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三章 炼骨诀

“哼,你要是能找到的话,我就不杀他们,但是……我只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你看着办吧!”
脚下发力,猛然电射而过,长剑掠过他的脖颈,给了他一个极为痛快的死法。
……
“轰!”
……
我转身看向童濯,道:“童濯兄弟,你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吧?”
……
疾风刺威力完全爆发开的那一刻,青年的身躯被轰得笔直坠落下去,砸断了无数树木,生命气息消逝,一抹煞气飘进了我的通灵手环之中,果然,这些蛮荒的古族也是用来深渊试炼的“道具”之一,一个念头仿佛石子一般在我心底荡开千层浪,武祖不仁,但如果武祖仁慈的话,恐怕也当不成武祖了。
我低喝一声,鼎成龙升的气势瞬间下沉,身体在灵力催动下骤然提升速度,在对方尚未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一脚踹在左侧一名哨兵的腹部,一焰开山,瞬间把他踢得口吐鲜血、滚入谷米地之中,而月刃则斜斜的掠过,撕开了另一名哨兵的胸口,一击便杀了。
鼎成龙升!
方清渊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笑道:“经历过苍北域杀路的步亦轩居然还会这般妇人之仁?你可真让我失望……”
短刀切开空气,带出两道灼烈气浪,符纹力的强横程度丝毫不逊色于灵力,甚至在力量迸发的那一刻,他们身上的符纹也彻底亮了起来。
一个简陋的祭坛上,方清渊巍然立于其上,脸色铁青,而一旁的牧铉等圣武学院的学生都沉默不语,一名蛮荒古族的老者坐在祭坛的中心,血流满面,耷拉着脑袋。
http://m.hetushu.com“咻咻……”
卷首就写着:《破石刀法》,下品武学。
这人至少已经人御境后期的修为,体内灵力已经化为煞气,眸子里闪烁着浓郁杀意,矛尖犹如毒蛇般刺来,狠辣之极!
是符纹武学!
“我再问一遍,化纹诀在哪儿?”方清渊冷冷道。
“步兄弟!”
老者的身躯微微一颤,大约是在心疼,但依旧沉默不语。
看来,这是蛮荒古族内的武诀,而且这种破石刀法应该是属于最基本的武诀之一,基本上对我而言就是一堆垃圾,并且还是一本残破的武诀,没多大用处,从刚才哨兵使用的威力就能看得出来了,若是换了一种一流哪怕是二流的刀法,恐怕我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能瞬间杀死两名蛮荒哨兵。
“嗯!”
“为什么那么歹毒,我们的目标不过是兽首石罢了。”
童濯在我耳边低声道:“深渊试炼里已经三十六年没有人抵达第四层了,我们是三十六年来的第一批,方清渊一定是收到了什么讯息,否则不会这样决断。”
检查了一下两名士兵,在其中一个的腰间兜里找到了一本残破的武诀,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古文字,这种文字在上古时期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骨文,而这种骨文我跟随银叶城的学者曾经稍微粗略的学习过,所以认得一二。
受伤的哨兵挥舞短刀,眼中满是仇恨的看着我,不死不休!
“行,半个时辰就半个时辰!”
这个问题纠缠着我,但如果我不杀他们,他们http://www.hetushu.com就会不顾一切的杀我,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只能杀人,这就是千万年来的仇恨所带来的毁灭。
“嗯!”
忽地,前方的村落火光冲天而起,并且一片嘈杂,似乎有人在纵火。
……
分头去找,我独自进入东部一里外的部落里,这里的居民几乎已经被方清渊、宇文清、牧铉等人杀光了,所以都是空房子。
我微微一怔,在心神融入进去,顿时脑海里飞梭出一道道纹线,这些纹线越来越多,越来越纷杂,反复重叠、迭代,分分合合,仿佛在演练着某种修炼方法,转眼之间我脑海里豁然开朗,瞬间就顿悟了,这就是一种的武诀,传承方式与龙灵大陆的灵简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个手提阔刀的圣武学院青年学生立刻提起一旁捆着的孩子,手起刀落,一颗人头就已经滚落在地,鲜血喷溅出很远。
……
只不过这一本不是《化纹诀》,而是一种叫做《炼骨诀》,关于融合淬炼、增强纹骨的内修武诀!
“走,我们过去看看?”
他居然说的是大陆通用语!
童濯苦笑道:“大约是为了积分吧……迄今为止你还是深渊试炼中的第一位,方清渊怎么可能咽的下这颗苦果,他就算是杀尽所有人也一定会重回深渊试炼第一名的。”
我瞬间醒悟,这些蛮荒古族的族群被武祖驱赶到深渊之中之前,他们修炼的并不是灵力,就是失传了的符纹力,如今看来,他们就像是上古的遗族一般,挥动着这个世界已经消失了的力量与我们搏杀!
当我进入第七间hetushu.com草屋之后,在石头雕刻的柜子里搜寻到了一本龟甲雕刻的武诀,足足有一口锅那么大的一面龟甲,上面刻满了复杂的骨文,并且文字之间浮动着某种气机,甚至我体内的龙阙神纹与之居然产生了某种共鸣!
“嗯,这里怎么回事?”我问。
老者没有说话。
方清渊似乎并不以为意,道:“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这里,这些蛮荒古族原本就是我们的死敌,步亦轩你根本不必为他们说话,你再说这些心慈手软的话,我可以认为你心向这些蛮荒遗族吗?”
看来,之前也是有挑战者来过这里。
连续找了多个房子,只有一个瓦釜之类的生活用具,至于武学上的东西,也只有一两本类似于破石刀法的低等武诀。
我不禁笑了:“方清渊,你小小年纪居然心肠那么狠毒,既然这样的话,我和童濯等几人在周围搜寻你要的化纹诀,如果我们找到了,你就放过这些孩子,怎么样?”
那老者有些惊愕,浑浊的目光看了看我,带着些许感激。
我低头沉吟一声,心底有些波动起来,为什么我一定要杀他们?
就在我狂喜之下,身后一缕寒气比及后背,紧接着便是一股刺痛传遍全身,大意之下,我的战衣居然被人刺透了!
是童濯的声音,他提着赤焰斧,带着另外三名橙阳学院的学生走了过来,道:“你也到啦?”
不过,我还是把破石刀法扔进了空间骨戒,谁让我的空间骨戒里空间大呢,就当是古籍带回去供万灵学院研究也好。
脚踏古木,灵力化为一缕烟云消散,而我也www.hetushu.com精妙的躲过了这一击,月刃带着凛冽光芒,带着疾风刺的猛烈剑意突刺在他的胸口上,顿时一蓬血花飞溅起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蛮荒青年居然根本没有修炼战衣,一剑便刺透了他的身躯。
童濯无奈一笑:“是圣武学院的人,方清渊、牧铉下令屠村了,这里的蛮荒古族将会一个不留的全部杀光!”
“好,你不说话是不是?来人,给我杀一个蛮荒古族的小畜生!”
纵身下山,转眼没入黄昏的山野之中。
脑海里“嗡”的一片空白,我狂喜不已,这才是真正的机缘吧,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让我找到了这种好东西,纹骨原本就是上古流传的东西,如今的龙灵大陆上已经不存在纹骨和符纹力的修炼功法了,而这个《炼骨诀》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脚踏龙桩,仰面就是一个快速铁板桥,两枚箭矢几乎是贴着脸面擦过去的,而两名哨兵则提着短刀,嘴里乌拉拉的喊着什么就冲了过来,他们的身体周围刻画着一道道的符纹,与我的龙阙神纹居然有几分相似,并且刀刃之上浮现着的力量也不是灵力,而是符纹力催发的武技!
我皱了皱眉,不用想,一定是深渊试炼的挑战者纵火,不过看起来敢在村落深处纵火的人,一定非常有种!
我皱了皱眉,说:“你要找那个什么《化纹诀》你就到处去找,在这个部落里肯定能找得到,你又何必非要杀人呢?”
“噗……”
古籍记载,数千年前的人类帝国与外域蛮荒古族不止一次发起战争,甚至到了亡国灭种的地步,在那种历史环hetushu.com境下,蛮荒古族诚然就是死敌,不得不杀,而这个念头似乎也被带过了数千年后的今天,进入电气时代初期,与蛮荒古族的仇恨依旧无法解开。
我便咳了一声,说:“方清渊,这些蛮荒古族的孩子对你并没有威胁,何必杀他们呢?”
落下,查看了一下这个蛮荒古族青年的尸体,一剑穿心,已经没有气息了,他身上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惟独一柄长矛还算是灵器,但也只是白灵器罢了,扔进空间骨戒,继续前行,不能耽搁太久,大家肯定都会在兽首石附近集结,苏颜和唐阙然、童濯可能会需要我的力量。
又是两个大约人御境中期的高手!
当我提着月刃赶到的时候,却看到一群蛮荒古族的老弱倒在地上,身上纵横着一道道毁灭性的伤口,甚至有的身躯直接被炸开。
童濯尴尬一笑:“说真的,确实有点多管闲事,不过我跟你的看法一样,能不多造杀孽就不要多杀,走吧,我们时间不多,一个个小草屋找过去,一定能找到那本什么《化纹诀》!”
方清渊一张冷峻的脸庞上毫无感情,道:“告诉你吧,我这次进来深渊就是为了找化纹诀,如果你不交出来,我屠了你这个部落也不是不行的。”
老者一声叹息,睁开浑浊的双眼,道:“你们这些名门宗派为了一己私欲竟然这样滥杀无辜,简直是让人失望之极。”
一整片金色谷米地在夕阳落山之后变得一片漆黑,我在谷米地内疾行,就在接近蛮荒村落的时候便再次引起了注意,不远处,两名哨兵发现了我,凌空便是两道箭矢穿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