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九章 梦境中的信仰

次日醒来的时候,满身寒霜,甚至就连周围的草地和岩石也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霜意,宛如被我感染了一般。
这上课对我而言就等于是修炼了,闭目入定,进入对雪域剑诀的领悟之中,继续琢磨“混沌铁山”中的奥秘,这一坐就是一天,晚上的时候前往后山,继续入定领悟。
“你已经参悟八个小时了,还有一个小时就能抵达凛雪城了,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烈风域的境内。”
“啪啪……”
高等武学的参悟靠的是悟性,而悟性是一种很客观的东西,同样的武诀有的人看一眼就能学会,有的人却要花费几个月乃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学会,我对自己的悟性倒是很有信心,毕竟就连圣地藏书阁顶层的那位长老也对我的悟性表示肯定了。
我没有参与旋风斩和疾风刺的练习,只是站在雨中,闭上双眸参悟着脑海中的“混沌铁山”,甚至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已经摸到了一些皮毛,铁山在我的参透下巍然颤抖,一股彻寒的力道正在缓缓的渗透着、觉醒着。
磨剑办内,满地枫叶,海棠树已经光秃秃的了,显得格外萧瑟。
……
“啊?”宋骞惊愕不已的捧着剑诀,道:“这个……这个寒天剑诀不是天行学院的绝学吗?轩哥你是怎么弄到的?”
……
甚至我的灵窍都变得异常灵敏,能够感应到远处两人走来,打着伞,是堂姐步璇音和三大灵导师之一的罗贤,两人对话清晰可闻。
“也对,我偷偷练就是了。”
“嗯,现在什么时候了?”
和_图_书潇洒转身,立下旷世奇功之后却并不留名。
就在这时,似乎有人在晃我的手臂,悠悠醒来。
“那就好。”我从空间骨戒里取出宇文清的空间戒指,再从他的戒指里找出了一本朴实厚重的竹简武学,上面氤氲着淡淡的冰气,正是传说中的《寒天剑诀》,这本剑诀的记述不是灵简传承的方式,而是直接用文字来讲述修炼。
“选我!”
我不禁一笑,开门之后这两个家伙就给了我一个熊抱,被我一一踹开之后哈哈大笑,宋骞满脸红光,说:“我们早早的就得到圣地传来的消息了,轩哥就轩哥,不出我所料的把圣地试炼的第一名给斩获了,啊哈哈哈……”
我高高的将充满浩然正气的神剑举起,光芒冲天,剑意肆虐横扫大地,令众生颤抖,目光中充满了粪土王侯、义薄云天的气质,道:“尔等奉我为神明,为英雄,为信仰,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武院候补生,你们即刻退散,再敢觊觎人类领地,我虽万里必诛杀尔等!”
掸了掸身上的寒霜,不知不觉凛雪城已经进入了深秋,凛雪城处于整个联邦大陆的最北方,所以也是最早进入冬天的,看样子这必然是一个寒冬,九月底就下霜了,今年的冬天大约会来得很早吧!
……
不过,我心底却很清楚,其实我似乎捕捉到了什么,虽然说不清楚,但并不是一点点的进展都没有。
“这……”宋骞和赵昊惊呆了。
“一切如故啊!”
我看到,在那人群之中,仇和*图*书敌们一一敬畏的跪下,奉我为神明,我看到,一个个身穿长裙、前凸后翘、肤如凝脂的少女簇拥而来,左边怀抱着一名身穿单薄衣袂的绝色金发美少女,她明眸皓齿、空谷幽兰般的气质充满诱惑,让人凌乱,而右边怀里则依偎着一名嘴角带着坏坏笑意的亚麻色长发美少女,傲人挺拔的双峰压在我的手臂上,口中呵气如兰,一双明媚的眼睛看着我,充满了爱意。
步璇音一双秀眸之中带着戏谑,笑问:“小轩,剑诀参悟得怎么样了?”
“英雄,请选妾身吧,妾身活好,不粘人!”
宋骞连连点头:“明白,多谢轩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心神沉寂在混沌深处,这混沌内有一股玄奥的力量是我所无法洞察的,但我知道它一定存在,放松心身,整个人飞快的入定,就这么静静的坐了一夜,直到次日清晨的时候,一缕缕寒霜披在了身上,这才悠悠醒来。
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了火羽皇鹰的四段翼骨交给了苏颜,这些翼骨都是精炼妃焱的绝佳材料,妃焱等级越高威力越大,这些都是苏颜最需要的东西。
结果苏颜、唐阙然和堂姐都一脸无语的看着我。
睡梦之中,我梦见了自己练成了无数绝世武功,我看到了北方的龙灵大陆领域被战火所蔓延侵蚀,无数九阶玄兽、上古妖兽、炼狱恶灵怒吼咆哮之声宛若雷霆滚滚而来,而我,只是一剑,便让无数顶尖玄兽伏尸千里,世人在景仰,在歌颂,身上披着金光灿灿的英雄之甲,手握hetushu.com煌煌如日的利剑,脚踏上古妖兽的尸体,接受着鲜花与赞扬。
“你们两个这几天怎么样?”我问。
天空忽地飘飘洒洒的下起了最后一场秋雨,格外寒冷,但兰特灵导士命令所有人学生必须在雨中训练,这是一种必然的考验。
雨点打落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柳彤儿、澹台瑶等MM都已经上半身湿透,各自傲人的峰峦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但转眼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沉浸在对雪域剑诀的感悟之中几乎不能自拔。
无数身段傲人、脸蛋绝美的少女纷纷围了过来:“英雄您淡泊名利、闲云野鹤,正是妾身所钟爱之人,妾身不求名分,只求今晚侍奉您左右,请英雄勿要拒绝!”
我微微一笑,手臂轻轻扬起,月刃出现在手中,猛然向前方突刺而去,顿时一缕彻寒意境散开,“蓬”的轻轻一声,五米外的木人桩瞬间破碎,并且上面还结满了一层层的寒霜。
深夜,一行人抵达万灵学院,但司空义留在了圣地,事实上我们只有深渊试炼参与者回来。
不远处,罗贤微微一笑:“才怪呢……”
不过,我却隐隐的感觉到其中有什么玄奥的东西藏在寒冷石头的深处。
“老大,你回来啦!”
整整一天了,并没有领悟雪域剑诀的迹象。
赵昊摸了摸光头,不明白了:“老大,不管怎么说这寒天剑诀也是宇文清的武功吧,为啥有不懂的却要你来指点,你学过寒天剑诀不成?”
下午,训练课。
澹台瑶也迎了过来,所以给了她一百颗和-图-书寒萤石用来精炼冰灵杖。
我摇摇头,皱眉道:“这雪域剑诀确实很独特,并非一般的剑诀所能相提并论,不过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输的。”
“嗯!”
“我刚才怎么了?”
我手里掂量了一下宇文清的空间戒指,声音平静地说道:“宇文清这个狭隘小人进了深渊之后依旧想杀我,处心积虑的伏击,结果死在我的月刃之下了,所以他的空间戒指被我拿到,这本寒天剑诀属于二流剑诀,威力巨大,小骞你要好好修炼,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
“哦……”
“没学过,不过……也差不多了。”
“……”
“小骞,这本寒天剑诀给你,好好修炼。”
……
我看到,一头头手中提着战斧,足足有十米高的巨人战士分开人群走了过来,用力的跪下,膝盖“嘭嘭嘭”的砸在地上,一个个眼神虔诚,用力的将脑袋往地上砸,三叩九拜,大声吼道:“英雄,收我们当小弟吧!您光辉神武、天下无敌,我们这些战五渣都服辣!”
“对了,寒天剑诀需要偷偷的练,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展露人前,你也知道的,宇文清是师天行的弟子,师天行做梦都想杀了我,一旦让他知道我们修炼寒天剑诀,那还不气炸了,分分钟找来万灵学院跟我们拼命啊!”
“你不是在参悟剑诀吗?怎么睡着了……”苏颜眼神奇怪的看着我:“而且还一边流口水了,你梦见什么了?”
大半夜的,也就没有惊扰赵昊和宋骞,我独自回了磨剑办,在小院里的巨大磨盘上坐hetushu.com下,静静的参悟雪域剑诀。
我收回月刃,笑着解释道:“看到没,这就是寒天剑诀的第一式,不过我只是掌握了皮毛罢了,所施展出的威力还不到宇文清的三分之一,我跟宇文清生死之搏过,清楚寒天剑诀的玄奥,小骞你要是不懂就问我,我能为你指点。”
再过一个小时,居然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快要上课,去吧!”
我看到,一个个身穿红袍的远古魔王一一下跪,他们气势散发,君临天下,但此刻却禁不住的颤抖起来,一个个眼中流出了悔恨的泪水,他们翻手可使苍穹战栗,覆手可使大地破碎,一个个泪流不止的跪在地上,用虔诚的哭泣声说道:“吾王,吾等悔恨与您为敌,请宽恕我们吧!若是吾王不愿意宽恕吾等罪孽之人,吾等便即刻回去自灭满门,永不往生!”
心神沉入混沌之中,仔细窥察之下就发现这团混沌居然还是十分规则的,表面的纹理隐隐闪烁寒光,当我的心神进入混沌内里的时候,却看到了一片苍茫与虚空,除却冰冷与纹理之外,似乎这团混沌就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是吗?”
“暂时还不得要领。”
我急忙擦了擦口水,坐直身躯说:“没……什么都没梦到!”
而我却依旧伫立在那里,体表产生了一股淡淡的气机,将雨点阻隔在外。
外面,传来了赵昊和宋骞的声音。
我也收拾了一下,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前往崛起院二班的课堂。
转眼十天过去,我几乎什么都没做,只是沉浸在对雪域剑诀的参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