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一章 抽灵脉、剔灵骨!

熔岩幼龙果然暴怒了,野兽般四肢着地,骤然扑向了项易,浑身火光大涨。
我心底有些混乱,这条熔岩幼龙虽然是七阶玄兽,但毕竟是幼龙,真正的实力只能相当于地御境初期的样子,比起项易这个地御境中期要逊色了不少,不过……看起来这倒是我的机会,此刻的项易已经激怒了熔岩幼龙,二者相争之时不就是我的大好时间吗?
我猛然侧身躲避,顿时那血红色光芒贴着肩膀飞了过去,擦破了我的外衣少许,直接轰入右侧的丛林里,竟然将一棵千年古树轰得支离破碎,好强的破坏力!
“哪里走?!”
一旁的熔岩幼龙突然后退一步,吼了一声,似乎已经被项易狠辣的话语吓到了。
冷箭!?
熔岩幼龙瞅了我一眼,眼神有点复杂,又是感恩又是鄙视,感恩我施以援手,鄙视我从后偷袭,随后疾奔而去,张开血盆大口就咬向了项易倒在狼藉之中的身躯,但让我和熔岩幼龙都没有想到的是项易依旧还有战力,猛然一把抓住龙牙,右拳猛烈轰出!
“章炎团长别急,猫儿抓到老鼠之后总是要玩一玩再吃的。”
项易一字一句,脸上尽是恨意与戾气。
“嘭嘭嘭……”
整个人滑行飞退,后背剧烈痛疼之中,撞断了一棵古树之后已然滑落到了一处秋风萧瑟凛冽的山头上,往下就是近百米的深渊,以及一口无比深邃的寒潭,难以想象,在第三重山里居然还有这种类似于峡谷的地形,但这似乎也是我唯一的生机了。
和*图*书后面,火光大涨,项易凶神恶煞般的追来。
我自然不会走,走也走不掉,只能死里求生了。
“吼!”
“刷!”
众人哈哈大笑:“项宗主要怎么玩?”
远处,火光再次冲天而起,项易的气息依旧很强,承受我四式合一的一击之后居然只伤不死,额头上一缕鲜血流淌下来,倍显狰狞,双手掌握火焰,踏步而来,冷笑道:“你们两个畜生,今天都得死!”
我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是我见过的最怂的七阶玄兽了啊,怎么可以这样,说走就走?二话不说,烟云步法运起,我也跟着熔岩幼龙一起逃向了西方。
身躯已经被他的气机锁定,周围的场域、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躲闪不及之下,我返身便是一声断喝,一道道金色星芒遍布身周,神龙星象凝实在双肩之上,龙息功第十层龙灵化息的气劲提到了巅峰,右手月刃凝实,横扫而出,直接就是三式合一的一次反击!
熔岩幼龙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怒吼一声便狂奔而来,利爪如刃般的扫向我的后背。
那头熔岩幼龙却怒吼一声,猛然张口就咬向了树头上嚣张跋扈的项易。
……
空中,烈焰暴涨,索命的项易又来了:“畜生,死吧!”
龙鳞翻飞,鲜血迸溅,熔岩幼龙的上颚上几乎被轰得坍塌下去,甚至已经看到骨头了,可想而知这一击有多么疼痛。
月光下,一个个人影出现在前方,每个人的气息都十分厚重浓烈,而且戾气极盛,足足有二十多hetushu.com人,每个的实力都至少在人御境后期以上。
“吼!”
“剥皮——抽灵脉——剔灵骨,我要让这小子生不如死!”
我毫不犹豫的转身就是一跃!
“嗷……”
“嗷……”
“吼……”
“蓬!”
“吼……”
“你果然还是个畜生……”
我呕出一口血,玄兽与人类果然是水火不容,这熔岩幼龙根本好坏不分的。
就在这时,前方的乱木之中忽地一声野兽咆哮,紧接着一个近三米高的身形出现在黑暗之中,我的暗眸术看得真切是,黑夜中来者鳞甲如刃、利爪狰狞,一双深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眼神就像是看着猎物一般。
人群中,一名性情火烈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项宗主,说那么多做什么,你动手还是我们动手,这小子……嘿,已经只有半条命了!”
那提着长矛的“鬼脸”男子笑道:“项宗主,这次可应该感激我们一下了吧?”
“嗡!”
项易怒吼一声,一道火掌从天而降,直接轰碎了一整片丛林,烈焰升腾,火光照耀下我的身形根本无所遁形,夜战计划也算是失败了。
而我则猿猴般的抓住一截树干,身形在空中轻轻一荡就已经落在了数米之外,脚下烟云步法运起,疾驰而去,借着夜色的掩护避开项易的追杀。一时间双足带着火焰痕迹在草地上一掠而过,迅速隐入丛林之中。
青鱼佣兵团的团长鱼飞扬禁不住皱眉道:“这只玄兽是来干什么的?”
是熔岩幼龙,一种七m.hetushu.com阶玄兽!
一道道力量澎湃的火焰掌印在项易与熔岩幼龙之间绽放着,熔岩幼龙几乎完全是被压着打的,只是倚靠着它的皮厚肉糙才能坚持下去,但即使如此也支撑不了多久,项易的火掌已经在烧熔它的鳞片,这头幼龙也只剩下惨嚎的份儿了。
“蓬!”
“当!”
项易哈哈大笑,一脸的爽朗,道:“难得请动火狮、青鱼两大佣兵团出动,外加上醉清风的杀手组织一起猎杀,哼,这小子就算是死也是给足了面子,诸位放心,答应你们的玄丹和药材我项易之后会一并奉上,就算是不要血斩的家底了,我也要这小子不得好死!”
熔岩幼龙猛然转身,直接飞身从百米悬崖上跳了下去。
“哼!”
一缕白焰卷带着破空箭的能量贯空而去,速度快绝,几乎项易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箭矢钻入了后背之中,“蓬”一声炸开,整个人都狼狈不堪的从空中跌落丛林,激荡开一道数十米空气领域冲击,将周围的树木尽数碾碎!
熔岩幼龙怒吼一声,摆动屁股撒腿就跑!
就在这时,熔岩幼龙摆动屁股对着我就是一次鞭尾扫荡!
“轰!”
“蓬!”
还等什么?
心里一咯噔,糟了!
他话音刚落,月刃就已经带着四式合一的浑厚力量轰在他的后背上,直接将项易给轰飞出去,我与熔岩幼龙并肩而站,淡淡道:“一口一个畜生,我们是畜生的话,你又是什么东西?滥杀无辜,岂不是连畜生都不如?”
一小时后。
项易扶http://www.hetushu.com着龙牙缓缓站起身,眼中尽是杀意,冷笑道:“老子百战之躯,怎会死在你们两个畜生手里?”
没有想到居然还遇到了七阶玄兽,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叫苦不迭,急忙一个侧滑转向,夺路而逃。
灵窍窥侧下,我骤然低头,顿时风中飘零着几根碎发,吓得脸都绿了,如果我的反应再慢一些的话恐怕已经被分尸了!
项易的身躯内透出一缕缕火焰灵力,与自身浑然如一,显露着超凡不俗的修为,目光中带着烈芒,轻轻扫了我一眼之后,目光之中虽然有些诧异,但依旧冷笑一声,道:“等老子料理了这头畜生,再来灭杀你这个小畜生!”
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七阶玄兽的一击,竟然把我的月刃战衣直接给轰散了,人更是像炮弹一样的飞了出去,撞断无数树木,浑身充斥着剧痛倒在一堆碎木之中。
震荡之下,我连人带剑从树冠上斜斜的落下,尚未落地,右侧便是一人飞奔而来,手中挥着灵装战斧,怒吼一声:“去死啦你!”
项易目光中透着寒意,道:“这小子杀我项易的儿子,又杀我血斩的剑王萧楚生,哼……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熔岩巨龙的利爪践踏下,附近的丛林都在巍巍颤抖着,树冠抖动不已,远近的鸟儿惊飞起来,这灵陨山脉第三重山今夜肯定是不太平了。
月刃招架,夜色中一张狰狞的脸孔让人过目不忘,那是一张跟诡异的脸孔,惨白而无情,嘴角带着阴森的笑容,但实力极强,至少和*图*书也是地御境初期的水准。
月刃再挡!
身后,一道道人影裂空而下,伴随着众人的怒吼:“抓住他,上天入地,也要他死!”
……
所以,我没有走,只是立于一片红色灌木之中,这些灌木上长满了红色的颗粒果实,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但此时哪里还有心情去欣赏,双掌轻轻合拢,一缕缕金色藤蔓从掌心里蔓延开来,萦绕在双手周围,上古玄奇的灵力酝酿澎湃,呼之欲出!
没逃多远,忽地一道气芒贯穿了夜空,疾奔向我的肩膀!
“你这畜生也想掺和?”盛怒之中的项易猛然回旋身躯,重重的一掌印在了熔岩幼龙的脑门上,顿时直接拍出了鲜血来,熔岩幼龙跌跌爬爬的后退近十米,摇了摇脑袋,似乎受伤很重的样子。
强大场域碾压之下,一整片丛林纷纷倒塌下来,四处都是断折树木的奇特浆液气味,而我在连续飞奔下灵力也稍微折损了近两成,反观项易却气势雄浑,似乎一小时的狂奔对他而言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地御境高手,能够从大地之上源源不绝的汲取灵力补充恢复,在陆地上与项易打,除非能秒杀他,否则几乎是必输的!
“我靠……”
气旋在夜色之中激荡开来,三式合一几乎瞬间就被项易的火掌给化解了。
“吼……”
无声无息之间,炎黄弓骤然拉开,气机锁定项易,我没有用威力最强的第三式落月箭,却用了速度最快的第一式——破空箭!
空中,一柄长矛凌空落下,带着浑厚的灵力与气势!
“蓬!”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