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七章 忍无可忍

实力上无法碾压炼器生命,那就只能依靠技巧与智慧了。
墨秋寒沉吟道:“没错,你太目中无人,少游和麟章开出的道歉条件也不算是过分,我看,你还是跪吧,谁让你如此嚣张。”
就在我兴奋之时,忽地水泽小屋外传来了一个声音,是少主墨少游以及天骄墨麟章的声音。
我走上前,看着众人,道:“我在墨焰山,以客居身份挑战七凌海,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那么多人来围住我们的住处,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于是,继续沉浸在对冰霜触手的研究之中,实力是短时间无法突破的,体内的龙脉已经限制了我实力的突飞猛进,如果没有焚脉毁功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跟楚阳一样踏入天御境领悟剑心了,但世上没有如果,只有已经发生的事情。
兴奋不已,整个人再度陷入了疯魔状态,沉醉的研究冰霜触手的组成与生命特质。
我也被吓了一跳。
墨秋寒冷笑一声:“冰霜夔是八阶玄兽,又被我喂养得已经颇具灵性了,价值至少三十亿之上,其次,你亵渎我宗门圣兽、太过于目中无人,屡屡得罪墨少游和墨麟章两位宗门天骄,看不起宗门天骄就是看不起我墨焰宗,我要你向他们道歉!”
墨秋寒眉头紧锁,道:“你们屋里煮的肉就是冰霜夔的肉吧?步亦轩,你好大的胆子,有你这般作客的吗?连我们墨焰宗的镇宗圣兽都敢杀,你小子可真是胆大包天啊!”
“赔偿?”
墨秋寒怒道:“这头冰霜夔我和图书喂养了三十多年,极尽各种灵药,赔偿?你赔得起吗你?!依我看,就算拿你这条命,你恐怕也赔不起!”
虞残智皱了皱眉:“这次怕是真的麻烦了。”
“啊?”
忽地,灵台一亮,我想到了一个更加绝佳的方法,为什么一定要每条都二十米呢?如果我把每条衍生到三十米乃至四十米,它们岂不是可以在二十米的位置就“低头”的两两交织在一起,如此一来就像是编制渔网一样,将空中形成一个完全封锁的“天罗地网”?
我沉吟一声,注视着灵墟内混沌铁球周围纠缠在一起的冰霜触手,它们被我注视之下似乎更加欢快了,也更加振奋的纠缠在一起,看得人一阵恶寒。
也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在一条冰霜触手的顶部破冰而出一条新的触手,两者接在一起就足足有二十米高了,也成为一片冰霜触手里最长的一个,仿佛骄傲的将军一样扭动着,让人看着就连隔夜饭都能吐出来了。
我看了一眼墨秋寒,道:“要我下跪道歉?大长老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就在这时,一人从天而降,寒着脸,身后则跟着两个炼器生命,一头狼、一头虎,看起来气息浑厚,至少都有天御境实力,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墨秋寒,墨焰宗的两位大长老之一,北峰的主人。
“快点出来,不然我们要强行闯入了!”
夜晚,星光宁静,万里层云笼罩着巍然屹立的墨焰山,远方影影绰绰的hetushu.com能够看到群山的影子,仿佛伫立在黑夜之中亘古不变的巨人一般,在那个方向隐隐传来巨兽的吼声,龙灵大陆南北纵横数十万里之遥,就算是生命墙内的所有地域都未必被完全探索,而生命墙外就更加不必说了,这宁静灰暗的夜色之下却又不知道多少人类所未知的事物蛰伏着。
“丝丝……”
我又是一阵恶寒之后,继续研究,反复的确认之后,终于能保证每一条新生的触手都在另一条的顶部了。
墨少游脸上满是怨毒,嘿嘿一笑:“一般的道歉可不行,老子要你跪下叩首,说你错了,不该如此狂妄,这样的话,小爷或许还能原谅你。”
我急忙飞身而出,却只见墨少游、墨麟章带着上百个内门、外门弟子站在外面,已经把整个水泽小屋给围得水泄不通了,而虞残智就挡在前方,张开双臂,以一人之力抗衡一众弟子,显然墨少游、墨麟章等人在墨焰宗早就党羽如云了,甚至水泽外还有不少弟子声援,看起来至少也有上千之众了。
外面出事了!
不过这样一来需要更多的冰霜触手,数量必须跟得上才行,五十条远远不够,至少要二百条才行,好在我的灵力深厚,加上龙息功十三层的底蕴,凝聚出二百条冰霜触手应该不难,只是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罢了。
我心底一咯噔,这次恐怕真的不能善了了,便压着怒意,道:“大长老明鉴,我并不知道冰霜夔是镇宗圣兽,所以才会误杀,如果大长老愿和*图*书意,我可以赔偿,不论多少钱我都会尽力筹措到,偿还贵宗的损失,请大长老不要动怒。”
也不知道尝试了多久,终于,在一条冰霜触手的尾部长出了一根新的触手,我不禁皱了皱眉,长错了,这个地方是没法增加整体高度的,于是运用灵力重新尝试、孵化,结果很快的,在中部长出了一条新的触手,张牙舞爪的样子。
今天已经试探证明这些灵雀只会飞行二十米高,不会更高了,再高的话似乎也达到了器灵空间的“穹顶”了,还是要靠冰霜触手!如果才能让这些只有十米高的冰霜触手达到二十米的高度,这是一个问题!
“虞残智,你滚开,你拦在这里做什么?你难道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你是墨焰宗的弟子,不是万灵学院的人!”
我看得一阵恶寒,不行,这样还是不行。
守着炉子,一边回忆着今天挑战七凌海第六重的一幕。
一时间,我浑身狂颤,睁开眼睛,喃喃道:“连这个办法都能想到,我步亦轩……可真是一个举世无双的天才……”
“道歉?”我狐疑问。
“你笑什么?”墨秋寒冷冷道,他身后的两个炼器生命也匍匐咆哮,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撕碎一切,充满煞气。
我皱眉道:“我知道你们对我不满,但我没有杀什么镇宗圣兽,你们不要含血喷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点头道:“错在我,请大长老说吧,我该如何补偿。”
一旁,苏颜冷冷道:“墨秋寒大长老,你别hetushu•com太过分了。”
“杀圣兽?”
身边,一个美丽身影凝聚而出,是苏颜,她对火焰规则的掌握更加深邃了许多,一双美眸看着众人,道:“到底怎么回事?”
煮了一锅冰霜夔红烧肉,等着苏颜练完功出来一起吃,转眼之间香味就在小屋里弥漫开来,慢火煨炖,我对厨艺的掌握其实也差不多到了大师级了。
一想到那样的下场,禁不住心底一寒,可怕!
“怎么回事?”墨少游冷笑道:“我们墨焰宗好心好意留你们在这里修行,可你们却做了什么?残忍的杀死了秋寒师叔养育多年的镇宗圣兽,这就是你们做的好事?”
……
“亦轩,你来了……”
墨秋寒看了一眼苏颜,忌惮她的身份,倒也没说什么,随后目光狠戾的看向我,道:“步亦轩,一切都是你做的,你要是男人就自己站出来承担一切。”
……
狂喜不已,眼前很快的出现了二十五条每个都有二十米长的冰霜触手,总数还是有点少啊,想要笼罩这个器灵六重空间的话,这样的冰霜触手至少要有五十根才行,并且万一那些灵雀再飞更高的话可怎么办?这个问题也必须要考虑全面。
灵雀十分灵活,难以捕捉,我的炎黄弓根本奈何不了它们,而如果一跃而起去击杀的话,我身在空中无法自由变化轨迹,但灵雀不一样,空中是属于它们的领域,它们随时都可以改变飞行轨迹让我的攻击落空,而且纵身在空中也难以保证安全,万一这些灵雀有意把我留在空中,那我可和_图_书能就死在半空中了。
绝不上天,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
虞残智低声道:“亦轩,镇宗圣兽就是那只冰霜夔啊……”
我不禁哈哈大笑。
“笑什么?”我手中月刃骤然凝实,气息散发开来,形成一种冰霜碾压,甚至周围的水泽也轰然共鸣起来,一道道冰霜漩涡肆虐开来,顿时所有的弟子都连连后退,脸上满是惧色,而我则看着墨秋寒,一字一句道:“从我进墨焰宗那天起你就记恨在心,你说我杀了你的镇宗圣兽,那你可又知道你的弟子们克扣我和苏颜的口粮,让我们挨饿修炼?你知道一切你却不提这件事,你不是不分黑白又是什么,你说圣兽价值三十亿,狗屁不通,连我都能轻松斩杀的废物也能值三十亿?你让我给墨少游、墨麟章这两个仗势欺人的废物下跪?我跪天跪地父母,但绝不会跪那种废物!你墨秋寒想尽办法刁难我,那就尽管来好了,我步亦轩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想仗着大长老的身份欺凌我,我忍了,敬你时叫你一声大长老,但你不识抬举,非逼得我忍无可忍,我就算是一剑剁了你又能怎样!”
“步亦轩,你给我滚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看到一对冰霜触手纠缠在一起,近乎为头尾相连的时候,禁不住眼前一亮,对啊,我无法短时间内实力增进让一条冰霜触手长到二十米长,但是可以让它们“芝麻开花节节高”啊,只要在一条冰霜触手的基础上长出另一条,这就可以达到二十米的高度了,甚至更高都可以!