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料之外

就在众人的议论纷纭之中,忽地河水之中涌动起一缕缕慑人煞气,紧接着,伴随着一声怒吼,一个庞然大物冲出了水面,赫然是一只浑身不满赤红色硬甲的玄兽,身躯足足有数十米高,六根铁钳在空中凌乱舞动,仿佛战刀般切开了空气,带着一缕缕白色气浪杀向了雷鸣武院的那个学生。
唐阙然忧心忡忡,道:“而且小颜还没来,我们过去了,她怎么办?”
“嗯!”
……
浪头猛拍,带着千钧之力把艾拉给轰了下来,她只有灵魄境修为,下方就是一头寒冰兽的血盆大口,她一脸惊愕,大声喊道:“方清渊,救我!”
牧铉微微一笑:“哼,去吧!”
方清渊望着波涛汹涌的河水,道:“只有一个办法!”
……
我想过方清渊不会放过我,但我绝没有想过他会无耻卑鄙到这种地步,用这样的方式击败我。
我一咬牙,纵身踏碎一道浪花,月刃光芒暴起,剑光凛冽的劈出了四式合一之力,硬生生的将迎面而来的这头七阶玄兽给重新劈入水中,而另一边,方清渊的剑刃上爆出一连串的空气爆炸,将另一头寒冰兽也给逼回去了。
“洪!”
唐阙然秀眉轻蹙刚想说话,我却伸手拦在她的胸前,笑着说:“这飞流考验的恐怕远远不只是轻功那么简单吧?凌空换气、借力使力,几乎但凡修炼身法到意境通达之境的人都能做到,但这飞流不同,水底下暗藏着凛冽的气机,一旦飞渡河流的话,极有可能会遭到水底玄兽的吞噬。”
就在这时,一名杂牌武院的学生走出了人群,体http://m•hetushu.com形壮硕,力量澎湃,人御境后期的修为,脸上带着淡淡不屑,道:“四大武院的学生居然一个个都裹足不进,看来只有我这个雷鸣武院的学生来抢个头彩了!嘿嘿,到时候可别说是我抢了你们的风头的。”
“步兄弟!!方清渊,你卑鄙无耻!老子童濯跟你拼了,你这畜生不如的狗东西,我CNNN!”
她低头看着我,眼中不知道是感激还是无奈。
……
裂地箭在水底爆炸开来,而我则借助反弹力纵身而起,暗自吸了口冷气,还好来得及!
“步亦轩……”
“啪啪啪……”
牧铉淡淡笑了笑:“暂时,还没有,都在等着第一个有勇气挑战飞流的人出现呢!”
牧铉抚掌道:“这个办法可行,依我看来那寒冰兽也没有那么可怕,只要在激流之中保持冷静,就能在击退寒冰兽的同时挑战飞流成功。”
方清渊脚尖一点地面,纵身跃入奔流波澜之中,其余人也一一跟上,各尽所能而去,我和唐阙然相视一眼,便也保护着童濯一起冲进了波涛之中,烟云步法遇水不灭,几个纵身之后就追上了方清渊等人,而万灵学院的轩辕禁、司空义、艾拉三人齐齐看向我,并未说什么,看起来……他们似乎已经打算铁了心的跟着方清渊混了。
方清渊却一个极速突进避开了一头寒冰兽的攻击,哪里去管她。
这杂牌武院的学生其实修为不错,气息凝重,双足猛然蹬踏地面,泥土碎裂,身形一纵就是十米开外,四周风声索索,身法与天地契合,已和图书然达到了大成的境界了。
“蓬!”
其实,凭借烟云步法的精妙与速度,我完全可以避开巨兽稍显缓慢的攻击而直接登岸,但是我一旦走了,恐怕童濯、艾拉、轩辕禁等轻功稍逊一筹的人就要遭殃了,那么多七阶玄兽一起猛攻,他们再强也抵挡不住。
行至千米处,两头寒冰兽几乎一起冲出了水面,铁钳犹如利刃般斩风而来,甚至远远的就能感受到其中锋芒,仿佛剑气洗礼一般。
“那是寒冰兽,七阶玄兽,常年居住在深海之中的玄兽。”牧铉皱着眉头,道:“没有想到在飞流的水底居然藏了不止一只寒冰兽,这就有些棘手了。”
沼泽地的尽头,远处看去一道道奔流在大河之中涌动,滔滔不绝,近十米高的波澜带着天威怒涛狠狠的拍打着水面,激起数十米的水花,这一条巨大河流彻底截断了大地上的道路,而在彼岸则甚至远远的就能看到兽首石了!
“走!”
“咳咳……”
脚尖在水花之上踏出一道道光芒涟漪,灵力暴涨而起,这人飞梭出去便是数百米之遥,身法之精妙让人叹服。
司空义道:“那现在怎么办,莫非我们都就此放弃了吗?”
肩膀上一连串的爆炸轰鸣,惯性力道丧尽,我的身躯犹如子弹般钻入冰冷的水底之中,耳边却遥遥的听到唐阙然和童濯的声音。
司空义道:“有人过去了吗?”
众人纷纷表示同意。
“这一层考验的轻功,唯有轻功不俗者才能凌空换气,借助些许水花的力道逾越这道天堑。”方清渊目光淡然,笑道:“唐阙然大小姐hetushu•com,你们唐家的五阙御风诀号称龙灵大陆第一身法武诀,你为何不给我们做个示范呢?”
但就在我抬头看的那一刻,却只见一人从天而降,剑刃之上带着一连串上百道炽烈的浮屠珠,方清渊一张稍显稚嫩的脸庞之上满是暴戾与狰狞,厉喝道:“步亦轩,给我死在这下面,给李书南和赵淑月陪葬吧!”
就当众人以为此人能活着渡河的时候,忽然又是一个巨大身影飞起,近五米宽的巨大嘴巴张开,里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尖锐牙齿,不停的转动、咬合,让人心底发寒,只是轻轻的一扑,瞬间就把那学生给吃掉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趁着人多,过去吧!”
“客气什么。”
再过不久,又有不少人汇聚而来,司空义、轩辕禁、艾拉等万灵学院的学生也来了,走到第四层的二十多名挑战者几乎到齐,只是不见苏颜的踪影,大约是在沼泽地里走错方向迷路了。
“轰!”
“啊……”
身周鼎成龙升的气芒凛冽飞梭,大大的减轻了我的体重,将鼎成龙升运用到了极致之下,我一个箭步掠过水花,张手抓住了艾拉的一条手臂,硬生生的把她从寒冰兽的大口之中拔了出来,奋力一扔,艾拉就已经身在另一道高耸波澜之中。
众人商议一定,马上全部开始催动灵力,一缕缕光芒在岸边升起,万灵学院的学生都是清一色的龙息功,而我在发动鼎成龙升的时候,方清渊的眼神有意无意的飘了过来,难免多出几分嫉恨之色,当然,要数宇文清的眼神最为愤怒,宇文琦已经退出挑战,牧和-图-书盈盈下落不明,此时没有谁比宇文清更加忐忑不安了。
唯独我皱着眉头,唐阙然便问:“怎么啦?”
水底传来一丝丝涌动,带起一道道巨大漩涡,那是巨兽即将到来的征兆。
方清渊淡淡一笑,没有继续说话。
众人一起看向方清渊,他是这一行人里公认的实力第一,自然他说了算。
方清渊也是淡然笑笑,没有说话。
“唯有大家一起渡河才行。”方清渊深吸一口气,说:“只要集齐所有人的力量就能逼退寒冰兽,并且能让每个人都渡过飞流。”
众人愕然:“你说!”
“啊……”
“那我们过不过去?”
“小心!”
岸边的挑战者一个个目瞪口呆,人御境后期的强者居然说死就死了!
“步亦轩……方清渊,你这混账!”
飞流,足足有近三千米的河宽,奔流涌动、犹若雷鸣,别说是人,就算是鱼类也很难在这么湍急的河水里生活,瞬间被撕碎实属正常。
“嗡!”
我说:“苏颜的九霄炎龙舞是火属性中的顶尖武诀,她只要张开领域就自然能逼退寒冰兽,我倒是不担心她,只是担心……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想不到西境除了四大武院的学生还有这样的高手,我看他已经是第一个进入深渊第五层的人了,倒是让他抢了不少风头去。”
那学生身法了得,擎出灵装之后一剑轰在玄兽的硬甲之上,但未能轰透,却凭借这一击翻身而起,腾空近二十米,踏着另外一道气浪疾奔向远方彼岸。
唐阙然则一双美眸看了看我,笑着说:“谢谢。”
司空义颔首m•hetushu.com:“好像,也真的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但这并不改变什么,周围的波澜越来越狂暴,一个个庞然大物跃出了水面,至少数十头寒冰兽在逼近着。
当我走近的时候,发现童濯也在,另外则是方清渊、牧铉、宇文清等进入第四层的挑战者,能够走到这里的人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人御境了,也难怪,就连苏颜都已经直接突破人御穴的限制,达到人御境后期的修为了,唯独我,依旧还是灵魄境,倒不是我不想突破,而是尝试了几次,就感觉堂姐给苏颜、唐阙然的限制只是石锁,给我的限制却是千钧精钢铁锁,根本冲不开的。
我两头巨兽夹击而来,而我的惯性力量都给了艾拉,只能重新生力了,双掌贯满金色光芒,猛然拉开了炎黄弓,对着脚下的寒冰兽就是猛烈一箭!
远远的,距离两里地外,河边已经站着不少人了,其中一个就是唐阙然,她冲我远远的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童濯也看向我。
“是啊,看他的身法,应该已经修炼多年了,啧啧,雷鸣武院藏龙卧虎啊!”
“雷鸣武院的百寸步果然不同凡响,数百米如寸进一样轻而易举!”
我望着一眼看不到边的飞流大河,说:“这个办法固然能让那些实力强的人渡河,但是一旦在渡河之中遭到寒冰兽的攻击,那些稍弱的人恐怕难免就变成了寒冰兽的美餐了,谁能确保方清渊、牧铉不会抛下众人独自登岸?”
“吼……”
我沉吟一声,脑海里思索着要怎样才能横渡这条飞流,一般的法子恐怕很难,想强渡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