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作死不会死

杀手组织与佣兵不一样,佣兵至少还有一定的道义可言,而杀手则是把卑鄙和无耻发挥到了极致的存在,他们没有道义,没有底限,有的只是贪婪和残忍。
这是我第一次用两式合一对敌,心底又是希冀又是兴奋!
而我们三人却相形见绌,宋骞的实力可以忽略不计,我的实力则被压制在了灵魄境,赵昊也只有人御境前期的修为,这大约就是两大杀手有恃无恐的原因所在,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我的空间骨戒,这枚空间骨戒价值连城,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了。
说着,我抬头看着树上的两人,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蓬!”
“哦?”
不过,我的底牌也还一张没掏呢!
爆炸声凛冽,数十米内的树木、草地尽数被夷为平地。
“飞焰撼岳——死!”
“别杀我……别……别杀我……”
……
项古缓缓从狼藉中站起身来,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脸上依旧带着轻蔑,他不相信我一个灵魄境的人居然能轰退自己这个人御境巅峰的高手,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没事,轻敌吃了点小亏,这小子还有点意思,放心吧,我的下一掌绝对能灭杀他,你也快点料理掉那个小秃头,这里只是第七重山,灵修者很多,小心夜长梦多!”
我也顾不上赵昊和宋骞了,眼前的这个项古气势凛然,力量磅礴,单论灵力强度的话远远在我之上,宁火掌从天而降,人御境巅峰强者hetushu•com气机锁定,我根本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我也一声断喝,果决的连人带剑扑向了项古!
“嗯!”
“不杀?”项古眯着眼睛狞笑道:“不杀的话难道等着让你走出灵陨山脉再找我们血斩组织的晦气吗?能拥有空间骨戒的必然不是什么世俗子弟,不过……老子不管你身后的靠山是谁,你们几个人都不可能活着离开灵陨山脉了。”
“好!”
“嗡嗡嗡……”
意念到处,灵墟内的灵力尽数外放出来,整个人的气势浑然变化,三股力道齐齐的吐出体外,战伐诀的蓝、红、紫三缕霸烈灵力交织、融合在一起,浑然一体之后所迸发的力量堪称是惊天动地了,萦绕在月刃周围,呼之欲出!
两个人发出尖啸声笔直冲了下来,身法轻灵,瞬间破开了空气,一股灼然气浪扑面而来,尚未比及,瘦子张开左手,顿时化出了一道火红色掌印裂空而下!
我皱眉道:“别紧张,相机而动吧。”
项古怒吼一声,一掌推出竟有地动山摇之感,连绵不绝的火焰掌力犹如洪流般涌至,那种灼热的意境更是让人动弹不得。
又是一声巨响,项古被我一击一焰开山震得翻飞出去,稳稳落地之后脸上变得凝重了许多,杀气狂涌,声音冰冷道:“好精妙的腿法……哼,筑基功居然是万灵学院的龙息功,看样子至少已经八层了,这就更加留不得你了,小子,别怪我心和_图_书狠,只怪你命不好!”
脚下轻轻滑动半步,我凝稳身形,双臂之中涌入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道,随后开始融合,奔流劲、烈马劲水乳交融,瞬间完成了融合,随着月刃的挥动,周围的空气顿时产生了强烈的褶皱,那种咆哮欲出的气劲转眼之间充满了整个空间!
“死!”
“……”
几秒钟后,赵昊感慨不已道:“这一箭,至少也是大成之境的修为了吧?”
绝不能让他回去报信,否则我们就会陷入真正的危机之中。
“老大,你这武学……好变态啊!!”
气流暴涨,这一剑下去足足把十米内的地面轰沉了近一米,而项古的身躯已经化为一摊肉泥了,死状惨淡之极。
湛蓝色箭矢在弓弦上剧烈颤抖,在我猛然张开眼睛的那一刻也松开了箭矢,顿时“咻”一声落月箭冲天而起,贯穿长空,划出一道慑人的弧线,笔直的钻入了项彰的后背之中,紧接着便爆开了一道巨大的球形破坏领域!
“没问题,上吧,干净利落点!”
“蓬!”
明知道是万灵学院的人还敢硬杀,这群杀手果然都是亡命徒!
“嘭!”
“是!”
三式合一,硬碰飞焰撼岳!接连的爆炸声不断响起,伴随着我的突进,一条线上噼噼啪啪的爆炸作响,剑刃之上萦绕的三式合一力量澎湃雄浑,化为一道山岳般的气劲猛砸向地面,而项古就首当其冲,就在这一刻,他脸色煞白,仿佛意识到了失败,hetushu•com猛然跪坐在地。
前方,项古的脸上满是狞笑与轻蔑,道:“放手打?真是一群不知所谓的狗东西,你们以为放手打就能赢得了吗?告诉你,老子真正的本事还没拿出来,下一掌老子就要让你知道血斩第一杀手的真正恐怖之处,受死吧!”
项古微微一愣,但掌劲还是尽数吐出,而月刃便迎着他的掌劲刺了出去,剑刃之上迅速浮现出一匹奔腾烈马形象,烈马撞破宁火,摧枯拉朽、横冲直撞的直逼中宫,几乎不等项古有任何的反应便剑刃刺入他的肩膀之中了!
“少主,你怎么样?”项彰大惊问道。
两式合一!
他纵身一跃飞快的落在另一棵树上,作势要逃之夭夭了。
瘦子冷笑道:“要死的人了,告诉你们也无所谓,老子是血斩的项古,血斩两大王牌杀手之一,旁边这个是我的弟弟项彰,你们还有什么遗言吗?可以一并说,不然的话恐怕也就没有机会说了。”
我一不做二不休,凝聚体内剩下的一些灵力,猛然双手合璧,一缕缕金色光华从掌心里蔓延出来,双手分离的瞬间便已经拉开了一张金色巨弓,远远的瞄准项彰的位置,几乎不用眼睛去瞄,而是用灵窍去锁定他的气机,这么一来炎黄弓的箭矢一样能认得这股气机,会自行追索轰杀掉他!
能位列王牌杀手,确实有些斤两。
赵昊、宋骞看得目瞪口呆。
剑刃落下,月刃甚至没有接触到对方,项古的身躯和图书硬生生的被三式合一的力量给硬生生的碾碎了!
眼前这两个人实力修为不俗,多半是血斩组织中的核心人物,甚至可能是传说中的王牌杀手。
“蓬!”
火焰与雷劲交织,爆炸所产生的冲击让人无法站稳,就在那气焰之中,项古狰狞的身形扑面而来,五指犹如鹰爪般的抓向我的胸前,每根手指周围都萦绕着灼热的烈焰,仿佛带着焚灭一切的力量,尚未比及就让我胸前滚烫,强烈的窒息感笼罩全身。
巨响声中,项古被两式合一的洪流卷着跌退数十米,狼狈不堪的砸碎了大地,浑身满是伤痕,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必须用更强的招式,否则我真的会死!
千钧一发,身形猛然后仰,直接原地一个铁板桥,右腿蕴满了火焰灵力,对着他的手臂就踹了过去。
“呼啦!”
“蓬!”
……
“轰!轰!轰!”
我也隔空问道:“赵昊,你还撑得住吗?”
空气被撕裂,白色气浪卷动,项古轰然又是一掌,这一掌力道更加澎湃与精湛,居然隐隐然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意境,这证明宁火掌至少已经修炼到大成之境了!
拼了!
“吃老子一击宁火掌!”
……
“怎么办,轩哥?”宋骞低声问道,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另一边,项彰浑身一颤,也来不及杀赵昊了,抽身便后退开来,纵身一跃落在树冠之上,脸色煞白道:“你们等着……你们……你们敢杀血斩的少主……你们等着,老子会让你们和图书死得比任何人都惨,你们等着瞧……”
我缓缓凝出月刃,平静道:“你们越货就可以了,何必杀人呢?”
一旁的项彰也握着拳头,关节嘎嘣响,脸上带着森然之色,笑道:“哥,跟这群死人有什么好说的,拿剑的小子归你,那个秃头归我,剩下的那个废物小子……随他去吧,分货的时候,空间骨戒归你,其余的归我,怎么样?”
猛然低喝一声,周围气息喷张开来,鼎成龙升星象在周围凝实,雄浑气劲从体内澎湃而出,同时双臂闪烁着迅雷劲的功力,挥动月刃就斩杀开去!
赵昊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道:“还行,老大不用管我,你放手打吧!”
“这一掌,灭杀你!”项古的脸上满是狞笑,似乎对这一掌十分的自信。
另一侧,一声巨响,是赵昊中了项彰一掌,幸好有通灵甲护身,但饶是如此依旧狼狈的吐出一口鲜血,赵昊与我不同,他没有什么底牌,以人御境前期对人御境后期的项彰自然是吃亏了。
我手握三式合一之力蓄势待发,凛然道:“你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要杀我们,如果我不杀你,你反过头来就会来杀我们,所以我不得不杀你!”
骤然之间,火焰气流涌动开来,项古的力量果然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比之前至少要提升了一半有余,难怪他会这么满满的全是自信,并且,这一掌虽未发出,但已经犹如火山深渊般的酝酿起来,那种澎湃欲出的气势浑然天成,又是踏入大成之境的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