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7章 两个条件,纣王之名

落枫缓缓吐出四个字,“内忧外患!”
听着微子启一番言论,帝乙沉默不语,转而看向落枫,“子辛怎么看?”
落枫嘴角缓缓勾起,从窗沿跳下,飘然落地,“来人啊,宣黄飞虎黄将军,我要和黄将军一起狩猎!”
真当这些小动作能够瞒得过皇家吗?
黄飞虎抿了抿唇,“不知殿下打算如何处置……她?”
帝乙缓缓点头,“那你认为,应该如何?”
而不久之后,帝乙重病卧床,短短几天,天子驾崩,享年,五十二岁。
毕竟唇亡齿寒,谁知道皇室接下来会不会把他们拔除。
落枫缓缓点头,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张面具,而后戴在了脸上,声音也在此时发生了一些变化,“飞燕,好久不见!”
三天后,太子大婚,举国同庆,黄飞燕为太子妃。
对于寻常女儿家天大的好消息,对于黄飞燕来说却是如同晴天霹雳。
若是对四大诸侯施以信任,大商只会加速灭亡。
就连姬昌http://www.hetushu.com仁慈亲民,在落枫看来,也不过是收服民心的手段而已。
寝宫中一片沉默,良久,微子启开口道:“如今天下歌舞升平,万民无不歌颂父皇丰功伟绩,然而目前西有犬戎,东有东夷,不时来犯,不得不除。”
看样子,黄飞虎也不知道黄飞燕混进来的事情。
两人上马,黄飞虎才真切体会到马鞍的妙处,不仅更加平稳舒适,而且对于马匹的操控性也强了许多。
落枫心中冷笑,若是按照历史,商朝可正是灭在了西伯候的儿子手中啊!
黄飞虎目光一凝,仔细打量,随即面露惊奇,“好东西!”
“哎,我们说好了的,不能生气。”
黄飞虎此刻早已目瞪口呆,面前这个小心翼翼讨好妹妹的人,真的是太子殿下?
“……”
“那你还是生气吧,别哭了。”
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落枫终究以纣王之名,让天下人知晓……
落枫嘴和_图_书角缓缓勾起,伸出两根手指,“只要她能完成两件事,对于她冒犯本殿下的事情,本殿下便既往不咎。”
逃跑是不可能的,她不能置父亲和哥哥于不顾。
“不行,本小姐一言九鼎,答应的事情就绝不会反悔,说吧,第二件事是什么?”
而后,就在微子启窃喜的时候,第二天一早,落枫成了太子,还接到帝乙下旨赐婚。
落枫偏头看去,心中暗笑,这小将一脸英气,却是唇红齿白,面容小巧精致,正是黄飞燕。
“两位王儿,你们认为……当今天下之势如何?”
两人正在闲聊间,突然手下来报,“前方发现鹿群。”
原本定下的日子,是在落枫登基之后的。
“这第二件事嘛……三天后就是良辰吉日,我要你嫁给我。”
说完,黄飞虎对着落枫行了一礼,“手下不懂礼数,还请殿下恕罪。”
“八百诸侯虽然良莠不齐,但忠心耿耿,尤其是四大诸侯,东伯候姜桓楚,西伯候和*图*书姬昌,南伯候鄂崇禹,北伯候崇候虎……父皇可驱使他们平定东夷犬戎。”
“是谁刚刚说一言九鼎的?”
落枫微微一笑,“黄将军可以试试。”
落枫轻轻摇头,“第一件事,接下来无论你看见什么,都不能生气,而且必须好好待在原地,不许跑。”
黄飞燕在家中焦急的等待着,想要等到落枫来商讨到底该怎么办,但是平常落枫也不是每天都来找她,她根本不知道落枫这几天会不会前来。
四大诸侯忠心耿耿?
狩猎场,落枫拍了拍身边的骏马,问道:“黄将军,你看我这马鞍如何?”
他的这位父皇,可不是昏君,对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只是……身为君主,他不能随意对诸侯动手罢了。
而且……西伯候若是没有异心,又为何会屯兵买马?
落枫却是面容一肃,“本殿下身为太子,岂是何人都能挑衅的,黄将军,看在你的面子上,此人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
“不知和*图*书这马鞍从何而来?”
嗯,这不叫怂,这是疼爱老婆……
“哼,什么事?”黄飞燕有些执拗的瞪着落枫,眼中满是不屈。
落枫与微子启尽皆低头,心中都明白,他们的回答,恐怕关乎太子之位了。
四大诸侯,已经有了威胁皇室的实力,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能任由皇室灭了其中一方诸侯。
等了两天,依旧不见落枫踪影,黄飞燕捏了捏拳,决定去见见太子。
身为将军,黄飞虎所想的,自然也是军队作战,有了这个叫做马鞍的东西,大商骑兵必能所向披靡。
而听到落枫的话,帝乙却是大骂一声,“放肆!四大诸侯忠心耿耿,守卫我大商江山,岂能容你污蔑,都退下吧!”
“好,我答应了!”
落枫有些慌乱的为黄飞燕擦去眼泪,黄飞燕红着眼睛,“我没生气,我在哭。”
不过现在看来,太子殿下是真的疼爱妹妹。
如此,他便放心了。
黄飞燕檀口微张,久久无法闭合,良久,才回过www.hetushu.com神来,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心中委屈,眼泪已经弥漫了眼眶。
“不行,你在做梦!”
而落枫,登基为帝,自号天子纣,改都城为朝歌,立黄飞燕为后。
毕竟是他未来大舅子,而且黄飞燕得知他骗了她,还不知会发多大脾气,他必须找一个能安慰黄飞燕的。
黄飞虎则是满脸愕然,随即低吼道:“谁允许你说话了,赶紧退下!”
黄飞虎身后一穿着盔甲的小将突然策马上前一步,开口道:“久闻殿下箭术无双,不知今日能否有幸得见?”
黄飞燕面色有些惨白,刚刚一时冲动,却没想到这位太子心胸如此狭隘。
黄飞虎与黄飞燕尽皆愣住,这叫什么条件?
帝乙坐在床上,落枫两人立于他面前。
落枫坐在窗沿上,嘴上挂着恬然的笑容,想起了两天前帝乙将他和微子启叫入寝宫之后的情景。
“闲来无事,让工匠做出的小玩意而已。”
黄飞虎苦笑,“殿下做出的小玩意,却是对我大商军队有着大作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