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二章 吃食困境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风的灵动,灵窍之中一片明悟感,竟能听到远处数百米外的人声,就在水泽小屋远处的岸边,似乎还有虞残智的声音,而且是他和另外几个亲传、内门弟子的争吵——
“就是,虞师兄你何必把自己的饭食让给他们,何必呢?”另一个弟子说道。
“虞残智,你这吃里爬外的东西,师尊把你驱除出亲传弟子真是没错!”墨麟章禁不住的怒骂道:“你这种人也配当我墨焰宗的弟子?你不吃就不吃,没关系,饿死你算了!”
“嗯。”
说着,便传来了拳头落在身体上的身影,紧接着就是虞残智的惨哼之声。
皱眉沉吟一声,为什么会失败?
我的脑海里回忆着挑战时的细节,皱眉道:“确实像是能够未卜先知一样,我几次强行突破都没能成功,还是利用必杀技才强行进入内围,但却被那道火焰护壁给挡回来了,并且把自己也给震伤了。”
我坐在房间里参悟炎黄弓的玄奥,过了许久才出去吃了点东西,给苏颜留下一半,只不过墨焰宗提供给我们的食物居然只是稀粥外加三个馒头和一盘小咸菜,未免也太寒酸了,简直毫无待客之道,不过或许这种大宗派就是这样,粗茶淡饭、静心清修,倒也没关系。
……
“内围还有护壁?”苏颜大惊。
喝下疗伤汤药,扶着苏颜返还水泽小屋,伤势不算是太严重,但继续挑战七凌海也不太可能了,必须好好的计划打算一下如何战胜三个火焰虚无使者,否则和_图_书再去尝试也没有什么意义。
“虞师兄,你没事吧?”我扶起了虞残智。
“是吗?”
灵墟之中一片混沌,一缕缕霜华飘零,带着彻骨寒意,转眼之间一点点的凝结而成一枚颇为璀璨的冰晶箭矢,这就是射日弓,能量组成是冰霜灵力,带着无比浩瀚深沉的冰劲,所谓“射日”,如果没有强大的冰霜降温的话,恐怕射不了日,我暗自一喜,用射日弓来对付三个火焰虚无使者还真是恰当,在属性上就完全克制了。
我没有说话,龙息功气势降临,猛然一掌扇出!
苏颜俏脸一红:“只是刚刚学会了皮毛,我担心我所学的炎阳指的爆发力不足,恐怕难以打破那一重火焰护壁。”
墨麟章一脸狰狞,道:“别以为你是龙榜就飞扬跋扈,这里是墨焰山,小爷就算不能杀你,但让你难受还是轻而易举的。”
仔细一想,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冰劲凝聚如抽丝剥茧,可心急不得,便重新尝试了一次,这次十分顺利,一整支凝实的射日箭出现在眼前,泛着彻骨的寒意,一股股白色冰气在周围飞旋着,虽然没有射出,但却让人凭空生出一种敬畏感。
“就凭你也配作我墨麟章的师兄?我看你是不是皮痒了!”
墨麟章脸色铁青:“步亦轩,这是我们墨焰宗自家的事,你一个外人少管!”
送走虞残智,我深吸一口气,提气之间便纵身一跃消失在山林之中,墨焰山下到处都是玄兽,猎杀一只上来就足够我们和-图-书吃上一个月了,而且我和苏颜最近都在积极修炼,体力消耗严重,整天吃一些窝窝头可不行。
缓缓的酝酿而成,手掌轻轻合拢,果决的拉开了金色炎黄弓,顿时一缕缕冰气从灵墟涌动进入身躯,随后便在弓弦之上开始凝聚起来,就在我即将完成的那一刻,忽地冰劲涣散开来,失败了!
“放心吧,他奈何不了我。”
“火焰虚无使者的火焰不是普通的火焰灵力衍生,而是一种更加深奥的规则领悟所产生的烈焰,我的九霄炎龙舞领域根本抵挡不住,两分钟不到就被烧化了,而且每次进攻时他们总是能未卜先知,以火焰封锁一切可能受到的攻击方向。”苏颜一脸无奈。
转眼就是五天过去,终于触碰到了射日箭的一些皮毛!
虞残智声音微微颤抖:“不管怎么说他们是客,师尊闭关之前命令我好生照料,你们伙房克扣他们的饭食也就算了,如今三顿并作一顿,还全部给的都是粗茶淡饭,他们还如何修炼得了?再说二师叔的事情是圣地定的,你们不该把气撒在步亦轩和苏颜两人的身上。”
我一闪身便消失在原地,远远凌驾于众人之上的修为锋芒毕露,抬手就重重一掌扇在墨麟章的脸上,顿时一声清脆鸣响,墨麟章连退数步,脸上血红的一个指痕,痛得脸庞更加扭曲,怒吼道:“步亦轩,你敢打我?!”
他的脸上布满了拳脚伤痕,却惨然一笑,道:“让你见笑了,亦轩……我真没用,连这些师弟们都镇不m.hetushu.com住,最后还要让你出手相助……”
再过不久,虞残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亦轩、苏颜,你们的晚饭我送来了,就在外面,有空就出来吃吧……”
“多谢残智师兄。”
劲道凛冽,隔空气劲就直接将三名内门弟子轰得吐血飞退,抬手抓住一名内门弟子打响虞残智的拳头,轻轻发力,顿时他整条手臂都脱臼了,一脚踹飞出去,我站在虞残智身边,冷冷道:“你们如果想为墨秋楼报仇就直接来找我,欺负虞师兄算什么本事?”
“嗡!”
“步亦轩杀害二师叔之事属实,这种人根本就不配留在墨焰宗修行……让伙房的人伺候他们的饮食,做梦去吧,虞残智,你别多管闲事了!”说话的是墨麟章。
“你说什么?!”
树林空地内,月光洒落,虞残智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而四五名内门弟子正在拳打脚踢,一个个脸上满是戾气,哪里念及了半分同门之情。
而且我刚才也试探了一下虞残智的身体,跟宋骞一样,是灵脉尚未完全打通的关系所以才无法修炼,而高级玄兽的肉食富含天地灵气,吃下之后有助于打通灵脉,这就更加有必要去猎杀一头有价值的玄兽来充饥了。
“嗯!”
我点点头,说:“这道火焰护壁非常厚实,一般的攻击是很难洞穿的,不过我觉得火焰护壁再厚实也一定是由某种能量支撑的,只要消耗掉这层火焰护壁,然后再用猛招进攻,一举攻杀三名虚无使者也不是不可能。”
黄昏,http://www.hetushu.com万丈晚霞泻落在墨焰山上,化为一束束金光拖曳在水泽小屋周围的丛林水岸之中,小屋旁铺有木板走廊,上面两张松木椅,我和苏颜一左一右的坐着,看着远方水泽之中的鱼儿吐着水泡,一边聊着关于七凌海的事情。
苏颜双眸似水:“对,从开始挑战到挑战结束,那三个火焰虚无使者就没有动过,事实上他们各自的实力也并不是很强,甚至不如第二层的铁人,但偏偏组成的三角阵十分厉害,几乎能全方位的防御,只要打破这个三角阵或许就能解决第三层的问题。”
“哪里的话。”
……
我眉头一皱,再也忍不住了,一阵风过,人已经从小屋内消失。
“你违背宗主的命令,私自克扣我和苏颜的食物,我凭什么不能打你?”冷冷的看了一眼面前所有的内门弟子,我低声道:“从今天开始,谁敢欺负虞师兄尽管试试好了,我一定会让他十倍奉还,墨麟章也保不住你们!”
“那就继续掌握吧,我们来挑战七凌海的目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修为,我从晚上开始修炼炎黄弓了,不把炎黄弓第五重射日箭练到大成之境就不去挑战!”
散去,凝实强度还是不够,这种程度也只是射日箭的小成之境罢了,威力仅仅能够比及第四重震天箭的大成,恐怕还不足以击溃三大火焰虚无使者的火焰护壁,继续修炼,不把这式射日箭修炼纯熟不出关,否则出关也没有意义。
我淡淡笑道:“你克扣我和苏颜的饭食,并且殴打一直维护我们的hetushu•com虞师兄,这就不算是自家事了,我和苏颜来墨焰宗是为了修行,可不是来受气的,墨麟章,你是墨焰宗的天骄,但在我眼里,你屁都不算!”
……
“嗯,你一定要加倍小心啊,墨麟章是大长老心目中的骄子,这么多年来一直骄横惯了,你今天让他那么难堪,他一定会找机会报复的。”
我灵识试探之下却发现虞残智身体十分虚弱,甚至好多天没有进食了,就如墨麟章等人说的一样,虞残智把自己的口粮让给我和苏颜了,顿时心里满是歉意,翻了翻空间骨戒,发现大部分的食物都被挥霍完了,只找到几张面饼,便拿出来说:“以后,我和小颜的口粮不必你来照料了,我自己来解决,既然墨麟章利用职权不给吃的,那我自己找吃的好了,那么大的一座墨焰山,吃的东西肯定还是有的。”
眼中寒意尽现,顿时一众内门纷纷身体剧颤不已,随后拱手离去,墨麟章是最后一个走的,眼中尽是怨毒。
“麟章师弟,当初我初为亲传的时候,你对我的态度可不是如此的,那时候你一口一个虞师兄,如今我失势了你却一口一个虞残智,你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也能成天骄,真是可笑。”
“用远距离的攻击方式……对,用远距离的攻击方式!”我一拍大腿,道:“当时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只要用炎黄弓射穿他们的火焰护壁,然后强行突破进去,打乱三个虚无使者的相互拱护格局就能赢了,小颜你也一样,你不是跟璇音姐学了炎阳指了吗,学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