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又回到这里

“咚……”
禹未血巫怒吼一声,浑身死亡规则力量迸发,一缕缕幽魂般的力量浮现在身体表面,似乎是一种防御性的死亡生命力量。
月刃周围三道白焰急旋,带着无坚不摧的狂暴意志刺向了对方。
“蓬!”
冰霜与火焰交织,步璇音被我一剑劈得连退数步,脸色微微苍白,她一双美眸充满哀怜的看着我:“你不认识我了,小轩,我是你姐姐啊……”
“那我就杀给你看。”
“暗族血巫,绝不会向人类臣服,绝不!”
……
“不臣服?那就湮灭吧!”
步璇音五指再度张开,炎阳镜光芒大盛,在她的催发下骤然“咻”一声炎阳镜破体而出,凌空旋转,宝镜之中的一束火焰光芒泻落在大地之上,笼罩禹未血巫的身躯,一点点的灼烧着他,让禹未血巫动弹不得,而空中,第二道火掌猛然扫荡大地!
一阵风过,步璇音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出现时却在空中,玉葱般的五指轻轻张开,炙热火焰萦绕,瞬间便迸发出一道力量冲击,下一刻那站立在地面上的禹未血巫浑身一颤,便连同大地一起下沉了数米,一个巨大的火焰掌印压得他几乎抬不起头来,双膝弯曲,眼看就要跪下。
“不要啊……”
“嘭!”
……
步璇音一张绝美的脸蛋上带着悲伤,喃喃道:“是什么样的恶魔把你变成了这样……快点回来吧,你原本不是这样的。”
深层的意识已经无法掌握身躯,这具身体被狂暴意志掌握着。
“你们一个个的离开我www.hetushu.com,却让我终止杀戮,难道我等着他们来杀我吗?”
步璇音淡淡说了一句,指间光芒夺目起来,下一刻,连续三道炎阳指从天而降,“嘭嘭嘭”的轰在禹未血巫的所在区域内,顿时接连穿透禹未血巫的身躯,胸口、腹部、腿上都被刺穿了焦黑的血洞,但他体内的肌肉防御触手一般的疯狂重生、愈合着,果然,死亡生命的邪术就是不一样,这种重生身躯的能力是人类可望不可即的。
“你就是步璇音?”
咆哮声中,无数死亡生命潮水般涌来。
“沥海叔叔,为了寻回你的尸体,我远行八百里,差点死在暗族的坟场之中。”
“步亦轩,你是回来杀我们的吗?”幽影闪烁,凝聚为一个壮硕的声音,是张达。
步璇音却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有些心疼的看着我,道:“那就先休息一会吧……”
“他已经无法控制意识了。”洛宛道。
“小轩?”
我举目无亲,自言自语。
黑暗中,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了,是猴老头的声音,苍白之路的队伍里唯一一个接近地御境的人。
连续数声,不远处,又是几个巨大球形破坏领域凝成,暗族生命的残肢断体飞扬而起,继而纷纷被化为灰烬,惨叫声不绝于耳,甚至就连幽影级别的死亡生命都无法抵挡得住步璇音的炎阳指一击。
“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萍姐,为了保住你的坟墓,我日夜守在不死泉边,杀了许多人。”
步璇音静静的站在原地m.hetushu.com,小小的身躯内涌动着无穷的力量,天生命器炎阳镜嗡嗡颤抖,她轻轻抬起手,一股岩浆般的力量在指间酝酿澎湃,下一刻,一束数百米长度的火红色指意迸发而出,直接在死亡生命的人群中炸开,力量核心爆发,形成了一个近百米的火焰球形破坏领域,“嘭嘭嘭~~~”响声不绝,焱劲层层波荡,直接将数百名死亡生命打得灰飞烟灭,这股焚天化地的力量堪称是惊世骇俗!
“你……你……”
……
“你又回来了吗?白修罗,你好厉害啊,哈哈哈哈……”
不止于此,当步璇音手指轻轻扬起。
“你想杀我?”
步璇音淡淡道:“不过,你们暗族的手实在是伸得太长了,居然来到生命墙区域,这是在找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是吗?我想试试!”
体内苍白的火焰燃烧不止,我咬牙切齿,被镇压在身躯一隅的自我意志奋力挣扎,但却完全无法与白修罗的狂暴意志抗衡,反倒是嘴角微微勾起,狞笑道:“我不管你是谁,都要死,修罗的意志永远不容亵渎,给我死!”
“嗤嗤嗤……”
山谷里,秋风阵阵。
大地微微颤抖一声,禹未血巫再也支撑不住,体表的死亡规则符纹已经开始在炎阳镜的灼烧下开始熔化了,双膝软软的跪在了崩裂的岩石地面上,额头上满是一道道狰狞的青筋,抬头看着天空,道:“你……你绝对无法杀死我,老子的不死锻体功已经七重天了,你区区的星御境休想和*图*书杀我!”
禹未血巫神色惊慌不定,咬牙道:“不可能……大陆南方边陲的汉之国后裔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你……你根本就不是星御境,你已经超脱了四御境界,否则绝不会有这等实力,你到底是谁,难道是传说中七神之一的南月本尊?”
我志在必得的一击却只轰中了空气,脑后一道炎热力量“蓬”一声轰在我的后脑勺上,紧接着我便倒在了她的怀里,耳边传来她仿佛空谷幽语般的声音:“睡吧睡吧,一觉醒来就什么都过去了……”
梦境,一片黑暗的梦境,当我知道这是哪儿,鼻间满是浓郁的血腥气味,还有远方天际隐隐的血色光芒,这里,名叫苍北域,四年前,一场屠杀、一场天人之战让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史称苍白杀路,而我在这里失去了许多朋友。
“步亦轩,她是你姐姐啊!”苏颜大声道。
我轻哼一声,意识无法控制,一股狂傲的暴戾感充斥着脑海之中,看着渐渐走来的步璇音,竟然右手不受控制的凝实出月刃,光芒璀璨。
“步兄弟……”童濯眉头紧锁。
“我一次次的战斗,一次次的为了食物与水而杀戮,直至遇到林千羽,我们第一次为彼此而杀戮,第一次找到朋友的感觉,而你们呢,你们为什么不理解我,为什么一次次的苛责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唔……”
“你敢?!”禹未血巫浑身颤抖,大声嘶吼。
“刷!”
“侯爷,为了帮你复仇,我斩杀了罗世宗的所有部下。”
禹未血巫死hetushu•com前的暴喝声在天地之间回荡不绝,但却更像是一个失败者的狠话,这种狠话太苍白了,毕竟,我们谁都知道,暗族与龙灵联邦之间的战争恐怕已经不远了。
“不是这样的……”我慌乱辩解:“萍姐,你应该看到,我每次变身只是自保,我不想被杀,我不想变为别人的食物。”
无数死亡生命眼看着禹未血巫、月煞血巫以及徐长老都战死了,纷纷逃逸而去,转眼就溜进了西域蛮荒之中,无法找寻了。
“杀戮真的那么重要吗?”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她幽幽道:“每次你一旦变身,我就会看到你不断的杀戮,杀死那些邪魔,也杀死自己人。”
幽暗之中,周萍一张扭曲的脸庞浮现而出,幽幽的看着我,忽地说道:“如果你没变,你为何那么多年也没再来看看我们?”
步璇音蛾眉轻蹙,却淡淡一笑:“你的重生力量固然很强,但如果身躯化为灰烬的话,还能继续这样重生吗?”
天旋地转,意识仿佛一张纸般的瞬间被撕碎,而我也沉入了睡眠之中。
“你是白修罗,你屠杀一切,包括我们,现在你连我们的灵魂都不放过吗?”那人是沥海,他的眸子里满是失望。
“我……我……”
“我不是师尊。”
“我有什么不敢,你们敢进入我龙灵联邦的境内,我身为联邦武神之一,有责任保护疆土,斩杀一切来犯的敌人。”
苏颜、洛宛、风轻衣呆呆的站在那里,童濯的赤焰斧上黑色血迹还没有干,他身受重伤,脸色极其难看,至于洛言,他hetushu.com遭受狂猛一击,迄今依旧在昏厥之中。
我不能伤害所挚爱的人,绝对不能!
“重生的力量?”
说着,步璇音看了我一眼,道:“你把我的弟弟逼成了这个样子,这笔账,必须用你的生命来偿还。”
我心底连连呐喊,然而这具身体却仿佛不听使唤了一般,白修罗狂暴的意志掌握着身躯,笔直的一剑轰向了步璇音的肩膀。
“暗族不会屈服,我们不会永远苟安一隅,等着吧……步璇音,你和步亦轩都要死……”
她,周萍。
禹未血巫的脸上渐渐浮现凌厉,嘿嘿笑道:“南月的弟子果然看起来很不一般,不过你今天跟步亦轩都要死!”
“我知道。”周萍静静的看着我,说:“我便长眠在不死泉水旁的山坡上,苍白之路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得到,你为了自保而杀戮,你以为这样就能安慰自己了吗?步亦轩,你永远都别忘记,你是白修罗,这残忍的印记永远都刻在你的灵魂之中,无法洗涤,无法赎罪。”
步璇音轻轻一摆手,顿时炎阳镜光芒大盛,炎阳指奋力一击之下,与炎阳镜映证生辉,夺目光辉在天地之间迸发开来,一刹那禹未血巫的身躯就开始分解了,化为一点点的尘埃与灰烬,回归到了原始的形态,在这种完全湮灭的情况下,任何神功与重生都是虚妄罢了。
……
“疯了……”风轻衣道。
禹未血巫禁不住哈哈大笑:“我承认,我禹未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想杀我亦是不可能的,老子的生命力可不是月煞血巫这种级别所能相提并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