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五章 堂兄堂弟

我走到了亭子里,抓起一杯凉茶一饮而尽,然后在苏颜身边坐下,看了一眼步璇音,道:“姐,你真的不回去新宅看看吗?”
早早起来,练了一个小时的剑法之后便陪同步璇音、苏颜上了街,买了一些礼品、滋补血气的材料等,便转道前往步不凡的家。
这时,我在空间骨戒里翻找了一下,将一本手抄的战伐诀取了出来,放在了步不凡旁边的桌案上,道:“二叔,这是我手抄的战伐诀全本心法,您要是觉得璇武有能力修炼那就好生培养他吧,不过还请您多多管教、约束璇武的脾气,他是璇音姐的亲弟弟,我不希望他最后变成一个为人所不齿的纨绔。”
当我们三人提着礼品进入之后,几名护院立刻迎了过来。
步璇音的声音极为好听,一双美眸深深的看着我,娓娓道:“最强的剑招必须配合最强的攻势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不然你连对手都碰不到,谈何天人合一呢,剑道之路,每一剑劈出都蕴含奥妙,以你目前的剑法修为,恐怕连雪域剑诀的十分之一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呢!”
我岿然不动,龙息功第十二层护体,区区的战伐诀第二重怎么可能撼动,反倒是把步璇武震得飞退,握着拳头,虎口迸裂出血了。
“璇武!”
“嗯。”
我大喝一声,一剑飞霜之后便又是一击气若寒星,顿时空气中寒星点点,天人合一境的两式剑诀几乎全方位的覆盖了前方的领域,但偏偏就在这肉眼不可及的瞬间,步璇音两次和图书侧身躲避,只是衣角被剑意所吹起,随后便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带我去见他。”
步璇武猛然站起身,目光烈然:“步亦轩,你焚脉毁功,原本就是一个废物而已,而我……我可是拥有一条上等人品灵脉的,如果猎魔典传给了我,难道我步璇武的修为会比不上你这么一个没有灵脉的废物吗?!告诉你,步家要是毁了,也是毁在你这一脉的手里!”
“还好,还好。”
“没有。”
“在内堂。”
步璇音一脸失望,轻声道:“父亲,步亦轩的天赋、资质无一不超越璇武几个层次,或许猎魔典由他来掌握对步家才是最好的,您再看看璇武,他不学无术,仗着一点点蛮力到处欺凌弱小,年少无知、品格败坏,他凭什么修炼步家战伐诀?”
“嗯!”
步璇音笑笑:“用最朴实的方法,练最精妙的剑诀,从现在开始,你不得停息,连续全力挥劈2000次、刺剑2000次、横扫2000次,一次都不能少,我虽然对剑道不是很了解,但我对力量规则的了解远胜过于你,所以这样应该是有效果的。”
苏颜在旁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嘴角带着淡淡笑意。
……
步不凡回到银叶城之后就夺回了大部分的家产,开始经商,所以除了不能获得猎魔典之外,几乎其余的一切都在老宅之上。
步不凡目光瞥向了我,顿时充满了凌厉的光芒,道:“步不平家的人,谁准许你进来的?”
“怎么可能,你www.hetushu.com的灵脉不是毁去了吗?”
我目光冷冽,猛然低喝一声,浑身布满了迅雷劲,雷光凛冽,似乎撕碎了空间一般,身周发生了一系列模糊的褶皱感,浓烈的意境惊骇得周围几名天冲境的护院连连后退,一个个脸色煞白,完全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了。
“父亲!”
一直练习到深夜,双臂发麻,浑身大汗。
次日,清晨。
步不凡,父亲步不平的弟弟,但步家祖训,猎魔典精要只穿嫡系长子,所以步不凡十分不忿,当年便离家出走,后来回来之后,学会了战伐诀第三重,当一直与我们老宅断绝往来,堂姐是在我家长大的,因此也和步不凡十分疏远。
“璇武,我是你堂哥,你就这么对我说话的?”我淡淡问,心底满是失望,以前我修为尽在的时候,步璇武对我恭恭敬敬,可如今,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或许这才是本性吧。
庭院不远处的亭子里,步璇音、苏颜相对品茶,不时的将目光投过来,直至一个多小时后,堂姐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箭步便瞬间直冲数十米来到我身前,说:“小轩,你觉得你的雪域剑诀快吗?”
我点点头:“那我该怎么增进?”
手握月刃,一次次的练习挥劈,虽然看似枯燥繁琐,但当我挥劈出一千多次之后,居然感觉到有所得,每一剑的速度、力量似乎都有了微小的提升,虽然这提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然而一点点的积水成多,终究会发生质的变化。
和*图*书不凡眼中满是惊骇:“你……你居然练成了战伐诀第六重迅雷劲了?”
步璇音秀眉轻蹙,如临大敌,这位冠绝天下的女武神面对岳翎、师天行的围攻都无所畏惧,但一听说要回家,顿时也如芒在背了。
“啪啪啪……”
“快?”
“雪域剑诀的招式固然强大而凌厉,但你的剑意却不够凌厉,招式虽然能达到天人合一,但连贯性太差,这大大的削弱了招式的威力。”
“璇音,你回来啦?”步不凡站起身说道。
但步璇武根本不听她的话,灵力炽烈的一拳再次轰在我的手臂上,顿时又是一声剧震,别说是我有浑厚的龙息功气机护体了,就算是没有,我的四重不死身也不是他这区区的幻光境修为可以撼动的,站着不动让他打,最后被力量反震而死的一定是他!
步璇音猛然低喝一声。
一剑飞霜,天人合一境!
她微微一笑摇头:“用你最快最凌厉的实力进攻我。”
夜晚,庭院冰寒。
新宅,面积是老宅的数倍,家丁成群。
月刃轻轻一颤,我猛然便是一次快攻挥劈出去,破风声凛冽,瞬间爆发出数十剑,仿佛穿透了空气一般,“咻咻咻”的一阵锐鸣起来,但步璇音的曼妙身躯却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轻松闪避,甚至就连脚下都没有移动就轻松的避开我所有的攻势。
步璇音的声音提高了一些,并且这一声之中蕴含了少量星空灵力的冲击,顿时让步不凡和步璇武都一愣,她随后道:“这里是步家的宅院,步http://www•hetushu•com亦轩是步家嫡系长子,他凭什么不能来?父亲,那么多年了你还在计较吗?”
巨大的冰剑光芒冲天而起!
“蓬!”
每一剑均全神贯注、全力以赴,不多久之后就已然是大汗淋漓。
剑法,要快,要准,此外便是要每一击都蕴含精妙,否则的话再快也会被敌人所破解,真正的绝世剑道高手,平凡的一剑就能毁天灭地,即便是不用剑诀也能无敌于天下,这其中的精妙都是要靠无数次的练习来领悟、收获的。
“姐,小心了!”
我平静道:“因为祖训,而且璇武如今也只是战伐诀第二重,连第三重都没有练会,给他后三重心法又能怎样?”
我皱眉道:“二叔,我放下礼品,很快就走。”
“嗯,父亲呢?”步璇音问。
一套雪域剑诀的剑路被我快速演练,只见庭院内剑影重重,越来越快,几乎看不到我如何出剑,只能看到剑光之中身形闪烁游历,按照规矩,每天演练十遍雪域剑诀,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不过,血肉亲情,总不能回避,所以还是要去一趟的。
“对一个废物,我有什么好说的?今天既然你来了,交出战伐诀心法,否则的话,你别想走!”
步璇武迈步走来,拳头周围萦绕着烈马劲,血气升腾,一道烈马意境冲天而起,他已经把战伐诀第二重练到巅峰了,随后不由分说,拳头一扬就轰在我的手臂之上。
我目瞪口呆。
一名中年护院认出了我,随后又看到了堂姐,立刻恭敬行礼道:“参见女武神大hetushu.com人,您回来啦?”
步璇武目光凌厉:“我不管你灵脉在不在,今天必须留下战伐诀的心法,否则我让你跪着滚出我们家!”
“步亦轩少爷?”
落叶翩翩,一旁高高的银杏树上树叶都被我的气劲给卷落了下来。
“刷!”
“嗯,好吧……”
“刷刷刷……”
“嗯,父亲一切还安好吧?”
“谁要你的礼品,拿着东西,给我滚!”他声音严厉。
“好了。”
步不凡看着战伐诀,目光中带着惊愕。
厅堂门户大开,步不凡坐在主人座位上,而一旁不远处则是手捧着茶杯的步璇武,步璇武比我小两岁,脸上满是纨绔子弟的气息,也难怪,步不凡十分娇惯他,从小就如此。
“回去做什么……”
连退数步,步璇武的口鼻出血,脸色苍白:“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邪门武功,步亦轩……你放弃了战伐诀修炼邪门武功了吗?”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便说:“虽然还达不到我的要求,但是……还算是比较快吧?”
“是!”
“这就是战伐诀。”我淡淡道。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亲生父亲,回去看一眼总是应该,二叔也老了,不管年轻的时候做了多少错事,但是……我明天上午陪你回一趟家,看一眼就走,怎么样?”
“哼,如果不是他……璇武早就获得战伐诀第三重之后的心法了!”步不凡眼中带着怒意,道:“如果都是步家的子孙,凭什么他能修行战伐诀,璇武却不行?”
“是的,二叔。”我声音依然平静。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