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4章 女娲真身

这样的一群人,让落枫怎么产生好感。
莫非,是无意间发现了灵儿的不同?
回答落枫的,是一片沉默。
落枫面色奇异,从今天早上起,赵灵儿似乎就有些不正常,难不成,是小丫头突然春心萌动了?
就算这个世界的蜀山斩妖除魔,捍卫正道,落枫依旧没有好感。
那不是蛇妖,真的是灵儿……
来到灵儿房间门前,落枫敲响了门,“灵儿,在吗?”
陡然之间,落枫一怔,迅速来到贞子面前,若是他没看错的话,刚刚,贞子的眉毛似乎颤抖了一下。
何况,从剧情来看,蜀山那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惊恐,厌恶……
林月如一番话引起轩然大波,相当于是得罪了全天下的男人,至少,此刻在场的男人,除了林天南与刘晋元,无人不气愤。
姥姥为了赵灵儿一生安逸,也没有告诉赵灵儿。
若是朝廷没有修炼者,不可能依旧繁盛。
赵灵儿脸颊泛红,娇羞的低着头不言不语。
m.hetushu.com落枫可以肯定,那个人不是李逍遥,否则,李逍遥早就来向他炫耀了,毕竟,他和李逍遥争了太久。
落枫对此不想管,但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将林月如拐跑。
落枫:“……”
落枫突然想起,苗疆有拜月教,有女娲后人,那么……中原地大物博,就没有能人异士吗?
“不行,晋元岂能对师父不敬。”
想不到在此时便出现了。
“落枫公子……”刘晋元叹息一声,随即眼睛一亮,“你教我功夫吧!”
落枫迅速追了上去,蛇妖吃人,但他怎么可能闯入林家堡来抓人?而且目标相当明确。
落枫脚步一踏,身形顿时消失,跨越数千米,来到赵灵儿不远处。
即使她们依旧没有醒来,但只是看着她们安静的睡颜,落枫便感觉是幸福的。
“灵儿不是妖怪,灵儿是人……”
这怪异的称呼。
落枫突然有些兴趣,有空,倒是要去查探一番。
蛇妖速度惊人和_图_书,在草丛间不断潜行,落枫眸底弥漫出一层灰色,当他看清一切之后,动作顿时僵住。
赵灵儿一下下捶打着自己的蛇尾,哭的伤心,从小居住在仙灵岛,灵儿并不知道她是女娲后人。
而今,突然生出了一条尾巴,对于这个丫头的打击可想而知。
只不过出了昨晚的事,落枫已经不敢再继续碰酒了,至少,在这个世界不敢了。
“熟能生巧,资质不行,你便勤学苦练,相信你会成功的。”
身为现代人,落枫的作息时间与这里格格不入,在别人入睡之时,落枫没有丝毫困意,否则,他又不是闲的蛋疼,每天晚上对月饮酒。
不过,不管如何,他终究是要保护赵灵儿的。
“那你直接叫我师父吧……”
落枫沉默片刻,一步步走过去。
不对,赵灵儿并没有怀孕,那么……这是蛇妖?
赵灵儿的尾巴一下下抽打着,惊恐之下,陡然尖叫一声,一股巨大的力量呈圆形向四面发散,那一瞬间的和图书威力,足以堪比渡劫。
落枫摸了摸鼻尖,忍不住想笑,这句话的来源,还真是早啊!
因为海棠花妖的事情,落枫对于蜀山没有丝毫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
落枫轻声呼唤,然而,贞子再无反应。
灵儿最近似乎有些奇怪,落枫也不明所以,只能尽量多看着。
仔细想想,一个月前,灵儿懂得了娇羞,之前,就算是被落枫偷看洗澡,也只是气愤,而气愤的原因,还是因为姥姥告诉她,偷看女子洗澡的男人都是流氓。
再怎么说,灵儿的母亲——青儿,也是剑圣曾经的爱人。
“你……”林月如手指着李逍遥,气的浑身颤抖,“上次只是我大意,再来一次,我肯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还真是讽刺。
李逍遥双臂抱在胸前,“你当我傻啊?等我上去赢了恶女,然后你就能一个人霸占灵儿了?”
落枫伸出手指,点在刘晋元额头,他的修真功法在这个世界并不适合,所以也只能教导刘晋元御剑术。
http://www.hetushu.com人再上擂台,林月如不屑的冷哼一声,今日的比武招亲,不了了之。
灵儿现出女娲后人真身了?
“好啊!”落枫点了点头,“不过我看你资质一般般,能达到什么地步,我也不敢保证。”
李逍遥再忍不住,“恶女,你说什么呢?手下败将!”
莫非,就是那时,灵儿有了喜欢的人?
落枫丢下一句心灵鸡汤,转身回屋。
蜀山剑法,从不外传,但……落枫毫不在意。
“你叫我落枫就好。”
“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晋元拜见落枫公子师父。”
落枫面色一变,抬脚将门踹开,房间窗户大开,一条蛇尾依稀可见,迅速远离。
就算是……仅仅为了任务!
仙剑奇侠传1的背景是唐朝,虽然与历史有些偏差,但由此可以看出此时时间之早。
落枫:“……”卧槽……
落枫凑到李逍遥身边,“要不你上去教训教训她?”
这便是此刻赵灵儿的心情。
剑圣为证道,斩断情丝,为了所谓的顺道而和图书行,对于拜月教主的恶行不闻不顾,对于女娲后人的牺牲,不悲不喜。
他还要收集五灵珠,总不能一直待在林家堡吧。
落枫:“……”
落枫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真是想不到,最终,突然冒出一个路人甲,获得了赵灵儿的芳心。
但……怎么可能呢?
入夜,院子中的石桌前,刘晋元手持茶杯,望着月亮,唉声叹气。
若是他也成为高手,便不会像今天这么无力,姨父也不必招婿,而月如表妹……是否会喜欢他?
想起蜀山,让他心中憋闷,没有心思继续待在外面。
“好的,落……师父。”
屋中,落枫心神沉浸,看着识海中的海棠花瓣,面容平静。
“灵儿?”
落枫失望的叹息一声,退出识海,海棠花瓣之中,一袭纯白花裙的贞子,手指微微动了动……
“贞子……”
落枫在刘晋元身边坐下,“怎么了?”
林月如比武招亲的擂台一直摆了一个月,始终无人上台,然而就算如此,林天南依旧没有撤下擂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