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六章 绝境逢生

没有,只能拼挖掘速度了。
并且我的气息被龙息功第十层完全屏蔽,只要我进入淤泥深处,这些寒冰兽想凭借气息找到我几乎是不太可能的,龙息功之所以被评估为超一流的内功心法,第一原因是浑厚古老,第二原因则是能令人提前进入内息的阶段,如今这内息多半要再救我一命了。
“是你自己找死的!”
我随着一击之力缓缓进入河床层,抬头看去,密密麻麻的寒冰兽追杀而来,妈的,真多啊,被追上必然死路一条。
……
“这是多大仇?”
整个人梭子般的被方清渊一剑轰入深水之中,肩膀上火辣辣的一片疼痛,甚至身周更是一道道凛冽剑意此时在连绵爆炸开来,饶是我的肉身强横也依旧被炸得皮开肉绽,血液在深水之中氤氲开来,目光所及处,一双双赤红色的眼眸盯着我,是寒冰兽,水底还有数不尽的寒冰兽!
“吼……”
第二枚震天箭贯空彻地的横扫而过,这次直接射穿了巨兽的整个身躯,把它的头颅炸得只剩下半边,后面的尾巴也完全被贯穿肆虐了一通,露出一条鱼骨般的骨干来,湛蓝色鲜血染红了整个空间,那股浓郁的凶厉血脉气息让人无法消受。
我心底禁不住的一阵寒意,这攻势简直丝毫不逊色于灵陨山脉寒潭深处的小舔舔啊!
“蓬蓬蓬!”
一张血盆大口张开,最近的一头寒冰兽已然发难,六条利爪如刃的从我后方袭来,水波泛起一束束皱褶,就仿佛是www.hetushu.com想把我直接轰入口中吞下一般,之前的一个杂牌武院的学生就是这么死掉的。
“蓬蓬蓬!”
也不知道挖了多久,我甚至感觉到周围的湿润泥土已经不多了,甚至还挖到了一些石头与矿石,身后的水分灌了进来,让人浑身湿透,而且越靠近地底居然越是寒冷,甚至河水都有结冰的迹象了,滋味极不好受。
一抹强烈的血红光芒出现在弓弦之上,震天箭!
不能坐以待毙!
但下方呢,也不安稳。
一连串的爆炸之声后,一切恢复平静。
“蓬”一声,躲闪不及下我只能以左臂横起格挡,一阵钻心疼痛下整个人都被轰飞出去,低头看,被我打伤的那头寒冰兽居然瞬间就被另外七八头巨兽给分尸了,并且这些巨兽仿佛已经饿了许久一样,当场就开始“进餐”,大口吞咽咀嚼,不到十秒钟就分掉了原本的一个同伴,好凶残的种族!
深水之中传来低沉的怒吼声,七八头寒冰兽张牙舞爪的游了过来,身后长长的尾巴在水中摆动,极其水底的暗流,让人承受着一股极为浑厚的碾压力量,我抬头看看水面,那里的一丝光线极为暗弱,方清渊这一剑足足把我轰进了至少千米水深处,想从这里游上去几乎不太可能,并且寒冰兽密密麻麻,上去等于是送死。
身后,忽地一束厉芒掠至,泥土分开,一个狰狞的面孔出现在眼前,距离我最近的一只寒冰兽终于赶上来了,血http://m.hetushu.com盆大口张开,一条数十米长的舌头像是藤蔓般的散开,舌尖之上则布满了一道道泛着寒芒的毒刺,对着泥土就噗噗噗的突刺起来。
运起暗眸术,在深水之中看得十分真切,我低喝一声,心底那股狂躁而凶厉的血脉不断的升腾而起,甚至身周已然凝实出一头远古凶兽的形象,正是被我精炼出一滴帝王血脉的穷奇凶兽,这一滴血脉所带来的凶暴力量迅速涌入周身,大大的增进了力量与速度,甚至在深水中的不适感也随之消失了一些。
忍住剧痛,运起龙息功第十层功力,外息转化为内息,我此时只能寄希望于让自己从寒冰兽的视界里“消失”,否则的话这些七阶玄兽,两头联手就足以干掉我了。
连续两次震天箭,我的灵力几乎瞬间就被消耗了七成以上,身体有些乏力,不过还是游上去检查了一番,却发现震天箭的破坏力太强了,把这头寒冰兽的脑颅完全震碎了,甚至就连玄丹也被震碎了,可惜了这一枚冰霜系的七阶玄丹了,若是保存完整的话,那该多好!
六阶疾风刺,一束六米长的剑气轰在了寒冰兽的下颚之上,顿时“蓬”一声,寒冰兽怒吼不已,下颚上绽放出一缕湛蓝色血光来,但也只是轻伤,根本影响不了什么。
“啪擦!”
我一咬牙,双掌再次闭合,第二箭,震天箭!拼了灵力不要了也要做掉这个混蛋!
我顺势提剑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这头寒冰兽www.hetushu•com背部的一根鳌刺,挥舞月刃便连续数剑落下,“嘭嘭嘭”的一顿狂轰之下,寒冰兽坚硬的甲壳被轰开了一层,下面露出了肉与组织层,湛蓝色鲜血狂涌,甚至还有一缕缕的渗入我的身躯之中,龙阙神纹自行精炼着这股深海巨兽的远古血脉。
月刃从凝实到挥出只用了半秒钟,下一刻这条寒冰兽硕果仅存的毒舌就已经被斩断了,迸溅出一缕缕的湛蓝色血液。
“送你归西!”
“靠……”
“刷!”
把心一横,我收回了月刃,双掌猛然一合,顿时金色光芒在掌心里绽放开来,转眼充满了河底深处的整个世界,一缕缕嫩芽般的丝线从掌心里钻出,粘合在手背、手腕之上,仿佛与我整个人都融为一体一样,双手分离的那一刻,华光万丈,炎黄弓的雄浑力量震得周围的水都嗡嗡作响,这次不需要瞄准了,眼前的一片全是目标,这头寒冰兽好死不死的堵在洞窟里,射的就是它!
寒冰兽怒吼一声,一条毒舌极速射来。
但我的灵窍却明显感受到煞气还没有消失,果然,已经重伤的寒冰兽再次挥舞利爪挖掘地层,甚至大嘴巴被震天箭轰掉了一大块,河水疯狂的往里灌入,但它却依旧在奋力的挖掘、追杀我,一双凶厉的目光之中满是仇恨。
我皱了皱眉头,说:“兄弟,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必这样追着不放呢?”
身后,三头寒冰兽游了过来,面目狰狞,挥舞利爪乱劈开来,一束束厉芒恐hetushu.com怖之极。
“吼……”
“嗡!”
震天箭射出的那一刻空气嗡嗡铮鸣作响,箭矢周围产生了一道螺旋转动的气浪,带着水花以惊人的速度轰向了这头寒冰兽的身躯,直接射入它的巨口之中,撕碎一条条毒舌,瞬间爆发出耀眼的血红色光芒,也让这小小的洞窟内除了血红色光芒就再也没有别的颜色了。
不管那么多了,灵力从双足迸发,骤然在水中一个翻身,顿时恰恰的躲开了这头寒冰兽的利爪攻击,同时双手紧握月刃,对着他的口部便是一击疾风刺!
莫非,穷奇深谙水性?
“吼吼……”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寒冰兽的身体深处我却发现了一缕缕浓郁的煞气凝结,撕开绸带般的煞气,赫然可见一件泛着淡淡冰霜光泽的通灵宝甲就在煞气的包裹之中,并且通灵宝甲的表面流动着淡淡的天蓝色光华,居然是一件星空灵器级别的通灵宝甲,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啊!
脚下踏着松软的淤泥,我皱了皱眉,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了日炎剑,双剑在手,奋力劈斩着河床底层的淤泥,转眼之间就劈出了一个近十米的深坑,立刻钻了进去,回头看去,一堆寒冰兽竟然疯狂的怒吼,也挥舞利爪开始挖掘淤泥。
我伏在冰冷的淤泥之中,内息不绝,心里却近乎于绝望,禁不住的苦笑一声,这些寒冰兽又像是螃蟹又像是食肉鱼类,它们原本就是生存在河底与淤泥之中的,我现在想靠着淤泥躲过它们的追杀,这不免有和图书些幼稚了。
来不及玩味,心底苦笑一声,急忙再度挖深近十米,但那寒冰兽仿佛变成了穿山甲一样,破开一层厚厚的岩层笔直的追来,“香舌”乱射,甚至多次轰击在我的月刃战衣上,好在我修炼龙息功之后灵力浑厚,月刃战衣也厚实,否则肯定要被舔到了。
“吼!”
但是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双剑轮替,一道道凛冽剑气在淤泥之中迸发,我只需要挖掘一个人多一些的通道就可以,远远比寒冰兽的工作量要小一些,而且灵窍窥探之下,已然发现虽然寒冰兽们在外面吼叫追杀,但真正挖对方向的也只有一两头而已,其余的都像是沙雕一样的朝着错误的方向疯狂发掘去了。
心跳“嘭嘭嘭”作响,我的战衣撑开了水分,让身体免受强烈波荡的水压,同时抬手凝出月刃,心底禁不住的一阵痛苦难受,曾经有过多少梦想,以为自己能和苏颜、澹台瑶、宋骞、赵昊他们开创一代武院,以为自己能披上威严的武神斗篷,站在最光辉的地方,像英雄一样的被世人顶礼膜拜,可现在呢,梦想与现实就仿佛两个世界一样,面对强大的寒冰兽,那种磅礴的无力感让人无法去直视那些曾经的梦想。
“吼吼吼……”
它疯狂的用头颅撞击岩层,似乎发了疯一样的要对我进攻。
我修炼震天箭时间不长,但也通过不停的参悟而突破了小成之境,达到意境通达的境界,炎黄弓越是往后威力就越强,这一击震天箭的威力至少是落月箭的两倍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