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4章 落家派人

老爷子当即派人,跟着诗怡,前往江海市……
“好啊!”
或许只是因为一个共同爱好,两人便能成为要好的闺蜜。
白雪眸光微黯,“落枫,我是想找你谈谈的……”
落枫看着白雪脸上的表情,张了张口,想要解释,最终却发现,他好像没什么可以解释的。
或许是因为白雪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又或许,是对白雪孤苦等待至死的怜惜。
但无论什么理由,爱了,便是爱了。
“雪儿……为了不让你继续胡思乱想,相公决定让你无暇多想……”
落枫只是可惜,小艾没办法和他用意识交流,否则他哪里用辛辛苦苦的复习。
而在暑假开始的这一天,诗怡也得到了林倪儿的DNA检测结果。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
在林倪儿不知不觉间,诗怡将她的头发送去了医院检测。
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于豆蔻,成于二八。白昼伏蛰,夜展光华。
陡然间,白http://m.hetushu.com雪便红了脸颊,七月看上去大概也有九岁了,但是小五才只有三四岁,落枫他……怎么可以这样……
白雪与小倩都是鬼魂,根本不需要睡觉,但跟随大家一起,白雪与小倩也养成了习惯,每到夜间,便和大家一起入睡。
柔嫩至极的触感令落枫舒爽至极,极致的软绵却偏偏充满弹性。
怪不得刚刚醒来,卧室中并没有小五与七月的身影,原来是跑到了这里。
因为,洞房花烛夜,是她死去的时间。
诗怡收拾行李,坐飞机回到了京城。
落枫脸上笑容灿烂,还有一丝不怀好意,当即抱过白雪,搂入怀中,坐在地上,而一双手,也是十分准确的落在了白雪饱满的胸前。
“雪儿,想和我谈什么呢?”
女生之间的友谊,有时候很奇怪。
“落……落枫……别……别乱动……”
白雪小小的琼鼻微微抽动,十分敏锐的闻到了客厅中淡淡的气息。
便听白雪继续说m.hetushu.com道:“不同于莫愁姐姐她们,只有我,和你没有丝毫的感情基础。我现在心中确定,我所爱的,是你,爱的深入骨髓,但是,落枫,我不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你是否……只是为了责任……”
老爷子可是落家的支柱,无人敢忤逆,即使早已退休,在军中依旧地位非凡。
小倩偏爱白衣,而白雪,却是对红衣情有独钟。
落枫心中陡然一慌。
那时,她一身大红嫁衣。
听到落枫的话语,白雪便安静了下来,低垂着眼帘,显得娇楚柔弱。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质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
当年,雨落就是太过固执,不愿意服从于家族的联姻,才会偷跑出去,最终被人贩子抓走。
而且,或许是出于那一点自私的心理,老爷子并没有尽全力的寻找。
线索就此中断,世界那么大,即使是以落家的权势,想要找出一个人,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谢www.hetushu.com谢爷爷!”
诗怡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果然啊,这一次,没有让她失望。
落家,丢不起那个人。
那种味道,她再熟悉不过。
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
落枫干脆的转移话题,手掌的位置却是丝毫未变。
诗怡看似单纯,但聪慧至极,心思复杂,有意接近林倪儿,借助有关落枫的话题,没用多久,便和林倪儿成了好朋友。
“落枫,自从我醒来,虽然你没有提起,但我也知道了一切,当初,你娶我,不过是因为任务,而我所爱的,是另一个落枫哥哥。”
虽说考试对他来说没有难度,但一学期没有学习,考试前的临时抱佛脚还是有必要的。
似是呢喃般的拒绝,显得毫无说服力。
“小丫头就知道奖赏!”老爷子笑骂了一句,对于这个孙女,明显是极为喜欢的,“若是此番可以找回你姑姑,你想要什么,爷爷都依你。”
落枫将白雪打横抱起,在和_图_书白雪的娇呼声中,大步走进了一间空房。
而落枫,最近则是在忙于最后几门的考试,甚至已经将诗怡忘记,对此更是毫不知情。
林倪儿,必然是她姑姑的女儿。
娇艳的红霞蔓延至白雪的耳根,月光挥洒,却照不透那厚重的窗帘……
落枫突然笑了,直接吻上了白雪的红唇,“雪儿,你是不同的……历经千辛万苦将你救活,我所为的,便是能够每天和你在一起……”
落枫只知道,他对于白雪,和对待李莫愁她们的感情是一样的,不存在有丝毫的不同。
林倪儿现在还没有修为,诗怡想要得到林倪儿的头发太过简单。
毕竟,他心中确实满是邪恶的心思啊!
诗怡俏生生的站在老爷子身前,笑容甜美,“是呢,我找到了姑姑的女儿哦!爷爷要怎么奖赏诗怡?”
最重要的,是老爷子年轻时的战友,大多数也是一家支柱,这是庞大的人际关系。
而大大咧咧的林倪儿,没有丝毫防备。
落枫不知道是何时,白雪深入他http://www.hetushu.com的心田,一生再难抹去。
“雪儿,这么晚了,怎么没睡?”
白雪的脸颊愈发红艳,似是喝醉了酒一般,美得惊心动魄。
这一对丰盈,当真神奇。
老爷子一愣,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陷入了回忆。
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雨落是否还活着。
虽说人贩子早已抓到,但当他派人找到雨落被贩卖的地点时,却发现雨落根本不在。
爱情,有谁能说得清。
从回忆中回神,看着面前娇俏的孙女,老爷子叹息一声,最终点头,“好,你的婚事,便由你自己做主。”
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落枫将七月与小五轻轻放在沙发上,这才走向白雪,拉着白雪柔嫩的小手,走到院子中。
七月中旬,考试全部结束,落枫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身为落家女儿,姿色绝美,被人贩子贩卖之后,怎么可能还能保持清白之身。
……
落家,老爷子激动的浑身颤抖,“真的找到雨落的下落了?”
“那,我以后想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但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