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灵陨城剑王

“这才有点看头嘛!”
倒是市井之中多如牛毛的灵修者自称剑王,什么“落羊城剑王”、“破瓜镇剑王”、“光明小区剑王”、“猪杂路剑王”之类的称号多如牛毛、不可胜举,不过……萧楚生的这个灵陨城剑王倒不是自封的,而是杀出来的,据说他的一把冷月剑削铁如泥,死在冷月剑下的高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正午时,翻过一座峭壁,进入第五重灵陨山脉的领域。
想了想,我说:“咱们不在这里逗留太久,笔直向东,绕开项易和萧楚生,然后从灵陨山脉的东侧出口离开这里,这次历练到此为止了,没有必要把命搭在这里。”
萧楚生似乎十分意外:“居然能化解我的冷月无声,小子,项古就是你杀的吧?”
我不禁苦笑:“如果他们两个人一起动手,我们的胜算几乎是零,地御境与人御境的区别如同天壤,五个人御境巅峰高手也未必敌得过一个地御境前期高手,即便是遇到他们任何其中一个,我们的胜算也不足两成,还是逃吧!”
赵昊也自嘲一笑:“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眉头紧锁道:“大部分都是用剑的高手,有几个血脉通明,至少已经是人御境的高手,居然都被杀了,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我和赵昊齐齐转身,却见那一袭白衣的杀手就站在我们身后不远处,悄无声息,我甚至连热源都没有感应到,难道他是冷血的不成?
萧楚生淡淡道:“首领,要追吗?他们必然不会走得太远。”
“不一定,极有可能和图书。”
萧楚生的气机一直锁定着我,狞笑一声:“没关系的……等我宰了你之后就会去宰掉他们,你们很快就又能见面了!”
“怎么拖?”
赵昊深以为然的点头:“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能把小命搭在这里。”
“嗯!”
“是!”
年轻高手嘴角轻轻勾起,笑得极为冷艳,道:“少主是经过一场血战之后才被杀害的,这证明杀死少主的人未必比少主强到哪里去,而且现场还有另外一人的血迹,那必然是一场苦战,属下认为这些人必然还在这一带游弋,哼,宁错过不放过,不论是谁,能杀则杀!”
我甚至没有看清萧楚生是怎么出剑的,他怀中的利剑倏然就在手中,而赵昊却惨哼一声连连后退开来,胸前绽放出一道血花。
我目光低沉的看着他,说:“这些人是你杀的?”
我用力的嗅了嗅鼻子。
“我们分头找,一旦找到就立刻用异香通知彼此!”
我努力平复体内的血脉涌动,目光一瞥,道:“宋骞,带着赵昊走,离开这里!”
仅仅一招,居然就败了!
“死变态!”
“嗯!”
“蓬……”
说着,萧楚生嗅了嗅鼻子,笑道:“属下甚至能闻到他们的气味……我确定,这几个人就是杀死少主的人,玄兽身上有他们残留的气息,与少主被杀现场留下的气息一模一样。”
黄昏时,我们已经接近第五重山脉南侧了,周围密林参天,到处都充溢着原野的气息。
一脚踹出,我连用两招才堪堪的化解和*图*书掉萧楚生的一剑。
赵昊忿然道:“让我利用兄弟的命逃命,我宁可死在这里!”
我皱了皱眉,道:“就在那边,过去看看!”
宋骞扶着赵昊的手臂,道:“可是轩哥,你……”
我不禁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作为一个天冲境初期的人,你的表现已经非常不错了,别太苛责自己,这次是麻烦找上了我们,跟我们自身没有关系。”
项易握着拳头,气息涌动,目光中充斥着狠烈,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古儿是我半生唯一血脉,不论是谁,敢杀我项易的儿子,我一定让他满门皆灭、生不如死!”
掠过一片松木林,往前的空地上赫然躺着七八个人,都是灵修者,穿着锁子甲和皮衣,有的胸前还有凤凰形状的徽记,死状很惨,几乎每个人都是被一剑穿喉的,鲜血已经开始凝固,死去应该有一个小时以上了。
中年强者的脸上浮现出几许狠辣。
这一剑飞来,带着彻寒意境,周围的空气迅速凝结出一粒粒冰珠下落。
萧楚生怀抱一柄细剑,笑道:“看到你们紧张到想转身逃走的样子我会忍不住想杀人的,现在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有没有见过项古、项彰二人?”
我一声暴喝,龙灵化息瞬间暴起,一缕缕龙力化为金色星光浮现在身周,凛然气劲肆虐开来,月刃轻描淡写的一剑刺了出去。
“你能凭借气味找到他们?”
“气味不对。”
“你要跟我过招吗?”萧楚生目光中毫不掩饰轻蔑,笑道:“区区的一个灵魄境http://m.hetushu.com小子,居然还跟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
赵昊怒吼一声,身周浮现天峰龙旋的凝实景象,拳风暴涨而起,对着萧楚生的胸口就轰了过去。
“没错,是我。”
足足过了近十分钟,我才松了口气,说:“看来这里已经不太安全了,我们必须向北走,离开他们的搜查的区域。”
“哦?”
“滚!!”
“会是他们吗?”
……
剑王,那是一种令世人无法企及的荣誉,大陆上至强的剑系灵修者才能配得上“剑王”的称号,但是多年来,众多武神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所以剑王称号始终就像是天上的浮云一般,联邦只封号武神,却不封号剑王,所以没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剑王。
赵昊皱眉道:“就这么逃也不是办法,老大,你说如果我们对上这两个人,有多大胜算?”
转眼之间,宋骞带着赵昊没入黄昏的黑暗之中。
……
“不如何。”我手掌轻轻一颤,灵力汇聚为月刃的模样。
“能,但是现在秋风萧瑟多变,属下不一定能最快速度的找到他们,需要一些时间。”
我话音刚落,一个阴森的声音就已经从后方传来:“我萧楚生要杀的人,他怎么可能反抗得了?”
“别说了,都别说了!”萧楚生嘿嘿一笑,走近我们,用力的嗅了嗅鼻子,随后脸上满是冷峻的笑容:“是你们,果然是你们,哈哈哈……居然让我先找到你们了,怎么样,杀死血斩少主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两股气劲鼓荡在一起,显然我要输和-图-书了一大截,月刃尚未接触对方的冷月剑就已经开始嗡嗡铮鸣了,甚至手臂都被冻得有些酥麻,剑刃劈下的瞬间就仿佛劈进了无尽的冰雪之中一样,气劲泥牛入海,只得一个原地翻转,脚踝带着烟云腿法的气焰轰出!
“别紧张……嘿,千万别紧张!”
……
赵昊神色有些茫然,道:“这些人是齐家人,齐家是凛雪城北域的名门,是什么人居然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得罪甚至屠杀齐家人?”
周围山势巍峨、古树成林,数十米高的大树将丛林遮盖得十分幽深,一种浓郁的森然气息让人的心头犹如压着一块巨岩般。
我看着他的眼睛,压低声音道:“赵昊、小骞,一旦有机会就跑,向北跑,别回头,死在玄兽手里也比死在这里要好,我会拖住他。”
深吸一口气,月刃涌上迅雷劲,看准时机飞掠而下!
这一剑看似简单,但却深谙剑道,一剑看似全力,却又未尽全力,在任何一刻都留有余力,随时都能变招,但偏偏这一剑若是不接的话,就会如狂龙出海,或许就会一剑丧命。
我厉喝一声。
“看尸体的手掌。”
“嗡!”
我提着月刃在前方清理道路,一边回头看了看,赵昊的脸色有些苍白,而宋骞则更惨,他的脸都紫了,被两个地御境的杀手给吓得不轻。
甚至,萧楚生凭着杀人越货得来的钱财居然在灵陨城买了一套价值上亿的宅院,养了七八房妾室,不过这些都是小道流言,真假难辨。
三人迅速离开这片林子,笔直的朝着北方而去,再往前就是第五重山脉和-图-书了,但我们别无选择,留在这里只能等死,去第五重山只要避开玄兽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但是,力量够了,速度却太慢了!
“找死!”
我剑刃轻轻一摆,气劲陡然暴涨起来,笑道:“是吗?”
我心底掠过寒意,好强的剑招,这个灵陨城剑王果然不是吹出来的,这一剑的意境与周围气息交融,浑然天成,已然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了。
宋骞弱弱地问道:“轩哥……我是不是拖了大家的后腿了,对不起……”
我皱了皱眉,沉默不语,这中年强者应该就是血斩的首领,“铁狮”称号的项易吧?而这个年轻的高手是地御境中期实力,不出意外的就是血斩的另一个王牌杀手——萧楚生,号称灵陨城剑法最卓越的灵修者,更有灵陨城“剑王”的称号。
“是,又如何?”
“动手总好过于等死吧?”
风声猎猎,两人几个起落之间就离开了这片区域。
“那是自然。”
“有血腥味。”
“怎么了?”赵昊愕然。
萧楚生飘然后退,手中冷月剑轻轻一荡,顿时彻寒的意境就已经飘荡在剑刃周围,我的月刃就像是被减速了一般,刺落在他的胸前就再难以进入分毫了,“铿”一声被激荡开来,萧楚生立刻反攻一剑,狞笑道:“尝尝本少爷的一剑,如何!?”
宋骞浑身颤抖了一下,眼中有泪光,道:“好,我不拖累你,你一定要赢!如果你死了,我宋骞来生再与你做兄弟,一定投胎在一个天赋异禀的身躯里,下辈子,算了不说了,你又要骂我鸡婆……我们下辈子还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