顿时破碎,下一刻,落枫浑身鲜血飞溅,身形跨越了十几米的空间,陡然出现在心婉面前。
君远眸光阴郁,陡然轻笑出声,异常m•hetushu.com嘲讽,“郡王妃,你知道吗,这几天,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中,没有落郡王,你嫁给我做妾,为我学医,为我学艺,甚至,还为我怀了孩子!”
心婉沉默着躺到床上,男人,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呢!
虽然那一瞬间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能想到,落枫必然是发动了什么秘法,才能瞬间赶到她面前。
心婉晃了晃脑袋,无聊时最容易胡思乱想,还是忙一点好。
有炸药,很了不起吗?有着小艾的存在,又有着王府世子的身份,落枫想要找人实验出炸药,甚至是火炮,都不是难事。
“你在骗我!我们明明恩爱和谐,为何你要嫁给落枫,就因为贪慕那荣华富贵?”
这一次,轮到心婉笑的嘲讽,“恩爱和谐?等你将一切全都梦到,再来和我说这句话。”
以落枫的体魄强度,这个世界,能伤到他的,只有他自己。
第二天,落枫便去找http://www.hetushu.com了定远王,而后,心婉便得知了落枫进入军队的消息。
心婉转身,君远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手持折扇,走进了玉锦阁。
说到底,前世的悲剧,依然逃不脱,她厌倦后宅的勾心斗角,不愿掺和其中。
这一日,落枫到达大周与南越之间的边境,长呼一口气,战争,即将开始。
“心婉?”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心婉身形陡然僵硬,脸色煞白。
落枫翻身,背对心婉,紧咬手指,心中却也下定了决心。
定远王手中的毛笔被陡然捏断,“派人去警告长伯候,看好自己的儿子。”
玉锦阁现在属于她,心婉突然想起,至今还没去看过,只是每个月都有银票送来,落枫都交给了她。
攻占一个国家,应该可以让小萌吞噬不少龙脉。
落枫转头,看向一群黑衣人,目光凌厉,“南越,是你们逼我的!”
落枫抱起心婉,转身迅速逃离,他一人确实没有问题,但刚刚的www.hetushu.com事情,让落枫害怕了,他不敢确保可以保护好心婉。
定远王将笔重重放下,为何,当初枫儿会执意娶这样一个女子……
树下,石桌前,心婉坐着发呆,是她错了吗?
心婉低头,落枫,确实是为了救她才会受伤。
定远王急匆匆赶来,眸光暗沉,问道:“怎么回事?”
“几个刺客能伤的了你?”
落枫毫不在意的摆手,“没事,遇到几个刺客而已。”
玉锦阁中,人来人往,心婉带着绿柳走进去,才真正看见了玉锦阁生意的火爆。
黑衣人的长剑刺在落枫后背,发出一声脆响,而后砰然断裂。
“落枫,怎么没看到过你的通房?”
君远脸色黑沉,“你原本应该嫁的,是我!”
玉锦阁中,众人目光诧异,而暗处一个黑衣人影,悄然离开,回到王府,向定远王汇报一切。
定远王妃丢给心婉一块令牌,“以后拿着这块令牌,可以随意出门,不必再请示我,这是枫儿临走前交代的m.hetushu.com,他说你待在府里一定很闷。”
“爹,不用了……”
心婉转身就走,绿柳冲着君远扮了个鬼脸,紧跟心婉。
落枫一走,整个院子都冷清了许多,清晨再也见不到那个练剑的身影,每天,只有丫鬟婆子沉默着过来打扫,对心婉不理不睬。
原本,对于这些国家之间的斗争,落枫并不想多管,即使之前发生了青云山雪崩的事情,落枫也没有在意。
定远王转身离开,落枫沉默片刻,对心婉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纳妾的。”
大周,南越,北漠,三国鼎立,若是北漠执意插手,大不了,连北漠一起灭了……
是恨他坏了他们的好事吗?
“我没有通房。”
“对……对不起……”
半年后,落枫率领军队出征,目标,南越国。
那元帕上的血迹,也只能骗骗别人而已。
“是!”
原本,心婉以为,她的重生不会改变任何事情,但现在看来,君远,竟然会在梦中看见前世的情景。
“不用太久,你们都m.hetushu.com要死!”
“公子,还请叫我郡王妃。”
心婉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眼睛微微有些发涩,匆忙的告辞离开。
落枫没有说谎,他无法做到与人发生关系,还将她当做一个普通丫鬟看待,等到以后,亲眼看着那个丫鬟被随意嫁人。
落枫想要说什么,却是陡然被定远王打断,“这事你不用多说,许多事情,我一清二楚。”
“那又如何,我现在是郡王妃!”
不知为什么,虽然是做梦,但君远就是觉得,这一切都真实发生过,然而,心婉却是嫁给了落枫。
而秘法的代价,有点大。
但,没想到,今天晚上,南越竟然会派人来暗杀他。
“嗯,没事……”
“没……没关系……”
她对落枫到底是什么感情,为何,现在心里无比想他?
回到王府,看着浑身血迹的落枫,整个王府顿时鸡飞狗跳。
“没有……”
定远王看向心婉,目光微微有些凌厉,片刻,对落枫开口道:“枫儿,这几天,我会为你物色人选,纳个小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