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8章 哥哥,没你想象的专一

看着娜娜的那张面容,藏间的记忆却是不由自主的回到了六年前。
美好的谎言,便是娜娜无尽黑暗中的一缕光芒。
轰隆!
娜娜被送到了镰仓市,二觭人之间可以相互感应,只要接近露西,娜娜便能顺着这一丝感应,寻找到露西。
娜娜脸上露出快乐的笑容,“真的吗?娜娜一定会努力帮助爸爸的……”
二觭人有着常人难以匹及的恢复力,但能在如此残酷的情况下生活十几年,便只是因为娜娜有着唯一的精神支柱。
女孩的触手落在了他的头顶,最终却是没有像杀了其他人一样将他撕碎。
砰!
七号是一位二觭人少女,名叫娜娜,七号,不过是她被实验研究时的代号。
“娜娜,对方是和你一样的二觭人,她逃了出去……”
这是女孩当时的话语,整个研究基地中都是二觭人的敌人,而女孩却是仅仅因为他一时的同情心,就放过了他的性命。
娜娜手上的镣铐被藏间打开,从未有过和-图-书的自由却是让她一时难以适应,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腕发呆,而后抬头看着藏间。
每个月,能够见到她的爸爸一面就好。
“哥哥……”爱子轻声呢喃,身形紧紧贴在落枫身上,没有一丝间隙,光滑细腻的触感让落枫感觉一股邪火在小腹处熊熊燃烧,难以抑制。
娜娜脸上露出明媚至极的笑容,想要爬向藏间,但双手的禁锢却是让她难以寸进。
从一开始她便知道,研究基地,从来便不能对实验对象怀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娜娜却是突然垂下了脑袋,“对不起,爸爸,娜娜……不会杀人……”
女孩歪着脑袋看着他的单纯眼眸依旧印刻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还真是和她姐姐一样的傻……
“是……”
娜娜从出生后就被囚禁在研究所的实验台,因为她的个性温顺又不愿意杀人,所以每天都持续遭受残酷的实验对待。
“娜娜,爸爸需要你帮忙……”
“爸http://www.hetushu•com爸,是你来看娜娜了吗?”
白川对藏间室长十分忠实与尊敬,同时似乎也对他怀着同情心与几分情愫。
特种兵失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入了研究基地,藏间沉默不语,镜片折射着明亮的灯光。
枪声在此时响起,子弹射入了女孩的头颅。
女子是藏间的直属女秘书,名叫白川,是一位充满知性的美女,身上穿着秘书的衣裙,戴着黑框眼镜。
良久,藏间才开口道:“放出七号吧!”
用尽全力的将受伤的眼眸睁开,不顾剧烈的疼痛,娜娜终于看见了藏间的模样。
娜娜的声音让藏间从记忆中回神,原本气息微弱的娜娜,竟然在此时变得精神奕奕。
“藏间室长,可是……”藏间身旁的女子想要阻拦,却是被藏间挥手打断,“就这样办吧……”
“即使知道哥哥在意的只有露西姐姐,但爱子还是不自量力的想要得到哥哥哪怕一丝的关心,即使……粉身碎骨……”
和图书即便如此,娜娜也不能杀人……”
她要做的,便是得到解脱。
在女孩倒下去的那一刻,藏间却是看见了女孩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
对于单纯的娜娜,要不要杀……
清晨,落枫睁开眼睛,轻轻在爱子额前落下一吻,而后走出了枫庄。
浴室中热气蒸腾,有些冰凉的地面之上,两道身影缓缓纠缠在一起。
实验室中,娜娜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的遮挡,原本白皙的肌肤却被赤红的鲜血覆盖,无力的跪倒在地,双手,却是依旧被铁链禁锢。
“爸爸,想要你杀一个人……”
钢铁的地面积聚了一大滩的血液,娜娜的耳鼻之中鲜血依旧在不断流出。
“爸爸想要娜娜做什么,娜娜一定做到!”
落枫双手拖住爱子小巧却是充满弹性的臀部,趴在爱子耳边,轻声说道:“或许……你的哥哥,从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专一……”
藏间微微沉默,道:“那么……就缠住她吧,然后通知爸爸,娜娜……爸爸只能和_图_书依靠你了……”
爱子的唇落在落枫的背上,轻轻移动,最终爱子来到落枫面前,踮起脚尖,火热却又青涩的吻,落下……
那个与娜娜有着相同面容的二觭人女孩,在实验中故意掩饰自己触手的力量,放松实验人员的警惕,最终挣脱禁锢,逃出了实验室。
即使女孩的触手可以抵挡一般的子弹,但大口径狙击枪,女孩的触手却是无能为力。
娜娜从未伤过人又如何,这样,只会让她受到更多残酷的实验。
小巧的娇躯极尽柔弱,却是竭尽全力的迎合着落枫,一瞬间的疼痛让爱子身体紧绷,却是宁愿咬破红唇,也不愿抓伤落枫一丝一毫。
藏间一步步走进实验室,空旷的房间让他的脚步声异常清晰。
娜娜将从藏间那里要来的领带缠在头上,遮挡住了头顶两侧的犄角,而后走进了镰仓市。
雷声愈发低沉,剧烈的闪电使浴室中有了一瞬间的明亮,屋外,大雨倾盆……
实验室外,透过玻璃,白川看着里面的一切http://m•hetushu.com
这个世界,不会有弱者生存的余地……
脚尖的翘起,让爱子胸前的丰满更加凸起,细嫩的腰肢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反而瘦弱的惹人怜惜。
爱子一向娇柔,身形小巧瘦弱,却是没想到,胸前的丰盈竟然如此挺翘。
爱子伸出双手勾住落枫的脖子,“哥哥,不要拒绝爱子……爱子可以当做……今夜的一切,都未发生过……”
无穷无尽的痛苦让娜娜饱受折磨,而她之所以能在毫无终点的实验中坚持下来,只因为,研究人员给她杜撰了一份希望。
充满弹性的软绵,让落枫身体陡然僵硬,现在的他,比八年前更容易冲动。
娇柔的哽咽,却是让落枫的理智彻底崩溃。
或许,女孩从来就没打算逃脱,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根本逃不出去。
“爸爸,是爸爸!”
在娜娜的认知中,藏间,便是她的爸爸。
藏间面无表情,当初那个小女孩的妹妹已经长大,而且阴差阳错的喊着他爸爸。
“只有你在实验的时候同情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