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远行

……
疼痛,说不出的疼痛,仿佛无数火浆在每条血管之中流淌,要吞噬掉全身的血脉与筋肉一般,这种痛疼为常人所难以忍受。
“那……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
“七天。”父亲的脸上满是心疼。
“真的不用吗?”父亲有些茫然。
“姐,苏希语不是你介绍来的女武神吗?”我声音虚弱的问了句。
久别的堂姐已经是大美女了,上一次见她还是几年前,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谈笑间颇有风情万种的感觉,她继续劝说父亲:“有我的照顾,小轩至少在万灵学院不会被欺负,万灵学院号称帝国四大武院之一,能提供的资源、武诀等远远不是银叶城所能相比的,难道父亲大人想小轩一辈子都在这小城里吗?”
“来人,送九爷。”
“嗯。”
“这个……”
“上车。”
“臭小子,我能不急吗?”
“真的不用啦,吃完午饭我就带着小轩出发了,父亲您要多保重,我们会经常回来看您的。”
步璇音没有回避我的目光,笑道:“所以只要你跟我回万灵学院,我会想尽一切可能让你恢复力量,变得甚至更强的。”
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我笑了笑,声音异常虚弱的说:“璇音姐你别急,我都没急。”
另一个人的声音是福伯的。
她笑得很温柔:“没关系,都说了我是副院长,学院的一把手,你还担心什么?”
步璇音站起身,为父亲锤了锤肩膀,笑道:“父亲,小轩既然已经失去了灵脉,留在银叶城只会受小人冷眼,还不如跟我去万灵学院呢?”
“知道啦,谢谢和*图*书爹!”
“不如……你跟我一同前往凛雪城的万灵学院吧,万灵学院里有不少灵秀,或许对你的恢复会有一些帮助,而且如今我现在是万灵学院的副院长,可以为你走个后门,破格拿到一个新生名额。”
走廊上,堂姐毫无诚意的拍手喝彩,笑道:“那么我也就放心了,车已经准备好,下午就出发。”
说话的人是九爷,银叶城最德高望重的人之一,但也是远近闻名的神棍之一,据说拥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他接着说道:“这孩子的体内没有哪怕一缕灵力,曾经的修为已经荡然无存了。”
“不用。”
我点点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天地人三脉已经完全枯萎了,这也意味着我的修为尽失,无法运用哪怕一丝灵力了。
“好!”
“小轩,你先别动,好好休息!”
“好吧。”
“看起来还是生龙活虎的嘛!”
我眯着眼睛,笑问:“璇音姐,听说你在半年前就已经名列大陆三十三位武神之一了,是不是?”
“……”
武神,整个龙灵大陆上巅峰的存在,龙灵联邦统御数万里疆域,也就只有三十三位武神,每一个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
我无奈抗议道:“不要这样干巴巴的转移话题好不好,那个女武神到底是谁?”
几分钟后,福伯去而复返,道:“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步璇音差点哭了出来,转身对父亲道:“父亲,我得到消息就赶了回来,但是小轩的这个状况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一时间也搞不明白,您也别急,一定会有挽救的办法,小轩天赋异禀,是难http://www•hetushu•com得一见的奇才,一定会有办法的。”
“呸,你别说话……”
“没打算。”步璇音站起身来,将围巾解下,傲人身段凸显无疑,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道:“如果非要说打算的话,我现在已经是龙灵联邦最强的女武神了,我希望你赶紧恢复起来,变成一个真正的强者,不要拖了老姐的后腿,你说呢?”
父亲的声音有些激动,而我也很激动,浑身用力,居然猛的就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福伯一张苍老的脸上笑开花了:“老爷,少爷醒了!”
这时,一阵风吹了进来,裹挟着阵阵清幽香气。
“璇音姐你说。”
“是,老爷。”
“哦?”
外面,似乎在说话——
远望后面父亲与福伯的身影,我倒是有几分忐忑,以前总盼望着能离开家乡出去闯一闯,但现在失去了一身本事,像是一个废人一样的前往远方去接受嘲笑与挑战,这与我原先设想的未来已经背道而驰了。
“那个女武神苏希语比我想象中的年轻太多了,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岁,根本就不像是三十岁的女武神,是不是有什么猫腻,难道说她根本就不是女武神苏希语?”
“你说。”
“哦,我知道了……”步璇音沉吟不语,若有所思。
“让小轩也去万灵学院吗?”
我坐起身来,目光炯炯:“听起来有点意思,但是我想尿尿了。”
步璇音扑哧一笑:“走吧,我扶你去……”
堂姐回来了,身穿一件白色衬衫,外面裹着一袭斗篷,脖子上围着一条深红色围巾,一双美眸充满担心的看着我,www.hetushu.com绝美的脸蛋看起来风尘仆仆。
次日清晨,我已经能够起床活动了,打了一套拳法,但灵力无法动用,根本用不上力,倒是有几分花拳绣腿的感觉。
“小轩!”
“是。”
父亲的神情有些失落,儿女终究是要离开家乡前往远方去历练,注定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
“啊,璇音回来了?”
“我也没有办法。”九爷站起身,椅子吱呀的声音十分吵闹,他安慰道:“老步啊,虽然焚脉毁功了,但是你可以给他找一份不需要力量的职业,譬如药师、武器师什么的,小轩这孩子很坚强,他一定能扛得过去,我先走了,你要冷静些。”
步璇音上了车,让我跟她一起坐在后排,而前面的司机则恭敬道:“副院长,可以出发了吗?”
步璇音一双秀眸瞬间笼罩上一层水雾,跪在床边握住我的手,一片暖意:“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步璇音,我的堂姐,但是在小时候被其父亲所遗弃,是我父亲把她养大的,所以如同我的亲姐姐一般。
……
“不会,老姐你别自责了。”我回想着那一天发生的一切,说:“但是我感觉很奇怪,在接受觉醒药剂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橙阳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他也看到了我,所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我的身体仿佛被一种超然的力量所镇封了一样,血脉燃烧,灵脉也消失了。”
“可是,我听说万灵学院新生的标准就是必须觉醒天赋,你看我,不但没有觉醒天赋,连原来的本事都丢了。”
晚饭之后,父亲抽起了旱烟,双眉紧锁,他自然有顾虑,www•hetushu•com一旦送我去万灵学院就意味着会离家数百里远,来回一趟很不容易。
“别担心,失去的力量回帮你找回来的。”步璇音看出我的低落,笑着说:“小轩,既然发生了这件事,我有一个提议,你愿意听吗?”
“是,老爷。”
步璇音眨了眨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说:“不知道晚上父亲和福伯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呢!”
父亲的声音有些颤抖,道:“就没有办法补救吗?如果……如果灵脉不复存在了,他恐怕这辈子都等于变成一个废人了。”
这时,父亲从内堂里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卷东西,道:“璇音,这是我卖掉了炼坊里剩余的铁换来的五万多,就当做是小轩的学费与生活费用吧。”
噩梦,我做了很多个噩梦,见到了心底最恐惧见到的他们,严格的来说,是它们。
“小轩,你怪我吗?”步璇音坐在床边,眼睛微红。
“还有一件事情有点古怪。”
“嗯,走吧。”
一股说不出的疼痛在身体各处蔓延着,我能感觉到,从六岁便开始伴随我的天品灵脉消失了……仿佛化为一条燃烧的火龙一般从我的血脉之中完全烧尽了一样!
下午,一辆黑色的铁疙瘩停在了步家府邸前方,是堂姐的座驾,这个东西我也只是听说过,在扬鞭策马、驾驭狂兽征伐的今天,龙灵联邦开始电气化,而这种汽车也正是那些机械师研究出的作品之一,虽然看起来怪怪的,但绝对比人力要快多了。
父亲皱着眉头:“那好吧,你们姐弟在一起我也放心一些,不过……要经常回来,不能再像你之前一旦消失便是几年毫无音讯了www•hetushu•com。”
父亲点点头:“璇音,你先坐下,陪小轩说会话。阿福,我们去准备晚饭,璇音回来了,加菜。”
其次便是虚弱,整个人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
“一个很有渊源的人。”
我浑身战栗,想要醒来,但却像是陷入了梦魇一样,能听到父亲与福伯的对话,却无法睁开眼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步璇音抿着红唇,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异常状况了,否则一定不会这样……”
步璇音秀眉轻蹙:“只是这样吗?你看到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
……
“我睡多久了……”深吸一口冷气之后,我问出了醒来的第一句话。
……
“焚脉毁功。”
万灵学院,联邦北境最大、最好的武院,据说只收留一些天才,以及各大势力的继承人,等于是一所集天才和贵族于一体的武院,诚如璇音姐所说的一样,能够进入万灵学院学习本身就是一种殊荣,更何况是我这个特殊的学生。
我说:“去被万灵学院的人唾弃……”
“很古怪的一个人,浑身被铜色的锁链绑在一根柱子上,沐浴火焰却不死,我无法想象为什么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而且看得那么清晰。”
“嗯,学院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处理呢!”
她一摊手,道:“小轩,暂时就别追究这件事了,姐姐知道怎么处理,当务之急是你焚脉毁功之后怎么解决灵力无法衍生的问题,而问题的关键是橙阳中的那人,我对他一无所知。”
步璇音飞快的将钱塞回父亲的口袋,笑道:“小轩在凛雪城的一切生活由我照料,您留着这些钱养老就好。”
“啊?那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