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七章 必杀技一击定乾坤

墨秋楼看到我狼狈的模样禁不住大笑起来:“你一个地御境能够在黎山贺剑下支撑那么久已经不错了,但你终究赢不了,境界的差距就是如此,云泥之别,岂是你的雕虫小技所能扭转得了局势的?乖乖受死吧,你们都要死!”
一剑轰落,趋势不止,大地轰鸣作响,下一刻,尘土飞扬起来,以黎山贺湮灭的尸体为中心波荡而出,瞬间大地塌陷了下去,直接在我身下形成了一个深达数十米的盆地,湮灭的不止是黎山贺的尸体,甚至就连树木、泥土、岩石也一起被轰得碎灭掉了。
一咬牙,动用压箱底的绝招!
……
星光流转回旋,瞬间就将黎山贺的身躯给粉碎了,这个必杀技的精髓便是“碎灭”,堪称是无坚不摧,以飞速流转的星河冰霜之力分解敌人的身躯,一剑之威如此凌厉,甚至就连黎山贺这个级别的高手也承受不住,瞬间身躯分崩离析,化为一堆尘土回归大地。
看着我一身的血迹斑斑以及被剑气穿透的衣物,苏颜秀眉轻蹙道:“我们在铜鹤城住一夜,明天再回去吧?”
黎山贺怒吼一声,纵身而起,长剑在空中牵动云层,一缕缕的湛蓝色雷霆涌入剑刃之上,仿佛带着苍穹的力量要来一击灭杀我一般,极强,这一击比之前的任何一击都要更狂猛,以我的修为硬挡的话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
“那个年轻人我有印象,他来过我们馆里喝过茶,还有一个绝世美女,哦……那个绝世美女就在那边呢,我的天,这小子一m.hetushu.com定要赢,不要被杀啊!”
不远处,墨秋楼的脸色却愈发的苍白,黎山贺虽然一直处于压制的上风,但却始终无法斩杀,甚至就连重创都不行,反倒是我越战越勇,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嗯。”
墨秋楼的脸上浮现出一缕苦笑:“必杀技……是必杀技……我墨秋楼一生奋进,苦苦求索炼器之力的极致……却为何在这里遇到一个掌握了必杀技的妖孽……老天,你为何如此待我?”
这种强度,已经超凡入圣了,哪里还是凡人所能企及的力量?
如此被碾压吊打的情况下,我的心底居然忍不住的兴奋起来,很久没有这样畅快淋漓的一战了,黎山贺比我强,强得多,但是却没有强到能够一击斩杀我的地步,显然这么一来吃亏的就是他,炼尸毕竟是炼尸,对武学的领悟理解已经远远不如生前了,而我却不断的熟悉他的剑诀,甚至在吞噬天赋之下,黎山贺的剑路几乎被我猜到了十之五六的地步。
“刷!”
风声骤起,黎山贺追了上来,瞬间连拼了数十剑,荒野里剑光乱舞肆虐,在大地之上纵横交错出吓人的一道道轨迹,树木被横扫切碎,甚至就连岩壁上也被切割出一道道深深的沟痕,我的剑意只能切出数米深,而黎山贺的剑气却是贯穿性的,直接劈出数十米乃至数百米的沟壑,能将一座山体一分为二,这就是六品剑心的凌厉之处。
“哼,占上风的那人身上满是煞气,非人非鬼,一定不是什hetushu.com么好东西,希望那个年轻人能赢吧,否则的话,我们铜鹤城恐怕也会被殃及池鱼!”
苏颜化为一团火焰疾驰而来。
我飞掠而出,接住空中墨秋楼的断手,把空间戒指拿了下来,随后走上前,面无表情的把断手丢在了他的身边,道:“墨秋楼,你是墨焰宗的人,虽然步入魔道,但还是给你留一个全尸吧!”
……
“滚!”
“噗……”
“喝!”
墨秋楼神色复杂,忍着剧痛,道:“步亦轩,你敢杀我?你要知道我是墨焰宗的人,更是宗主墨秋白的弟弟,一旦你杀了我,兄长一定会为我复仇的,你等着!”
我笑笑,算是默认了,道:“于情于理,你配活着吗?”
雷光暴涨,黎山贺剑光飞梭。
“轰!”
此地距离铜鹤城很远了,没有观战者,而苏颜是自己人,至于墨秋楼,他实力低微,如果不是炼器术简直就是一个废物,我展露必杀技的话,他是必然要死的。
“嘭!”
我一样低喝一声,祭出六式合一之下的雪域剑诀,瞬间就跟他拼了数十剑,双臂已经一片酥麻,血气翻涌,完全是被压着打,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退再退,转眼便已经退了近十里地,而苏颜、墨秋楼也跟着我们走了十里地。
一路上尘烟飞天,雷光与冰霜闪烁交织,大地一次次的传出沉闷的轰鸣声,但凡我们所过之处,剑气切割大地,留下一条条近百米的沟壑,十分惊人,我的双臂、腹部已经不断流血,但依旧拼命的从大地之中汲取灵力和-图-书化为冰霜力量与黎山贺拼杀。
“我的天,那两个人是谁啊?好可怕的战斗场面……”
甚至,就连苏颜都禁不住的檀口微张,唤出九霄炎龙舞场域保护自己免受冲击,喃喃道:“吃货……”
“轰轰轰~~~~”
“你……”
墨秋楼狠,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下一刻匕首便钻入了心脏之中,血如泉涌,半分钟不到就彻底死掉了。
几个土丘就连被爆开,我气血翻涌,掌心一扬,顿时两道冰霜触手破雪而出,堪堪的缠绕住黎山贺的双腿。
长剑斩破一切,瞬间轰飞雷光大剑,重重的落在了黎山贺的头顶上。
她终于明白我为什么敢单挑黎山贺这个级别的强者了,因为,我确实有这个资格。
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我连退数十米,狼狈不堪的跌撞在一片山岩之下。
“步亦轩,我来!”
“别来!”
黎山贺暴喝一声,铁拳瞬间爆发数次攻击,将冰霜触手轰成了齑粉,果然,就如我想的那样,冰霜触手虽然看似无敌,但防御太差了,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就会显得十分脆弱,还需要多多研究。
墨秋楼忽地冷笑一声:“你那么急着杀我,只是怕我把你掌握必杀技的秘密说出去吗?”
我低喝一声,心底倔强无比,黎山贺是我的对手,在他对我生出杀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只有我有资格能斩杀他!圣地的神器器灵提醒过我,冰魄星河斩不能随意展露人前,否则很有可能就会遭到强者的灭杀,毕竟必杀技太吓人了,而龙灵大陆上各和图书大武院、宗派林立,谁也不会放任一个年轻一辈迅速崛起,只会想尽办法第一时间暗杀掉这个掌握必杀技的小辈。
意念动处,必杀技的前奏便已经启动,一束束寒霜在我身周急旋而起,冷若寒星一般,天地之间的冰霜灵力迅速涌向剑刃,盘旋如巨大的漩涡,转眼只见凝出了一个璀璨如星河般灿烂瑰丽的能量场,磅礴的力量肆意冲击向四方周围。
苏颜果断利落,剑光一闪而过,顿时墨秋楼惨嚎起来,从手腕处被齐齐的切断了。
“难道是……”
“是吗?你修炼炼尸术,已经是墨焰宗的耻辱,你还以为他们会为你拼命?”
“嘭!”
“嗡……”
“地皮都被他们掀起来了……难道……是武神级别的决战?”
一个精致的炼器飞帆出现在了墨秋楼的脚下,苏颜禁不住皱起眉头:“墨秋楼,这种时候你还走得掉吗?”
我禁不住笑道,拔出刺灵匕首丢给了他,说:“你是前辈,自己了断吧,我会把你的尸体交还给墨焰宗,这你可以放心。”
匆忙格挡一剑之后,我抬头看了一眼铜鹤城,马上折转方向,不能把战斗引到铜鹤城,毕竟黎山贺每一击都必尽全力,一剑带出数百米的剑意横扫极容易就伤及无辜了!
一剑光芒大盛起来,那飞帆直接被轰碎,墨秋楼则狼狈不堪的躺在一旁,伸手又去触碰自己的空间戒指,似乎是想召唤别的炼器生物。
苏颜目中带着茫然,呆若木鸡:“步亦轩……必杀技……原来,龙虎令牌通报的必杀技居然是你领悟的……”和图书
蕴满雷电灵力的狂猛一击轰得我飞退近半里路,身后不远处便是一座雄城巍然屹立于山脉之下,铜鹤城,这座孤城已经就在眼前了,甚至能看到城池上不少人已经看了过来,城下也聚集了一支不算精锐的军队,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的战斗。
我以冰霜灵力将其尸体冻结在冰晶之中,灵力裹挟送入空间骨戒之中,储物灵器虽然不能装生命体,但装尸体还是可以的。
“……”
“哈哈哈哈……”
必杀技!冰魄星河斩!
“不,夜长梦多,我们现在就返回万灵学院见我姐吧。”
一声铮鸣,空气球形爆炸领域之中又是一声爆鸣,紧接着一人横冲直闯而出,正是黎山贺,这一击震天箭居然完全奈何不了他,只是绞碎了他的胸铠在他胸前留下巴掌大的浅层伤口罢了,流出的黑血说不出的瘆人。
甩掉手中炎黄弓灵力,我重新凝聚出月刃来,喘着粗气,手臂、腿部都已经在刚才的硬撼之中受伤了,体内血气激荡,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黎山贺的话,我便会被杀,毕竟黎山贺能够引动天地之间的一切灵力化为己用,而我身为地御境只能引动大地灵力罢了,在灵力运用方面就吃了天大的亏。
而墨秋楼的瞳孔则开始剧烈收缩,他虽然醉心于炼器之术,但也对大陆上各种门派别类有诸多了解,至于必杀技,这种层次的能力自然是更有了解了,此时,冰魄星河斩的威力远远超过了我的本身,以三倍甚至五倍的实力递增,显然不是一般的武学所能比肩的力量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