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一章 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

“吼!”
“蓬!蓬!蓬!”
赤焰夔扬起头颅怒吼着,蹬动四蹄,恨不得立刻冲过来咬死我的样子,但这个自然而然流露的举动却也将它的伤口再次暴露出来了,嗯,没错……它每次发怒吼叫的时候,大约有两秒钟的时间伤口是袒露在外的。
两秒钟内射出炎黄弓,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挑战。
手中月刃直指赤焰夔,我冷冷道:“来啊,有种冲我来!”
……
我仔细看了看,不禁有些愕然,赤焰夔的下颚处似乎……有一片拳头大小的伤口,上面分布着两块力量爆炸的光芒,被烧得有些焦黑,那是浮屠剑诀的杰作!嗯,方清渊跟这头赤焰夔交手过,此外赤焰夔的厚实皮毛上似乎还有一个个指尖大小的创伤,那是牧铉的破风指的肆虐痕迹,虽然都只是轻伤,但方清渊的那一剑却等于是已经把赤焰夔的防御层削弱一半以上了。
“砰!”
赤焰夔暴怒不绝。
热源感应与灵窍相互辅佐,猛然之间灵光一现,洞察到了寒天剑诀的力量发源之处了!
“呼……”
我可以选择吹响骨笛离开。
宇文清怒吼道:“老子要你死,你必须死,穷困潦倒的步家废物怎么能配得上苏颜!”
我没有急于动手,因为我了解八阶玄兽的恐怖之处,它们不但进攻性十足,防御力也是顶尖的,炎黄弓虽然很强,但毕竟我自身只有人御境前期的实力,以我的实力射出的炎黄弓有八成几率无法穿透八阶玄兽的防御层,hetushu.com而我此时的体力与灵力也最多只够射出两箭而已,一旦失手,那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
彻寒剑流吹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只能闭上双眼,凭借判断,让自己的身体完全放松开来,进入了一种宛若苍白杀路时的“修罗境界”,在我的世界里,只有屠杀与胜利,其余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铁链被狂猛的拖拽着,远处的一角骤然崩碎了少许,一寸寸铁块凌空飞舞,而整个火渊底部也为之颤抖了一下。
不对,等等!
宇文清狞笑着,力量再度迸发出来,剑意之中两个爆点轰然炸开,化为凛冽力量席卷而来。
但这都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要去第七层,履行与苏颜的约定,在第七层会合!
“当当当……”
所以在铁链被彻底拉断的这大约几分钟里,就是我的存活时间,也是反败为胜的时间。
“是吗?可是谁知道是我杀的你?”
连绵不绝的剑意四面把风涌至。
在赤焰夔对面的兽首石旁站定,我抬手将手掌印上去,顿时通灵手环中的灵识不断涌入兽首石,但就在这时,赤焰夔变得无比暴躁起来,猛然怒吼一声,拖拽着铁链就冲了过来,张开大口,焱劲隔空喷射开来!
如同遭到重拳一击一样,我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火红墙壁之上,伤上加伤!
两股凛冽的冰霜灵力碰撞在一起,产生的爆炸光芒丝毫不逊色于相克属性的碰撞,我双手擎剑,http://www•hetushu•com浑然不顾一切的斩落这一剑,既然没有退路,那就豁尽全力好了!
赤焰夔冲着我怒吼着,双眸之中泛着凶光。
双剑并排斩落,五式合一!
“噗嗤!”
体内力量缓缓涌动,深深嵌入体内的龙脉之中,一股金色洪流飞快的涌动着,是炎黄弓的力道,此时我也只能依靠炎黄弓来远程射杀掉这头赤焰夔了。
杀!
反观宇文清,他产生了一丝动摇,剑意也出现了小小的破绽,而这破绽被我的五式合一瞬间扩大、撕裂开来!
月刃、日炎剑轮回劈斩,连续击破三个爆点,强烈冲击下,我的体内血气已经开始紊乱,浑身都洋溢着一股凶暴的气息,上古帝级玄兽的血脉仿佛已经被点燃了一般,这一战已经不再是宇文清对我的截杀,而是不死不休了,不斩杀宇文清,我也无法克制、宣泄体内的这股凶暴之力!
我有些可怜的看着他,淡淡说道:“你从见我第一面就瞧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种优越感,说实在的,你在我面前就像是一条狗,一条只知道大叫与咬人的疯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一次次想杀我,我怎能容你继续活下去?”
双手猛然拉开,从完全凝实炎黄弓到凝聚出震天箭只用了区区的不到一秒钟,下一刻,“刷”一道血红色箭光贯空而去,带着一缕凛冽的白色气浪,气机锁定之下,就如我预想的那样,震天箭“蓬”一声狂猛的从下颚处钻入赤www•hetushu.com焰夔的头颅之中,继而产生了一股强绝的爆炸!
我也可以逃走。
“轰!”
我冷冷一笑,月刃一闪而过,宇文清的脖颈顿时断裂开来,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身躯轰然倒下,这位天行学院的第一人就此陨落了,这个所谓的天才,即便是吞下暴气丹,所拥有的也不过是地御境中期的力量,却不具备地御境的真正实力!
“你……你敢杀我?!我师父……师天行,一定会……会……”他跪坐在地,体内的生命气息正在快速流逝。
“轰!”
这拳头大小的一块浅层伤口就是我的机会!
“吼吼……”
不行,必须让它发怒吼叫。
“哗!”
当赤焰夔抬头的瞬间,我心底猛然一动,没错就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
龙息功第十层护体,凌空斩杀出数十道剑光,将宇文清这股地御境中期的剑意给消弭于无形之中,但自己也被震得口吐鲜血,毕竟他服用了一枚暴气丹,本身的力量就不是我所能匹敌的。
但除了试一试,别无选择,来吧!
也不去多看,直接将宇文清的空间戒指丢进我的空间骨戒,一切等出去了再说,现在对我最重要的是赶紧进入第七层深渊去找到苏颜,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万灵学院的学生一个个都已经退出了深渊,这第七层的万灵学院学生恐怕也只有苏颜一个人了,她却要面对一方清渊、牧铉为首的一群圣武学院的人,处境极其凶险。
“嘭!”
……
我心底微微http://www.hetushu.com一寒,如果赤焰夔拉断了仅剩下的两条铁链的话,我可能真的要沦为它的腹中餐了,毕竟八阶玄兽的力量可不是我所能匹敌的。
临死之前的惨嚎声格外凄厉,宇文清巍巍的扬起冥火剑,还试图对我进行临死一击,目光中满是不甘与愤怒,颤巍巍地说道:“你……你这种废物没有资格杀我……你怎么会杀了我,你……你不配……”
宇文清神情扭曲的扬起长剑,带着凛冽剑意,怒吼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呼……”
我深吸一口气,将全身的灵力都贯入灵脉之中,双掌合十,一缕缕金色嫩芽开始延伸起来,一团金色的炎黄弓能量在掌心里酝酿着,呼之欲出!
一连串斩入肉身、断裂骨骼的声音传来,双剑力量迥异但却殊途同归,瞬间扫过宇文清的身躯,留下近二十公分的深深伤口,他的身躯几乎快要被我完全斩碎了!
但是……
一声爆鸣,仿佛玻璃破碎的声音一般,是寒天剑诀的护体灵力被彻底瓦解的声音,下一刻,日炎剑、月刃一同斩落在宇文清的臂膀之上!
我目光如炬,淡淡道:“赤焰夔,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那么……CNMGB,NSWSZ,NQMLXBZ,WWHNQJNX……”
“混账!”
抬头看了一眼赤焰夔,它似乎也感应到了炎黄弓力量的澎湃,居然不再吼叫了,只是用力的蹬踏四蹄,不断的挣脱着锁链的钳制。
深吸一口气,我从宇文清的手掌之上取下了他的空间戒指和*图*书,居然是一枚银灵器空间戒指,可见师天行有多么钟爱这个弟子,大约也正是师天行的宠爱才让宇文清如此狰狞与狭隘,都是报应。
一道道升腾的烟云之中,赤焰夔躺在云雾之中打着盹儿,此时它已经抬起了头颅看着我,似乎想说终于等到我和宇文清打完架了。
咬了一口血参,吃下一截龙灵鲤来修复被战伐诀所创伤的身躯,短暂的休息了五分钟,随即提着月刃一跃而下,直奔兽首石而去。
赤焰夔的头颅开始冒烟了,七窍流血,惨烈至极!
双剑横起,猛然爆发出七道狰狞剑芒,我迎着狂风向前疾奔数十米,战伐诀力量涌动,一股无形气势贯入双臂之中,动用最强杀招——五式合一!
“吼吼……”
“吼!”
赤焰夔怒吼着,张开血盆大口冲了过来,但却在距离我十米外猛然被贴脸给拉住了,但这似乎并不能影响它的凶暴,四爪拼命的在岩石地面上抓出一道道深深痕迹,冲着我怒吼不绝。
我双手握剑低垂,整个人巍然立于冰霜狂风之中,力量低沉而浑厚,双眸紧闭,捕捉着宇文清的方位,必须找到他的本体,否则他就可以继续催发寒天剑诀的杀招,一直消耗下去,我的血气和灵力绝对是坚持不了太久的。
“蓬蓬蓬……”
……
“拼了!”
睁眼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宇文清惊慌失措的眼神。
“你以为这样就能破得了本少爷的寒天剑诀第四式!?”
显然,赤焰夔想吃了我,它不会让我轻易去深渊七层的。
“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