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二章 苏希语的厚赠

说着,苏希语淡淡一笑,又说:“我们在小轩面前说这些做什么,他还小,跟小颜一样,都需要保护,需要更多的历练。”
“嗯,父亲留给我的产业被我卖掉了一部分,联邦不强化边戍军团的战力我就自己强化。”苏希语目光幽幽,眼神中透着坚强。
说着,她又笑道:“此外,还有一些礼物要送给小轩作为答谢,这是我的小小心意,都收下吧!”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便回了磨剑办,吃一条咸鱼,开始继续修炼战伐诀,开始冲击战伐诀的第五层境界——狂风劲!
步璇音皱眉道:“不至于吧?不管怎么说……总长可是你的亲哥哥,你们百圣盟又不缺钱,怎么会不装备、提升边戍军团的战斗力呢?”
“出来吧,躺好,准备放血了。”我说道。
“小轩,来我这里坐下。”
一名军官开始咽口水了,足可见这些都是宝贝!
我大惊:“这是你随身的物件,不太好吧?”
他慌不迭的离去,看来苏希语虽然冷冰冰的样子,但在边戍军团中的威望还是十分高的,一群属下对她也是又敬畏又爱戴。
苏希语一脸鄙视:“真没看出来你那里不好意思了。”
……
但是,苏希语尚未散掉战衣的时候我已经动手了,匕首“咔咔”两声在她的肩膀下方切出了一个十字伤口,顿时黑色的坏血滚滚而出,我则惊愕的看着匕首,这柄其貌不扬的匕首居然瞬间切开了女武神的战衣?
两个小时后,苏希语的肩膀以下、胸部以上出现了一片十分浓郁的紫色,看来这里就是虫巢的地和_图_书方了,死灵虫可真会选地方!
“用我的匕首吧。”
看来,苏希语已经完全治愈了。
似乎,两个大美女也意识到我的不安,禁不住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
蒸气升腾起来,不但是苏希语,我和堂姐也热得汗流浃背起来,于是脱下了校服外套,卷起衬衫袖子,不停的加水、放水来控制水温。
“一旦外域真的有什么动荡的话……”堂姐看了我一眼,自嘲地笑道:“我可能会游离在危险的最前方,为苏家和唐家卖命。”
行功数次之后,门外传来了马蹄声,一名边戍军的校尉军官恭敬道:“步亦轩少爷在里面吗?我们军团长有请!”
苏希语吃吃笑道:“我身边的东西很多,又不缺它这一件武器,说送给你就送给你了。”
……
苏希语笑道:“喏,这是一枚七阶玄兽碧云豹的玄丹,还有一根一千二百年的血参,以及这是一枚边戍军团的徽章,能够任意调动一支百人编制的边戍军团一次,还有这张卡,卡里有五百万龙灵币,供你修炼所需。”
苏希语抓起一把灿然匕首交给我。
“完成了。”
“哦,是……属下遵命……”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不得不正面面对,那条九百年的血参也在修炼龙息功的时候消耗光了,我已经没有高品的血气药材了,接下来再修炼狂风劲必然也会消耗血气甚巨,但让我停下来等着自然修炼,那却又太慢了,我可不想等个三五年再突破!
副院长室,堂姐、许璐都在,此外则是苏希语和一群边戍军团的高和图书级军官,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感激的神色,毕竟谁都知道我救了苏希语一命!
我开始往澡盆里扔草药,转眼之间周围就弥漫出一股浓郁的药味。
我有点后悔为她治疗了。
苏希语站起身来,似乎十分疼痛的样子,皱着眉头躺在一旁准备好的床上,堂姐为她盖上毯子。
“已经治愈了,不过你们暂时还不能进去,让她先休息一会吧。”
苏希语扑哧一笑,身后的一群军官也尴尬一笑,看来边戍军团的日子确实很不好过。
苏希语嚅了下唇,说:“他不但是我哥哥,也是联邦总长,联邦财务部大部分的军费开支都由内阁批给圣衣军和苏凛风的军队了,哪儿轮得到我的边戍军团,你也知道的,百圣盟和烈风域唐家依旧在暗暗较劲,我哥眼里只有唐安礼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哪儿会有边戍军团,再说了,边戍军团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兵源也全部是生命墙内的平民子弟,不被重视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为了打发时间,堂姐开始了聊天。
“咕咚……”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手舞足蹈,真是难看!
“谢谢啦……”
我点点头。
“散掉战衣吧……”堂姐道。
巨大的澡盆架在火焰上方,下面则是木炭燃烧着,水温滋滋的上涨着。
堂姐步璇音坐在我一旁,脱了外套依旧很热,便解开了衬衫的上两粒扣子,顿时双峰突起、饱满深沉的雪白沟壑出现在眼前,我脑袋“嗡”的一下,幸好这是姐姐,否则就难以自制了,继续低头看着苏希语,结果从雾气之中也能看到一和图书对饱满峰峦随着水波荡漾而晃动、颤摇。
堂姐美目如水,道:“你应该也听说我开始组建龙羽烈马骑兵队的事情了吧?”
堂姐和苏希语一起笑了。
我再次反驳:“我哪里小了!”
“提升个屁……”苏希语抿着红唇,似乎有些不满的样子,道:“璇音你也知道,边戍军团的主要职责就是守护生命墙以及巡弋外域的部分区域,干的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但是在国内更加不讨好,一流的配备武器我们边戍军团从来都只能看看,甚至就连战马都十分缺乏,三十万边戍军团中骑兵数量甚至连一万都不到,谁敢想象?”
我皱眉道:“苏希语大人,我为你解毒只是因为你是璇音姐的朋友、苏颜的姑姑,并不是贪图你的这些好处啊。”
她莞尔一笑:“不必,让你看了也没有关系,反正是小弟弟……”
我瞥了他一眼:“药材放下,你可以出去了,守住门,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我撇撇嘴:“总不至于让我也出去吧?”
“嗯。”
我把匕首缓缓放下,转身退出了浴室。
“没事,我听你的。”
步璇音点头:“小轩,收下。哼,希语这家伙平时对我可没有那么大方,我去边戍军团旅行的时候她请我吃的饭是什么……菜稀饭!气死我了……”
转眼之间浴室内只剩下我们三人了。
……
“嗯,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我知道。”苏希语微微一笑:“但是我是璇音的朋友,也可以算是你的半个姐姐,难道就不该有见面礼吗?收下吧,这是我的一片小小心意。http://m.hetushu.com
“好……好的,万岁!万岁!”
步璇音示意下,我在她身边的椅子里坐下,而苏希语就在对面坐着。
一握之间,淡淡的灵力沁入掌心,仿佛人与匕首瞬间就融合为一一样,我微微一惊,这可不是普通的匕首,而是灵器!
我不满的皱眉,随后意味深长地说道:“而且,你们不会孤军奋战的,一年内我必独当一面……”
“都说我不小了。”
外面,一群军官瞪着牛眼:“步少爷,我们军团长怎么样了?”
步璇音伸手将匕首拉到我面前,笑着说:“那多不好意思啊希语……”
一名少将对着我的胳膊就捣了一拳,哈哈大笑道:“臭小子,你行啊,以后到了边戍军团直接喊我仇飞扬的名字,有求必应!”
苏希语飞快的解开上身军装的纽扣,转眼之间一具近乎于完美的女性胴体出现在眼前,白玉无瑕一般,她纵身跃入澡盆之中,只露出一个头部在水面上,皱着眉头道:“好烫……”
“希语,边戍军团现在怎么样了?我很多年没去看,也不知道边戍军团如今的战斗力如何了,提升了吗?”
苏希语闷哼一声,紧紧的咬着银牙。
“听说你自掏腰包买了五千匹战马,是真的吗?”
苏希语有些小感动:“嗯,好吧,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要是小颜欺负你了,也可以来告诉我的,我为你做主!”
“可以开始了。”我说。
当夜,苏希语带着边戍军团离开了凛雪城,而我则吞下了那枚七阶玄丹,一旦炼化的话,恐怕我至少也是灵魄境圆满的修为了,那样的话就http://m•hetushu•com能一举追上甚至超越轩辕禁的实力了!
“那是自然。”
直到坏血流光,开始流出鲜血的血液时,我和堂姐开始为她包扎止血,这一刻,苏希语耳根处的紫色开始变红了,这意味着死灵虫留在她体内的死气已经开始根除了!
一名边戍军团的少将军官对我的称呼都变了:“我家军团长的毒真的能解吗?”
苏希语怔了怔,欲言又止,过了半晌才说道:“我们都在卖命,不过不是为别人卖命,是在为信仰卖命。”
“步少爷……”
两名军官捧着盒子放在我们面前,打开之后,赫然是一枚玄丹、一根品相惊人的血参、一枚徽章以及一张卡。
苏希语站起身,脱下了外套,美目看看我。
“呃啊……”
苏希语靠在木桶壁上,闭上眼睛,悠悠道:“我几乎每天都做噩梦,担心外域会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但是那又能怎样呢,没人听我的,就连哥哥也不会听我的。”
她缓缓的解下那柄匕首,顺着桌面推移过来,笑道:“这是一把银灵器,叫刺灵,伴随我多年了,刺灵的特点是能够刺穿战衣与任何坚硬物,至少我没有见过比刺灵更加坚硬的东西,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就送给你啦!”
“哦?”
步璇音轻轻伸手打着水,道:“真是难为你了。”
我便收下了前几样东西,但却把卡推了回去,说:“希语姐,别的我收下,这钱你留着给边戍军团加强装备吧,虽然少,但也算是我的心意。”
步璇音无语道:“好了别闹了,马上开始,希语你动作快点,我可不想看到你暴毙在我面前,快点脱光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