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五章 炼灵魔道

“刷!”
最终,嗷嗷一声惨哼之后,战兽缓缓倒下了,阵亡!
我心底又是一沉,就凭这个实力只有人御境的炼器大师,他能驾驭得了一个天御境?!
“姐姐,我的小熊可爱吗?”
错身又是一剑,但依旧仿佛劈在钢铁上一般。
结果,被掀掉背甲之后,螃蟹挣扎了几下,蹬腿死了,紧接着四层的水泽飞速倾泻落下,遵循引力法则流淌一空,而苏颜则破开水泽走来,嘴边带着甜甜笑意:“干得漂亮,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去五层,五层交给我了!”
小女孩的真身落地了,赫然是一个小小身躯的铁块,穿着一件满是鲜血的衣服,但铁块外面却裹着一层人皮,看来真的是利用真人的尸体剥皮洗炼出来的炼器生物。
“蓬蓬蓬……”
大螃蟹怒吼着,扬起钳子杀了过来。
“姐姐,快来陪我玩。”
我心底一片寒意,但却没有动手,毕竟我修炼的冰霜规则,本身就是阴寒的所在,这种类似于精神类的炼器生物我对付起来会十分困难,倒是苏颜修炼的九霄炎龙舞本身就是光明与火焰的交织,更加方便对付。
这气势,是剑心碾压!
螃蟹怒吼,剪刀手破开水泽剪向我的喉咙,但速度并不快,以我的身法可以轻易躲开,毕竟,强大的防御必然换来的是别方面的削弱,否则岂不是无敌了。
他的气息……已经凝固了,死人?!
当我和苏颜走到楼梯尽头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诚然,四层m.hetushu.com已经洪水泛滥了,一汪清泉在一层类似于薄膜的炼器物质包裹着,使得整个四层内都是一片水域,而水域之中则有一只形同螃蟹的炼器生物正在死死的盯着我们,这一层,是水战!
“蓬……”
她飘了过来,苏颜花容失色,快要吓傻了,就在幽魂接近的那一刻,龙息功和九霄炎龙舞同时迸发出来,爆出耀眼的光芒,冲得小女孩的幽魂连连后退。
“啪嗒……”
“快点!”
七层空间太小,不适合炼器生物跟我们搏杀,而稍微宽敞的六层是最好的决战之地。
“蓬!”
“姐姐,我好喜欢你啊,快来跟我玩吧。”
这就麻烦了。
“你不喜欢我了吗,姐姐?”
苏颜一双美眸看着我,显然还在惊魂未定之中,过了几秒才轻声道:“步亦轩,我们一定要灭掉这个所谓的炼器大师!”
身体一颤,竟被拍得横移了近五米,月刃战衣闪烁出一道湛蓝色涟漪,体内血气也为之稍微紊乱了一些,这战兽的速度好快,已经快到我无法看清的地步了,而且力量也不弱,经过炼化的六阶玄兽,如今却已经堪比八阶玄兽初入门的实力了。
我和苏颜则云淡风轻的走过了冰霜地面,龙息功讲究的就是力从地起,我们苦练盘龙桩,这一刻就能看出苦练成果了,在滑溜的冰霜上一样如履平地、稳若山岳!
灵力裹挟,将螃蟹的坚硬的背甲给送进了我的空间骨戒之中,这背甲http://m.hetushu•com足足有三米直径那么大,坚硬无比,连我的月刃都劈不开,这可是好东西,能抵挡子弹、炮弹不说,天御境之下的灵修者也难以攻破,总会派上用场的。
我沉吸口气,龙灵化息,转化为内息之后一步踏入薄膜之中,如同我想的一样,薄膜是一层绵柔物质,飞快的融合我的身躯,下一刻我就处于冰冷的水泽之中了,螃蟹暴怒,挥舞利爪冲了过来,尖声吼道:“你是谁,我要的小妞,可不是你!”
“嘭!”
月刃光芒暴涨,抬手就是一次一剑飞霜!
……
五层黑洞洞的一片,格外阴森恐怖,当我和苏颜迈步走入的时候,空中阴影中飘动着一个白色的身躯,仿佛是一个小女孩一般,她怀里抱着一个阴森的布偶,脸庞一片虚无看不真切,但显然不是简单的炼器生物了,而更像是一个幽魂。
果然,快速奔掠之中的战兽踩在光滑的冰霜上开始滑动起来,直直的冲向了我,它似乎有些慌张,四爪着地拼命的想刹车,但哪里还能刹得住?
螃蟹直接被轰飞出去,腹部的甲壳上出现了拳头大的一个血洞,但似乎并不致命的样子,依旧横行霸道的扑了过来。
响声迭起,苏颜的连续多次斩击都只是轰中空气,战兽速度太快,总能轻松躲开,而战兽的攻击则全部轰在了夜舞倾城的领域防御上。
上前一脚踩碎了女孩的尸体,我深吸一口气,问苏颜:“你怎么样,小颜和-图-书?”
“咚!”
我一咬牙,抬手拔出腿边的刺灵匕首,刺灵匕首最大的特点就是锋利,无坚不摧,一纵身巧妙的落在了螃蟹的背部,五式合一之力贯入匕首,“咔擦”一声刺入甲壳之中,横的一拉,再竖的一拉,然后再次横拉,几次之后,这甲壳直接被我整块的切割开了,抓住边缘,我猛然低喝一声,生生的把整块硬甲都拽了出来,内里则露出了一对金属光泽,炼器生物也只是赋予了少许的生命特征,事实上只是器物,并非真正的生命。
“沙沙……”
一时间,小女孩的身形幻化为七八个,不断的萦绕在夜舞倾城领域之外纠缠着苏颜,似笑非笑,似哭非哭,那虚幻中的面容越发的狰狞恐怖,甚至就连小女孩的头发都开始扭曲了起来,上面渗出一缕缕黑色鲜血。
……
我抬手拦住她,说:“别啊,你别中计了,这只炼器生物是水属性,冰水不分家,你掌握的是火焰属性灵力,一旦进去在属性上就吃了大亏,这只螃蟹就交给我吧!”
“嗯!”
火光糅合着圣洁的光辉绽放开来,直接洗涤、横扫一切黑暗,那些空中干扰人的精神的虚幻之物纷纷落地。
我皱了皱眉,一边横剑格挡战兽的攻势,一边说道:“我凝聚冰霜领域了!”
我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以我的五式合一外加一剑飞霜何等凌厉,就算是山岩都能直接洞穿,可眼前的这只螃蟹,这防御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这么浑厚的一道hetushu.com剑气居然只是留下了一条小小的白色痕迹罢了,这是多夸张啊!
苏颜似乎不再害怕,身周灵力火焰急旋冲天,光芒越来越夺目,直接进入了九霄炎龙舞第五层心境——璇霄丹阙,一条条火红神龙在空中飞舞,炽烈的气势碾压也不断的向着四周推移开来,龙形越来越多,直至达到了九条之多时,猛然又是一次力量爆发!
我皱眉沉吟一声,马上身形一退,月刃之上冰霜灵力涌动开来,用我最强的穿透一击,雪域剑诀第四式——镂冰雕琼,这一击可是连磐石都能轻松轰碎的!
“嗯!”
“姐姐,你看到我的小熊了吗?”
服下炼灵丹,半小时后,前往五层。
苏颜一双美眸中充满了怒火,十分生气,胸前饱满的双峰不断起伏,跺着脚说道:“气死我了,我要宰了你!”
炼器螃蟹吐着水泡,突起的眼睛盯着我们,忽地说道:“哟,来了一个肤白貌美、前凸后翘的小美人啊,我等你好久了,来吧,打得过我就放你过去,否则就留下当本螃蟹大王的夫人吧……”
六层,我缓缓踏着台阶走来,目光所及处,炼器大师就站在那里,身边则站立着一名手持长剑的武者,气息沉闷,浑身都包裹在铁甲之上,只有一双眼睛从头盔里透出寒光看着我,这目光有些刺目,带着浓烈的杀意。
我抬头一看,嘴角扬起:“他就在六层了。”
“嗯。”
配合两座冰川之力,硬生生的把这头战兽像是拍皮球一样的抽打出和*图*书去,而不远处苏颜的妃焱剑火光大盛,猛烈一剑又给抽到了回来,结果,这头强横的改造战兽居然被我们像是传球一样的来回抽打,轰得血肉模糊!
……
“死吧死吧!”
我禁不住的感觉到毛骨悚然起来,这楼顶上的所谓炼器大师,他修炼的根本不是炼器之术,而是传说中的魔道啊!
“找死找死!”
估计顶层正在利用器灵观看战况的炼器大师已经吐血了。
前往四层,脚踏着楼梯,却发现台阶上都满是水渍,难道……四层正在发大水不成?
靠!
月刃微微一抬,从上层楼板滴溅下的一滴水瞬间凝冰,周围雪花飞扬,一缕缕极寒冰气转眼弥漫四周,整个三层便成为了一片冰霜领域,地面上凝结出厚厚的一层灵力冰霜,绝寒的温度不但让人无法承受,就连战兽的神经也会开始因为彻寒而麻痹。
我扬起月刃,五式合一之力迸发!
她缓缓飘了过来,脸庞变幻莫测,仿佛在笑,又仿佛在哭。
小女孩似乎有些委屈,手中的布偶极致扭曲着,鲜血流淌,我仔细看去,立刻分辨出来,那哪里是什么布偶,分明是一个被缩小的人类尸体,他身穿着天火楼的圣地守护衣服,颈骨已经被扭断了,脑袋斜斜的挂在脖子上,身躯到处都在流着黑色的鲜血。
不对,这天御境高手显然不那么简单。
“这是什么鬼东西?”
冰冷剑意破开水泽,笔直的轰击在螃蟹的壳上,顿时“当”一声仿佛轰在金铁上一般,剑意直接被崩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