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六层,火渊

走近兽首石,我抬头看着上面的名字,果然,方清渊排名第一,苏颜第二,牧铉第三,宇文清第四,唐阙然第八,并且唐阙然的名字十分暗淡,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唐阙然应该是第三才对,为什么会掉到了第八位?而且,这上面前十名居然没有童濯的名字,唯有方清渊高高在上的积分排名!
“嗷嗷嗷……”
在无名怒火之下,我的力量居然提升到了巅峰,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意料到。
一种逃出生天的畅快感不得不发,禁不住的站在沃野之中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方清渊,想杀我步亦轩,你还差点火候啊!”
“……”
……
突破人御境之后,力量瞬间发生了质的飞跃,仿佛进入了一个全新世界一般,对灵力的理解升华到了一种新的境界,这种痛快淋漓的感人令人流连忘返。
……
压抑着喜悦的心情,我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层次,却微微有些失望的发现我现在的力量等级仅仅停留在人御境前期罢了,奶奶的,苏颜一鼓作气突破灵魄境就越级提升到了人御境后期,而我居然卡在了人御境前期了,难道是……堂姐留一手了?
脚下震荡开一缕灼热的灰尘,牛皮靴似乎有些承受不住这种灼热火力了,于是只能将战衣张开一些,保护住牛皮靴不被烧化。
……
要走就必须快,不能拖泥带水,否则被寒冰兽群给黏住的话可能还是会死在这寒冰的河床底部,但是挖掘一条新路的话花费时间太长了,不知道上方苏颜、唐阙然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必须最快速度的出去。
这是作弊吗?
“哗啦…http://m.hetushu.com…”
斩杀了数百个幼崽之后我飞掠而出进入河床地带,上面无数个巨大黑影在水中咆哮不绝,与激流斗狠,它们此时还没有发现我,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沿着河床底部向着对岸飞窜而去,身后灵力迸发,推动着快速离开。
仰头看看洞顶上方,太远了,我只能感受到飞流河底的奔流涌动之势,却感受不到任何人的气息,想来大家都已经过了河,去第六层火渊了。
转眼之间收获四百多颗,感觉发了一笔横财。
……
我也该走了,此时气息凝重、灵力饱满,已经是我的巅峰状态。
当那些寒冰兽咆哮着追来的时候,我却已经距离彼岸不到百米之遥了,脚下烟云步法飞掠,一个箭步就冲出了水面,但岸边居然还有三头寒冰兽,怒吼一声追杀而来,煞气凛冽,利爪仿佛钢刀一样的斩杀而来。
手中光芒一闪,月刃握在手中,飞驰而出,撞破了那道透明薄膜,月刃带出凛冽的剑芒横扫,沿途围过来的寒冰兽幼崽几乎没有一只能承受我的一击之力,惨叫声连连,无数道煞气涌入通灵手环之中,转眼之间手环上的绿条就连续跳了七八段,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惊喜交加了,莫非这些幼崽也相当于七阶玄兽不成?
管它呢!
一路沿着环形道俯冲飞奔,我尽力利用速度甩开一些赤焰猿的追击,但深入火渊中部的时候终于甩不开了,一头赤焰猿双臂张开的拦在路中心,在它一旁的石壁上甚至还有一道道纵横的剑气切割痕迹,以及殷红的血迹,似乎有人在这里跟这头和*图*书赤焰猿搏杀过,但是输了!
方兴之也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步亦轩……怎么会是你?”
不过,饶是如此对我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了。
赤焰猿的脚边,一柄利剑刺入岩石,仿佛是战利品一般。
狭路先锋勇者胜!
一缕煞气飘入通灵手环之中,我深吸一口气,平息了一下体内的躁动,这赤焰猿看似杀得容易,但我却已经用上了四式合一,战伐诀的反噬之力让身躯有些痛疼,虽然还能镇压得住,但却依旧让人十分难受。
单手一张,覆盖在兽首石上,顿时通灵手环中的灵识开始与兽首石交流,顿时我的名字再度出现在兽首石上,不出意料的挤掉了方清渊的第一名,几分几乎是他的三倍之多,稳稳的居于榜首的位置!
方兴之有些举足无措,过了几秒才说道:“还是要谢谢你,你要是不弄死这头赤焰猿的话,我也不敢上来,它已经在看了我近两个小时了。”
“啪……”
不管了,就算是人御境前期,我也自信能轻松击败人御境巅峰的高手,甚至与地御境前期的高手都能有一战之力!龙息功第十层、穷奇血脉之力、纹骨之力,外加霸烈的战伐诀五式合一,我自然有这种自信的资本。
我凌空一掌劈向空气,激荡起身形,迅速抓住另一条藤蔓,以此来移动,转眼之间就跃上了石壁之上的环形道。
当我踏上地面的时候,寒冰兽只是远远的怒吼,但并不离开飞流大河,看来是受到了某种禁制,其实也可以理解,如果它们能上岸的话,那挑战者不知道该有多头疼。
我眉头一扬,道:“别说废话了,告和*图*书诉我,方清渊偷袭我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唐阙然和童濯后来怎么样了?”
这时我才仔细观察起这个火渊的地形,整个挑战空间就是一道巨大的火渊,四周的岩壁上有一条条崎岖的环形小道,直通向火渊的深处,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层的兽首石应该就在火渊的底部,而那些环形小道则是为挑战者准备的道路。
周围,猛然一道气爆轰炸开来,震得兽首石嗡嗡战抖。
“找死!”
四周空无一人,我在河床地步至少逗留了近一天,大家都已经去深渊第六层了。
方兴之神色一怔,脸上掠过一缕暗淡光芒,道:“他们的下场,你应该是明白的……”
并且,这人我还认识。
我凌空数剑挥出,剑气笔直切割,顿时劈碎了赤焰猿的喉咙,将其完全杀死。
大约是我在飞流一层逗留太久了,远远看过去,视野内火渊内空无一人,只有一些庞然大物在环形道一旁的藤蔓上飞来飞去,是一些体型壮硕、浑身长着火红色毛发的玄兽,赤焰猿,七阶玄兽,实力偏弱,大约相当于七阶玄兽中的初期,特点是力大无穷、皮厚肉糙,弱点则是体型太大,速度跟不上,大约相当于地御境初期的实力。
我一声低喝,将气息提升到最高,三阶段月刃横扫而出,顿时一道道肆虐的剑气在空中爆发出来,化为一团团连绵爆炸的空气爆点,居然将三头寒冰兽直接抵挡在数米外无法近身,对于这个我倒是十分满意,看来踏入人御境之后我的实力确实发生了意料不到的飞跃了,居然面临三头强悍的七阶玄兽丝毫不让。
“意外吧,我没死在飞流m.hetushu.com秘境。”
一次急冲之下,身体破开炎热空气,甚至身边带出一缕火热气浪,就在接近赤焰猿身前的那一刻猛然提速变向,“蓬”一声避开赤焰猿的拳头猛砸,我的月刃却带着慑人的寒气猛然劈砍在赤焰猿的后腿脚筋处,顿时鲜血飞溅而出。
“刷!”
“蓬”一声爆鸣,四周冰冷意境凛冽,这一剑直接在赤焰猿的面门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飞快迸溅而出,一部分落在我身上,被龙阙神纹飞快的精炼着,几乎在战斗中我就已经开始了解、参悟赤焰猿的种族特性了。
“刷!”
赤焰猿双臂敲打胸口,对我发起了挑战,而且仿佛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一样,眼神之中极尽嘲讽之能。
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一块龙灵鲤肉干,停留在原地。大口咀嚼起来。
难道……
“死!”
一缕缕绿色灵力萦绕,迅速将我的身躯送入了第六层深渊——火渊!
我心底一寒,几乎不敢去想,难道唐阙然和童濯都被方清渊杀了?
一剑直逼面门,带着四式合一之力!
这些藤蔓并不能够得到兽首石,所以只能走小道。
我抬手凝实月刃,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赤焰猿的弱点我知道不少,而它的弱点就是我的优势,烟云步法虽然只是二流武学,但是已经把功法练到大成之境的我却对赤焰猿在速度上有绝对的优势!
急忙张开手,猛然抓住从天穹之上悬挂下的一条火热藤蔓,这藤蔓完全被烤干了,但却坚韧无比,撑着我的体重丝毫没有崩裂的征兆。
又是一剑,撕开了赤焰猿颈部的环形皮毛,经过精炼血脉的参悟,我了解到这里就是hetushu.com赤焰猿的弱点,飞快滑步离开,赤焰猿的一拳砸裂石层,嗡嗡作响,但这也已经是它的垂死挣扎了。
“方兴之?”我淡淡道。
四周变得一片炎热,身体从天而降,我低头一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脚下悬空,千米之下则是一片火红色深渊,这掉下去还能有命吗?
就在这时,环形道边远悬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衣衫破残,狼狈不堪的身影出现在眼帘之中,身上穿着天行学院的校服,脸上骇然一道烧伤伤痕,是被赤焰猿的利爪意境所打伤的。
“噗!”
虚晃一剑,脚下如云烟般再度避开赤焰猿一击,我出现在在它另一侧,月刃一闪而过,将另一条腿也废了,于是赤焰猿只能跪在地上跟我打了。
当然,要杀它们也难,毕竟寒冰兽的实力已经相当于地御境中期了,能挡住并不意味着能杀他们,何况我们也没有杀他们的心情。
想起我坠落河底那一刻唐阙然和童濯的举动,我禁不住的心如刀绞,方清渊这个畜生,莫非他真敢对唐阙然动手不成?!
彼岸之上,一块巨大的兽首石驻留在荒野之中。
我原地足足站立了近一个小时之久,这才醒转过来,掏出刺灵匕首,将岩壁上寒萤石一一攫取下来丢进空间骨戒之中,此时是在深渊试炼,我可以收获到十分珍贵的修炼资源,但一旦返回了万灵学院之后可就没有这些资源了,所以现在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反正许多人深渊试炼原本就是抱着来抢夺资源的心态来的,拿走再多都无可厚非,前提是有本事拿才行。
“扑通”一声,赤焰猿一条腿走不动了,鲜血横流的跪在地上对我发起了第二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