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6章 牛魔王与铁扇公主

远处剧烈的打斗声传来,罗刹知道,那是牛魔王与孙悟空打了起来。
前方是浑圆的落日,孙悟空不知道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何时便会丧命,但他知道,他有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而前路,已经不远了……
当年,趁着太上老君不在,罗刹与牛魔王偷偷的潜入兜率宫,偷了芭蕉扇,而当时罗刹正怀有身孕,看见什么都想尝一下,于是从炼丹炉里掏出了几粒丹药,随口丢进嘴中。
停顿片刻,孙悟空继续说道:“这是死去的数万兄弟的仇怨。”
在她心中,最重要的,便是怀中这只蠢了五百年的蛮牛了。
“你也知道这是兄弟们共同的仇恨,你凭什么一力承担?”
“孤陋寡闻,你知道什么?”
“对啊,我们绕道吧,烤乳猪不好吃的。”八戒在此时插了一句,被孙悟空一脚踹飞,“没人会吃你!”
罗刹扇着嘴巴,吐着舌头,口中不断喷火,与牛魔王再次偷偷离开http://m.hetushu.com
火焰山上,孙悟空与牛魔王对面而站,牛魔王的脚下,扔着一件金红色的披挂,那是当年属于齐天大圣的披挂。
“悟空,落枫有倪小白这个弱点,即使他再强,我们也能应对,但对你,我们只能硬碰硬,阻止你继续前行。”
呼救声,正是从他的口中传出。
牛魔王浑身血迹的倒在地上,依旧挣扎着想要爬起,却只是徒劳的一次次倒下。
山洞外,牛魔王愤怒的嘶吼声清晰可闻,罗刹目光看向洞外,即使什么都看不见,目光依旧温柔。
孙悟空一时有些犹豫,火焰山上传来的强大气息提醒着他昔日的兄弟就在上面,牛魔王憨厚的形象浮出脑海,让人怀念。
唐僧撇了撇嘴,“你年龄肯定比我大。”
“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这西天我必须要去,无论是生是死,我和如来之间的恩怨总要有个了结。”
“救命啊!救命啊!”
孙悟和*图*书空点了点头。
罗刹淡淡一笑,“是啊,他对我很好,五百年了,一直没有变过,就是太傻……”
罗刹走过去,将牛魔王抱进怀中,“够了,你已经尽力了……”
红孩儿:“……”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孙悟空想见他们。
这一路上,兄弟们拦不住他,但他能体会到兄弟们心中的关心与担忧,仿佛再次回到了五百年前的仙魔大战,热血澎湃。
孙悟空眼中含笑,问道:“你父亲是谁?”
“师父,不救他吗?”
当年,他一口一个娘子,她却一直没有承认,直到今天,即使已经有了红孩儿,他们也没有举行婚礼。
牛魔王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五百年了,罗刹终于愿意叫他一声相公。
在红孩儿的讲述下,孙悟空知道了原因。
“我父亲要我告诉你几句话。”红孩儿走近孙悟空,孙悟空毫无防备,于是红孩儿抓住唐僧就跑,哈哈大笑,“孙悟空,要想救这秃驴,就来火和图书焰山吧!”
呼救声突兀的传入耳中,孙悟空愕然,抬头看去,头顶焦枯的树丫上绑着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小男孩,浑身肉嘟嘟的,模样可爱。
罗刹笑着摇头,“相公,我不在乎呢……”
山洞中,唐僧、猪八戒、沙僧吃着冰冻的水果解暑,身边坐着一个身姿曼妙的美丽女子,女子怀中抱着乖巧的红孩儿。
“哼,我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牛魔王,我母亲是最漂亮的铁扇公主。”
了解到,从他的一个眼神,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火焰山常年在高温之下烘烤,山体异常坚硬,然而此刻却是千疮百孔。
前方的山体温度太高,现在走在路上,隔着一层布鞋,脚掌已经隐隐发烫,若是真的要攀爬那座山,恐怕整个人都会被烤个半熟。
“喂,猴子,你是孙悟空吗?”
“哇,好辣!”
火焰山下,寸草不生,偶尔几棵树木,也早已干枯腐朽,唐僧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伴随着粗重的喘息hetushu.com,开口道:“悟空,我们绕道吧!”
罗刹抬头看向孙悟空,眸中没有丝毫责怪之意,只是叮嘱道:“一切小心。”
红孩儿无言以对。
孙悟空点头,跟着唐僧,一步一步走向西方。
孙悟空面色柔和,眼中笑意更浓,“你撒谎,你父母都不会喷火,你怎么可能会?”
唐僧几人跟着罗刹走出了山洞,来到火焰山顶。
他的身躯在一点点分解,化为尘埃,然而牛魔王却好似感受不到丝毫的痛苦,看着罗刹的目光充满了温柔与愧疚,“娘子,对不起,我没能给你一个婚礼……”
天空,金色的佛光降落,牛魔王愤怒的嘶吼,巨大的身躯将罗刹与红孩儿护在身下。
“你们感情真好。”唐僧放下手中的水果,同样仔细听着外面的打斗声,眸光有些担忧。
山洞外狂风呼啸,那是牛魔王的芭蕉扇,战斗愈发激烈。
唐僧口念佛号,“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悟空,我们走。”
孙悟空支撑和*图*书着金箍棒,站的艰难,气喘吁吁,“嫂子……”
果不其然,身后滔天的火光蹿起,红孩儿脚踏风火轮拦在了唐僧身前,“道貌岸然的秃驴,你有没有同情心啊,连小孩子都不救!”
而他,从来不善于撒谎。
佛光陡然变得剧烈,一家三口在炙热的火焰山顶飘散为尘埃,毫无踪迹……
只是可惜,就算是芭蕉扇也扇不灭火焰山的火,反倒是红孩儿生下来之后获得了一个口吐三昧真火的能力。
八戒挠了挠头,一脸无辜,“可是就算不救他,他也会抓你的啊!”
他以为,故意去找狐狸精,就能将她逼走,让她不必与他一起承担如来的仇恨,却不知,五百年了,她对他太过了解。
整整一天一夜之后,打斗声渐渐平息,罗刹站起身来,将额前散落的碎发挽到耳后,多了一丝温婉妩媚。
“八戒,你是猪头,但你又不是猪,这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孩子,傻子都知道不正常。”
但,婚礼对他们,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