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五章 水蓝晶

“为什么会这样……”楚阳眉头紧锁,看着我说:“步亦轩,你是我们唯一一个跟暗族有深度接触的人,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死气入体之后,该如何驱除?”
说着,他又看了我一眼,道:“步亦轩。”
风轻衣走上前,关切问道:“步亦轩,怎么了?”
六人在丛林之中狂奔不已,一天之内至少奔走了上千里地,绕着西域蛮荒的东南角一大圈,将不计其数的死亡生命带着团团转,甚至就连那个血巫也无法找到我们的为之,束手无策,直至天黑的时候,再度进入暗族的掌控时间。
“你的实力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如果我们能活着走出这片西域蛮荒的话,交个朋友吧,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做朋友比较好,不然的话,有你这样的人当敌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转身看向其余几人,道:“你们看看自己的眼圈周围是否正常,如果灰色死气物质渗入肌理的话,眼睛会第一时间受影响。”
“事不宜迟,走吧。”
“嗯,走!”
“洪!”
我笑着说:“生命墙又能庇护我们多久呢?”
楚阳目光中的自信与骄傲已经在一次次的血战之中一扫而光了,如今有的却是谨慎与对死亡的恐惧,甚至就连声音都微微颤抖,道:“如果留在这里不动的话可能会跟上一次一样陷入暗族军团的包围,我们……还是移动吧?这样比较安全。”
“感染死气了。”
“这支暗族军队到底有多少人?”洛www•hetushu•com宛有些不安的看着一地的尸体,问道。
但此刻我们根本就无心欣赏这等美景,几乎没过两里地就能遇到一群百人上下的暗族军团,它们居然开始分散了,好在只要不遇到血巫就没事,普通的第四形态尸将还奈何不了我们这群被称作“天才”的龙灵大陆灵修者。
人越少,分歧也越少,甚至就连楚阳、洛言也开始对我言听计从了,毕竟在这场生死试炼之中我是唯一一个了解敌人的人,而他们对死亡生命的认识几乎为零,听我的或许还能活,不听我的,那多半是十死无生了。
我伸手接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楚阳,你和南晨曦、卫东陵等人围攻苏颜,使得苏颜主动放弃这次龙虎召集令,如果不是发生那么多变故,我一定会跟你一决胜负的,就算你比我强,我也会等到合适的机会,让你十倍奉还!”
风轻衣看了看阵法的光芒,道:“这座七阶阵法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我们一天后返回这里,如果阵法已经被暗族的死亡生命攻破了,我们就能出去了。”
“死晶,暗族体内缔结的力量核心,他们巨大的死亡力量就来自于死晶,而尸将所孕育的死晶应该是水蓝色的,你弄干净看看。”我说。
风轻衣一怔,大家相互查看了一下,却发现无一幸免,唯有我一个人没有事,我的身体似乎已经对那些死气免疫了。
“你别动。”
“啪!”
“不用着急http://m.hetushu.com。”
……
……
楚阳倒也洒脱,抬手就把水蓝死晶丢给了我,说:“这东西我不熟悉,留着也没用,你拿去吧。”
“上!”
风轻衣有些痛心:“如果他们在生命墙内就好了,也不至于会遭到这样的灭顶之灾。”
我平静道:“死气入体的过程会持续很长,何况你们都是地御境甚至是天御境的修为,身体对死气的抵抗力会比平常人强十倍以上,只要能活着回去,用千银花泡澡就可以了,直至死气完全驱除为止,只是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出去了。”
“活着出去再说吧。”
喝了点水之后,我拍拍童濯的肩膀,随后跟随大家一起疾驰向北方,如今也只能依靠这种迂回的方式来避开暗族军团的追杀了,所幸的是暗族的死亡生命大部分都不会飞行,如果他们会飞的话,恐怕我们就真的九死一生了。
“嘭!”
童濯摇头一笑:“步兄弟,我没事,如果我童濯死在这,那也是我的命!”
“一般而言,一支暗族军团的数量在两万到五万之间。”我行走在尸体之间,继续道:“他们建立军队太简单了,只要建造一个坟场,堆积尸体、积蓄死气,血巫自然就能操控死亡规则的力量将死人变成活人,你们看地上的这些尸体,虽然大部分衣衫破烂,但也不难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是平民,生活在外域的平民,那些被我们龙灵联邦称为‘野人’的外域人类。”
“嗯,移动。”我点头和图书赞同。
“好,一言为定!”
月光如水的洒落在大地之上,近处的山头上浮云片片,皎洁月光透过云层缝隙将半个山头给映照了出来,却又是别有一番风味的景致。
“有用。”我点点头:“死晶与人类的晶矿产物性质一样,只不过是能量的特质不同罢了,这种水蓝死晶一旦由炼器大师淬炼驱除掉死气之后就是水蓝晶了,用来加持阵法的力量,或者是淬炼灵器都可以,一块价值大约是二百万的样子,不过我们现在身在这里,连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问题,别说是二百万,就算是二百亿也没用。”
风轻衣一惊,檀口微张:“你是说……暗族可能会攻打生命墙?”
“嗯?”
……
阳光泄落在这片死气沉沉的大地之上,丛密的树林里林木参天,当我们落在树荫下的时候几乎看不到阳光,周围依旧氤氲着淡淡的死气。
楚阳掌心灵力急旋而过,烧掉了血迹,露出死晶本来的样子,果然是一枚水蓝色的宝石,只不过渗透出的力量却十分的邪恶、霸道,平常人根本不敢直视,楚阳皱了皱眉头:“步亦轩,这个东西是不是有什么用?”
“嗯。”
洛宛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道:“一路上尽量避开蛮荒地里的玄兽,我们的战力已经大大不如前了,必须保存实力。”
楚阳目光深沉,玩味地笑道:“都是要死的人了,争这口气还有什么必要吗?围攻苏颜确实是我不对,你要找我算账也在情理之中,一切…m.hetushu.com…等能活着出去再说吧,你看……南晨曦、卫东陵他们都死了,与那些死去的人相比,这口气实在是有些可笑。”
“嚓……”
“暗族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这里,现在我们怎么办?”风轻衣有些忧虑。
“一起上,用最少的力气灭掉他!”我说。
说着,我嗅了嗅鼻子,道:“又来了,在西边!”
两座冰川之力,无坚不摧,剑意瞬间轰透了尸将的脑颅,作为第四阶段死亡生命,头部被破坏也只有死路一条,这尸将似乎一声不吭的就倒在了我们身前,甚至一枚晶石随着我的剑气突刺,当一声滚出了尸将的头颅,带着黑色鲜血滚到了草地上。
“谁知道呢……”
我找到了两枚低级死晶,丢进了空间骨戒,看看月亮所在位置,道:“走吧,这支暗族小队被我们灭掉之后血巫就能第一时间感应到,他会判断我们的位置,带着更多的死亡生命来追杀我们。”
“这是什么?”楚阳捡起来,问道。
童濯猛然撞断了一根树枝,跌落在粗壮的树干上,手持赤焰斧,呜哇一声口吐鲜血,脸色极其的难看,甚至他吐出的鲜血都带着黑色,散发着淡淡的气味。
一声宛若野兽的嘶吼声在丛林里响起,仿佛炸雷一般,紧接着,一个庞然大物冲进了丛林里,是一名至少五米高的巨人,手中握着一副血迹斑斑的骨制战斧,这战斧之中散发着上古的玄奇力量,应该是用上古玄兽的巨骨所炼制而成的,而且这巨人双眼血红,透着浓郁的死气,和-图-书是一名第四形态、尸将级别的死亡生命体,不过看起来力量一定是不弱。
“少就杀,一直逃也不是办法。”我站起身,也凝实了月刃,体内灵力充溢,已然恢复到巅峰状态了。
童濯一声怒吼,战斧催动旋风斩,“蓬蓬”两声扫过尸将的双腿,砍得血肉横飞,直接让其跪在了地上,而我则擎着月刃凌空落下,龙战鱼骇的气息弥漫,六式合一和一剑飞霜混杂在一起,重重的刺向了尸将的后脑勺!
“好!”
“吼!”
我翻找了一下,这些黑衣人身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甚至以他们的修为有资格拥有空间戒指但却一个都没有,想来也是因为刀口舔血,所以根本就没有财物随身携带,大约也知道自己做这行随时都可能会死吧。
洛言立刻凝实灵装,咬牙道:“杀?”
我一个箭步走上前,扶着童濯的头部,查看了一下他的眼睛,只见眼皮下方已经积聚了一层淡淡的灰色物质了,十分细小,已然散入细胞之中,禁不住的心底一颤,道:“都怪我太大意了,这次出来本来应该带更多千银花的……”
洛言全力施为,霸烈的龙战鱼骇巅峰力量从体内迸发而出,长剑之上浮现着洛神剑诀的光芒,从天而降,剑刃笔直的劈在了尸将的左肩上,而楚阳则催动九阳剑诀,剑气浓烈的轰在了尸将的右肩上,两大高手一起发难,这倒霉的尸将立刻被轰得下沉近一米,身体被完全压制了。
“是啊。”风轻衣慨叹道:“如今只剩下我们六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