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个也别想走

一旁,童濯目瞪口呆的看着被裂地箭弄成一片狼藉的山林,张大嘴巴道:“我擦……”
就在这时,林地内几名学生脸色铁青的飞奔而出,一个个神色都十分凝重,远远的看到了童濯,其中两人飞快扬起手臂,道:“童濯学长,我们在这里!”
圣地早就有言在先,不管在深渊试炼里发生了什么,出来之后双方都不得追究,否则将会承受圣地的追杀,这大概就是王宁敢对唐阙然动手的底气所在。
在我惊愕的目光下,童濯拿出一枚鸟蛋敲碎就喝了下去,喉结上下起伏,十分爷们。
“嗯,以天枢学院的第一天才王宁为首,外加一些小型武院的学生,足足有接近二十人,唐阙然现在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被迫吹响骨笛放弃试炼了。”
童濯手掌一张,赤焰斧凝实,嘿嘿一笑道:“就冲你这句兄弟,我童濯自然跟你共同进退,上吧,你上,我们都跟着上!”
“吓?”
我在绿叶上擦拭着刺灵的血迹,解释道:“我已经杀死一只火羽鸟获得煞气积分了,剩下来的两只你来杀,毕竟你付出的努力更多,我只是起到偷袭的作用罢了。”
我看得心底有点膈应:“走吧……”
……
一瞬间,山谷里的众人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了我,树冠之上短暂驻留的唐阙然也抬头看向山坡,一双美眸流转顾盼,喃喃道:“步亦轩……”
身后,童濯拎着赤焰斧,蛮牛劲提升到了极致www.hetushu.com,整个人仿佛撞山能穿、跃海能平的上古蛮牛一般狂冲而去,这种狂妄气势,目空一切、志在必得!
童濯手握赤焰斧,忍不住的皱眉道:“步兄弟,你为什么只伤不杀这些畜生?”
我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树枝上,就这么看着他把九个拳头大的鸟蛋都吃掉了,这胃口也是没谁了,连我都觉得心悦诚服。
月刃刺穿空气,带着一抹冰寒气浪,连续三剑都在第二只火羽鸟的腹部绽放开血光,我只是重创却没有彻底杀死它。
也正常,出身寒门的学生又能有几个能拥有空间戒指的呢?
童濯一怔:“这……这怎么好意思啊?还是算了吧,我能背多少算多少。”
“走吧。”我说。
“刷!”
童濯一边尝试攫取火羽鸟的玄丹,一边笑着说道:“快点清理一下,此地不宜久留,血腥味会引来更多的火羽鸟的,这个火焰天池我约莫着多半有超过一千只火羽鸟,简直是没有一点人性!”
“原来如此。”
要知道六阶玄兽的实力相当于人御境,所以这只火羽鸟虽然是六阶玄兽的中等实力但也等同于人御境中期甚至后期的水准了,而我外在实力却仅仅是一个灵魄境,越级杀死六阶玄兽就显得十分匪夷所思了,这也是童濯如此震撼的原因。
“唐阙然怎么了?”我声音提高了许多。
在杀暗魅龙鹰之前,我也是没有空间戒指的。
hetushu•com烟云步法几乎发挥得淋漓尽致,我第一时间冲上了山坡,赫然就见山谷之中人影憧憧,一群灵修者正在追杀一个轻灵的身影,是唐阙然,她利用五阙御风诀的身法不断躲避剑系灵修者的追杀,身形仿佛随风飘扬一般,灵活多变,天人合一境界的身法苦苦支撑着。
苏青玄脸色惨白,道:“学长,我们快走吧!”
“好!”
他一副忌讳莫深的样子。
我惊讶道:“一千只那么多?你怎么知道的。”
我只觉得热血沸腾起来,烟云步法爆发,整个人化为一缕烟云直奔王宁等灵修者而去,大喝道:“你们既然敢动我们万灵学院的人,那就一个都别想走!”
“我三年前来过一次圣地试炼了,当时只有灵魄境中期的修为,就是在这个火焰天池被两头火羽鸟追杀,最后只能无奈吹响骨笛放弃了。”
“哈哈,走吧,味道还不错,鸡蛋味!”
“哈哈哈哈……跟高手配合就是畅快淋漓!”
看来,他没有空间戒指。
“嗯。”
“先等一下。”
……
苏青玄看了看我,脸色越发的凝重,道:“山那边有四五个鸟巢,都被中枢学院的人端了……不过,参战的人还有万灵学院的唐阙然,她……”
“……”
王宁猛然一震,脚下生风,飞快的提着长弓躲避开来,他身法了得,但他能躲避,天枢学院的另外三名学生却都躲不开了,直接被裂地箭轰得口www.hetushu.com吐鲜血震飞出去,这裂地箭是范围性的杀伤武诀,力量分散,否则的话,这几个灵魄境后期的学生都得死!
“蓬……”
童濯则紧紧的缠住第三只火羽鸟,不让它飞走,赤焰斧带着浓烈的气浪与火羽鸟拼杀在一起。
“苏青玄,张恺,你们两个原来在这里啊!”童濯哈哈大笑。
我抬手凝实出月刃,道:“我要让这群天枢学院的人全部退出试炼,童濯兄弟,你会帮我吗?”
“哗……”
显然,童濯只是一个寒门灵修者,所以已经开始在处理火羽鸟的翼骨了,摘下两段翼骨之后用布帛包着,然后捆在背后,像是背着两把剑一样。
苏青玄皱眉道:“唐阙然因为弓系灵修者的关系,射杀了多达六只火羽鸟,得到许多积分,所以天枢学院的人不乐意,想发难,让她让出一些积分来,但唐阙然不愿意,眼看就要开打了,我们几个实力不济,哪里敢掺和,就都逃跑出来了。”
我开始精炼玄兽血脉,至于火羽鸟身上的材料,等会再说吧,这火羽鸟的羽毛和翼骨都是不错的材料,但也只能称为不错,算不上上乘,连中等都算不上,像方清渊、牧铉那种出身豪门的灵修者是绝对看不上的。
我惊愕了一下,便也不多说话,月刃横空一剑了断了第二只火羽鸟的小命,一抹血红色煞气飞入我的手环之中,而另外一边,童濯也劈掉第三只火羽鸟的头颅。
我一握拳,转身就冲和*图*书向了前方的山脉。
精炼完第三只火羽鸟血脉之后,我也拆下一些火羽鸟的翼骨,随后拔了上百根羽毛放进了空间骨戒,至于童濯,他拿了两段翼骨外加上百根羽毛,背在身后像是一个荒野猎手,好在这些东西并不沉重,不至于影响到他的速度。
我心底一凉:“你是说……天枢学院的人在围攻唐阙然?”
“嗯,也好。”
“妈的!”
童濯站在树干上,瞅着一窝鸟蛋,道:“步兄弟,你稍微等我几分钟,我要把这些火羽鸟的鸟蛋给解决了。”
“解决?”
我猛然提气,双掌闭合,一缕缕金色嫩芽从掌心里蔓延、生长,飞快的拉开了炎黄弓,对着王宁与一群剑系灵修者所在的大地便是一箭,而且是已经练到大成之境的一箭,炎黄弓第二式——裂地箭!
童濯大惊:“步兄弟,你一个人去怎么能行?娘的,拼了,我跟你一起去!”
“山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我看出了一些端倪。
火焰鸟是火属性的玄兽,而童濯的蛮牛劲也属于霸烈的火焰属性,所以吞食鸟蛋的原浆等于是直接汲取养分,简直是大补!
童濯哈哈一笑,战斧一旋,将重伤的一只火羽鸟劈向了我,道:“这只也给你,你这个朋友我童濯交定了!”
空气之中炸开一道气浪,唐阙然凌空转向,惊险的避开了一箭,但这一箭带出的锋芒却依旧在她修长笔直的雪腿上带出了一道一指长的血迹,她已经受伤了。
三式合和_图_书一之力下,我从后又是一剑,在第三只火羽鸟的后背上捅开了一个血洞,身形如同残叶般顺风飘飞,左手探入裤兜附近,拔出刺灵匕首就抹过了第三只火羽鸟的脖颈,顿时割开了它的脖子,桀桀的叫声更加猛烈起来。
向东行走近五里左右,又干掉了七只火羽鸟,我和童濯的配合更加默契起来,几乎每次都不让火羽鸟发起反击就能将其轰杀掉,而且不断格杀六阶玄兽,这次我们的积分都不会太低了,要知道在这片火焰天池的山林里可是很少有人能有实力单独杀死六阶玄兽的。
吃完鸟蛋之后,童濯一抹嘴巴,意犹未尽的样子。
淬炼完两头火羽鸟血脉之后,我一晃手指上的空间骨戒,道:“童濯兄弟,我这里有空间戒指,要不……你信得过我的话就把材料先寄存在我这里?”
丛林之中猛然气旋飞掠开来,一道利箭从林地里奔袭向高空之上,带起一缕缕急旋的落叶,射箭的人是一个相貌丑陋的青年,正是天枢学院这次参选的第一天才王宁,此时王宁已经破开了镇气丹的限制,踏入人御境后期,难怪敢对堂堂烈风域领主唐安礼的女儿发难。
一束土黄光芒裂空而去,贴着地表直奔王宁等人,沿途灵力爆发,蕴藏的浑厚土系灵力不断爆裂开来,仿佛大地崩裂了一般,排山倒海般的岩石、泥土不断碾压而去,顿时沿途被波及的灵修者纷纷被被卷带翻飞起来,惨叫声连成一片。
“轰!”
好你个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