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五章 黑衣人

显然,黑衣人根本不去管毛青竹,而是将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了,可能是我的雪域剑诀对他形成的压力太大了吧?
“嗯。”
黑衣人声若雷霆,手中长刀撕裂空气,带着一缕缕光芒猛烈斩落,甚至刀芒尚未落地,下方的岩石就开始寸寸迸裂了,好强的气劲,并且我远远的能够感应到这黑衣人的长刀周围席卷着割裂空间的规则力量,而我一旁尸体四五分裂,极有可能就是这么猛烈的一刀所创伤的。
我皱眉道:“毛青竹你别问了,已经有不少人死在这个人的刀下了,我就看见了两个。”
“死亡生命!?”
我掏出了几株千银花,直接丢给了他们,道:“如果你们实在想杀它,那就每个人嚼碎一棵千银花放在嘴里,杀完找到玄丹就走,不能逗留,否则你们会变成跟它一样,人不人、鬼不鬼。”
抬头看看血色榜单,只有二百人了,仅仅第一天就被淘汰了近一百人,而且其中不乏死在西域蛮荒的人。
幸好,苏颜已经放弃淘汰了,否则也一样会陷入这种危机之中。
“放弃?”
但空间切割的力道十分是在狂猛了,一刀之威余劲爆发,竟然硬生生的把我逼退数十米,这黑衣人不是一般的强,他也掌握了类似于暗影力的技巧,他难道是影卫盟的人?
“联手?”我问。
“刷!”
……
“只是暂时走了……”我咬咬牙,体内灵力损耗严重,连续与他对拼数十次,对我来说负担实在是太重了。
我没有管太多,踏步疾驰向东南方向。
甚至我听http://m.hetushu.com到了他战衣凹陷、肋骨断裂的声音,他的攻势一直压制我,如今终于尝到了轻敌的后果,不容他回转气息,我奋进便是迅猛一脚踹在他的胸前,一焰开山!
近百米高的岩壁,两个人影如履平地的行走在其上,光芒迸溅,是兵刃碰撞的声响,并且还隐隐有风行之声,是两个正在战斗的人,其中一个身穿青色短衫,另外一个则是全身笼罩在黑衣之中的人,那身穿短衫的人我认识,毛青竹,也是这次召集令前十名的热门人物,地御境中期!
其实,如果他选择再战下去,我必败,毕竟黑冰玄劲数量有限,而他的撕裂空间的刀气却是可以无限催发的。
我有些不安,道:“毛青竹,难道你不觉得一切都很不正常吗?这次召集令……”
我看了看他,说:“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条路是跟我一起往前,去会合别的参选者,一起抗衡暗族、玄兽和这些神秘的力量,另一条路是你立刻默念放弃,选择淘汰。”
我不禁失笑,道:“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就容不得轻易放弃,而且如果这整个龙虎召集令都是一次阴谋的话,我们放弃了会有用吗?”
卢志胜皱了皱眉:“步亦轩,你多虑了,我们不是楚阳,你走吧!”
“蓬……”
黑色冰霜光芒急旋而起,黑衣人一刀劈下的瞬间,我的黑冰玄劲也迎了上去,“蓬”一声巨响,黑冰玄劲没有让我失望,竟然短暂的冻结住了黑衣人刀劲撕裂空间的进程,两川之力隔空毫不留情的和-图-书落在了黑衣人的胸前。
“我不需要向你们解释。”
“死!”
……
“这……多谢了……”
“你这小子实力还不错,但一样要死!”他的眼中闪烁着戾气,刀芒暴涨而起。
再向前不远,我又发现了一具尸体,一名残留地御境前期气息的灵修者死在了山岩之上,身体几乎被撕碎,一样是瞬间斩杀,没有来得及利用通灵手环放弃逃生,看着他一块块的尸体,我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起来。
夜幕降临。
毛青竹倒吸了口冷气,道:“不如……我们放弃吧?”
黑衣人怒吼一声,狂刀乱斩而下,顿时化出无数道切割空间的暴烈气流,让我无法再进一步,而他则转身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逃了!
卢志胜愕然:“你怎么知道它是死亡生命体?”
鼻间满是浓郁的血腥气味,我身在暗影斗篷的灵力笼罩之中,旁人是看不到我的,所以我并不太担心自己的安全,倒是有些担忧童濯、风轻衣等人的安危了,这些人都是联邦未来的人才,白白的死在这里就太可惜了。
黑衣人一双眸子在月光下透着寒意,脸上满是不屑:“联手?两个废物就算是联手也只是废物罢了,你们还以为能击败我不成?”
毛青竹大惊。
“我是第一次参加召集令,不过……”毛青竹淡淡道:“以往的召集令都很少死人,这次居然有人如此凶残的追杀,甚至能瞬间斩杀参选者,确实十分不寻常。”
我心底更加的发寒,提剑疾驰而去,救毛青竹,我不能眼看着一和_图_书个灵修者在我眼前被黑衣人所斩杀,那意味着下一个就极有可能是我!
我点点头,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熔岩地龙,道:“那头熔岩地龙已经浑身死气,沦为死亡生命体,我奉劝你们一句,别去招惹它,就算是杀了他,你们也会死气入体,到时候会死得非常难看。”
“嗯,联手!”他重重点头。
“不寻常的不止是这个人,还有暗族的力量也出现了,那些死亡生命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内了。”
“嗯。”
卢志胜捧着千银花,脸上也不知道是感激还是疑惑。
远方的群山之中不断传来妖兽的咆哮声,会吼叫的玄兽倒不可怕,可怕是那些不发出声音的东西,悄无声息之间就能置人于死地,那才是真的可怕。
“步亦轩?!”
身形如电,半分钟后我便已经出现在岩壁之上,左手猛然拉开毛青竹的身躯,右手擎着月刃带着冰霜气机便劈向了黑衣人的战刀!“蓬”一声巨响,手臂震得一片酥麻,两川之力居然也只是与对方打个平手罢了,这黑衣人的气机至少已经是地御境巅峰的水准了!
“嗡!”
他擅长风属性身法,保命不成问题,而这场召集令的本质,其实就是保命,所以毛青竹是前十的热门人物,甚至是前五的有力竞争者。
月刃横扫而出,暗藏冰霜羽芒在空中接连爆发。
这是……有人故意在西域蛮荒里猎杀召集令参选者?!
“咻!”
长刀撕裂空间,带着凛冽光芒落向我的肩膀,这攻击似曾相识,是切割空间的规则奥秘,但凡灵修者和_图_书的防御大部分都靠的是战衣,但战衣毕竟属于空间中的力量,一旦空间给切割开来,战衣的防御就形同无物了,这黑衣人之所以能瞬间斩杀召集令的参选者,应该就是因为这种空间切割的巧妙境界力量。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来猎杀我们这些参选者?”毛青竹皱眉道。
浓烈的火焰,带着接近三千钧的力道轰在他的胸前,伤上加伤!
我双臂已然发麻,空有两川之力但一剑挥出,大半的冰川之力都被紊乱的空间切割给卸掉了,我真正能够打到他的力量根本不足两成,而对于地御境巅峰的高手而言,这两成力道自然不会形成任何的威胁,难道那么早就要逼我使用底牌了?
黑衣人却淡淡一笑:“看到同伴尸体的感觉如何?不用急,下一个就是两个其中的一个了,我很快就送你们下地狱去见他们!”
毛青竹咬了咬牙,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你比我年轻,你都敢留下,我毛青竹了不起拼掉这条命!”
“可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啊……”毛青竹道。
就在这时,忽地远处两道灵力波动出现,那一处的山岩之上!
“沙沙……”
忽地,草丛之中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我,是一具尸体。
西域蛮荒的夜晚,没人敢休息,我也不例外,提着月刃,身形一掠而过疾驰在蛮荒丛林之中,尽量避开尽量多的玄兽,杀死它们徒然消耗,毕竟空中的血色榜单只是生存排名,而不是竞争搏杀玄兽而排名的,至于我想做的事情,无非一件,存活下去,在适当的机会为苏颜报和_图_书那一箭之仇!
毛青竹上下纵跃,脚踏风旋,他修炼的是风属性灵力规则,身法灵妙,也难怪能在黑衣人的追杀下能够支撑那么久,然而毕竟实力不济,在对方狂猛的刀意之下已经岌岌可危了,甚至几次险些就被一刀两断的斩杀。
暗族出现,这场召集令试炼似乎已经不那么简单了。
心底禁不住的掠过一阵寒意,这个人的身上残留着地御境中期强者的气机,是什么样的可怕对手能够在瞬间斩杀一名地御境中期,并且让他连呼叫逃命都来不及!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默念放弃就被瞬间斩杀了。
“他……走了?”毛青竹惊魂未定道。
毛青竹劫后余生,脸色煞白道:“你在这里……?太好了,太好了!”
“不知道。”
来不及想那么多,必须先杀掉他!
“当当当……”
黑衣人冷笑:“不为什么,我喜欢杀戮而已。”
月刃与长刀瞬间爆发数十次攻击,我步步被压制,而他的刀法却极为章法、丝毫不乱,甚至轻描淡写的回旋一刀就能把毛青竹的攻势瞬间化解、击退。
毛青竹道:“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追杀我?”
不容去想,灵墟一阵猛烈颤抖,一股玄劲涌入长剑之上,黑冰玄劲,来了!
纵身落下,我站在尸体一旁,暗眸术下周围犹若白昼般清晰,这是一具属于召集令参选者的尸体,胸口被撕开了一道血口子,脏腑几乎都能看得到,而一排肋骨更是被齐齐的切断了,死得极为惨烈,而且通灵手环就戴在他的手上。
“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