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舍得一身剐,敢把剑王

萧楚生一张俊逸的脸上满是狰狞笑意:“好强的防御,不过……还不够强!我要认真了,三招败你!”
“呵……”
“叮!”
我忍住全身的剧痛,提起四式合一的力量,双剑低垂,遥遥的看着萧楚生,身周金色星芒闪烁,龙息功第十层外加四式合一,这是我最大的底牌了!
“杀,为什么不杀?死人是不会回去给步璇音报信的,不是吗?”
萧楚生的脸颊瞬间一片煞白,他已经感应到自己被炎黄弓的气机锁定了。
闷响声不绝,但我的剑气却似乎被全部封锁住了一般,根本打不透萧楚生的剑幕,那如同彻骨冰川般的剑幕内一阵颤抖,猛然一截剑光穿透而出,直接轰在我的胸前,顿时月刃战衣“嗡嗡”战斗,反弹开对方一击的同时,我的心口也一阵火辣辣的剧痛。
月刃快若闪电的一一格挡,但我的心却瞬间凉了大半截,萧楚生的剑法确实堪称一绝,能在龙蛇混杂的灵陨城杀出一片天的杀手,不但狠辣,剑法也一样超然!
“哦……”
萧楚生哈哈大笑,一剑贯空而来,剑刃之上满是彻寒意境,练到这种程度的高手已经是任意轻描淡写的一剑都凌厉绝伦了。
“当当!”
我踏地提身,一纵身就是三米多高,双足蕴满了两式合一的力量对着萧楚生的下盘就是凌厉的两次踢踹——双莲并开!
萧楚生的双眸之中涌现出无尽的贪婪,哈哈大笑道:“没有想到你身上居然还有传世兵器,太好www.hetushu.com了,哈哈哈哈,归我了!”
萧楚生眉头扬起道:“你的实力远远不止灵魄境那么简单,难道说……你服用了镇气丹?哼,你的剑法还算是不错,干净利落,可惜……灵陨城第一把剑永远是我萧楚生,倒是你这无名小子,若是再让你成长几年还了得,所以……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死!”
深吸一口气,提劲,三式合一!
“噗噗噗……”
有了一点力气之后才寻回日炎剑放进空间骨戒,随后搜查了一下萧楚生的尸体,他似乎没带空间戒指,或者就没有,身上的灵器也就只有一把冷月剑而已。
“好小子……”
落月箭震荡而出,直接在萧楚生的胸前震开了一个巨大血洞,穿空而去,在天上铮鸣不已,直至没入黑夜之中,随后爆炸开来。
一旁,他的尸体已经开始变凉,犹然睁大双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一代灵陨城剑王落得这个下场,倒也让人慨叹兔死狐悲。
气机陡变,萧楚生长袍飞扬,体内一道剑气浑然喷发而出,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凌冽起来,化为一道道彻骨的剑意向他靠拢,最终形成了一个浑圆的剑意领域,我距离他八米外竟也能感受到这个领域何等的凌厉霸道,只要接近就随时都会被剑气所吞噬!
“噗!”
没走几步,忽地手臂上一片剧痛,“呜哇”一声便是一口鲜血吐出。
“哦?有点不对……”
我默运灵力,体内的龙阙神纹也开始沸www.hetushu•com腾起来,激荡着满腔热血。
悬殊了一整个大境界外加两个小境界,我就算是有龙灵化息的功力与战伐诀第六层也绝不可能是对手,所以,只能用更强的力量!
一股凛然灼热力量涌入身躯之中,原本急剧受损的灵力稍微得到了些许补充,我一手一剑,猛然分合便是一次连续出击,“蓬蓬”两声,两枚冰冷剑锥立刻爆炸开来,日炎剑光芒璀璨,那股灼热的意境仿佛是冷月剑的天生克星一般,一瞬间就逆转了形势!
萧楚生的身体被我推翻在地,大口的喘着气,刚才的一战简直就是一场豪赌,赌我的肉身力量足够强,强到能够承受萧楚生的一剑而手臂不断,如果左臂断了,我就无法发动炎黄弓,那将会是一场灾难,至少对我而言是一场灾难。
“没错,你还要杀我吗?”
他释然一笑:“你就是获得圣火剑池魁首的那个步亦轩?女武神步璇音的弟弟?”
三缕不同光泽的灵力沿着双臂攀升挥洒而出,月刃凌空爆发出一道道剑光,犹如繁星入海般的撞击在萧楚生所凝聚的剑幕之上。
封死下路,根本不给我出腿的机会了!
落月箭!
不能保留底牌了!
我颤巍巍的站起来,提起一点灵力,纵身跃上了一旁的古树之上,三两次纵跃、歪歪扭扭的没入了黑夜之中,夜幕降临,但是来得有些晚,如果早些的话,以我的夜战能力应该不至于这么惨淡才对。
“洪!”
我一声http://m.hetushu.com断喝,力量提升到了巅峰,月刃与日炎剑带着四式合一的力道交叉斩杀出去!
我嘿嘿一笑:“来啊,你有命拿吗?”
我微微一笑,手臂被钉死,但是左拳却自然而然的抵在了萧楚生的胸前,月刃震碎之后,右手得到解放,猛然与左拳相握,金色灵力蔓延开来,大力的拉开了一道迅速凝实的黄金长弓,一缕湛蓝色气芒化为箭矢,焚天化地的力道瞬间迸发开来!
萧楚生一声暴喝,冷月犹如一道寒芒般穿空而来,带着浑厚彻骨的领域气劲,顿时周围的空气都受到了剧烈压迫般的扭曲起来,地面上的荒草更是丝丝的泛起冰芒,转眼之间冻成了一片,这个灵陨城剑王的剑法,竟恐怖如斯!
飞踢下,萧楚生竟略显狼狈,来不及完成剑意的蓄劲,直接用剑柄猛砸在我的双脚之上。
我满嘴鲜血,狼狈不堪的一笑:“我舍了一条手臂,也要宰了你!”
我看着他的冷月剑,说:“这把冷月剑是星空灵器吧?”
“有点道理。”
夜空寂静,远方的空中传来飞鸟扑朔翅膀的声音。
“扑通……”
“蓬蓬!”
“小子,你到底是谁?”他终于神色凝重的问了一句。
一股狂猛气劲涌入身躯,整个人的气势截然转变,甚至就连萧楚生也微微惊愕:“发生了什么?”
“刚好,我有个朋友的灵装是长杖,缺少近身兵器,你这把冷月我要了。”我微微一笑,笑容之中满是散漫。
“刷!”
两股厚重和*图*书雄浑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周围数十米内的空气都被震得嗡嗡作响,双剑仿佛碰撞在一座巍峨冰川上一般,力量的悬殊竟然如此之大,萧楚生的力量陡涨了近两倍之多,远远超过我的想象!
匆促之下,萧楚生纵身而起,双腿在空中交互压下,恍若一座冰山从天而降一样,“蓬”一声火光飞扬,萧楚生就势凌空,长剑摆动,带出一缕缕冰雪光华,凛冽的剑意正在酝酿、澎湃,周围的草地瞬间一片煞白,好强的剑意!
“传世级灵器??”
“哦?”
“你嫌死得太慢?”
“是,如何?”
萧楚生一张俊朗的脸庞扭曲得颇为狰狞,道:“你以为你现在胜券在握了吗?老子的冷月剑诀最强一招还没用呢!”
烈焰涌动,我贴身便是一记一焰开山!
“传世灵器整个凛雪城有几把?你应该猜到我是谁吧?”
我的浑身仿佛在瞬间就被冻结住了,身体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但就在冷月剑相距不足半米的时候,身形猛然一错,顿时一股剧痛从手臂上传来,冷月剑直接钻入了左臂,刺入三十公分,把我硬生生的钉在了地上,萧楚生哈哈大笑:“怎样,到底谁死?”
话音一落,他掠地而来,下盘紧贴着地表,雄浑厚重的一剑犹如冰山般碾压而来。
“蓬!”
心中一颤,这把冷月剑上,居然淬毒了!
“呃啊……”
脆响声中,日炎剑直接被震飞,甚至就连月刃的力量也无法维持,一瞬间就消散了,前方雪花飞扬之中透出www.hetushu.com萧楚生一张狰狞的俊脸:“去死吧,废物!”
眼看月刃的防守已经即将崩溃的同时,我一咬牙,左手空间骨戒光芒泛起,探手在虚空之中抽出了一柄光芒万丈的长剑——日炎剑!
不拼是死,拼,或许还能生。
……
有人在靠近,该走了!
“你有命拿吗?”
“来得好!”
“动手,说那么多做什么?!”
萧楚生显得无比的成竹在胸,剑刃轻轻一提便化解了月刃的一击,但也在这一刻,他的下盘完全暴露在外了。
惨哼一声,将冷月剑从左臂上拔出,随即丢进了空间骨戒之中,找出止血药和疗伤药,一口吞了之后恢复了几分钟。
“你……”
两式合一!
“蓬蓬蓬……”
连续两次剑刃碰撞,冷月剑上传来彻骨的寒意,让我几乎快要握不稳月刃,只能依靠两式合一的灼烈感来维持平衡,“嗡”一道剑花在空气中波荡开来,剧烈扭曲的褶皱之中剑锋穿透而出,直奔萧楚生的胸口而去。
冷月剑跌宕出一道道寒芒,随着他的挥动,骤然之间凝聚出三道冰冷的冰霜剑锥意境,随着冷月剑的挥动,三枚剑锥闪电般连续攻击而来。
“给我去死!”
一路向北,赵昊、宋骞逃去的方向,但愿他们两个都没事吧!
他脸上带着淡淡笑意:“这下盘功夫堪称是行云流水,我承认,论腿法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论上盘功夫,你就要差了许多火候了。”
巨力在空中炸开,两人瞬间分开,我滑落在地,萧楚生则落在了七八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