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8章 这江湖,曾来过

至于仪琳,留在这里,才是最适合她的。
“放箭!”
定逸师太眼睛突然便有些发涩,拉着仪琳走进山洞。
如今这气质的突然转变,反倒让落枫有些不适应。
不是落枫敝帚自珍,只是,丐帮之人几乎皆是乞丐,鱼龙混杂,若是人人皆可修炼,降龙十八掌,便不再只属于丐帮,很快便会流传出去。
“可是……你的脚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落枫跟着定逸师太找到了田伯光的尸体,将其安葬,没有立下坟头。
落枫将降龙十八掌传给了丐帮帮主,依旧是定下只有帮主才能修炼的规矩。
挥挥手,落枫离开黑木崖,不知,恒山派如今如何了……
他不愿让仪琳看见他的死,因为他不想让仪琳有一丝一毫的伤心。
身后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而后便是无数的箭矢从身边飞过,田伯光用力的提气,减轻重量。
恒山派便是仪琳的家,她的家人也在这里,仪琳,便适合生活在这山上,不和-图-书受世俗一丝一毫的污染。
黑木崖顶,随着左冷禅身首异处,这一场战斗,也很快结束,无一人逃脱,自然也包括那令狐冲。
定逸师太面容悲戚、气愤,“左冷禅,妄为五岳剑派盟主!”
前面,是百米悬崖,身后,是嵩山弟子。
仪琳,能够保护你,我很开心……
最重要的是,仪琳没事。
“我……喜欢你……”
“师父啊……”
在这混乱的江湖,在这懦弱的朝廷之下,乞丐,永远不会少。
想到这里,落枫一怔,而后看向定逸师太。
田伯光面上带着笑容,“没事,我是习武之人嘛,一点扭伤,不碍事的,快进去吧……”
只不过,仪琳似乎有些闷闷不乐。
等到仪琳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田伯光脸上露出笑容,一点点无力跪倒在地。
片刻,落枫反应过来,“我会认出你的……”
这一点,落枫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田伯光眼睛死死盯着仪琳的背m.hetushu•com影,不愿移开片刻。
丝丝鲜血滴落在地,田伯光却是一点点爬向洞外。
目光转向一脸担忧的仪琳,定逸师太眼中闪过一抹决然,她可以死,但一定要救下仪琳。
找到一个山洞,田伯光心中松了一口气,对着仪琳道:“师父,你和师太进去吧,我在洞口守着。”
这件事情,便永远瞒着仪琳好了。
在这江湖,很多时候身不由己,能够真正笑傲的,也只有站在顶端的人。
落枫一时有些发愣,这样的钰儿,还真是……可爱……
深吸一口气,不待定逸师太反应,田伯光将其揽住,而后抱住仪琳,跳了下去。
见到仪琳仍不放心,田伯光将目光投向定逸师太,眼中甚至带着一丝恳求。
最后看了一眼这青山绿树,落枫大笑,而后消失在原地……
如今,几大门派几乎全灭,正是丐帮兴起的最好时机。
恒山见性峰,虽说看上去有些狼藉,但所幸伤亡不大。
“仪琳啊,我教m•hetushu.com你一套功法可好?”
丐帮即使此时已经没落,但人数,依旧是别的帮派难以匹及的。
“落大哥,田伯光他怎么可以自己逃跑呢?”
有些事,有些人,不可能看开,不可能放下。
一生采花无数的田伯光,这一次,便为了那朵单纯无比的百合花献出生命,却是……心甘情愿,不悔……
那么,他必然是在封印解除之前穿梭而去的,毕竟,穿梭的世界等级,都会与他的实力相匹配。
而且,仪琳似乎真的只是将他当做哥哥看待,而他,似乎也将仪琳当做妹妹看待。
即使发生危险,田伯光也只会在第一时间冲上前保护仪琳。
这百米悬崖,拼着这条命,足以护住仪琳安全。
更何况,恒山派佛学渊源深厚,平时都不愿杀生,此时杀人,更是不敢。
短短几天时间,落枫带领丐帮众人占领各大门派,那些残余之人,对于落枫来说,根本不堪一击。
“真的?”
钰儿这两个字,从今天起,便会hetushu.com彻底铭刻在落枫脑海,不会遗忘。
仪琳的回答让落枫微微挑眉,以田伯光对仪琳的感情,要说主动离开,却是不大可能。
两道完全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田伯光小心翼翼的将仪琳放下,而后迅速拉着她向远处跑去。
落枫感叹一声,摇头轻笑,即使遭受再多挫折,令狐冲依旧可以看得开。
那样单纯的仪琳,就该永远无忧无虑。
仪琳与定逸师太,与旁人走散,此时,已经被嵩山派弟子逼入绝路。
修改过的辟邪剑谱,进境迅速,威力惊人,而且……可以延长寿命。
即使落枫已经安排好一切,但,人算不及天算,意外总会发生。
东方不败突然俏皮的一眨眼,“钰儿不会告诉你全名哦,钰儿很想知道,到时候落枫哥哥是否可以第一时间想起钰儿……”
落枫看懂了定逸师太眼中的情感,心中轻叹,原来如此啊……
山洞外的月光异常明亮,照射在田伯光身上,背后几根入体的箭矢异常晃眼。
一年http://www•hetushu.com之后,丐帮发展已经稳定,落枫站在恒山之顶,看向远方。
东方不败,日月教教主,其威严自不必多说,便是在落枫面前,也大多是那种慵懒娇媚的气质。
这个世界,只是一个低等的武侠位面,百年之前,依旧是。
恒山剑法,善守不善攻,而女子用出,威力更弱,此时哪里是对手。
这江湖,他真正的来过……
“嗯……”
这个世界,落枫有着一次带人离开的机会,只是,在他没有想起东方不败之前,她是不愿意跟着他离开的。
落枫看向东方不败,“或许,不要太久,我就可以知道一切了。”
月光下,那一跛一拐的身影,却是异常伟岸。
“师父,定逸师太,我万里独行,最擅长的便是轻功,放心吧,一切有我!”
“哈……令狐冲啊……”
落枫扫视,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即使已死,却是依旧不改那份洒脱不羁的气质。
咔嚓!
“仪琳……”
砰!
只是,田伯光的一只脚,已经剧烈变形。
“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