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叫步璇音

“吼!”
苍白之力透体而出,瞬间坠落下去,大地颤抖不已,那名幽影连同周围数十米内的腐尸一起沦为了一堆烂肉。
“杀杀杀!”
一个箭步掠至,抬手便蕴满了苍白之力的一拳轰在了阵法之上,“嘭”一声巨响,阵法剧烈颤抖,而阵法中心的月煞血巫则微微颤抖了一下,目光中带着恐惧:“这是六阶阵法,凭你也想强行攻破?就算是星御境巅峰也在十分钟内也无法攻破啊,而十分钟后,禹未血巫就到了,到时候我们两大血巫联手,你还是要死!”
“你是?”禹未血巫的眼中满是惊骇,他的力量瞬间就被压制了。
“刷!”
她看着禹未血巫,淡淡道:“我叫步璇音,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拳头相迎,顿时一股雄浑狂猛的力道压着我的身躯坠落下去,轰然在大地上砸出一个深坑,他的眼中满是怒芒:“你以为你能抗衡得了本尊者?”
很快的,阵法开始松动了,渗入地下岩层之中的阵法带着石层一起松动、翻开地表,在我再次连续数拳之后,一整个圆润的圆柱形阵法带着岩石一起被轰了出来,而月煞血巫已经傻眼了,咬牙切齿道:“你破不开阵法,就杀不死我,禹未血巫一旦,你就要死!”
“受死吧!”
转过身来,瞬间意识被杀戮与暴烈所充满。
一冲之间便是数百米,拳头轰散一名幽影的身躯,转身便是再冲数百米,长剑将另一名幽影劈成两半,完全湮灭!
一声脆响,阵法终于被破坏了,月煞血巫猛然解开法阵就想要逃走,却被我一拳给按在了hetushu.com石壁之上,怒吼一声,苍白之力爆发,直接在月煞血巫的胸前轰出了一个血红大洞。
抬头,空中出现了一名血巫,是一个黑发青年男子,目光凌厉,看得人目光刺痛,我迎面也看着他,一动不动,显然,苍白之瞳也让他相当的不适。
“嘭!”
他的速度要远胜于幽影,抬起脚便是一次力道雄浑的踢踹,竟然隐隐然有种龙象之力的光芒,脚尖蕴满磅礴星空灵力,自以为这一脚能够应付得了我。
“是你在找死啊!”
一拳落下,月煞血巫狰狞的头颅瞬间被轰成了齑粉,这还不算,我继续连续轰出拳头,刹那间月煞血巫的头颅便已经完全湮灭了,拳头乱轰一气,发泄着这些天被死亡笼罩的积郁,直至将月煞血巫的身躯完全轰成飞灰为止。
“蓬!”
一拳打出,数百米内血肉一片,毁灭性的力量几乎瞬间就灭杀掉范围内的一切!
徐长老目光冷冽,道:“哼……不死绝脉?啧啧,你居然有这等机缘,获得了传说中的不死绝脉?不过……你也不过是一个变异体罢了,你以为凭你区区白修罗的力量能撼动得了老夫星御境中期的修为?”
徐长老连退数步,眼中光芒有些闪烁,道:“月煞血巫大人,这就是你们暗族都忌惮多年的白修罗吗?嘿嘿,你们的宿敌,就让给你们暗族来应付了!”
“嘭!”
“嘭!”
而月煞血巫,却接连不断的打开了一本本书籍,身周形成了一道数十米范围的光壁。
这就是白修罗的苍白世界。
“嘭!”
www.hetushu•com
拳劲透体而出,将其身躯连同内脏一起轰散,转眼他的身躯就那么湮灭在了空气之中,甚至连一点肉渣都没有留下。
他淡淡说了一句,身后方,咆哮声不断,密密麻麻的死亡生命入侵而来,这远远不止是一个暗族军团,至少三个才有这样的兵力。
拳劲如山,笔直的再次与禹未血巫红在一起,但这次居然没有将其震退,太强了,就算是我的苍白之力居然也无法压制住他,倒是禹未血巫猛然一次劈掌,将我硬生生的轰飞数百米,生生撞击在岩壁之上,口吐鲜血,意识更加模糊了。
我转身看着他:“你在找死?”
月煞血巫冷笑一声:“幽影,尸将,给我上,灭掉这个什么狗屁白修罗!”
月刃横扫而过,狂猛的苍白之力瞬间将两名幽影腰斩,其中一个半个身躯挥舞骨剑奋力爬向我,似乎还想搏杀的样子,而我则走上前,抬脚就踩了下去!
禹未血巫掌心里满是浓郁的死亡规则力量,脸上满是狞笑,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抬起头看着山坡上的高空:“什么来着?”
猛然一错身避开一名幽影的刺剑攻击,他的速度在我眼中已经变慢太多太多,实在是太慢了!左拳蕴满苍白力量,轰然落在这名幽影级死亡生命的后背之上。
它的脑袋变成了血浆,粉碎一地。
脚踏大地,猛然纵身而起,瞬间跃起百米,长剑将第九个幽影的身躯刺落在岩壁之上,力量喷发而出,这名幽影级生命立刻全身挣扎,身体仿佛化为细沙一般的在苍白之力下一点点的湮灭,最终和图书什么都没有剩下。
禹未血巫怒吼一声,双手合十,猛然从天而降,轰出惊人的一击。
“你敢杀我?!”
……
“步亦轩!”
我在空中短暂停留,猛然飞身坠落,脚踏大地!
月煞血巫怒吼:“老子只是一个低阶血巫,禹未血巫大人可是一个巅峰级血巫,他比我要强数倍,你敢杀我!?”
“你杀了月煞血巫?”
灭杀一切!
我的意识早就一片混乱,充满了杀戮与暴戾,哪里管得了这些,暴喝一声,体内熊熊燃烧的苍白之力猛然爆发开来,直接将月煞血巫的血手威能给冲散了,长剑横扫,隔空便暴泻出上百米的苍白剑芒,“嘭嘭嘭”声响不断,月煞血巫被轰得连退数步,而周围的低级死亡生命却湮灭一片。
身后,月煞血巫的气息暴起,低喝道:“步亦轩,白修罗!”
苍白的火焰在体内剧烈燃烧着,摧毁了我的灵识,也带走我的良知与一切灵觉,身后,苏颜、风轻衣、洛宛看得目瞪口呆,我的意识几乎被完全封锁,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就在我回眸一看的时候,分明在她们的眼中读出了恐惧。
阵法?
徐长老的脚尖与我的左拳碰撞的那一刻便开始破碎,下一刻,我的拳头隔空轰开了前方的岩壁,而徐长老则一声惨嚎,脚尖都完全被轰碎了,皮肉连着断开的骨头,血肉横飞,极为惨烈,但这还没完,月刃抡起,没有任何招式,只是最简单的苍白力量!
“你太失礼了!”
“该死的……”
是啊,白修罗,也是修罗!
月煞怒吼道:“给我上,全部给我上,宰http://www.hetushu.com掉他!”
远处,风轻衣、洛宛、苏颜一起喊道。
可是,这些阵法挡得住我吗?
抬起头,无情的银色眸子看着徐长老,我淡淡道:“轮到你了,叛徒……”
怒吼声中,月刃周围毁灭性光芒暴涨而起,那是一股异常暴戾的苍白漩涡,“嘭嘭嘭”连续三次刺入三名幽影的身躯之中,下一刻,留在其体内的苍白漩涡开始肆虐,瞬间彻底撕碎其身躯,完全湮灭式的进攻方式!
只是,此刻的我,更加暴戾!
苍白之力肆虐,我没有思考的意识,猛然一拳将月煞血巫连同阵法力量一起送上天,随后拔地而起,踩着阵法能量轰然撞击在大地之上,如此巨震之下,月煞血巫已经口喷鲜血了,而在我的铁拳之下,阵法不断的撞击在山脉上、丛林里、河流里,不断变换着位置,而且阵法能量也越来越弱了。
脚踝发力,直接踹在了禹未血巫的后背之上,顿时他如同炮弹般飞了出去,但也只是飞出数十米就依靠浓烈的血色死亡规则力量稳住了身形,嘿嘿笑道:“有点意思,你这个白修罗已经列入我灵界必杀之人的名单了。”
一拳拳的轰在阵法之上,不顾一切!
而且是护身阵法?
“砰!”
一束火红色光芒穿透云层,一闪即逝!下一刻,巨响声中,焱劲沉猛霸道的一拳直接将禹未血巫给轰飞了出去,甚至焱劲不断侵袭着他的身躯。
破坏!
十名幽影与数十名尸将扑杀而来。
“蓬蓬蓬!”
“滚!”
杀戮!
一个箭步上千米,拳头重重的轰向了徐长老的腹部。
“吼!”
我没有搭和-图-书理他的问话,只是走向了岩壁,纵身上百米,拳头急旋苍白之力,猛然将徐长老的身体化为飞灰。
月煞血巫怒吼一声,猛然抬起手臂,怒吼一声再度凝聚出一条上百米长度的巨大血手,隔空便握住了我的身躯,哈哈大笑道:“你跟那个南晨曦一样,去死吧!哈哈哈,你们都去死吧,你这个白修罗的灵魂,我月煞要定了!”
月刃狂舞,一道道上百米的剑芒肆虐而去,在大地上拉出长长的口子的同时也将死亡生命们彻底灭杀,短短不到十分钟,近万死亡生命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星空战衣崩碎,徐长老坠入岩石之中,身躯骨骼处处破碎,几乎被我这一剑就给完全灭了,奄奄一息的躺在石壁狼藉之中,怒吼道:“月煞,你还在等什么?等他灭了我之后,再杀你吗?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制得住他吗?”
“嘭!”
“刷!”
……
“给我去死!杀杀杀!”
山谷内,成千上万的暗族死亡生命纷纷扑杀而来,尸卫、尸将,还有不计其数的腐尸和骷将,一个个目光狰狞,充满暴戾的潮水般涌来。
最后一名幽影级生命在腐尸群中飞窜,试图逃脱。
退!
剩下的四名幽影害怕了,提着各自的兵刃缓缓后退,想逃!
“少废话,受死!”
杀!杀!杀!
在我的苍白之瞳中,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她站在那里,身段曼妙婀娜,双峰挺拔、雪腿笔直圆润,身后一袭深蓝色披风上浮现着武神图案,右手拳头低垂,周围萦绕着淡淡的火焰光芒,左掌则握着一轮煌煌如日的明镜。
“轰!”
“嘭!”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