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8章 山上有尼姑

“啊!”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不戒大师,剃他头发的理由竟然如此的……奇葩!
“是啊!”
落枫:“……”
落枫依旧记得辟邪剑谱开篇的话语,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看来此地应该便是北岳恒山了。
“对了,找爹爹帮忙!”
“不戒大师现在在何处?”落枫面色阴沉,先不管不戒大师为何剃他头发,必须先去报仇。
下一刻,落枫面色发黑,咬牙切齿,“小萌!”
落枫伸手,摸向头顶,嗯,一片光滑,触感还不错。
宽大的尼姑衣袍让人无法看清她的身材,只是那张小巧的脸颊却是清秀绝伦,清纯中夹杂着一丝懵懂,一双眼睛更是灵动有神,清澈至极。
即使人影此时双眸紧闭,但小尼姑却是依旧连连道歉,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现在似乎应该救人。
至此,小尼姑才真正离开。
“哦,落大哥。”
……
看着仪琳无辜的眨着大眼睛,落枫实在不好意思爆粗口,毕竟,仪琳m.hetushu.com太过单纯,如同一朵小白花,让人如何忍心污染。
于是,落枫看见了一张清秀绝美的脸颊,表情懵懂,此刻正抱着瓷碗吃饭。
“为什么我又晕过去了?”
平静下来,落枫才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门口,一个光秃秃的小脑袋折射着太阳的光芒,落枫好半天之后才微微适应。
小尼姑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却是陡然想起了什么,伸出手来,想要将人影接住。
“我叫仪琳咧!”
“不知小师父是……”
“咦,落枫喊我干嘛?”
落枫疑惑,难不成这是女子的房间?
落枫:“……”
若是仪琳,落枫还真不好发脾气,但若是别人……
饭,是白米饭,菜,是小青菜。
“施主,你醒啦!”小尼姑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配合着琼鼻之上残留的几粒米饭,娇楚可爱。
起身,下床,而后开门。
青色与白色,简单至极,清淡至极,悦目至极。
和图书不对,不戒大师好像本来就是和尚,那就将他揍一顿好了!
下一刻,落枫和颜悦色的看向仪琳,“小师父,是你为我剃的光头?”
“爹爹,观音菩萨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
“爹爹,快点!”
手忙脚乱了半天,小尼姑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师父说,男女授受不亲,面前是一个男子,她不能碰。
毕竟,十三四岁的年纪……
仪琳听话的喊了一声,声音清稚,空灵的如同泉水流动之音。
落枫坐起,被子上传来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闻了便是心旷神怡。
落枫看向仪琳,“我叫落枫。”
“小萌什么都不知道哦!”
落枫声音颇为惆怅,即使是现实世界,大多人也只是短发,却不愿意留着光头。
小尼姑眼睛一亮,急忙向半山腰跑去,跑了两步却是突然又折返回来,对着地上昏迷的人影道:“施主,我去找爹爹救你,一会就会回来!”
“好了好了,爹爹这就来了http://m.hetushu.com!”
郁闷之后,落枫却是毫无办法,回想了一下昏迷前脑海中响起的声音。
陡然间,小尼姑眨了眨眼,感觉天空似乎突然黑暗了些许,疑惑的抬头看去,一个人影飞速的砸落下来。
仪琳因为落枫刚刚的动作而面色发红,虽不知为何,却也不愿多想,此时听到落枫的话,回答道:“爹爹说,你相貌俊逸,若不剃了这三千烦恼丝,必然会祸害无数姑娘……”
“穿梭世界,笑傲江湖;任务:得到辟邪剑谱;任务完成后,回归时间任意。”
一声巨响,烟尘四起,小尼姑惊慌的跑向人影,原谅她刚刚因为害怕又把手缩了回去。
“不戒大师?”
不过,辟邪剑谱是个什么鬼?
此刻他正处于一个古代木屋之中,环境典雅,屋中只有木桌与身下的木床。
“急什么,一个男人而已!”
心思一转,粗犷和尚嘴角勾起笑容,查探一番,才对小尼姑说道:“此人并无大碍,不过需要静养,走,http://m.hetushu.com带此人上恒山!”
不过,落枫心中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不戒大师揍的死去活来。
空气清新,微风送爽,落枫睁开眼睛,略微的迷糊之后,便是恢复了清醒。
落枫起身,看向远处练剑的恒山派女弟子,清一色的光头,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险些再次将落枫的眼睛亮瞎。
于是,落枫脸色再次黑了,不过随即眉头便是舒展开来,反正他得到辟邪剑谱也不会修炼的。
刺眼的阳光扑面袭来,险些亮瞎了落枫的眼。
最起码,要将他的头发剃回来!
只是,不好吃……
听到木门打开时的吱呀声,小脑袋转向了落枫。
一个尼姑走在山路之间,约莫十三四岁。
粗犷和尚来到人影面前,仔细打量了两眼,粗厚的眉毛微挑,此人竟然生的如此年轻英俊?
北岳恒山,山青,树绿。
落枫微微一愣,仪琳?
闲极无聊,落枫看着一众女弟子发呆,任务需要完成,那么就必须下山,只是,有些舍不得小仪琳啊!
自从和*图*书上次要求小萌不许弄晕他之后,落枫没想到,多个世界之后,小萌竟然旧态复发,再次将他弄晕。
不知为何,仪琳感觉落枫和煦的笑容似乎有些危险,只是仪琳从来不会说谎,当下回答道:“是爹爹为你剃的光头。”
“施主,对不起,对不起……”
又一阵微风吹过,落枫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为何,有些淡淡的凉爽之感?
“女儿,不是说救人一命的吗?”
“爹爹不住在山上的,现在应该在半山腰的木屋里,施主你刚刚醒来,还是不要乱走的好。”
片刻,小尼姑归来,其身后却是跟着一个和尚,看上去颇为粗犷,眉毛粗厚,坦胸露乳,倒更像是一个强盗。
“砰!”
落枫问了出来,仪琳也给了落枫肯定的答复。
落枫伸手为仪琳将鼻间的米粒取下,叹息一声,坐在门前的石阶之上,“仪琳,你说,不戒大师为何要剃我头发呢?”
“啊?可是……恒山派没有男子的啊!”
“哦,好吧!”
笑傲江湖吗?
只是,头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