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按常理出牌

九十米,突破!
月刃战衣被烧得一片滚烫,原本战衣属于冰霜系,结果现在很快就被烧得一片通红了,就像是穿了一件火红色战铠一般。
但这时,我也开始走得越来越慢了,剑池内的烈焰无孔不入的钻入肉身之中,在血脉之间肆虐着,让人十分难忍,而冲击来的风浪更是吓人,仿佛要把人凌迟一般,以至于我的肉身虽然强横,却依旧感觉到被刀子刮了一样的疼痛感。
“这种人也想挑战五十米深度?简直是自找难看,哈哈哈哈……”
血域的产生,让我足足在火焰之中愣神了五分钟之久,身后的风中传来围观者的笑声。
一步步的前行,终于抵达四十米线了,一脚踏过。
七十米,突破!
……
心头有些沉重的感觉,甚至有淡淡的昏厥感,不太妙,这是天赋能力急剧透支的迹象。
“哈哈哈,居然一步不进,不敢走就赶紧滚回来吧!”
深吸一口气,体内一股孑然不同的力量开始提升起来,是天赋。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我径直的向前走去,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但我绝不会提前透露自己练成鼎成龙升的底牌,更不会使用战伐诀的四式合一来抵挡入侵的焱劲。
八十米,突破!
“我赌他过不了四十米,否则我表演吃屎,十斤,狗的!”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共鸣我的话语。
龙息功第八层的巅峰力量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必须动用战伐诀!
当我踏出第三十一米的时候,身后的众人都惊住了。
hetushu.com我靠!!!!”
“滋滋……”
“我赌一顿铁板烧他走不到三十米!”
一百米,也突破了!
唐阙然喜滋滋的站在一旁:“小颜小颜,别激动,注意形象,你可是女神颜啊……”
……
“我靠,不可能吧,一个没有灵脉的人居然能踏入六十米深处!?”
刚刚踏出三步,只觉得毒辣的烈焰直往体内钻,必须将其驱除掉,否则将会寸步难行。
“他多半是吓傻了吧?”
……
结果,当我走到五十米的时候,战伐诀就已经开到第六层了。
脚踩着被几乎烧熔的热砂,我一步步的走向圣火剑池的核心处,虽然能感受到那股磅礴的压抑感,但是火焰对我身躯的入侵却已经完全被血域隔开了。
……
“洪!”
“不对……”
方清渊、牧铉等人似乎感受到了力场的变化,而远方的圣地守护洪迹、导师兰特等人也露出了讶异的神情。
热浪扑面而来,圣火剑池内的温度与外围截然不同,进入的第一时间就逼得我必须凝聚月刃战衣来抵御了。
“嗡……”
刚刚想大笑,嘴角抽动肌肉,脑部神经瞬间感应,顿时忽然有些空白感。
唯有苏颜左手叉腰,气呼呼的指着众人说:“你们太小瞧他了,睁大眼睛看着吧!”
走!
运起烟云步法,一缕烟般的飞奔向剑池边,一个漂亮的纵身就手握着这把传世灵器凌空望着外围这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们,哼,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谁才是圣火剑池的魁首吧,和-图-书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王者归来吧!
就在众人的惊愕声中,我一举突破了六十六米的记录,并且一路飞奔向核心的区域!
“哼,看他这幅样子是一定走不到四十米的啦!”
“我不记得哪里记载过这一套从天而降的脸法……”
不行,深渊试炼的底牌绝不能在这里暴露,否则太容易引起注意,继而在深渊试炼中必然会优先遭到众人的猎杀!
血域剧烈颤抖起来,不断缩小!
一步,两步,三步。
可是接下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动用四式合一或者是鼎成龙升吗?
想到这里,我抬脚就向前飞奔起来。
身后那要表演吃屎的仁兄已经吐血而亡了。
“这是什么人啊,太奇葩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箭步上前,我伸手擦拭了一下剑柄,顿时下方露出了一颗璀璨的红宝石,足足有鸽子蛋那么大,并且透着汹涌的焱劲,缓缓将其从荒朽的地底中拔出之后,剑刃周围浮现着一层淡淡的深海色光辉,此外则被浓烈的火焰包裹着。
再往前就有些步履艰难了,没跨出一步那种炎热的逼迫感都会加重几分,难怪那么多人在三十米内就丢盔卸甲了。
就在这时,我感受到了一缕强烈的共鸣正在发生,月刃直指着前方,那里,烧红的细沙颤抖不已,露出了寸许的东西,那是……一截剑柄?它正在从地下涌现出来。
“我……我哪里知道啊!!!”
“本来还以为他是个辣鸡,没有想到居然不是!”
我深吸和-图-书一口气,奔流劲涌出身躯,顿时稍微舒服了一些,往前迈进三米之后,身躯再度传来强烈的压抑感,必须进入下一层了!
身后,一群人的下巴都砸到地上了:“那小子!!!!他在跑步!?!!特么的谁能告诉我是不是看错了?他在圣火剑池中居然用跑的?!”
终于,我再次动弹了,一步踏出,紧接着又是一步,连续数步直接踏入了六十米深处!顿时,身后的人群炸锅了——
何况,这把武器对我接下来进入深渊试炼可是至关重要的,太重要了!
身后,传来围观者的哈哈大笑声——
“看吧,第四十一米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这个大白痴……他在做什么啊,小颜你能告诉我吗?”
昏厥之前的那一刻感觉脸庞撞击在石头地面上痛楚,以及耳边传来的苏颜和唐阙然的对话——
一瞬间,浑身充斥着一种宁静的舒适感,甚至我也再也感受不到疼痛了。
风中,传来苏颜和唐阙然的对话——
“沙沙……”
继续一步步的向前走去,神龙斗鲲的力道下,轻松走到了三十米处。
必须尽快进入核心,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我一声低喝,身周凝聚出神龙斗鲲的凝实形象,顿时就让身后一群起初看不起我的人纷纷闭嘴了。
“不可能……不可能……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挑战记录的,洛言和方清渊可都是世所罕见的天才啊,他步亦轩算是哪根葱啊?”
下一刻,我强行支撑着吞噬血域的灵力,茫然的站在一堆古剑的中间和图书,这一堆古剑看起来都十分的古朴沧桑、透着经年的岁月感,但是到底哪一把才是我需要的宝剑?每个人进入圣火剑池只有一次选择兵刃的机会,我是必须要珍惜的,万一只挑中一把白灵器,那岂不是亏大了?
“哇……”
身躯微微一颤,在剑池之中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难道……这小子实力犹在方清渊之上?”
“我去,这小子居然能将龙息功练到第八层了?”
“哇,这又是哪一出?”
血域将周围的气流强行推开,这已经完全是一种个人的场域力量了,就像是苏颜的夜舞倾城一样,在这个小小的场域内我的力量被大大的增强,他人的力量则会被大幅度削弱!
吞噬天赋仿佛感应到我召唤,开始透出体外,顿时一缕缕血红色灵力在体表泛动,与圣火剑池的烈焰融合在一起,继而缓缓吞噬。
这……实在是太离奇了吧?
但从剑体内反馈给我的力量却是那么雄浑厚重,不是传世灵器又会是什么?
狂喜不已之下,体内的天赋力量终于枯竭了。
“居然……居然越过了三十米线,有点厉害!”
艾玛头有点晕,要掉下去了!
“再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没有灵脉的废物?”
我几乎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把剑,这种外观颜色……按照《灵器摘录》上的记载,表面浮动银色是银灵器、金色的是金灵器,星空色的是星空灵器,而深海色……则是传说中的传世级灵器,难道这把剑是传世灵器?我的妈呀,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我暗m•hetushu.com暗一笑,双眉紧锁,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迈动步伐,下一刻,体内的龙阙神纹似乎苏醒了一般,隐约在体表出现,但所幸的是圣火剑池内到处都是烈焰,外围的人也未必就能看到龙阙神纹的光泽。
“蓬!”
一时间,强悍的肉身力量来强行抵御焱劲。
烈焰由外而内的入侵过程彻底被反转了,当力量入侵之后,吞噬天赋的灵力就开始演变、吞噬,将入侵的力量变成我的力量,继而去抵消外围接踵而来的焱劲,如此此消彼长,居然在我身周形成了一个血红色的场域!
面对着一堆古剑,我一头雾水,茫然的不知道到底要选择哪一把是好,就在这时,体内的灵力蠢蠢欲动起来,似乎……灵墟内的月刃正在与外界的灵力共鸣?
这是吞噬天赋的进化形态,暂且就称之为“血域”吧!
“嗡嗡嗡……”
……
……
我微微一愣,但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吞噬天赋的能力增强了,身周这近三米半径的血红场域已经吞噬天赋的进化形态了!一时间,原本接近枯竭的灵力瞬间盈满,让我感觉到在这血红色的场域之中我就是唯一的王者,唯我独尊,这三米内是属于我的世界!
“不可能,绝不可能,这小子是开挂了吗?”
我猛然一抬手,召唤出月刃,顿时长剑在手,泛着淡淡的月光,指着一堆古剑,我茫然失所,不知道到底共鸣的是哪一把,于是深吸一口气,低喝道:“你们哪一把比较中意我,自己抖一下让我看看,立刻出来,我没时间了!”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