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九章 虚妄

步璇音看了他一眼,说:“我上次来的时候是三年前,我记得你,你好像是墨秋白前辈的亲传弟子吧?”
当我们来到中峰下时,空中的霞光猛然暴涨起来,空气瞬间膨胀了数倍,前方地面上落叶飞旋,嗡嗡之声震耳欲聋,一道道金色光芒泻落在地,紧接着一个个人物残影出现在那金光范围内,不到一息的时间凝实为身形,气势散发、威仪不凡,一共下来了十几人,其中最前方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神态祥和,目中透着睿智,没猜错的话正是宗主墨秋白。
墨秋寒不愠不火的看了我一眼。
“嗯,我正是来接引你们的,如此……我们去殿内?”
“是,师尊!”
我皱了皱眉,一言不发,心底却清楚得很,我在铜鹤城杀死的墨秋楼是墨少游、墨麟章的叔叔,他们记恨我的原因也不过如此。
墨秋白咳了咳,道:“三弟,步亦轩小友杀死秋楼也只是执行圣地命令罢了,我墨焰宗传承千万年,岂能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步亦轩小友不必致歉,倒是我墨焰宗应该感谢你为我们清理门户了。”
“嗯。”步璇音看了我一眼。
我和苏颜齐齐行礼:“多谢宗主!”
墨秋白在前方带路,同时轻声道:“我和二位长老在大殿待客,其余弟子散去吧,少游、麟章,你们各自回洞府参悟、修炼吧!”
“是。”
我心意动处,顿时灵力裹挟着一具巨大的冰晶出现在大殿内,里面正是墨秋和图书楼的尸体,就连被斩断的手掌也在。
墨秋白微微一笑,拱手道:“璇音,好久不见了,没有想到再次见面会是你主动拜访我墨焰宗,大驾光临,可真是让小山蓬荜生辉啊!”
其实,说白了还是墨焰宗太现实了,出了成果才会被继续重视,否则的话,管你是什么天才、天骄,全部都是妄谈。
墨秋白的脸上顿时掠过一丝尴尬,道:“小友你有所不知,残智这孩子自小体弱多病,灵修方面更是难以寸进,虽然他早早的领悟了四等天地火,成为一代骄子,并被我收为亲传,但灵修止步不前却大大的影响了他炼器方面的提高,毕竟,身为炼器师可以不够强,但绝对不能连人御境都无法踏入,残智连续三年没有炼制出一件金灵器级别之上的炼器宝物,所以宗门也无法继续留他在中峰消耗有限的资源了。”
抬头仰望,峰顶巍峨屹立,山势险峻,上面却盖着一座座十分雄伟的大殿,霞光萦绕,宛若仙境一般,能够在如此险峻的地方建成如此雄伟的数十座大殿与洞府,这墨焰宗的底蕴与财力可见一斑。
墨秋白则说道:“墨焰宗承了璇音你的情,加上当初你对老朽也有救命之恩,这点小事情不足挂齿,放心吧,步亦轩和苏颜在墨焰宗会被待入上宾的,至于七凌海,这件神器已经开始荒芜,就屹立在中峰之下,二位小友可以随时去挑战、参悟,我自会命令七凌海看守人www.hetushu.com允许你们任意进出。”
步璇音轻笑:“宗主客气了,我们……进殿内叙话吧,此地人太多。”
步璇音一张绝美的脸蛋上带着歉意,笑道:“恐怕之后的一段时间小轩和小颜就要叨扰诸位了,他们两个都已经跻身于龙榜,拥有了挑战七凌海的实力,再说如果能触摸到七凌海中的神妙天机,这对他们以后的修行也有好处。”
一旁,墨秋寒眯着眼睛,问道:“二哥虽然不争气,但终究是我墨焰宗的人,怎容旁人说杀就杀,要惩戒也该轮到我墨焰宗来!”
他脸上掠过一丝无奈,道:“晚辈名叫虞残智,确实是师尊的亲传弟子,只可惜……晚辈身体有恙,二十一岁都未能突破灵动境,对灵力的悟性直接影响到了炼器术的提升,所以……师尊责罚我进入内门,好生修习灵武。”
“是,父亲!”
“不必客气,对了,你们的住处就选在距离七凌海极近的木屋之中吧,那里曾是宗门骄子的密修之处,至于你们的饮食起居,我还是让虞残智来安排吧。”
“嗯,问吧。”
“是。”
“那个虞残智看起来心地澄明、为人质朴,原本他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如今却怎么被降级到了内门,甚至还负责这种打杂的事务?”
众人一一离去之后,墨秋白这才说道:“璇音,我二弟的遗体……带来了吗?”
步璇音道:“宗主深明大义,令人佩服。”
“多谢。”
m.hetushu•com我点头:“明白了。”
我低声道:“当时事态紧急,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何况墨秋楼炼化了龙榜高手黎山贺的尸体,实力深不可测,我下手也必然尽全力,墨秋楼确实是我杀的,但我也是迫不得己,还请各位长老明鉴。”
“原来如此。”
……
“墨焰山广阔,一共有三座峰顶,中间一座称作中峰,由宗主坐镇,左右两侧的峰顶被称为南峰和北峰,由墨秋寒、墨秋依两位长老的门人坐镇,三大峰各成一派,主峰弟子修炼天道炼器,南峰弟子修炼阵法,北峰弟子修炼药道,所以我墨焰宗虽然是以炼器为天下共知,但我们的阵法、药道一样独步天下。”他的脸上不如骄傲,边带路边叙说着周围的一切。
我点了点头,忽地想起了什么,便说:“宗主,晚辈能冒昧问个问题吗?”
接引弟子是一名身穿青衣、年纪约二十的青年,相貌清秀干净,只不过身体似乎有些孱弱,体内只氤氲着灵动境相应的灵力波动,与墨焰宗其余的弟子大大不同,我们沿途走来,那些弟子最不济的也至少淬体境修为了,何况这个年轻人的衣服胸前绣着一个“内”字,是一个内门弟子,修为却如此不济事。
“请进吧……”
虞残智急忙跪下,恭敬道:“参见掌门师尊、参见秋寒、秋衣长老!武神大人与两位万灵学院的贵客已经到了!”
山道崎岖,接引弟子带着我们沿着石道一路前行,两侧则不断和图书出现一些奇形怪状的建筑,有的是住所,有的是则是用来研究炼器学说的场所,并且到处都耸立着一根根刻满符文的石柱,上面有的灵力深厚,有的则相对比较淡薄。
“嗯,残智,免礼。”
墨秋白禁不住的眼圈一红,脸上满是痛苦之色,道:“此乃我墨家的家门不幸,秋楼自小就不务正业浸淫各种旁门左道,如今终于酿成了大祸……炼尸之术早就被我墨焰宗列为邪术,他居然还贼心不死,甚至还敢染指帝国晶矿,简直是目无法度……”
墨焰山的山顶十分圆润,犹如巨大罗盘的顶部,罗盘布局精妙,分为一环环的山道鳞次梯比,其中第一环的环形山道上长满了植物,簇拥着一座巍峨的山峰,那山峰便是中峰,宗主的居住地,沿途到处都是洞府、炼器房等,三环山外到处可见外门弟子,三环山内则几乎都是内门弟子,至于亲传弟子,是跟墨秋白一起住在峰顶上的。
墨秋寒露出一抹不忿之色,没有再说话,至于一旁妖娆万分的墨秋依则嘴角一扬,笑道:“听说这次璇音过来另一件事就是为了让步亦轩和苏颜两人留在墨焰宗一段时间,让他们有机会挑战、参悟七凌海,是吗?”
步璇音没有再说什么,带着我和苏颜一路上山。
……
“哼!”
此外还有两名长老,男的约五十多岁,是墨秋寒,专门修炼阵法的长老,另一个女性看起来只有三十岁罢了,不过浑身散发着妩媚的气息与令人怦然心动和_图_书的风韵,这女人可不简单,墨秋依,专司药道的长老,事实上她已经近四十岁了,但看起来却韵味十足、风华绝代,整个人都透着熟透了的气息,令人忍不住的遐思迩想,只是一颦一笑之间就让周围的内门弟子色授魂与了。
墨秋白一挥手,顿时一片金色光芒笼罩住我们,周围的灵力组成立刻发生了变化,阵法正在降临笼罩,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传送阵法,但是已经被墨秋白运用得出神入化,转眼之间身体就被一丝丝的抽离,随后穿越空间,感觉像是被一只巨大手掌擎着冲天而起一般,下一刻,我们便已经出现在中峰大殿前方的空地之上了,周围祥云萦绕、霞光万丈,山石嶙峋、绿树成荫,恍若世外仙境一般。
“……”
“好!”
墨少游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俊逸的脸上透着傲意与戾气,甚至看向我和苏颜的目光中透着些许寒意,之前我们已经了解过了一些,我自然知道他是宗主墨秋白的儿子,在炼器术方面又颇有造诣,甚至领悟了六等绝火,所以被誉为新一代的骄子,至于一旁的墨麟章则更是骄子中的天骄,年纪轻轻就领悟了五等地火,在炼器方向的前途不可限量,已经被誉为墨焰宗未来的掌门候选人之一了。
墨少游和墨麟章即是朋党,也是竞争对手,明里暗里少不了许多争斗,不过此时两个人居然达成了一致,都狠狠的瞪了我和苏颜一眼,随后走了出去。
墨秋依微微一笑:“嗯,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