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3章 黄泉路,彼岸花

而这般使相貌恢复年轻的丹药,名为驻颜丹,一颗可维持十年年轻相貌,为五品丹药,在之前,落枫是炼制不出的。
她情不自禁便想起了当初与落枫亲热时,伽椰子的鬼魂来捣乱的事情,当时,落枫将她的脑袋摁住,没让她看见一切,但之后,她仍然知道了。
时间缓缓流逝,落枫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一瞬,就好似过了几生几世。
如今这番差距消失,仁美甚至比落枫还要主动。
楚人美身形陡然消失,落枫挠了挠头,有些莫名其妙。
仁美对于落枫的深情自不必多说,唯一的隔阂,便是外貌上的差距。
“呵……你不是想看我的脸吗?我让你看……”
“不……不要死!”
阳寿未尽之人意外死亡,魂魄无法投胎转世,只能在黄泉路上游荡,直至阳寿耗尽,才能前往地府报道。
落枫终于明白,为何楚人美会说,她早已没有了脸……
落枫起身,一步步踏前,身后,一朵朵彼岸花和_图_书黯然凋零。
落枫脚步落在青石板上,道路两边漆黑一片,一朵朵火红的彼岸花在此时灿然开放。
花叶同时存在,彼岸花开……
落思思脸颊泛红,落枫让仁美张嘴的话语显然让她误会,这种事情,她没少为落远翟做过。
在落远翟眼里,妈妈永远是那个漂亮温柔的妈妈。
“你只要不杀了我,今天你就别想安生!”
“……”
“你……”
滚滚河水之中无数鬼魂哀嚎,落枫视而不见。
……
即使脑海中的景象再恶心,但只要没有睁开眼睛,落枫便能将其当成是想象。
“等我回来……”
他的神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蜕变。
落枫踏入其中,度过鬼门关,便来到了黄泉路。
于是落远翟眼神示意落思思,悄然离开。
落枫一愣,惊讶的看向楚人美,这才发现楚人美身上竟是伤痕累累。
落枫感叹一声,这个世界的地府,与他印象之中的地府差距太大,好在和图书,此行收获颇丰。
“不要离开我!”
“别在这时候耍花招!”
落枫神识展开,一瞬间,整座地府的场景,竟是全部展现在他脑海之中。
过了这桥,便是酆都了……
落霜、雅妃、涂山苏苏、紫霞、观音……
落枫取出镜子,放到仁美面前,眸光含笑,他无法炼制出长生的丹药,但是增寿几年,却是没有问题。
奈何桥,忘川河……
花瓣微微摇曳,而后化为一道流光,顺着落枫的手指,融入落枫体内。
即使他依旧能够在落枫脑海中设置幻象,但落枫闭上眼睛之后,便能够暗示自己,脑海中的一切,并非真实。
楚人美幽怨凄婉的戏曲歌声在落枫耳边响起,成为了最美的伴奏,只不过……为什么戏曲中会偶尔夹杂着大色狼几个字?
“这里是茅山,怎么会有鬼魂进来?”
说罢,落枫伸手将仁美身上的衣服剥了个精光。
落枫抬头,眉宇间闪过一抹怒气,伸手探向空中和_图_书,原本空无一物之处,楚人美被落枫掐住了脖子,身形有了一瞬间的溃散。
识海之中,海棠花神魂的根茎之上,多了一丝丝红色,宛若鲜血的颜色……
落枫双手不断画着一段段诡异的符号,面前,一道幽深的鬼门渐渐打开。
淡淡的绯红爬上仁美的脸颊,美不胜收。
那些本就无法忘却的记忆,此刻被一点点揭开,撕心裂肺的疼痛让落枫身形佝偻,脚步愈发迟缓,大汗淋漓。
阵阵幽香传入落枫鼻中,落枫眸光一时有些愣怔。
只是,这里没有孟婆。
落枫抿唇,他不是在乎外表,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不可能喜欢丑八怪,只是,仁美面容变成僵尸一般,不仅让他内心的燥热冷却,更是让落枫觉得,仁美受到了侮辱。
“仁美,我们闭上眼睛吧!”
深红的彼岸花如同染上了鲜血,铺满了黄泉路,好似一条通往地狱深处的红地毯。
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花开无叶,有叶无花,生生和图书世世,花叶永不相见。
“怎么了?”
楚人美发出一声讥讽的笑声,“怎么?你便这般在乎外表?”
落枫踏过奈何桥,只希望,酆都大帝能够识趣,否则,也只好将地府搅得一团乱了……
落枫伸出手掌,手指点在这株特殊的彼岸花之上。
落枫:“……”
地府颤动,百鬼惊惧!
此时,楚人美恐怕再也无法对他产生影响。
“没事,只不过旁边有一只鬼。”
楚人美遮蔽在身前的秀发向后飘去,露出了那一张苍白的脸颊,然而,那张脸颊却是如同被橡皮擦掉了一般,只有一双眼睛。
不算大的床铺之上,落枫将仁美压在身下,感受着柔软丰盈的触感,手指细细摩挲着那张娇嫩熟悉的脸蛋。
落枫低头,吻上仁美的红唇,眼中那绝美的人儿,面容却是突然开始扭曲,变化,狰狞可怖,如同僵尸。
落枫将楚人美丢开,“滚,今天不要来烦我!”
唔,一定是错觉!
仁美的声音在此时传来,脸http://www•hetushu.com上的红晕尚未完全褪去。
相传,彼岸花香具有神奇的魔力,能够唤起死者生前的回忆。
落枫缓缓睁开眼睛,抬头看向前方,黄泉路的中间,一朵火红色的花朵娇然盛开,红色的花,绿色的叶……
一道道伤疤被揭开,鲜血淋漓。
落远翟面色也有些尴尬,不过一想想,爸爸与妈妈久别重逢,一番温存也是人之常情。
“我的感情,不必你来管!”
然而任务就是任务,他必须等待一年。
屋内,仁美没有迟疑,吞下了落枫的丹药,丹药入口即化,带有丝丝甘甜,如同清流。
落枫跪在黄泉路上,声息沉寂,如同死人,一动不动。
楚人美:“……”
落枫此次进入黄泉路的不是魂魄,但脑海中过往的一幕幕却是如同幻灯片放映一般,飞速闪过,却是清晰无比。
仁美:“……”
听爸妈的墙角,这不是找死吗?
黄泉路上铺设着古老的青石板砖,凹凸不平,不时有着孤魂游鬼飘过。
“我不用任何人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