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四章 火云战兽

“不,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
我轻声道:“看来它们虽然有少许灵智,但是根本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生命体,一共有六只炼器猴子,我用冰霜触手吸引它们的攻击,小颜你和我一起出击,最快速度灭敌它们,否则它们那么灵活,一旦乱跑就难办了。”
“嗯,联手灭掉它!”
踏着木板楼梯,缓缓走向二层,我在前面,苏颜殿后,灵窍探查下二层没有什么生命特征,事实上炼器生命原本就没有生命特征,也没有气息,发起攻击时总是出人意料,这才是炼器生命最可怕的地方。
我目光一凛,速度暴增,四式合一!
另外一个说道:“杀死他们,杀死他们!”
我摇摇头,凑在她耳边轻声说:“这个人设下陷阱就是为了杀我们,每一层都安排了相当实力的炼器生命消耗我们,他自己却稳坐钓鱼台,这是一种想戏耍我们的心理,但是他也忽略了一点,我们一层层的杀上去还能依靠炼灵丹回复,但如果你一把火少了天火楼,那反而被逼得他带着所有的炼器生命来找我们拼命,我们一次性面对的炼器生命就更多了,你说哪一种更简单些?”
“刷刷刷……”
阴暗中,有钢铁器物移动的声音,只见四名手持铁剑的铜人缓缓走来,手中利剑缓缓舞动,他们的表层浮现着淡淡彩色光芒,是炼器生命,一种被赋予少量生命力量的炼器产物,也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炼器傀儡。
当一声,我的手臂被震得微微发麻,和_图_书靠,好强的力量,我的肉身力量轻描淡写的一剑可就足足有接近三千钧的力道啊,可这炼器铜人居然一剑就把我给挡回来了?这还了得!
苏颜忽地拉住我的衣袖,道:“小心点,我好像听到了什么。”
“是炼器生命,力量很强。”苏颜轻声道。
看来,这种炼器生命的智力倒也不是十分高,说话都显得十分的愚蠢。
上!
“哟,是两个小娃儿!”其中一个铜人居然说话了。
琉璃灯盏下,一头庞然大物匍匐在那里,充满敌意的看着我和苏颜,是战兽,看样子应该是六阶玄兽之一的火云金狼,但显然又不是,四条腿不是金色皮毛,而是泛着钢铁光泽的“铁掌”,而且这头火云金狼的身躯随处可见炼器的痕迹,这赫然是一头被炼化改造的战兽!
……
“嗯?”
一时间空中满是密集的箭矢爆射,我和苏颜一前一后飞梭而去。
这时,战兽缓缓站起身来,目光中闪烁着凶厉,瞬间就冲到了我面前,扬起利爪横扫而来,好快的速度,根本让人无法反应!
苏颜一双美眸之中燃起了战意,神采飞扬,精致脸蛋上肌肤如雪吹弹可破,屈在台阶上的身躯前凸后翘,淡淡少女幽香弥漫鼻间,迷人至极。
稍微休息了几分钟,我能感受到炼器大师的神识正在利用器灵探查我们,但也无所谓,这是他自己预定的“游戏规则”,我和苏颜的灵力回复得差不多了,这才慢腾腾的前往三层。
和_图_书一股腥味扑鼻而来,并且那暴戾的气息让人有种不由自主的臣服感。
……
就在这时,二层的阴暗之中忽地破风声连连,一道道锋利箭矢“噗噗噗”的射入了我刚刚凝聚的冰触之中,顿时将横穿而过,将这根冰触射得千疮百孔,转眼就崩碎了。
这声音,十分尖锐,像是猴子。
空中连续射出一道道箭矢,猴子们发现我和苏颜才是真正的敌人,不禁尖叫着到处躲闪,并且不断的射出箭矢,苏颜则浑身裹着妃焱战衣,一剑剑的轰得猴子们鬼哭狼嚎。
“好!”
地上,被我劈成两半的炼器铜人发出惨厉的吼叫声,伤口处便能看到一道道复杂的符纹闪烁微弱光芒,甚至还有一些类似于血液的铜液流淌而出,我抬腿就是一脚将其头颅踩烂,长剑如电,迅速将另一个铜人也收拾掉了。
“等一下。”
剑刃绽放一抹雪色光芒,我快速迅猛的就是一剑轰向了其中一名铜人,结果他的反应速度远超过我的估计,看似坚硬的身躯居然变形沉身,长剑猛烈一摆带出空气褶皱,甚至摩擦出少许的火光,笔直的轰在了月刃之上。
短短不到两分钟,几只猴子都变成了尸体,一一躺在了二层的楼板上。
……
苏颜不禁微微笑道:“你这智多近妖的步师傅……”
凌空一剑把它轰向了地面,尚未落地就说不出话了,之前我也只是动用迅雷劲而已,如今四式合一之下灵力暴增近一倍,威力也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这炼器猴和_图_书子虽然强,但在绝对的力量碾压下,还是逃不过一死!
它们一边爆射,一边怒骂。
“这头火云金狼的实力可远远不是六阶玄兽那么简单,力量和气息都强横太多太多了。”
“你竟然杀我,你竟然杀我……”
“他就在顶楼。”
身体被抽离成了一丝丝的粒子,瞬间穿梭空间,再次出现的时候我和苏颜已经处在了天火楼的一层,后面的铁门“咚”一声便闭合了起来,整个一层的大厅里就只剩下琉璃灯的淡淡光芒,天火楼属于圣地驻外的组织,依旧用着这种古朴的灵力琉璃盏。
转眼之间,地上就只剩下四分五裂的四个炼器铜人的碎片了。
“呼……”
“擅闯主人禁地,你这个粗壮的狗东西是在找死!”
灵窍探查下,这四名炼器铜人的体内玄奇力量磅礴浑厚,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应付的,难怪这个炼器大师那么有恃无恐,原来是有这些帮手。
“哗!”
长剑一凛,深吸一口气再度劈出一剑,这次运出雪域剑诀的剑意,剑刃凝实出两座冰川碾压而下,这次力道可就远远不止三千钧了,或可比拟五千钧甚至万钧吧?没有测量过,无法揣测。
我抬手缓缓沉吟一声,顿时天地之间的冰霜灵力聚集,迅速在二层的入口处凝聚出了一根粗壮的冰霜触手,刷刷刷旋转升腾而起,气势惊人,苏颜则张大了小嘴:“哇,你这个比阿瑶凝聚的冰霜灵物要粗壮多了嘛……”
一张手臂,顿时两道冰触再次凝聚在二层之上,而m•hetushu•com苏颜则凌空一剑劈出,一束烈焰在空中熊熊燃烧着,火光照耀下,只见几只身体极小但又十分灵活的猴子窜动在二层房梁之上,手中提着一架弩机,不停对着我凝聚出的冰霜触手爆射着。
“铿!”
“哒……哒……”
“好!”
我看着前方冰触破碎成的一堆碎冰,说:“我继续施展冰触吸引炼器生命的攻击,小颜你照亮它们,先看看是什么东西。”
“嗯。”
“一人两个。”我说。
看看上方,苏颜道:“这一层层的杀上去不知道还要面对多少炼器生命,显然那个炼器大师存心是想利用炼器生命截杀我们,等我们到了顶层恐怕也就没有力量跟他抗衡了。不如……我们一把火烧掉天火楼,把那炼器大师逼出来,怎么样?”
……
“对,杀死他们!”
金光四射,这一次铜人没有抵挡得住,直接被我一剑压下,月刃顺势劈入他的身躯之中,“咔擦”一声切入近五十公分,我猛然低喝一声,力量爆发,瞬间就把这个炼器铜人给劈成了两半,而身边,苏颜强悍的一剑也刺穿了另一个铜人的胸口,小范围的火焰爆发,竟生生的把这个炼器铜人的身躯给烧熔了。
我:“……”
我一不做二不休,双掌扬起,灵力涌动迸发,瞬间凝聚出八条冰霜触手,这已经是我现在的最大能力了!
黑暗中,传来桀桀的叫声:“射杀入侵者,射杀入侵者!”
脚踏烟云步法,月刃带着寒芒,两川之力奋力斩落在一个炼器猴子的头顶和图书上,“嘭”一声,它仿佛皮球般的坠落在地,脑袋都快要开瓢了,但依旧没死,防御力显然比一层的炼器铜人要强多了,拍拍屁股就爬起来了,一边尖叫着:“好疼,吓死爷爷了,这野小子从哪里来的!”
我皱了皱眉,心底复杂,炼器之术,诚然恐怖,这几个铜人至少都有地御境前期的实力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北域的三大炼器宗派都受到唐家的厚遇,但饶是如此依旧敌不过人心的贪婪,楼上那所谓的炼器大师还是为了晶矿而背叛了国家,踩在别人的尸体上去索取更强的力量。
“轰!”
我吁了口气,取出炼灵丹吞了几颗,随后给了苏颜几颗,这些猴子实在太敏捷了,杀它们倒是消耗了我们不少灵力。
苏颜抬头看向上方。
不对,这冰触还是没有达到我心目中的强度,防御力似乎太差了,虽然力量强大,但其实跟普通冰雪差不多的防御力,极容易崩碎,自身缺乏一种韧性与强横体魄,这一招……还需要改良,不过眼前显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箭矢射落在月刃战衣上,震得我浑身发麻,不过还有一层石肤在抵挡着,加上我强悍的肉身强度,倒也还能承受得住,双腿连续踏动房梁,烟云步法天人合一,灵妙无比,三两步就追上一只炼器猴子,瞬间爆发三剑将其斩杀。
“东拼西凑的一头玄兽,这个炼器师可真是够变态的……”我皱眉道。
“射死你,射死你!”
我却低声道:“别管他了,我们有眼前的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