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三章 躲不过

崔长老怒吼一声,气势犹在我之上,毕竟地御境中期的修为,碾压了我一个小境界,外加他的灵脉似乎是地品灵脉,威力似乎也在我的龙脉之上,这一剑横空而出,硬生生的轰散了我的剑意,但崔长老还没来得及高兴,我隐藏在剑气之中的暗劲便连续爆开。
空气被炸得扭曲撕裂,冰劲涌动,让人无法抗衡,崔长老就连吐出的血都瞬间凝固了,灵力强横程度在我之上又如何,论剑道修为,他根本不及我。
“嗯!”
“嗡!”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这是我们此行的任务。”我说:“只是去看看,绝不进入天火楼。”
率领这支军队的将军走了过来,眉头紧锁,道:“多谢二位的襄助了,若是没有你们……我的士兵恐怕还会死去不少……哼,这个黑衣盟着实可恶,平日里横行霸道不说,现在居然开始插手晶矿之事了,这晶矿原本就极为罕见,这座晶矿的储量可能比得上整个烈风域的一半晶矿收入了,二位立下大功,我一定会如实禀告圣地的。”
他显然一怔,眯着眼睛,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残忍,笑道:“小子,算你见多识广,本来……晶矿的事情已经暴露,我应该立刻隐匿才对,可偏偏你们两人多管闲事,此时又识破我的身份,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你们活着离开铜鹤城境内了,来吧,天火楼等着你们呢!”
“哼,黑衣盟既然敢在天火楼里和图书明目张胆的等待圣地中人到来,想必是有恃无恐,二位大人虽然实力深不可测,但不可不防啊!”
“嗯。”
一名人御境后期的中年人一声暴喝,全身灵力迸发化为云雾抵挡,但哪里挡得住我至少两座冰川的雄浑力道,加上龙战鱼骇的气势碾压,顿时连同这个中年人在内的一群黑衣盟灵修者纷纷吐血后退,几乎每个人都受了重伤。
一旁的小坡上,我和苏颜仰望着这座天火楼,它仿佛一个威严而古老的老人伫立在荒芜之中,令人生畏,而此时,天火楼下,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甚至灭掉天火楼的人根本就没有去管这些尸体,真不知道那大师到底是什么人。
“小颜,准备战斗了。”
“糟了!”
“小心了!”
看着两侧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北方自卫军士兵,崔长老的脸色瞬间苍白,厉声喝道:“这些多管闲事的自卫军,送他们去死好了,给我上!”
“刷!”
“找死!”
……
我大惊失色,没有想到此人居然还能凭借炼器宝物来种下传送阵法,何等了得,这阵法能量很弱,最多也就二阶阵法,但偏偏我们距离天火楼如此之近,阵法力量虽弱,把我们传送进天火楼里还是十分简单的。
耳边,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两位既然来了,可否敢进入天火楼一叙?”
“嗡!”
“既然不是天火楼的人,又何必跟我们黑衣盟为敌,和图书你们有想过后果吗?”崔长老冷冷道:“一旦我死了,晶矿落入旁人之手……你们就等着黑衣盟的报复吧,不仅仅是黑衣盟,大师也会为我报仇的,等着吧,无尽的报复……”
“蓬蓬蓬……”
十几名身穿黑色斗篷的黑衣盟从众立刻飞掠而去,但他们尚未离开就感受到了一股磅礴气势从天而降碾压下来。
她是害怕这个将军私吞晶矿,我不禁暗暗赞许,苏颜虽然单纯可爱,不过毕竟是自小就身在百圣盟这种帝级领主家庭,对于这种事情她可以不过问,但却是十分明白其中道理的。
此时,只要我发动冰霜领域,或许就能切断器灵对我们的探查,不过这倒是没有什么意义。
我急忙后退,同时手掌轻轻一张,顿时一道道冰霜触手破雪而出盘旋在崔长老的周围,七八条冰触生生的把崔长老的身躯完全裹住,随后“嘭”一声巨响,冰触还是被炸裂了一部分,但崔长老爆掉灵墟的破坏力却被压制了至少八成以上,否则这里至少要死上百人。
“混账!”
欺身而至便是一脚,一焰开山!
既然躲不过,那就只有一战了,几乎瞬间,我们都进入了自身龙息功的最高层次。
苏颜美眸顾盼流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笑道:“唐家的唐阙然是我们的朋友,这件事我们也会告知给她,这座晶矿位于凛雪行省境内,属于烈风域的财产,只要将军守住这里,唐家一定会重重奖赏和*图*书你这个有功之人的。”
破风声中,我连人带剑化为一道光芒冲向了崔长老,月刃连续两次撕裂空气落向他的双剑,并且隐隐带着冰霜羽芒的暗劲。
我和苏颜相看一眼,都从对付的目光中读出几许担忧。
说着,他猛然双眼通红。
周围地面上忽然一道道金色光芒升起,裹挟着我和苏颜的身躯,是传送阵法!
“嘿,世俗之人给我的称号罢了,二位小友不来天火楼一叙吗?”他距离我们至少千米之遥,但声音却近在耳边,仿佛洞察了我们的一切,道:“既然你们赶来铜鹤城搅局,坏了本尊的好事,难道还不敢与我一战不成?堂堂的龙榜高手,也不过如此吗?”
我目光淡然:“你们好大的手笔,为了一座晶矿居然灭掉了一整个天火楼里几十个人。”
……
就在这时,忽地一股气势从天而降,瞬间就将我和苏颜笼罩在其中,这种感觉有些似曾相识……对了,当初我领悟必杀技的时候圣地的神器天火神钟找到我的时候就是这种气势碾压,而眼前的这种气势则要弱了许多,但依旧让人感觉如临大敌。
“不是,只是接了这个追查任务而已。”
“那我就放心了!”
“嘭!”
“小心后退,他要引爆灵墟自杀了!”
“咦?”
“你就是那个炼器大师?”我问。
驻守将军看到我们出示的令牌之后,也没有多想什么,立刻调遣五千骑兵星夜疾驰奔袭矿坑,次日凌晨http://www•hetushu•com十分,矿坑完全被封锁,我和苏颜打翻外围斥候的武者之后,密密麻麻的士兵迅速包围整个矿坑入口,齐齐举起兵刃。
他猛烈咳嗽了几声,眼中满是恨意,抬头看向我和苏颜,道:“你们……你们是天火楼的人?”
他之所以能跟我们对话,只是因为器灵的关系,我们头顶上方就笼罩着一个巨大的器灵阴影,炼器之术,何等玄妙!
“嗯?龙榜中人……”
“崔长老,大事不好了……”中年人哀嚎一声。
老实不客气的一脚猛然将崔长老踹得倒飞出去,惨淡的撞击在山岩之上,口喷鲜血,肋骨似乎也断了不少,更要命的是烟云腿法的意境隔着皮肉筋骨已经重创了他的脏腑了,一时半刻崔长老甚至连灵力都动用不了。
镇守矿坑的那些人还是要我们去应付,特别是那个黑衣盟的长老,地御境中期实力,对于普通士兵来说简直是噩梦。
我深吸一口气,说:“北域最强的炼器宗派是墨焰宗,其次乌门,再次子林山,据我所知,能在你这个年龄达到炼器大师境界的……乌门没有,他们只有八十多岁的老祖有这个能耐,子林山最强的炼器大师则是现任宗主,他不过三十多岁,所以……你是墨焰宗的人,对吗?”
苏颜灵力爆发,夜舞倾城雄浑无比的撞击在崔长老的灵力冲击之上,一时间激荡得乱石纷飞起来,不少修为略低的矿工立刻口吐鲜血后退出去,他们根本没有资格介入这种和*图*书层次的战斗之中,连远远的观看都不行,双方的武学所产生的威压实在是太厚重了。
“轰!”
黄昏,夕阳如血的照耀在荒野之中,而在荒野之中一座七层塔楼巍然屹立,楼台雄伟苍劲,大部分都是钢铁结构,整个楼台上到处都雕刻着天火符纹,楼顶十分尖利,犹如利剑破空般的耸立着,这座天火楼,与周围的荒芜景象构成了一派犹如末日的壮丽奇景。
苏颜微微诧异,一双美眸笔直的看向了天火楼的方向,楼顶上,一个苍劲的身影站在那里,远远的看去,见微知著,我能清晰的看到这个人大约五十岁的年龄,脸庞被岁月雕刻出坚毅的轮廓,剑眉星目,但目光中带着一缕贪婪的戾气,让人觉察到他的心境极其邪恶。
“属下自然知道,请二位龙榜大人放心,我会竭尽所能保护晶矿的。”将军看了看我们,又说:“二位接下来是不是要去天火楼?”
月刃的剑光倾泻数十米,当头落下!
一股无尽滋生的生命力磅礴涌动在崔长老的身躯之中,他修炼的居然是生命规则的剑诀,长剑周围盘满了恣意缠绕的灵藤,冰冷一剑破空而来,顿时竟能看到一排排苍天古树纷纷倒塌、碾压而来,雄浑的气势让人有种莫名的压抑感。
……
崔长老手掌轻轻一晃,凝实出一柄泛着银色光辉的利剑,目光阴森的看着从天而降的我和苏颜,道:“你们两个小家伙居然敢坏我们黑衣盟的好事,老夫要让你们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