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7章 高老庄,猪八戒

只是,佛教必然谋划紧密,悟空他们想要获胜,太难!
话说这只蠢马一直让落枫怨念颇深,赶着不走撵着上架,真希望它快些被小白龙吃掉,然后他们就能拥有一只白龙马了。
高翠兰破涕为笑,“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恋!”
“啊,抱歉,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就是心直口快了一点。”
如来在利用孙悟空与天蓬,他们,又何尝不在置之死地而后生。
高老庄主:“……”
“姑娘,乖一点,还是开门吧!”唐僧好言相劝。
“那是自然,俺老猪别的不敢说,就是痴情无人能及。”
“啊,抱歉,我们还是来谈谈报酬的问题吧,你放心,贫僧是出家人,绝不坐地起价,若非路上没了盘缠,贫僧怎么可能收钱呢?”
孙悟空翻了个白眼,默默的转身看着楼下的风景。
落枫:“……”
高翠兰一下下轻柔的抚摸着那只看上去普通再普通的小猪,蹲下身子,将他抱进怀中,呆愣愣的坐在床和_图_书上。
一切谈妥,在高老庄主黑沉的面色下,落枫、孙悟空跟着唐僧来到了高翠兰的房间门前。
猪八戒沉默了,五百年前他就打不过孙悟空,如今自然也打不过。
“怎么,想打架吗?”
“呵呵……”
“猪儿,听说高老庄今天又来个几个法师呢?长的奇形怪状,分明就是妖怪嘛,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抢走的。”
唐僧长呼一口气,“那就好,我就喜欢你这样人傻钱多的。”
落枫抬头望了望天,嘴角勾笑,佛祖啊,你这一番谋划,还真不知道是对是错,或许,你从来不会懂得人性与感情的强大……
而小猪,只是哼唧了两声,脑袋在高翠兰的怀中拱了拱。
房间中柔和的白光一点点消失,威武的天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猪头形象。
高老庄主:“……”
唐僧轻轻敲响了房门,“姑娘,请开门。”
……
他一直在保护着她,和_图_书从六岁那年开始,他便从未让她受过一丝一毫的伤害。
她叫高翠兰,所有人都认为她不正常,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所喜欢的,不是一只猪,对于她来说,那是属于她的天神!
“……”
“八戒,你真的要一直以这幅猪头模样示人吗?”
高翠兰满脸愣怔,“天蓬,你为何?”
只属于她一个人!
“喂,猴子你笑什么?”
“嫦娥,我原来的相貌太帅,为了让你放心,此去西天,我便用这幅形象。”
“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那猪妖不知用了什么法术,竟然将我的女儿迷惑的神志不清,我的女儿怎么可能爱上一只猪呢?”
唐僧沉默片刻,叹息一声,“姑娘,你这是在逼我啊!”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唐僧从小与落枫在一起,这无耻的程度,似乎与落枫异常相似。
高翠兰的脸颊,更红了……
天蓬一点点吻掉高翠兰眼角的泪水,声音温柔,“嫦娥,这是我唯www.hetushu.com一和你见面的机会,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尝试,就算最终失败,我也无怨无悔。”
一片耀眼的白色光芒闪过,一道威武庄严的天神身影浮现而出,背后雪白的翅膀微微扇动,悬于半空。
唐僧带着八戒离开了高老庄,西行队伍,再次增添一人,而在唐僧离开后不久,高翠兰恢复了正常,只是再没有了六岁之后的记忆,即使相貌依旧没有改变,却是凭空让人觉得少了一丝仙子气息。
“大师,只要能救我女儿,收了猪妖,钱不是问题。”
唐僧慢慢走到高翠兰面前,蹲下身子,抚摸着小猪有些坚硬的毛发,从怀中取出一个金箍,戴在了小猪的头上。
唐僧转头看向孙悟空,“猴子,你上!”
只看,这一番谁输谁赢。
高翠兰紧紧抱着怀中的小猪,“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他!”
高翠兰目光痴迷,突然泪如雨下,“天蓬,不要去,你会死的!”
唐僧又看向了落枫,落枫就那样眨巴着www•hetushu.com眼睛与唐僧对视。
屋外一片沉默,片刻,唐僧轻轻推开了房门,身后跟着两个人,晃晃悠悠的走进房间。
此去西天,一旦成功,不仅能够推翻佛教,同样能够令天庭忌惮。
唐僧面色淡然,“我大徒弟会法术,这门锁……挡不住他,所以,贫僧这不是闯,是进。”
“哦,师兄,你现在这幅模样,差点让我忘了你也是一个和尚。”
“我不开。”
每天夜半梦回,那只猪在她的梦里会化为一个浑身银白色铠甲的神,背后一对雪白的羽翼闪闪生辉。
至于白马,它目前也就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马,一切行动都不用管它。
挣脱束缚,获得自由,这是孙悟空的梦想,同样,也是天蓬的梦想,因为,他想要与嫦娥长相厮守。
屋内,高翠兰笑的幸灾乐祸,“怎么?进不来?”
唐僧将高老庄主扶起,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人与动物相恋,虽说理论上不可能,但实际上除了不能生孩子之外,也没啥www.hetushu•com影响嘛!”
只是落枫现在还不知道,等到白龙马真正出现之后,倒霉的却是沙僧。
落枫目光看向了高翠兰,一袭白裙,面上没有丝毫装扮,清秀淡雅,肌肤散发着洁白的光晕,如同仙子。
他就那样悬浮于银河之上,目光忧郁的看着某处,似乎在思念着某个人。
高翠兰眼睛瞪大,“你怎么进来的?”
落枫与孙悟空对视一眼,齐齐叹息,这高翠兰的模样,分明与嫦娥一般无二,若说这高翠兰与嫦娥没有关系,谁会相信?
高老庄流传着一个传说,高老庄庄主最小的女儿爱上了一只猪,每一天,吃饭、睡觉、走路,她都会带着那只猪。
“不开不开就是不开,有本事你闯进来啊!你一个和尚,竟然闯进姑娘的闺房,我看你好意思!”
虽然,在外人眼里,他只是一只猪。
天上的阳光有些刺眼,落枫抬手遮在额头,看向前方,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沙漠中的沙子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流动,如同一条滚滚向前的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