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四章 蛇蝎女人

一箭穿胸,牧盈盈浑身一颤便软软的跪倒在地,一截灵力幻化的箭头透胸而出,泛着一缕缕的血迹,数十米外,唐阙然提着苍澜弓出现了,秀眉轻蹙道:“敢动我们的人,找死!就算是跟天行学院为敌又怎样,谁怕你们不成?”
眼前是一大片广袤无边的沼泽地,私下灰蒙蒙的一片,薄雾降临,让人的视线变得极为短小,甚至数十米外就看真切了。
苏颜抿了抿红唇,柔声安慰道:“我知道这种感觉,你拼命的想阻止这一切发生,但你阻止不了,这不能怪你。”
忽地,一缕不和谐的声音从右侧传来,是动物游动,身躯推开水波的声音,并且一缕浓郁的煞气随之而来,有东西盯上我这个猎物了!
一股狂怒在心底升腾而起,我猛然激起护身灵力,战衣凝实了许多,但依旧一口鲜血喷出,那股彻寒的剑意在心底久久不散,俯身便是一击烟云腿法向后踹了出去,转身撞穿了草屋,狼狈不堪的冲了出去,身后,牧盈盈一双漂亮脸蛋上满是狰狞,道:“你已经被我重创了,还想跑吗?”
我纵身飞掠落入谷米地中,目光冰冷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我?”
“嗯。”
大家纷纷将通灵手环的灵识输入兽首石,随后相互一笑:“第五层,飞流见!”
蛮荒古族的部落中心,兽首石一旁十几名挑战者盘留不去,有的在寻找周围可掠夺的资源,有的则在等待这一层最终排名的浮出水面。
甚至,我还记得那老者的眼神,充满和*图*书无奈。
“嗯!”
它狰狞的大叫着,转过身来张开血盆大口,口中毒牙喷射出一道毒液,狰狞之极!
沼泽水蛇,六阶玄兽,是玄兽中的剧毒种类,速度可以达到七阶玄兽的水准,但防御力稍差,护体煞气有些薄弱。
“噗!”
我深吸一口气:“如果我宰了方清渊,就不会有这一切了。”
苏颜则看着一旁的牧盈盈的尸体,秀眉一皱,说:“牧盈盈想杀你?”
月刃快速挥动,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瞬间爆发十多剑,一缕缕剑气形成了一个护壁,守得滴水不漏,将所有的毒液都阻隔在外,同时左拳扬起,一缕缕雷电光芒窜动,狠狠的轰落在沼泽地里,顿时雷电肆虐开来,电得沼泽水蛇身形扭曲、颤抖,几乎快要跳起来了。
眼前闪过一道光亮,身体便被送入了另外一个空间,我猛然坠落在地,掉在了一片沼泽地带之中,四周湿漉漉的一片,好在万灵学院的牛皮靴防水,所以就算是在这种地方也没有关系,但就在落地的时候,后背火辣辣的一阵疼痛,是牧盈盈偷袭我的那一剑带来的伤势。
唐阙然不禁莞尔,笑得极为甜美,说:“你不能对任何人都以德服人,就像宇文清、牧盈盈这种小人就大可不必了,这种人为了追求力量不惜手段,你要是对他们好就一定会自己吃亏的。”
……
上!
取出几枚疗伤丹吃掉,随后吃了点熏鱼,休息了接近半个小时之后出发。
当我hetushu.com们返回祭坛的时候,方清渊已经杀了那个老者走了,整个蛮荒古族也彻底覆灭了,看着一地的尸体,我心底不禁涌动起一丝无奈,站在那里默不作声,不远处,童濯也来了,一脸惊愕的看着这一地的惨状。
“嗯,但是没找到。”我不动声色的找到记载着炼骨诀的龟甲放进了空间骨戒。
……
“知道了,小颜呢?”
“走吧……”
长剑一掠而过,切开了水蛇的七寸脖颈,随后脚踏圆形步法绕着水蛇的头颅就是多次斩击,一道道灵力气劲切开了水蛇的煞气,几秒钟后,一颗巨大的蛇头掉落在水里,这条六阶玄兽也自然而然的挂掉了。
我咬牙切齿,手中月刃霸烈意境澎湃,下一击,就足以要了她的命!
“阙然,你怎么来啦?”
“那真是死有余辜!走吧,我们去兽首石,不要在这里逗留太久了,我总觉得以方清渊的狠辣,他迟早是要对我们动手的。”
在东方,过去看看!
“死!”
但就在这时,黑夜之中一缕寒光飞梭而至!
牧盈盈手中长剑绽放着森寒光芒,寒天剑诀确实厉害,二流剑诀居然就能达到这样的水准,如果换个方清渊那样的绝顶天才使用寒天剑诀的话,那威力恐怕会更加恐怖了。
唐阙然抿了抿红唇,说:“我和小颜都在找你,结果被我线找到了,这个牧盈盈如此纠缠,你早就该一剑杀了她了!”
“噗!”
“那就尽管试试好了!”
“刷!”
童濯大惊:“你想跟m.hetushu•com方清渊动手?步兄弟,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虽然很强,但绝不会有方清渊那么强……你可知道方清渊已经把浮屠剑诀修炼圆满了,年仅十七岁就将一套二流剑诀修炼圆满这是多么恐怖的修为,你还是……不要有这个念头的好。”
牧盈盈一双脸蛋变得十分扭曲,道:“原本水月宝殿里的机缘属于我和宇文清学长,原本没有你的出现,宇文清学长就不会失败,更不会疏远我,是你……都是你的出现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所拥有的一切,你必须死,我要你死!”
“飞流见!”
不能近身,否则极容易被喷射的剧毒所沾染。
我脚下速度更快,烟云步法瞬间移动了近三米,月刃化为一道光芒斩落在水蛇的身躯中部,顿时血花飞溅而起。
“没问题,走吧。”
“你要怎么阻止?”她和唐阙然一起问道。
她的脸庞更加狰狞,擦拭着嘴角的鲜血,道:“来啊,有种你就杀了我,你敢杀我……宇文清学长绝不会放过你,师父也不会放过你,整个天行学院都会与你为敌!”
……
没过多久,耳边传来了淡淡的滔滔流水声。
牧盈盈纵身而起,带着无数寒意从天而降,一瞬间,仿佛无数冰锥从天而降一般,那种碾碎一切的气势让人禁不住的产生一种窒息感,这……很强!
转身,凝实月刃,没过多久,薄雾中一条近十米长的巨大水蛇蜿蜒而来,一双绿色的眸子里透着无情与残忍,吐着信子,在距离我三米外停下了,不http://www.hetushu.com停的晃动着头颅,寻找最佳的攻击时机。
“嘶嘶……”
我找定一个反向就跨步走了过去,耳朵竖起,听着脚下的泥泞水声以及周围的淡淡风声。
“她马上过来。”
我皱了皱眉,猛然一声断喝,鼎成龙升气势涌动,古老沧桑的气机几乎瞬间就冲散了牧盈盈所凝聚的剑意,反倒是月刃发动的三式合一猛然撼动在牧盈盈的长剑之上,下一刻优劣立判,牧盈盈饶是偷袭也依旧闷哼一声吐血飞退。
我手中缓缓凝实出月刃,三式合一之力喷发而出,在月光下淡然一笑道:“璇音姐说得没错,你这个女人真是心如蛇蝎!不过你以为你伤了我就能杀我?那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以为我还是水月宝殿时的我吗?告诉你,我拿出一半的实力就足够灭了你了!”
我摸了摸鼻子,尴尬笑道:“我一直以为自己能以德服人,不睚眦必报,却没有想到这些人却依旧一心想对我除之后快……”
苏颜道:“你的伤势现在进入第五层没问题吗?”
“听说你在为方清渊找一本符纹武学?”她说。
“刷!”
“……”
“你这是自己找死!”
夜色之中,一道光芒掠至,是发动了九霄炎龙舞第一重力量的苏颜,一头火红色长发微微飞扬,手中妃焱剑光芒大盛,周围灼热的风旋吹拂得短裙轻轻扬起,一双雪腿修长笔直,加上一张绝美的脸蛋,仿如夜色中的倾国美人一般,一颦一笑之前都扣人心弦,让人禁不住的为之心动、着迷。
我走上前,手和*图*书掌覆盖在兽首石上,果然,一缕缕光芒浮现,我只位居第二,第一次被方清渊挤下了第一名宝座,原因只是方清渊更加心狠手辣,对那些蛮荒古族的子弟大开杀戒罢了。
剑刃刺透皮肉,一股狂猛寒意涌入身躯,这种寒意我曾经感受过,是寒天剑诀,但……这道寒天剑诀的意境只到了大成之境却没有达到天人合一之境,所以未能刺透我体内的骨骼层,偷袭者不是宇文清,是牧盈盈!
如果换成宇文清,以他的凌厉剑意偷袭我,或许我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检查了一下,沼泽水蛇的体内没有煞气凝结的灵器,而且也没有缔结出玄丹来,六阶玄兽的身躯也没有太大的价值,于是也就没有去采集材料,时间紧迫,提着长剑就继续向前而行了。
我愕然。
“你说呢?”
我吁了口气,对自己的战斗表现极其满意,我这灵魄境巅峰的实力居然能轻松的斩杀拥有比肩人御境圆满实力的六阶玄兽,说出去恐怕也没人相信。
我手掌微微颤抖,道:“不,我原本可以阻止!”
这一层名为“飞流”,可见能听到水声的地方就是目的地,往水声方向走绝不会错!
我淡然一笑:“我知道的,我们走吧……去第五层了,在这里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
我浑身一振,雄浑的鼎成龙升气机涌现,将一半的灵力贯注在月刃战衣之中,先立于不败之地再说,而这条沼泽水蛇似乎嗅出了空气中的血腥气味,洞察我受伤的真相,缓缓的扭动着身躯,骤然之间便发动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