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七章 火羽鸟

就在这时,另一道浑厚而狂暴的气机出现在山石后方,一道人影凌空落下!
“刷!”
倒是个爽快人,我欣然点头:“那好吧,一起联手攻杀火羽鸟也能轻松一点,我们走吧,我要尽早找到唐阙然和苏颜。”
猛然脚下发力,灵力冲射,让我从天空稳稳的滑落在一座小山峰上。
一般而言,在这种危险试练中是没人愿意将自己置身险境的,但偏偏童濯没有这么做,这个橙阳学院的代表倒是十分耿直豪爽。
“噗!”
童濯看到我的疑虑,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我是服用了镇气丹,所以压制了部分修为,作为诚意,那我现在就突破吧!”
童濯也笑了,摊手道:“你看……这方圆几里内还能找到别人吗?”
我深以为然,越往下层越危险,而第一个下去的人则是最危险的。
我微微一怔,在深渊之中居然还会有除了唐阙然、苏颜的人帮我,可真是着实难得,便点头道:“是我,你是?”
我一秒钟进攻,纵身跃起,脚下犹如踏着烟云般的一个起落之后就将身躯陈于鸟窝的上方,甚至就连童濯也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多出几分惊叹:“好俊的身法!”
大成之境的烟云步法,自然不落下乘。
既然遇上了就别错过,宰掉它!
我咬牙切齿,从空间骨戒里就掏出了日炎剑,对着它的胸脯便是一剑,鲜血泊泊流淌,火羽鸟狰狞惨嚎,但依旧没事。
童濯点头:“我自幼修炼蛮牛劲,所以血脉、骨骼、肉身都异于常人,力量可以http://m•hetushu.com达到两千钧以上,跟我合作你绝不会吃亏的。”
一个人恐怕没法在这片山脉之中存活下去,必须先找到苏颜和唐阙然,可偏偏这一重重的山坡无边无际,不知道她们进入第三层之后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这里是真假难辨的空间,就连字母表都没有丝毫讯号,更加无法找到她们了。
我不禁莞尔:“那你为什么要选择跟我合作?”
同时,火羽鸟桀桀的转过身来,一双眼睛被涌现的怒火染成了赤红色,双翼骤然张开便是发动了攻击,煞气暴涨,一道道火红羽毛化为利箭射来,带着灼热烈风!
“桀桀……”
“蓬!”
空中,一抹火红掠过。
必须尽快杀死火羽鸟,所以我也没有保留实力,鼎成龙升的灵力从体内澎湃而出,月刃之上则激荡盘旋着血红色的三式合一之力,凌空落下,剑刃笔直的切开了一只火羽鸟的脖颈,只是一击,咔嚓一声就斩开了火羽鸟的皮毛,鲜血淋漓,伤口深可见骨。
鲜血飞溅,这次完全破开了火羽的防御了,硬生生的切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我吸引两只,你最快速度杀死第三只,然后来助我,这战术可行?”他问。
青年摸摸鼻子笑道:“原来我那么没有存在感的……好吧,我是橙阳学院这次代表队的队长,我叫童濯,刚才见你单独格杀火羽鸟,一时手痒没有忍住就顺便出手了,我比你大两三岁,你叫我童濯学长或者是童濯大哥都行。”
http://www.hetushu.com“桀桀……”
……
转眼之间,桀桀的鸟鸣声连成一片,大约上百只火羽鸟从天掠过,紧跟着前方的那一只!
“混蛋!”
“蓬蓬……”
火红色羽毛飞扬,我的手腕被沉猛雄浑的反震力给硬生生的震开了,这火焰羽毛好硬啊!
脚下一片炎热,这山体内似乎蕴藏着火焰熔浆一样,我抬头看去,山林里长满了各种树木与植物,将整座山头都掩藏在五颜六色之中,林叶有红色,有绿色,也有蓝色、橙色、水色等,不尽相同,鼻间飘荡着淡淡的原野芬芳。
一脚踹中火羽鸟的腹部,使其失去平衡,千载难逢的机会下,我第二剑落在同样的伤口上,顿时火红色的血液奔流而出,这只火羽鸟的头颅直接被斩断了,身躯依旧在拍打着翅膀,不断下坠。
我拽起了一些花花绿绿的藤蔓与树枝,几分钟被就编制成了一件简陋的“斗篷”披在身外,随后开始行进,这么一来我就很难被空中的火羽鸟发现了。
童濯手掌轻轻荡开,一缕缕火焰灵力凝实为一柄赤焰斧,这是他的灵装,看起来力量涌动,至少已经是第三形态的灵装了,力量甚至比我的月刃还要浑厚了少许,这人不简单!
伏在地上,转化内息,收敛住一切气息,借着植株的掩护抬头看着天空,同时动用热源感应能力,果然,整个山体都遍布着一道道火红色热源,是那些横亘于山林内的红色石头,它们本身就是一种能量体,同时更让我惊骇的是,山头后方出现了和-图-书密密麻麻的一片热源!
说着,他深吸一口气,体内的雄浑灵力猛然暴涨起来,那种凛冽的澎湃感甚至形成了小小的场域冲击,将周围的野草吹得倒下一片。
我摸索上前,距离火羽鸟只有五米之遥的时候才开始提升灵力,一声断喝提着月刃奔掠而去,月刃带着两式合一之力狠狠的轰在火羽鸟的后背上!
“你的武诀,似乎有些奇特。”我皱眉道。
“蓬!”
童濯刹那间又将灵力强度提升了一倍有余,纵身一跃就落在了枝干上,快行数步,身形有些佝偻,一缕磅礴气机瞬间铺开,在他的双臂上竟然浮现出蛮牛冲击的凝实形态,仿佛要撕破山岳般,赤焰斧扬起,对着两只火羽鸟就发起了进攻。
火羽鸟伤而不死,凶性大发,以让我料想不到的敏捷速度回身便是一次利爪攻击,犹如铁钳般的爪子瞬间扣住我握剑的手臂,张开双翼疯狂的扇动,似乎是想带着我飞上天的样子。
我急忙掠入一片灌木之中,伏下身躯,抬头看去,却发现是一只大约张开双翼足有五米的巨鸟,浑身长满了火红色的羽毛,一双眸子紧盯着大地,它这是在猎食,并且这种玄兽级鸟类在《玄兽秘典》内是有记录的。
火羽鸟,六阶玄兽,火属性很强,可以发动火焰羽芒的疾射攻击,攻击力超强,但防御力偏弱,所以属于六阶玄兽中实力下乘的玄兽,但是因为能够飞行,所以勉强被列入中等实力的六阶玄兽,不过……在深渊试炼之中碰到这个东西绝不是什么好事,区区的一m.hetushu.com只下乘实力的六阶玄兽根本无法对真正的高手起到什么威胁,但偏偏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童濯催发着蛮牛劲震开两只火羽鸟的进攻,目光中则透着浓浓的惊愕:“好小子……竟然那么轻而易举的格杀一头六阶玄兽?”
我点头:“嗯!”
“原来是童濯兄弟。”我笑笑,都没叫,随后走上前单手张开,开始精炼火羽鸟的血脉,自从我的不死身踏入第三重之后,精炼的速度已经快了许多,三分钟之内就差不多能搞定了。
童濯一屁股坐在火红的岩石上,也不嫌烫,道:“火焰天池宽广,看不到边际,也不知道兽首石在哪儿,这些火羽鸟又狡诈异常,步亦轩兄弟,不如我们合作吧,一起行进会更加安全,而且我也绝不会拖你的后腿。”
我惊愕的看着他,他似乎只有灵魄境巅峰的修为。
“砰”一声脆响,仿如结界被冲破的声音一样,童濯的气息瞬间发生了巨大变化,赫然已经是人御境巅峰的修为了,而且他的气息绵长、力量浑然天成,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这种人……还是很有一些本事的,难怪会当上橙阳学院的代表。
童濯深吸一口气,道:“步兄弟,既然已经来了就多镇杀一些玄兽拿点积分吧,反正早早的去下层反而会显得不智。”
火羽鸟的身躯猛然一震,骨骼破碎,这次终于被干掉了,而它的背上则多出了一柄火红色的战斧,斧刃上布满了复杂的符纹,一个相貌刚毅硬朗的青年笔直的站在石头上,笑道:“你是……万灵学院的m.hetushu.com步亦轩吧?”
一时间,我吓得冷汗直冒,如果我刚才动手射杀那只火羽鸟的话,那么后方的上百只火羽鸟一定会对我群起而攻,这群火羽鸟虽然是玄兽但似乎都已经有了少许灵智,这简直就是在利用最前方的那只火羽鸟钓鱼啊!
“桀桀……”
没走多远,当我刚刚翻过一座山坡的时候,就发现前方的一块红色巨岩上站着一只火羽鸟,它仿佛化身为啄木鸟一样,不断点头啄食,那火红石头的表层已经被刨开,火羽鸟正在吞食里面的火焰石层,原来这些石头就是火羽鸟的食物啊,难怪能养活那么多!
火羽鸟飞快张开翅膀后退,但我速度更快,一个箭步便贴上去又是一脚,一焰开山!
身形急速下坠,四周洋溢着淡淡的灼热感,低头看去,身在十米高空,下方则是一片片犹如纹理般的山脉,火焰天池没有水,所指的“池”原来是这些仿如池水波纹的小巧山脉罢了。
“好,走吧!”
……
没走多远,在山坡上一颗虬曲盘亘的古树树头上出现了巨大的鸟窝,鸟窝用乱石、树枝、落叶所搭建而成,里面躺着几颗鸟蛋,外面则是三只成年火羽鸟在守护着。
我立于原地,月刃挥动,防守得密不透风,“当当当”的把一道道羽毛全部劈开,就在火羽鸟张开利爪扑杀而来的时候猛然出剑,保持平常速度冲击而去,相距不足两米的时候骤然提速,瞬间骗过了火羽鸟,月刃带着三式合一的光芒在火羽鸟的胸前横扫而过!
深吸一口气,炼狱深渊是武祖灵念所铸就,断断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