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内斗不断

孙少阳等人足足愣了几秒钟,忽地齐齐行了个军礼:“属下参见苏颜大小姐!”
空中,炎热狂风掠至。
“小颜,疗伤丹和内伤丹,快点,我的肺被狼爪穿透了,快点……”
孙少阳目瞪口呆,看着苏颜,道:“不知道这位小姐是……”
一声巨响,暗影狼皇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在这种生死之际运用腿法反击,顿时喉咙处发出嗷嗷的惨哼声,尚未退去就被我一手抓住了利爪周围的金色长毛,翻身而起凌空跟着暗影狼皇一起飞掠而过,它疯狂舞动利爪,把我胸前的月刃战衣瞬间抓得撕碎,并且一道道火星之下,就连我穿在外衣下的通灵宝甲也被抓出一道道的痕迹。
我的声音微弱而平静,清晰的感觉到手臂、腿部、胸口等多处重伤,有的是被暗影狼皇抓伤的,有的则是在尖锐的石头上擦伤的,这一战无比激烈,我和暗影狼皇的战斗几乎持续了近十里地,一路上到处都是树木断折、煞气横扫的狼藉。
“蓬!”
“不用客气。”
苏颜点点头,双膝跪坐在地,将我扶在她的怀里,顿时淡淡的少女幽香扑入鼻中,通灵宝甲的力量自行散去,我更能感受到两软充满弹性的柔软紧贴在后背上,顿时只觉得伤势瞬间痊愈了大半,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继续疗伤。
“是的,军团长已经不得不亲自去筹措边戍军团的物资经费了。”
“噗!”
佣兵队长十分惊愕,随后摸了摸鼻子,惨然一笑:“少侠对我们兄弟几人有救命之恩,我也就不再隐瞒了,其实我们几个确实不是佣兵,我们是凛雪城西北方镇守百里生命墙的边戍和_图_书军团第74营团的人,在下是校尉军官,名叫孙少阳,这几位都是我们74营团中的佼佼者,可惜,我们实力虽然在边戍军团中算是不错,但却依旧奈何不了灵陨山脉中的高等玄兽。”
苏颜:“……”
我轻声道:“不是暗影狼皇强,而是我们太弱了。”
苏颜咬着银牙:“为什么会这样……”
苏颜一双美眸笼罩着水雾,泪光闪烁,飞快的往我嘴里塞了一把丹药,入口即化,炼药大师的作品终究是不一样,下一刻,丹药产生的暖流开始滋润着受伤的躯体,而我则平静的躺在原地,运起灵力开始修复内创,肺叶上被穿透了一个约三公分长的伤口,十分致命,若是我肉身力量再差一点恐怕就要死在这个伤口上了。
右臂之上猛然一片酥麻,暗影狼皇怒吼声中张口咬住了我握剑的手臂,尖利的牙齿直接刺透了金身下的皮肤、肌肉,一股几令昏厥的痛处侵袭而来。
“大小姐有所不知。”
我不禁笑道:“原来是自己人,孙少阳,你知道我身边的这个女孩是谁吗?”
苏颜来了。
这些军队里的事情掺杂着各大势力的战略意图,其中的暗流涌动显然不是我们这些灵修者所能想象与介入的。
“沙沙……”
边戍军团是苏希语的军队,隶属于龙灵联邦之外,更是百圣盟苏家的军队,这些人对苏颜如此恭敬也自然就可以理解了,毕竟在这些低级军官的眼中,苏颜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是整个百圣盟未来的继承者之一。
……
“嗯,我不会死。”
我坐在那里,有意无意的一笑,不无嘲讽地笑道:“看来和_图_书……联邦内阁的内斗已经昭然若揭了,这所谓的联邦制度也真是烂到骨子里了。阙然,你的父亲和小颜的父亲是不是想再次挑起一场举国内战了?”
日炎剑由于猛烈的惯性已经被绷紧弯曲了,我把心一横,左手倒拉着日炎剑,骤然借着长剑崩弯的力道向前冲了过去,腿部蓄劲,凌空整个人平躺姿态的一焰开山踹向了暗影狼皇的脖颈处,在生死之战中往往能压榨出最强的潜能,而此时我或许也如此,这一脚的力道和速度都要远胜于从前,烈焰从脚尖迸发而出,呼啸不绝,竟然有种与天地自然灵气交融的征兆,已然略见烟云腿法天人合一的雏形了!
孙少阳浓眉紧锁,道:“我们这次出行已经功败垂成,但愿苏希语军团长进入灵陨山脉核心区域能够有所斩获吧……”
我目光凝视着他,道:“你身上的杀伐之气很浓烈,但却又没有那些佣兵的戾气,所以我几乎可以断定你不是佣兵,那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忽地问道。
苏颜一双美眸流转顾盼,听得越来越生气,不禁皱眉道:“边戍军团不管怎么说都是联邦的军队,难道不发放军饷与物资的吗?”
“姑姑进了核心山脉?”苏颜大惊。
孙少阳苦笑一声,说:“这些年来联邦属地在生命墙的保护下越发的安生,所以边戍军团早就爹不疼、娘不爱了,原本答应给我们边戍军团的物资有一大半被克扣下来,而且上面的人原本答应给我们的十万柄精钢佩剑一下子就被克扣了八万用来装备龙炘军团了,龙炘军团是苏凛风大人的军m.hetushu.com队,我们边戍军团能说什么呢?甚至就连苏希语军团长连续写了几封信,但您的父亲总长大人却数次推诿,并未处理此事。”
霜华舞动,月刃闪电般回击,以我2800钧外加雪域剑诀的剑意力量却依旧被狼爪震得连连后退,不由自主的将日炎剑刺入岩层之中来站稳身躯,被震退近十米,暗影狼皇的金色皮毛在夜空中一闪而逝,但空气褶皱挤压,破风声凛冽,又来了!
剧痛之下,我的思维却十分清晰,仿佛古井无波般的思考着。
好在,不死身的恢复力十分惊人,短短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修复了伤口,而我也好过了许多,只是浑身各处的剧痛有人让人难受。
一阵阵剧烈痛感传来,大蓬的狼血迸溅在我身上,身体居然自行开始汲取、精炼这头暗影狼皇的上古玄兽血脉,身体的伤势也为之稍微痊愈了少许。
苏颜没有再说话,只是从空间骨戒里取出纱布,默默无语的为我包扎伤口。
“扶我坐起来。”我轻声道。
“啊?”
暗影狼皇速度太快,一旦拉开距离,以我现在雪域剑诀的修为将会很难真正的攻击到它,唯有眼前这种“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攻击方式才能让暗影狼皇的速度优势无法发挥,并且暗影狼皇的煞气太过于浓烈,一旦拉开距离我的感知能力将会受到煞气场域的影响,境界造成的实力差距也会无止境的增长,那可就真的毫无机会了。
“苏颜……”
我皱着眉头,剧烈的咳了声,鲜血狂涌。
孙少阳略微有些尴尬,道:“大小姐有所不知,最近几个月里,边戍军团屡屡遭到了生和图书命墙外的悍匪、玄兽进攻,我们需要添置更强的装备来提升战力,此外,一场天火烧掉了我们几个营团的驻地房屋,如今许多兄弟无处可住,食物更加断绝,所以军团长大人命令我们自行去‘弄钱’,我们几个没有别的本事,只能进灵陨山脉来捞金,却不曾想遭遇到了如此强横的玄兽!”
苏颜和唐阙然一起檀口微张,不知道我的话其中深意,这恐怕也只有我自己明白,经历这场生死之战更让我看清了自己武学上的弱点与缺陷,可以说,这一战虽然差点杀了我,但却让我获益无穷,既然知道了缺陷,就等于找到了未来修行的方向。
“步亦轩……步亦轩!”
“啊?”
唐阙然手握苍澜,绝美的脸蛋带着一丝无奈,道:“你觉得……我又能如何呢?”
一截锋利剑刃从狼皇张开的血盆大口中刺出,苏颜这一剑笔直的刺穿了狼皇的大半个头颅,直入脑髓,这一击凶猛霸道,暗影狼皇就算是再强也抵挡不住这样的致命性伤害,一声惨哼便软软的倒下了下来,数万斤的身躯像是小山般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这时,黑暗中又有几个人走来,是那些被暗影狼皇袭击的佣兵,队长的手臂被撕碎了一条,其余的几个人都一脸的心有余悸,看到暗影狼皇巨大的身躯之后更是骇然,随后便走了过来,脸上堆满了感激,那佣兵队长的手臂已经简单包扎了一番,走到我前方便单膝跪地,恭敬道:“少侠,谢谢你们不顾生命危险出手相援,若是没有你们,恐怕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苏颜奋力推开了狼尸,发现我浑身血迹的躺在那里,禁不住的眼圈通m.hetushu.com红:“告诉我,你不会死,你不会死的……”
澹台瑶看着一旁的狼尸,皱眉道:“好家伙,这头暗影狼皇真是够强……居然把步师傅伤成了这样……”
我摇摇头,说:“只是以你们的实力不应该进入第四重山,这里到处都是六阶玄兽、七阶玄兽,只要你们不慎就会被杀。”
我咬着牙,一声不吭的飞快拔出腿边的刺灵匕首,对着暗影狼皇的脖颈就横的拉开了一条血口子,甚至能听到匕首切开喉咙的声音,但暗影狼皇更加的凶狂不已,喉咙被切断却依旧不死,利爪一挥拍飞了刺灵匕首,双爪疯狂的按住我的胸口,爪尖奋力刺入冰霜战甲之中,身体疯狂冲击,把我按在地上不断的摔打、撞击,并且不断张开血盆大口试图咬掉我的脑袋。
苏颜和煦一笑,问道:“孙少阳,既然你们是边戍军团的军官,为什么会来到灵陨山脉里猎杀玄兽呢?”
“我们知道,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若是食物和住所接近断绝,我们也不会走这一步险棋。”佣兵队长浓眉大眼,脸上满是无奈。
“不必多礼。”
苏凛风是苏希丞的弟弟,苏颜的叔叔,他克扣军需自然没人敢说,何况最近传闻苏凛风的三十万龙炘军团超过大半都已经抽调前往百圣盟西北方驻守了,那里是百圣盟和烈风域的交界地,百圣盟的用意可想而知。
他微微一怔:“少侠此话怎讲,什么叫我们是什么人?”
“苏凛风叔叔……”
苏颜浅浅一笑:“我是苏颜。”
远处传来声响,是澹台瑶、唐阙然等人循着我和暗影狼皇战斗痕迹找来了,一个个看到我和苏颜安然无恙之后马上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