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6章 少爷,女仆

一个月后,落枫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眼眸如同星辰一般明亮,虽然真气依旧亏空,但……体内的伤势已经尽数恢复,接下来,只要将体内的时空之力吸收,便能恢复原来的模样了。
“你在做什么?”
如今,这个硬朗的男子,给了落枫严父的感觉,那一声“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让落枫内心狠狠颤动。
“是啊!”
落枫无奈的踮起脚尖,为女仆擦去眼泪,这一幕,却是刚好被走过来的将军看见。
落枫愣住,“儿……儿子?”
“出去!”
“从今天起,你和他们一起训练,不要以为是我西玛的儿子,便能得到一丝的优待!”
想起早上落枫为女仆擦去眼泪的一幕,将军眼眸深沉,转头对女仆说道:“你留下来,陪着枫儿一起睡!”
体能训练,枪械训练……
女仆声音在满是不可置信与惊喜,有些激动的答应下来。
落枫转头,这是一个硬朗的男子,身形高大,气势凶悍。
落枫感受了一下体www•hetushu•com内,真气在抵抗虚空风暴的时候全部耗尽,而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想要恢复,恐怕十分缓慢。
“啊?”
女仆有些委屈的退出了房间,不明白小少爷为何突然发了脾气。
女仆细心的为落枫盖好被子,小心翼翼的准备转身离开,回头,却是险些惊呼出声,“将……将军……”
“呃……不知道。”
这一天,西玛接到了一个任务,打算带着落枫一起,见见世面。
落枫在军队中的表现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对于这个捡来了儿子,他内心不可抑制的产生骄傲之感。
落枫陡然跳下床,看着床上那具凹凸丰满的娇躯,松了一口气。
落枫指了指自己,“你在和我说话?”
想起那个面容严肃的男子,落枫心中有些怅然,不用多久,他便会离开了……
落枫眼眸一暗,扯住了裤子,“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
房间中,女仆脱去衣服,躺在了落枫身边,小心翼翼的将落和*图*书枫抱入怀中。
小小的手脚以及力量空虚的感觉让落枫有些不适应,而他此刻被人称为小少爷,也是一头雾水。
即使只有十六岁,但胸前已经颇具规模。
“你从哪来?”
但一个女仆,怎么也翻不起风浪,或许,还会让落枫更加迅速的成长。
“少爷……”
而任务的目标,是一个可以任意变化形态的刺客,应该是帝具使用者……
“没有。”
虽然皇上对他的关心,他感受的一清二楚,但却没有父爱的感觉。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千篇一律,而睡梦中,落枫的身体在一点点恢复。
又或者,这个看似老实胆小的女仆,实际上志向远大,不甘平凡,故意勾引落枫。
“没错,洗漱过后,来吃饭!”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西玛点了点头,来到床前,疼惜的抚摸着落枫的脸颊。
穿上衣服,落枫走出房间,女仆依旧站在门前,眼中充满着水雾,惹人怜惜。
只不过,他知道定远王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和_图_书而皇上,他一共也没见过几面。
“落枫。”
对于儿子,父亲总是抱有大的期望……
男子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男子面容始终严肃,不苟言笑,但落枫可以感受到他的柔情与认真。
“没……没什么……”
落枫老老实实的回答,看见女仆战战兢兢的模样,落枫便知道,这个男子,应该便是这个家里的主人了。
落枫跳下床,来到镜子前,细细打量着自己,现在,他是一个孩童模样。
饭间一片沉闷,吃完饭西玛便让落枫换上了一袭小小的军装,带着他来到了军队。
女仆有些受宠若惊,“少爷,先穿上鞋子吧,地上凉。”
落枫狼吞虎咽的吃完早饭,喊道:“父亲,我去军队了……”
“有家人吗?”
除此之外,全身每一处都充斥着时空之力,即使有着时空之匙的存在,这些时空之力一时也难以消弭,这也是落枫此刻维持孩童模样的原因。
而且……七八岁的年纪,恐怕做不了什么……hetushu.com
清晨,落枫睁开眼睛,感觉脸颊靠着一片温润软绵,微微蹭了蹭,落枫眼眸陡然瞪大。
夜晚,有人将落枫接回了庄园,疲累之下,落枫任由女仆为他洗澡,而后倒头便睡。
最起码,女仆身上还穿着内衣,他应该没做什么。
房间中,落枫拿着小小的衣服,低头看去,年龄小了,连男人的尊严都随之小了,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女生看见。
落枫点头,女仆立即弯腰,为落枫穿上袜子,同时将落枫身上的睡衣褪去。
“少爷,该洗漱了……”
不过,即使是小孩子,也是挺帅的!
西玛转身离去,他不管早上的事情是何缘由,但他不能让落枫栽在一个女仆身上。
现在他没有丝毫力量,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落枫站在原地,低头沉默。
曾经,在庶嫁的世界,他化为孩童,有一个父亲。
也许是落枫年纪还小,对于女人的身体存在好奇与幻想,一旦了解了,应该便不会太过迷恋。
落枫回过神来,洗和-图-书漱完毕,跟在女仆身后,来到餐厅。
父亲……这个词……
不等女仆醒来,落枫抱着衣服迅速跑了出去。
果然啊,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和年龄无关!
当头晚上,落枫回去,发现已经换了女仆,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经验告诉落枫,装失忆,绝对是最有效的方法。
军队的训练艰苦而严苛,落枫却是没有多大感受,他虽然暂时无法动用力量,身体内部也千疮百孔,但依旧比这群孩子强了太多。
西玛再次将落枫一个人丢下,转身离开。
西玛看着落枫的背影,似乎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枫儿,怎么风风火火的?”
女仆应该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此刻声音有些哽咽的叫着落枫少爷,让落枫深感罪孽深重,“好了,刚刚对不起,别哭了……”
果然,男子点了点头,不再多问,“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西玛的儿子,帝国军队的一员!”
落枫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匆匆忙忙拎着鞋子跑过来的女仆,问道:“你叫我小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