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伤亡殆尽

“刷……”
“或许,或许轮到我了吧……”
可是,最后一个黑衣人被斩断了双臂,却满脸血色光芒的狂笑起来:“留活口?你们想从我口中得知什么?”
“重量太重?”
“杀?”洛言问。
我的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为什么外面也会有腐尸?难道圣地的营地已经被暗族军团所攻陷了吗?这怎么可能,整个圣地出动了那么多的高手,就这么被攻陷了?!
……
三名黑衣人猝不及防,首当其冲的一人直接被炎黄弓被贯穿轰杀,后面两个也浑身破残,受了重伤!
分别是我和童濯、风轻衣、楚阳、洛言、洛宛,除了我们六个再无存活者。
楚阳:“……”
但卫东陵的跳跃速度根本比不上巨石的坠落速度,“蓬”一声就被一块尖锐岩石砸得吐血不止,身躯再也无法向上,转眼就被乱石坠落、掩埋在凌乱的一片狼藉之中。
“不想。”
我大声道:“他要引爆灵墟跟我们同归于尽了!”
我死死的抓住一棵松树,同时右手拽住童濯,而童濯则拽着毛青竹的手臂,三人瞬间就形成了壁立的局面,上方巨石凌乱坠落,死亡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大家立刻分散在丛林里藏了起来,气息压低。
就在这时,热源感应下一道道能量跳跃起来,来得很快!
风声猎猎,黑衣人的修为都不低,来得极快。
……
“轰轰轰~~~!”
毛青竹泪流满面:“好兄弟,再见了!”
“上!”
我心底满是寒意,禁不住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手中握着的龙灵鲤鱼干微微颤抖,道:m.hetushu.com“没有安全的地方了……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我沉默不已,手掌微微颤抖。
“留活口!”风轻衣道。
狂奔近二百里,休息片刻。
就在这时,忽地风轻衣身后的无形羽翼“咔咔”铮鸣不已,飞行的轨迹立刻疯狂下坠下去。
手握长刀,一名黑衣人站定,皱眉看了看周围,道:“气息到了这里就消失了,怎么回事?哼,就剩下几个漏网之鱼了,若是再不能斩杀他们,尊者必然大怒,到时候我们几个都要死,立刻给我把他们找出来,马上!”
“小心!”
楚阳咬牙道:“又变得没有头绪了!”
我低声道:“谁有钳制他们的手段?”
“后方就是暗族大军,何必非要我们出马呢?哼,存活的几个都是高手,楚阳自不必说,风轻衣、洛言、洛宛、步亦轩,哪个不是绝世天才?”
毛青竹死了,卫东陵死了,就连郭雪阳、凌月轩、卢志胜等人也都死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在眼前。
许久没有说话的毛青竹忽地开口说道。
外面也有……
风轻衣担忧的看了我一眼,说:“步亦轩,你……你没事吧?撑住啊……”
童濯大哭不已。
“不如埋伏吧?”
童濯浑身颤抖,哽咽不止。
“都别慌张!”
“正是因为他们是天才,所以绝不能留着当后患,难道你想被这些天才成长起来之后无尽的报复吗?”
“楚阳,救我!”
撒手的瞬间,毛青竹笔直坠落向密密麻麻的暗族军队之中,但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容,扬起和-图-书长剑,带着浩然灵力劈斩在暗族军队之中,一时间风属性灵力迸发爆炸开来,带出一连串的攻击锋芒,随后,便被潮水般的死亡生命所淹没。
我扫了他一眼,道:“我只是掌握了猎魔典,却不是神,这种绝境你让我有什么办法?!”
童濯手指着远方。
“刷!”
“躲起来。”
“向东跑,那里距离营地更近一些。”我大声道。
“尽力。”
洛宛道:“别吵了,至少暗族军队的主力在阵法内部,我们出不去他们也出不去,小颜身在圣地的营地,或许还没有危险,我们还是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
风轻衣道:“我们一定能飞出去,就算是飞不出去,了不起下去杀出一条血路来,我就不信这个西域蛮荒能葬得了那么多的天才!”
卫东陵怒吼着冲了过来。
楚阳大喝道。
这次没有人有异议了,一起飞奔离开暗族的包围,我们的轻功还算是不错,后方的暗族军团越来越远,甩开他们不成问题。
楚阳、洛言等人纷纷出击,而我也跟童濯、风轻衣一起冲了过去。
“嗯!”
“把他们找出来!”
就是现在!
风轻衣美眸如水,发动灵器衣服的效用,无形羽翼不断振动,带着我们一路向东飞行,下方却是密密麻麻的暗族军团,无数腐尸、尸卫、骷将挥舞骨剑、骨刀等对着上方的我们怒吼着,似乎恨不得立刻把我们撕成碎片。
“妈的……”
我双掌一合,立即拉开,深红色的震天箭自炎黄弓上飞奔而出,刷一声贯穿长空,带着无比凛冽的杀意肆虐和图书而去!
众人齐齐后退。
风轻衣蹙眉道:“这件飞翔羽衣只不过是金灵器,所能承受的重量太少了,我们数十人在孤峰之上你让我带谁逃生比较好?难道只带自己亲近的人,任凭其余人等死吗,我风轻衣做不到这么无情无义,这也是我跟你楚阳不一样的地方。”
童濯皱眉道:“臭小子,你说什么呢?”
大家尽数站起身,极目远望,却只见远方的阵法外围,一个个眼神迷茫空洞、浑身腐烂的尸体正在疯狂的用双臂轰击阵法壁垒,结果被反噬得“噗噗噗”一个炸成碎肉,但依旧前赴后继的撞击向阵法,而外面,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腐尸、尸卫等死亡生命。
“你们快看!”
是风轻衣的声音,她猛然拽碎了长裙,里面则是一件如水般的贴身短裙,将玲珑曲致的美妙身段勾勒得十分迷人,并且外衣上泛着淡淡的灵力,是炼器级别的灵器,“哗啦”一声,一双无形羽翼在她身后张开,她张开手掌伸向我:“步亦轩,快抓住我!”
苏颜,身在营地也不安全了。
“嗯,走!”
童濯也说:“就是,要死一起死,老子绝不会松手的!”
风轻衣咬着银牙:“我们的重量依旧太重了,飞翔羽衣承受不住所以下坠,恐怕我们出不去了,那血巫马上就要追来了。”
“够了,最好把他们控制在一起。”
风轻衣道:“我对风之律动有少许的感悟,可以凝聚出狂风漩涡短暂时间内控制住他们,但最多维持三五秒钟就会被挣脱。”
我心底苦涩:“青竹,你说这些做什么www.hetushu.com!?要死一起死,早就看淡了!”
“我有。”
“谁都别松手!”
卫东陵,也死了!
……
我点点头:“没事。”
楚阳咬牙切齿:“那怎么办?”
“……”
“是!”
人们都说宝剑越磨砺就会越锋利,可是这样的磨砺恐怕任何人都不愿意经历。
“蓬!”
就在这时,风轻衣身周风力萦绕,刷一道狂风肆虐开来,风力狂舞,瞬间就把三名黑衣人困在了一道青色风暴之中。
童濯热泪盈眶:“住手,你这蠢货……”
毛青竹眼中带着些许苍凉,苦笑一声,说:“进入蛮荒召集令之前我就知道可能会死在这里面,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会经历那么多,我只是孤身一人,但步亦轩、童濯你们两个却把我当朋友,但我不能这样拖累你们了,我下去,步亦轩、童濯,我毛青竹下辈子一定变强,不再拖累你们,到那时我们再做兄弟,好吗?”
“快啊!”
楚阳道:“总不能守在这里,等待阵法能量耗尽吧,恐怕阵法还没消失,那个血巫就带着他的暗族军团杀过来了!”
他猛然凝实剑刃,对着自己的手腕便是一剑!噗嗤一声,血流不止,伤口深可见骨,他痛得直龇牙,哭着大喊道:“童濯,你这个混账东西,快点松手啊,我最怕疼了,给我留最后的一点尊严好吗?我要留这条手臂,去多杀几个暗族的畜生啊!”
我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一些食物和水分给大家,自己则吃了几块龙灵鲤来治愈被战伐诀所反噬受伤的身躯,清风从原野之中吹拂而过,而远方数里之外就是金色的阵和图书法天壁,原本这个阵法是用来保护我们的,如今却成了困住我们的牢笼了。
“风轻衣,你有飞行系的辅助灵器为什么不早说?”楚阳问道。
我提气便是一纵,带着童濯、毛青竹一起向上数米,伸手抓住了风轻衣,而另一边,风轻衣抬手抓住了洛宛的手掌,洛宛手里却拽着洛言,洛言拉住了楚阳的手臂。
毛青竹牺牲了自己,却让我们的重量堪堪的不至于直接坠落下去,就这样一起一落的飞出了暗族军队的包围圈,直至远离近三里的时候,一声铮鸣,那飞翔羽衣直接崩碎了,而我们则在离地百米的位置坠落下去,一一凭借身法安全落地。
毛青竹再次劈在手腕上,哭泣道:“我毛青竹一生孤独,能在死前遇到你们两个好兄弟,我这辈子值了,松手!”
“小心,退后!”
“怎么了?”洛言问道。
林地里,被炸开了一个数十米半径的深坑,那黑衣人已经一根毛都不剩了,不只是他,另外几个黑衣人的尸体也被炸得一点不剩,地御境巅峰强者的灵墟引爆,威力太强大了。
洛言皱眉道:“现在好了,圣地营地多半也失陷了,步亦轩,你不是猎魔人世家的传人吗?你倒是想个办法,现在怎么办,苏颜或许也陷入绝境了!”
我皱眉道:“黑衣杀手又来了,一共来了五个,看起来他们分散开来了!”
天空,血色榜单上只有六个名字。
一剑穿透受伤黑衣人的胸口,另一个也被童濯一举斩杀掉了,这一战要的就是突然性,而在楚阳、洛言、洛宛的压制下,另外两名黑衣人的败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