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8章 姜子牙叛变

伯邑考跪在地上,态度恭敬,“微臣久闻陛下仁义盛名,故而想要一睹陛下风采,因此前来朝歌献宝。”
姜子牙浑浑噩噩的下了山,面色有些复杂的看了朝歌的方向一眼,转身向西岐而去。
“你可还记得,上一次下山之前,我对你说过什么?”
“弟子不敢遗忘。”姜子牙微微斟酌一番,开口道:“师尊曾道弟子没有仙缘,只能享受人间富贵,因此让弟子选择明主辅佐,如今弟子已经官至大商亚相,地位尊崇,总算不负师尊期望。”
闲来无事,落枫打算去看看摘星楼的进程,才发现姜子牙竟是在昨日便已经离开。
不得不说,原剧情中的纣王,确实残暴。
落枫看着下首的伯邑考,心中有些不爽,哼,小白脸一个。
不过落枫也没多说,“你先下去吧。”
但现在,落枫并没有囚禁姬昌,那么伯邑考进贡的原因又是什么?
而凌迟后,犯人的骨架会挂上木杆示众几天,血肉则是分给周围观看的百姓http://www.hetushu.com,或喂猪、或饲狗……
“姜尚,真正的明主在西岐,你且去寻找,好好辅佐。”
落枫眼眸微眯,随即轻笑一声,真是不知道,姜子牙究竟会如何选择呢……
最终,还要让犯人活着看着自己的内脏也被一点点取出。
“弟子不知,请师尊明示。”
原始天尊叹息一声,面色有些复杂,最终还是道:“若是我说,那纣王并非明主呢?”
在原剧情中,伯邑考最终被妲己害死,落得个凌迟的结果,血肉还被包成了包子,送给姬昌,让姬昌吃下。
实在不好评价天子是否昏庸。
毕竟……封神之战有他们圣人插手,他不允许大商获胜。
姜子牙面色犹豫,当今天子待他不薄,要他如何背叛天子,转投他人,与天子为敌。
“姜尚,你可知我这次召你回来所为何事?”
虽然白猿修炼千年,但不知是何原因,却是修为地下,而且没有化形,最多也只是智商高一些和_图_书,甚至精明程度还比不上小胖。
落枫一声令下,伯邑考带着宝物进了王宫,进贡之物,自然有美女金银无数,但其中最为贵重的,却只有三样。
姜子牙面色愕然,“师尊明鉴,大商天子为国为民,施行仁政,百姓爱戴……”
“啊?”
“但如今呢?”
而伯邑考献宝进贡,自然是为了让纣王将姬昌放回去。
原剧情中,西伯候姬昌故作仁义,招兵买马,招揽了众多大小诸侯,势力越来越大,因此纣王一道旨意,找了个借口将西伯候姬昌召来朝歌,而后将其囚禁在了羑里。
“哈……”
落枫毫不犹豫的将内丹中的能量吸收,随即命人好好照顾白猿,让它在剩下的日子里能够过得舒坦。
白猿受伤,内丹凝聚过程自然不稳,便因此而出了问题,不仅大半修为在内丹中无法调用,就算是智力也因为修为的退步而退化。
最终白猿辗转流落到西岐,如今沦落为观赏性的玩物。
“嗯?”元始和_图_书天尊面色一冷,“怎么?你不愿?”
不过落枫还是面带微笑,命人将宝物收下,问道:“不知进贡所为何事?”
玉虚宫中,姜子牙跪在下首,“弟子拜见师尊。”
七香车倒是有意思,指东往东,指西往西,落枫细细打量一番,在车子底部找出了一个由木头纹路构成的阵法。
当然,妲己若是故意隐藏,白猿自然无法识破,毕竟,妲己如今怎么也不算正常的妖。
入夜,朝歌,王宫之中,一道身影身穿黑衣,隐藏于夜色之中,偷偷前行。
落枫心中冷笑一声,我信了你的邪,找借口都不走心,伯邑考是将天子当成傻子吗?
将白猿的记忆读取,白猿仅有的一点智力也彻底混乱,如今白猿连一只普通的猿猴都不如。
落枫兴趣索然,对于醒酒毡自然也不感兴趣,不过是吸收酒精的一个小玩意罢了,倒是白猿,同样和妲己一样,修炼千年,怎么就这么不堪?
其一,七香车,由多种香木制成,散发着奇异的香http://www.hetushu.com味,沁人心脾,而且相传以七香车为代步工具,往往能够逢凶化吉。
姜子牙愣住,如今,因为妲己的缘故,天子倒是不再关心朝政,甚至为了讨好妲己而建设摘星楼,但却依旧关心百姓。
其二,醒酒毡,顾名思义,就算是酩酊大醉,卧于其上,片刻便会恢复清醒,而且不会有醉酒后头疼的后遗症。
其三,则是白面猿猴,是个得道千年的白猿,善会三千小曲,八百大曲;善为掌上之舞;善看人间妖魅。
而内丹凝聚过程中,白猿表面看上去自然修为全无,甚至还有些虚弱,这实际上便相当于破后而立,一旦内丹凝聚成功,白猿的修为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而白猿的能力,大多也只是娱乐所用,最为厉害的,便是那如同孙悟空一般的火眼金睛了,能够看破魑魅魍魉。
落枫将手掌置于白猿胸前,一枚金色的内丹一点点飞了出来,散发着璀璨的光芒,能量惊人。
落枫微扫一眼,将其记下,而后手指轻轻在阵法上划过,留下和_图_书一道深深的划痕,七香车顿时便只是一辆散发着香气的寻常马车罢了。
元始天尊看着姜子牙的脸色,面色淡然,女娲所行之事他自然知晓,就算大商目前气运依旧强盛,那也必然要灭亡。
凌迟是何等酷刑,需要刽子手在犯人身上割数千刀而保证犯人不死,先从手臂、大腿等不致命的位置开始,逐渐深入,脸颊、胸口……
“弟子不敢。”姜子牙急忙低头,“弟子的一切都是师尊所给,弟子定然谨遵师尊吩咐。”
“宣!”
伯邑考毫无修为,这番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闻仲等人,但落枫早就吩咐他们不要动作,只是冷眼旁观,看着伯邑考究竟想要干嘛……
而偏偏在这时,白猿被人抓了。
落枫手掌放在白猿头顶,将其细细查探一番,顿时笑的有些幸灾乐祸,这白猿说来也是可怜,修炼千年,将一身功力凝聚成内丹,便在胸前。
伯邑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到时自然能够见到,落枫也不急于一时,反而是兴致勃勃的看着伯邑考进贡的三件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