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3章 前世今生

心婉抱住落枫的手臂一点点收紧,眸光黯淡。
听着那声道歉,心婉突然觉得已经无所谓了,前世的一切,她已经彻底放下。
然而,再次得到心婉的消息,却是她的死讯。
对不起,前世,他没有好好珍惜她!
她只想,安宁、幸福的度过一生。
“公主,这是皇上的宴会……”北漠使者小声提醒,这才让连宁公主离开落枫。
落枫从床上坐起,不知不觉间,已经大汗淋漓。
那是他的孩子,在心婉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
只是,意识消失的那一刻,落枫看见了时间之匙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真的?”心婉泪眼汪汪的抬头看向落枫,声音还有些哽咽。
是他们,害死了心婉。
落枫想不通,不过,当落枫转头看着床上睡得恬静的心婉,突然感觉,无论那一切是真是假,都是值得的……
落枫走下马车,一拳打下,君远顿时摔倒在地,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但他是如何做的和-图-书,从未正眼看过她,只不过当她是发泄时的工具。
对不起,前世,他害的她如此悲惨!
随着音乐响起,连宁公主身形飘动起来,暴露在外的细嫩腰肢不断扭动,手腕脚腕上的铃铛清脆作响。
好在,婚后,心婉似乎十分幸福。
对不起,现在,无法真心祝你幸福……
心婉幸福的依偎在落枫怀里,是不是重生已经无所谓了,她没有什么大志向,也没打算利用重生的优势,做一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大事。
这一夜,落枫做了一个梦,很长的一个梦,因为梦中,他度过了一生。
这一支舞,充分展现了连宁公主身体的柔软,还有那性格上的大胆火热。
他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将心婉抢回来。
梦中,他甚至还看见,最后,那冰冷的房间之中,心婉孤苦的躺在床上,目光无力而又凄楚,身下的鲜血染红了床单。
“这有什么?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我可和图书以做小的。”
舞毕,众人纷纷夸赞,落枫却是发现了心婉的异样。
落枫转身回到马车,对着车夫吩咐道:“若是他还不让路,直接压过去。”
前世,心婉死后,落枫突然出现,沉默着将心婉的尸体抱走。
连宁公主被北漠的使者劝走了,虽说她天真可爱,但身为公主,总要为国家考虑,说做小的话,也只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
来到这个世界,落枫追求心婉,直到不久前才成功,结果,这是否极泰来吗?
和落枫一起……
这一世,君远,与她,不过是路人。
甚至,在他危险时,奋不顾身的为他挡刀。
落枫面色黑沉,直到现在,君远还想着要来撬他墙角。
然而,心婉大婚那天,他掀遍了所有花轿,始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看着心婉的尸体,落枫甚至可以感觉到心婉的苦楚,那一刻,落枫不顾一切的催动时间之匙。
落枫手指忍不住抽搐,在心婉肉嘟嘟的脸颊上hetushu.com捏了捏,“当然是真的。”
他忍不住上前捏了捏心婉的脸颊,结果心婉大哭着跑开。
“我不准。”
当天晚上,他带领暗卫,血洗长伯候府。
寿宴结束,回宫的路上,马车被君远拦下。
那一刻,落枫感觉天崩地裂,整个人有些浑浑噩噩的来到心婉的尸体面前,沉默着将心婉的尸体抱走,眸底杀意涌动。
这一世,他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心婉,错的,明明是他!
“陛下,除了贺礼之外,连宁还想为您舞蹈一曲。”
“小傻瓜!”落枫手指轻轻滑过心婉小巧的琼鼻,“放心,我对那个连宁郡主可没兴趣。”
现在看来,连宁公主是看上了落枫?
心婉一阵娇嗔,这混蛋……
君远不知道落枫要干什么,因为,就在当天晚上,长伯侯府,血流成河,无一活口……
然而百年内力,终究无法成功,最终,他的肉身彻底崩坏。
连宁公主的声音传来,落枫顿时回答道:“好看!和_图_书
落枫想要起身,但是心婉紧紧抱住他的手臂,一时根本无法站起,于是落枫只好坐在座位上,笑道:“我是叫落枫,连宁公主的梦还真是厉害。”
梦中,十岁那年,他在街上第一次看见心婉,那时候的心婉,全身仿佛都肉嘟嘟的,娇嫩可爱。
“落郡王,我只是想和郡王妃说几句话。”
连宁公主的行为顿时让宴会安静下来,对于连宁公主这次前来的目的,大家也能猜到一些,无非是北漠怕大周动手,所以派北漠公主前来和亲。
连宁公主跑向落枫,“父王让我来和亲,我嫁给你好不好?”
于是,他在父亲的安排下娶了连宁公主。
他梦见了,梦见了一切,心婉嫁他做妾,纯洁善良,努力讨他欢心,努力学习一切。
这一支舞,不仅是为了给皇上贺寿,恐怕,也是为了跳给落枫看。
“公主……”
君远甚至可以看到心婉眼中的神采一点点消失,还有那心死的悲哀。
听到落枫承认,连宁公主和图书脸上笑容愈发灿烂,绕过桌子,坐在了落枫的另一边,身形紧挨,异常亲密,“虽然是梦,但我相信,这一定是前世发生过的,所以上天才会给我提示,才会让我再次遇到你。”
“落枫,我跳舞好看吗?”
桃花运接踵不断?
想起身边的小醋坛子,落枫连忙摇头,“我已经娶妻了,连宁公主还是另寻良夫吧!”
连宁公主话音一落,最为紧张的反而是北漠的使者,身为公主,怎么可以做小,北漠颜面何在。
面前的连宁公主充满了朝气,一双眼睛笑起来便弯成好看的月牙,异常甜美。
二十岁那年,他再次见到心婉,一眼便认出她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只是,心婉已经与君远定下亲事。
落枫下床,坐在桌前,梦中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难不成,他真的已经死过一次,只是因为时间之匙,一切得以重来?
马车真的就这样直接冲向了君远,君远狼狈躲开,看着远去的马车,大喊道:“心婉,我错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