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0章 锦年,我回来了……

凌波……
身后,高渐离迈出的左脚缓缓收回。
画上,她是开心的……
“咯咯……”
只是,他以为他是谁?
雪女娇俏立于原地,仅仅一个姿势,便凸显出玲珑的身段,如同天山之上傲雪盛开的冰莲。
雪女缓缓睁开眼睛,身周的空气,冰冷,肃杀。
第二次,他再次慢了一步。
而这道白衣身影,到底是如何出现的?
这突然出现的人影,明显打乱了一切计划,更是扰乱了肃杀的气氛。
天空,雪花纷纷扬扬的洒落,晶莹,朦胧。
飞燕……
趴伏着大地妖娆妩媚的身躯,此刻,才像一条真正的美女蛇。
……
“那我便为你解决一切。”
白衣身影双手张开,雪女,便落进了那一道宽阔温暖的胸膛。
这寝房之中,她换衣,他竟也没有丝毫避讳。
飞雪玉花台上,琴声响起,白雪相和。
金戈交鸣,寒光闪烁。
雪花依旧洒落,雪女和图书如同冬日的寒梅,凄美无暇。
雪女探手,宝蓝色的开襟绸裙一点点褪下,雪白娇弱的双肩,精致的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为之倾倒。
如同浮光掠影,虚幻的有些不真实。
浅蓝露腰缀雪花舞裙、银镶蓝水晶头饰、银色眼饰、水晶耳坠、银镶红宝项链、银臂钏、银手镯、浅蓝丝带、银腿饰、银脚环、蓝色水晶舞屐。
“只是……你还好吗?”
“中毒了吗?”
脚尖轻点,地面,如同水波一般微微荡漾。
雪女对镜梳妆。
“为什么不理我?”
一件件,雪女将其穿戴在身上。
一曲舞毕,雁春君到来,而他的心思,路人皆知。
雪女缓缓睁开眼睛,那道熟悉的面容上,灿烂无辜的笑容,一如既往。
雪女声音清冷,谈及死亡,却是一片淡然与平静。
身后,雪女身形僵硬,眼眸缓缓闭合,向后倒去。
雪女看着那道讨好的笑容m•hetushu.com,单纯的如同一个孩童。
落枫手指轻轻滑过那雪白滑腻的脸颊,口中轻喃,“若……我是真的呢……”
石室中,两边分庭抗礼,中间石室顶部,天明悬挂其上。
画卷徐徐展开,那一道栩栩如生的舞动身影,笑容灿烂。
明黄的房间之中,烛光摇曳,墙上倒映出斑驳的身影。
淅淅沥沥的小雨之中,翠柳树下,他撑着油纸伞,为她遮风挡雨。
绸裙之下,一袭舞衣,曼妙动人。
“只是,只有经历过真正噩梦的心,才能够被锤炼得坚如铁石,由这样的心脏流出的血液,本身便是一种剧毒……”
雪女眸光愣怔,随即却是闭目,不言不语。
场上,气氛一时有些诡异。
十一年前……
乐停,舞散。
对于身周发生的一切,落枫感受不到丝毫,满心满眼,便只剩一人。
如同虚幻的光影缓缓凝聚,从无到有。
hetushu.com挺翘的双峰,细嫩柔韧的腰肢,小巧圆润的肚脐……
直至,他的死讯传来,雪女才真正明白,那句话,可不仅仅只是说说……
赤练跌倒落地,嘴角,一缕赤红的鲜血流落,比之红唇,更加刺目。
这便是那群男人,如此不堪。
银白色发丝微微飞扬,雪女手持木梳,看着镜子中那道倾国倾城的傲人身影,眸光古井无波。
曾经的回忆,确实充满悲伤与绝望,只是他用生命为她点燃的希望,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腰肢扭动,脚步轻迈,赤练款款离去。
美女蛇,才是世上最毒的蛇,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都是世间最为剧烈的毒药,无可防备。
她答:“是!”
每一处,完美至极。
每一座城,都有一个传说,而燕国的都城,传说便是雪女的凌波飞燕。
雪女转头,看向一旁正苦闷喝酒的男子,“表演要开始了,你还不走吗?”
赤练轻抹嘴角和-图-书,那赤红的血液,刺目无比。
“是不是想不通何时中的毒?”
男子举着酒坛,晃晃悠悠的离开。
身形旋转,舞动,一瞬间,恍若无数的雪白飞燕踏波飞来,盘旋缭绕,唯美梦幻。
于沉醉中,死亡……
铮~铮~铮~
仿佛一曲古筝弹奏着杀伐之音,却是世间最为完美的乐调。
赤练手指轻弹,“白凤,又遇到一个和你一样喜欢穿白衣的呢……”
一缕缕灰黑色气息,自雪女雪白纤细的手指上蔓延。
“锦年……”
也幸好,她是习武之人,才能将他送回房间。
风动,银白色发丝随风飘舞,舞裙轻飞,雪女那一双完美到了极致的小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我回来了……”
风,突然变得剧烈,雪花在一瞬间被吹散,一道白衣身影在空中突兀出现,身形凝聚,来到雪女身后。
“既然我知道他已经死亡,要说什么?”
“有传闻,重伤将死之时,一www.hetushu.com个人的眼前,会出现幻觉。”
酒杯砰然落地,摔了粉碎。
那一道白衣身影拦在了她的身前,利用燕太子丹的名声,将雁春君逼退。
而赤练的话语,让众人目光情不自禁落在高渐离身上。
呼~
一曲真正的……死亡之舞……
“雪女妹妹,果然倾国倾城,潦倒众人。”
此舞跳出,必见血光。
落枫:“……”
或许,直到最后,他也不知道,那一夜,醉酒的他跑入她的房中,吵着闹着要给她捶腿,最终,却是趴在她的腿上睡着。
“的确,你避开了所有毒蛇的攻击。”
他问:“真的不打算离开吗?”
这天下,哪里都是一样,长得漂亮,便是最大的罪过。
雨停,云散,山墨如画,天边的彩虹,绝美无暇……
即使受伤,赤练却是笑的恣意,“能够见到凌波飞燕,还真是荣幸至极。”
这声音,颇为委屈。
一曲舞蹈,舞动人心。
平淡的话语,却是异常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