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8章 沙僧,白龙马

于是,沙僧哭哭啼啼的跑去一边画圈圈,“你们联起手来欺负我……”
那一双眼睛清澈透明,充满灵性,眸中似有水波荡漾。
“呜呜……师父,他欺负我……”
“你……你怎么了?”
落枫站在崖边,低头向下看去,清澈的水流中似乎有一条巨大的白影缓缓游动,某一刻,白影破水而出,速度极快,如同一道闪电。
呵呵,晚上老规矩,写作业!
白龙马轻轻晃了晃脑袋,看向落枫的目光更加深情。
沙僧鼻青脸肿的跑去向唐僧告状,唐僧双手合十,口中轻念佛号,“阿弥陀佛,沙僧啊,师兄做事必然有他的道理。”
于是,猪头在空中滑过一道美妙的弧线,落进了流沙河。
落枫毫不在意,拍拍屁股爬起来,哈哈大笑的再次跑到了白龙马身边,一路继续向西……
唐僧惊叹一声,然后取出金箍,屁颠屁颠的跑向沙僧,“来,三徒弟,戴上为师已经擦拭了几百遍的金箍,咱们一起去西天取经。和-图-书
于是,落枫被白龙马一脚踢飞。
落枫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坏笑道:“等你恢复人形,说不定可以骑你哦……”
沙僧在此时终于飞了回来,“落枫,你为什么又打我?”
“我叫沙僧。”
“可是这附近都是沙子,哪有石头可丢?”
路上,落枫好奇地问道:“沙僧,你真的是因为打破了王母的琉璃盏所以被贬下凡间?”
他打不过猴子,打不过落枫,与猪头半斤八两,那小和尚又打不得,所以如今只能欺负这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小白龙了。
片刻,两道打斗的身影从流沙河中冲出,在空中扭打在一起。
落枫笑的阴森,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将沙僧一阵胖揍,这货竟然敢对观音有心思,落枫都想扒了他的皮。
白龙马踱步到落枫身边,脑袋蹭了蹭落枫的手臂,趴伏在地上,示意落枫上马。
“呵呵……”
有了八戒与沙僧这两个逗比,这西行路上想来不会http://m.hetushu.com太过寂寞,前方便是鹰愁涧了,这鹰愁涧自然没有妖魔邪祟,只是深陡宽阔,水光彻底澄清,鸦鹊不敢飞过,因水清照见自己的形影,便认做同群之鸟,往往身掷于水内,故名鹰愁陡涧……
唐僧挥洒着额头的汗水,将身上厚重的袈裟脱去,“这天气还真是说变就变啊,我明明没感觉走多远,怎么就遇上一片沙漠了呢?”
落枫回身看着小白龙,却见小白龙正眸光含笑的看着他,而后低啸一声,在空中飞行一圈,落在地上,化为一匹白马。
落枫点了点头,“我们丢个东西下去试试。”
取经队伍终于集齐,沙僧可怜兮兮的背着众多行李,满脸哀怨的跟在众人身后,明明有着白龙马,为什么挑担的工作要由他来做啊!
孙悟空、猪八戒的事情都与落枫印象之中相差了太多,所以落枫不相信卷帘大将被贬下凡间会没有内情。
一句话,白龙马脸红了。
白龙马打了个响鼻,落枫和-图-书摇了摇头,“我不会骑你的。”
沙僧撸起袖子就要上前找落枫理论,却是被猪八戒拉住,猪八戒指了指落枫与白龙马,小声道:“他们两个分明有奸……情,你算是活该被打。”
于是,师徒四人终于凑齐,取经队伍,如今便只差一个白龙马。
滚滚黄沙翻腾不休,炽烈的阳光在沙流上空扭曲着,似乎散发出腾腾热气。
落枫知晓,白龙马必然是故意犯错,因此才能加入取经队伍,只不过,平时只能充当一匹白马作为惩罚。
沙僧躲在一旁画圈圈,泪流满面,“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他突然想起来了,这双眼睛,他曾经在小龙女身上见过,也曾经在小鲤鱼身上见过,如今,这双眼睛的主人,是小白龙。
白马毛发光滑明亮,身体线条流畅,漂亮至极。
“哇,傻大个!”
“放屁!”沙僧忍不住大骂一声,“是谁传出的流言?”
落枫感叹一声,“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哎!”
天庭只是将他贬http://m.hetushu.com下凡间简直是太便宜他了。
落枫嘴中喃喃,心脏剧烈跳了跳,心中骤然明悟,下一刻,就听沙僧一声大喝,“何方妖孽,竟敢吞了我师父的白马!”
落枫没有理会这个一直唠唠叨叨的小师弟,站在沙漠边缘仔细打量着流沙河,名副其实,流沙河就是由无数流动的黄沙构成的河流。
落枫呆愣,这双熟悉的眼睛……
但落枫还是看清了它的模样,那是一条通体雪白的龙,细密的鳞片精致美丽,如同最为澄澈的琉璃。
唐僧在此时插了一句,“据说如果深到极致,再重的东西落下去都不会溅起沙尘发出声音。”
落枫陡然回过神来,只见沙僧手持降妖杖,冲着小白龙打去。
沙僧被落枫一阵胖揍,心中憋屈了好久,此刻终于找到机会发泄。
“哦,沙僧,来,戴上金箍。”
“那叫你啥?”唐僧拍拍屁股爬了起来,看得出来没有受伤。
终于,两道身影缓缓分开,落枫看清了与八戒对打的那个人影的模样,那http://www.hetushu.com是一个光头,脖子上戴着一串由骷髅头穿成的佛珠,相貌粗犷,袒胸露……乳,身高足足两米。
这里是沙僧所在的地点,于是落枫将目光看向了猪八戒,“八戒,你说,这流沙河有多深?”
“这个谁知道?”
落枫没有犹豫,当即出现在小白龙身前,手中白龙剑出现,发出一声清脆的龙吟,一剑将沙僧击飞。
落枫蹲下身子,摸了摸白龙马的脑袋,“你这又是何必?”
一番义愤填膺,沙僧这才慢吞吞地说道:“蟠桃会上,我明明是看着观音那完美到了极致的身材看的入了迷,然后一不小心就犯了错,结果天上那群小肚鸡肠的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把我丢了下来。”
话一说完,沙僧就发现落枫面色黑沉,咬牙切齿,似乎是要将他吞噬。
然后,唐僧倒飞了回来,伴随着沙僧的一声怒吼,“不许叫我傻大个!”
“小龙女……”
原本还算平静的流沙河突然剧烈的沸腾,如同烧开的热水,又像是愤怒的野兽,随时都会将一行人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