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五章 互为臂膀

吃完晚饭后,苏颜聚精会神的修炼龙息功和九霄炎龙舞,而唐阙然则开始修炼龙息功,毕竟龙息功是内功基础,永远都不嫌层次太高,龙息功越强,一个人能爆发出的力量也会越强,唐阙然的身法自然能靠五阙御风诀,但攻击能力却要靠龙息功来增进,否则空有速度却没有攻击的话也是不行的。
铁锅里,熬煮着山猪肉、熊掌和一部分龙灵鲤的鱼肉,我想尽快的把战伐诀修炼到迅雷劲的巅峰,这样才能增强自己的“硬实力”,自从上次见识过宇文清的凌厉剑法之后我就明白了,战伐诀必须修炼下去,否则很难抵挡得住这个人的进攻。
……
我:“……”
两个MM背靠背的静坐修炼,而我能做的事情则是在旁护法,今晚轮到我值夜了。
轻轻的吐了口气,我转身看向两个MM,却只见苏颜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红晕,龙息功的气息萦绕在旁,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红唇莹润透泽,美得不可方物,真不知道自己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会把我送到她身边来。
苏颜解释道:“岩石巨人是天地之间的煞气融入了石头之中才生成的玄兽物种,每一个岩石巨人都有几率孕育一颗岩石之心,我小时候追随父亲外出历练的时候见过一次,父亲说过,岩石之心是一种珍贵的宝石,可以打磨成巨大的装饰宝石,也可以精炼汲取其中的力量来修炼大地灵力。唔,大约每块岩石之心能卖一百万龙灵hetushu.com币上下。”
生命墙外,太多未知的危险在蠢蠢欲动了,它们在酝酿……酝酿了百年、千年,等待着一场蓄谋已久的进攻,我此生会遭遇这场浩劫吗?
战伐诀源于猎魔典,猎魔典是猎魔人一族的法宝,数千年前,先辈们凭着猎魔典荣耀于大陆之上,而如今猎魔人一族早就没落多年,以至于世人几乎忘记了世上还有猎魔人的后裔,如果它们真的来了,我这个猎魔典传人又能做些什么?
唐阙然也走了过来,“蓬蓬蓬”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石肤?”
唐阙然挺起了酥胸,点头笑道:“没错,而且这个家伙跟彤儿不一样,他除了变态的防御之外还有变态的攻击能力,这样的人最适合当炮灰啦!”
一天内寻获八头玄兽,全部宰了,这些玄兽动辄出没于林地边缘残害百姓,我们这么干也算是为民除害,颇为正义。
“不是你想的这样。”
唐阙然微微一笑:“变得有些残忍和扭曲了,不是吗?”
果然,一刻钟之后,当我完成了精炼玄兽血脉之后,体表已然自行氤氲、形成了一道若隐若现的土黄气机了。
我点头:“没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精炼了岩石巨人的血脉之后居然得到了这种新的能力,石肤是不是很厉害?”
“……”
“沙沙……”
唐阙然舒了口气,说:“很简单,实力、地位决定了很多东西,当一个人的欲望与自身的和图书实力不匹配的时候,他自然会变得扭曲,宇文清做梦都想着能跟你的地位相当,但他恐怕永远做不到这样,所以他才会变得扭曲,而一旦发现你身边出现了步亦轩这样一个还算优秀的男生之后,这种扭曲和残忍就会更加的变本加厉,这就是世间亘古存在的、最邪恶的占有欲,当想得到却又得不到的时候,善良的人选择放弃与祝福,恶毒的人选择隐忍与报复。”
我沉默了几秒钟,抬头看着她一双绝美的蔚蓝色眼眸,道:“他曾经那么想杀我,难道小颜你觉得我不应该杀他吗?又或者是……因为他是百圣盟的人,所以你不忍心我杀他?”
苏颜嚅了嚅红唇,问道:“步亦轩,如果再遇到宇文清,你会杀他吗?”
“呼……”
“这个嘛……”
看了看龙阙神纹,连续汲取了两个玄兽的血脉之后也才充盈了不到1%的进度,看来想修成第三重不死身显然没有那么容易,这是个异常艰辛的过程,不过倒也没有关系,这短短的一个上午我就连续获得了热能感应和石肤两种能力,现在感觉再多修炼几天简直就要变成全能的小能手了!
帐篷外,火光的映照下,苏颜、唐阙然两个MM脸蛋红润,透着青春气息。
“没事,你修炼完成了?”
唐阙然不禁莞尔:“我们的团队里只有你一个老师傅,小女子可不敢僭越!”
唐阙然说的没错,当一个人的欲望与实力不匹配时,他会变得扭曲。
“嗯,http://m.hetushu•com我晋入龙息功第八层巅峰啦!”
苏颜扑哧一笑,说:“这是好事啊,吃货的防御增强了的话,我们的团队以后就有两个肉盾了,一个吃货,一个专注于防御的彤儿,多好啊!”
这几天修炼以来,我们不但受伤,又不断通过灵药复原,实力增进的速度都很快,但这样的日子又还有多少呢?
……
苏颜道:“吃货,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如果再遇到宇文清,会杀他吗?”
苏颜目光幽幽道:“宇文清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与我认识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但这次见到他之后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变了,他不再是小时候的他,变得……变得……”
一瞬间,我的身躯变得一片彻寒,双手有些颤抖,一缕缕白色光芒从手掌延伸开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再度入夜,我们转移了营地,在八十里外的山地里再度宿营。
烈风域已经是联邦北境,但再往北方呢?
“不会。”
低头看看手掌,战伐诀的雷劲缓缓涌动。
她眯着一双美目:“你这是在夸我?”
“铿!”
黑白修罗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就算是我渴望力量也绝不能再被它控制!
锋利的月刃切开了岩石巨人的胸膛,在那厚厚的岩层下方,居然有一颗已经成为宝石的心脏,一颗蕴含着土褐色光芒的宝石!
唐阙然横了我一眼,说:“只有专注于修炼大地灵力的灵修者才有可能练成石肤,并且能练成石肤者百中无一,据我所和_图_书知,石肤的修炼极其困难,许多人穷尽一生才练成,典籍记载中修炼石肤最快的天才也足足用了五年多,你这倒好……一盏茶的功夫,搞定了……到哪儿说理去!”
我深吸一口气,说:“你们应该也算是有点了解我,我是一个随性而为的人,我不会睚眦必报,也不会以暴易暴,但是……如果下一次见面宇文清还是想杀我的话,那就对不住了,一个人想杀我、想杀我的同伴,那他已经被我视为猎杀目标了,我会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的干掉他!”
……
我瞥了她一眼,说:“阙然的样子就好像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的老师傅一样,真是难得。”
树叶摇曳之中,苏颜一个纵身落在我身边,一双美目中带着讶然:“步亦轩,你爬得那么高做什么?”
我抬手捧出了这颗岩石之心,顺手丢入了空间骨戒之中,随后一张手,顿时岩石巨人胸腔内容量不多的冰冷鲜血悉数席卷而来,不断的被龙阙神纹所精炼汲取着,我禁不住浑身一颤,一股大地般浑厚的气息渗入体内,不断充盈着龙阙神纹的力量,朴实而厚重,这种力量应该是主防御的。
“你说呢?”
“哇,真快啊,小颜你的天赋真是变态的很……”
我摇摇头,说:“璇音姐临走之前我跟她说过了,我跟宇文清的梁子只能我和宇文清来了结,否则的话我会遗憾一生。”
恐怕远远不是,我还在依靠堂姐,依靠沈步云、兰特等人的庇护,体内的龙脉虽然暂时代替了灵脉和图书,但却只能发挥不到五成的力量,远远不及当初的上等天品灵脉,那我到底要凭什么才能力挽狂澜?靠那纯白的力量吗?
“这是?”苏颜惊呆了。
我站起身来,一个纵身跃于树干之上,再几个起落之后便站在了树冠上,遥望北方,一片苍茫的云层。
我禁不住低喝一声,用力的甩掉了手掌上攀升起来的白色气芒。
两个MM都怔住了。
“你说,副院长返回凛雪城之后会去找天行学院的人算账吗?”苏颜忽地问道。
苏颜用树枝挑动着火焰,道:“我无法想象,小时候那个善良的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残忍。”
遥望天边的湮灭云霞,我深深的舒了口气,剑眉紧锁,喃喃道:“过去都过去了,可是……你真的已经不在了吗?林千羽……黑修罗怎么能那么屈辱的死去?不是说好了,彼此一生互为臂膀的吗?”
而我呢,我现在想做的一切与实力就匹配了吗?
“那确实是好东西。”
不行,不能被它所掌控!
“岩石之心是什么?”我愕然,虽然走南闯北许多年,但我确实没有遇到过岩石巨人,更加不知道岩石之心是什么了。
目运暗眸术,再加上热能感应的能力,一时间周围化为白昼般的清晰,甚至我能看到数百米外躲在洞窟里的兔子以及停留在树上的鸟儿,一切都洞察无疑,体表氤氲着浑厚的石肤气机,更让人觉得备有安全感。
“哇,是岩石之心啊……”苏颜喜滋滋地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